第一幕戲:給深愛的你10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唐七公子作品四幕戲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10.

第二天童桐陪我飛雅加達,我媽送我去機場,我們在咖啡廳里待了一陣子。

前半小時我坐那兒翻雜志,我媽沉默地喝咖啡,她一直不太看好我和聶亦,這時候居然沒有說風涼話,我果然還是她親生的。

時間快到了, 我媽醞釀了半天,開口跟我說:“非非,你小時候喜歡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偵探小說。”她停了一下,說:“阿加莎本身也很有意思,她一生有兩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因為所托非人而以失敗告終,但她是個善于總結的人,正因為有了第一次失敗的經驗,第二次婚姻她經營得非常好。”她總結:“你看,世上從沒有絕對的壞事,只在于人的看法,聰明人能從所有不好的事情中汲取好的元素,并且為己所用,從而一生受益。”她問我:“你懂我說的是什么?”

我說:“嗯,只要您不用比喻句,您說的話大多我還是能聽懂。”

我媽點了點頭,想起什么似地從包里拎出個東西,我一看,是本磚頭厚的德語詞典。

我媽特別淡定地把那本字典遞給我:“要實在想不開呢,就再學一門語言轉移一下注意力,我聽人說這輩子學德語的上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既然難度系數這么大,治療個情傷什么的應該是不在話下。”

我禮貌地跟她推辭,我說:“媽,您真是太客氣了,這就不用了……”

我媽說:“那不成,你遠在印尼,要東想西想我也看不見,我得多擔心,你每天背一百個單詞我就安心了,好好背啊,我會記得每天晚上給你打電話抽查進度。”

我含淚收下了我媽給我的贈別禮物。

童桐在登機口和我會和,看我手里磚頭厚的詞典,大為驚嘆:“飛機上不能帶管制刀具,所以非非姐你就專門帶了本詞典防身嗎,好家伙,這么厚,砸人可了不得。”

我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她順手把詞典接過去掂了掂,哇啦叫:“我靠,這么重。”

我把墨鏡撥拉下來,覺得前途真是一片灰暗,頹廢地跟她說:“這是知識,知識,就是這么沉重。”

今天六月十號,農歷五月十六,據黃歷記載,宜嫁娶、納彩、訂盟,沒說宜出行,但天朗氣清,萬里無云,一看就是出行好日子。

我在飛機上碰到幾天前還和我一塊兒斗酒的謝明天,就坐我后排,戴一副超大墨鏡遮住半張臉,主動跟我打招呼:“聶非非?”

我看了好半天才認出她來,跟她點頭:“謝小姐。”

她把墨鏡撥到頭頂,抬手做出一個制止的姿勢道:“就叫我謝明天,咱們倆雖然認識得不太愉快,但我真挺服你的,大氣。聶非非,咱們能在這趟飛機上前后座也算是有緣分。”

她笑:“我這人吧有時候是挺損,沒遇到就不說了,但既然遇到了,我還得給你道個歉。”

我也笑,我說:“咱們這還真有點不打不相識,一笑泯恩仇的意思。”又問她:“你去印尼是公干?”

她說:“正拍一部電影,叫《當駐馬店和六盤水在巴厘島相遇》,先去雅加達取點材,再飛去巴厘島實地拍攝。”

我愣了好一會兒,說:“當駐馬店和六盤水什么?”

她說:“哦,就是講來自河南駐馬店的一個文藝女青年去巴厘島旅游的時候,遇上了一個來自貴州六盤水的文藝男青年,兩個人一見鐘情,然后陷入了愛河的故事。”

我說:“這題材倒是挺新穎,你演那文藝女青年?”

她說:“不,我演出生在吉爾吉斯斯坦的一個華人,在巴厘島打工當女服務員。其實這電影最早名字叫《當駐馬店、六盤水和吉爾吉斯斯坦在巴厘島相遇》,但申報廣電備案的時候廣電總局說名字太長建議精簡一下,出于愛國考慮,駐馬店和六盤水不能刪吧,就刪了吉爾吉斯斯坦。但六盤水文藝男青年的真愛不是駐馬店文藝女青年,而是吉爾吉斯斯坦女服務員,但最后吉爾吉斯斯坦得了重病,六盤水就還是和駐馬店在一起了,所以這電影是雙女主,我演其中一個女主。”

我說:“……哦。”實在不知道該怎么恭維這部電影,想了半天,說:“看來你們是沖著得獎去的。”

她有點驚訝,說:“導演就是沖著得獎去的。”

我們接著又談論了一些有關這電影可能會得什么獎的問題,飛機快起飛時才結束談話。

到雅加達正好下午四點,淳于唯來接我們。遠遠看到他和一個歐洲姑娘調情,我和童桐已經走到他身邊,正聽他和姑娘說:“我們中國人其實非常詩意,用很多美好的詩句來贊嘆美人,比如我要贊美你,我就會說‘膚若美瓷唇若櫻,明眸皓齒百媚生’。”那句詩他用中文有模有樣地念出來,引得姑娘睜大明眸追問他意思。他正好抬頭,一眼看到我,極有風度地和姑娘作別:“我妹妹到了,你有我的電話,打給我~”

我操著手看他,我說:“唯少,上次你跟一北京姑娘搭訕可不是這么說的,那時候你說你是個浪漫熱情的意大利人。”淳于唯的確是個意大利人,中意混血,高鼻深目,按他的話說,長這幅模樣不當情圣實在有負上蒼,為了不負上蒼,他就去當了情圣。

他哈哈笑:“面對活潑奔放的西方美人,我就是溫柔神秘的東方男人,面對文靜含蓄的東方美人,我就是浪漫熱情的意大利男人,做人要懂得變通。”

我和童桐立刻服了。

他問我:“聽說你訂婚吹了,怎么就吹了?”

我看向童桐,童桐連忙搖頭。

我嘆氣,說:“大人明察,男神有個青梅竹馬,長得太美,卑職以一分之差惜敗,戰績已經算得上輝煌。”

他看了我半天,蹭過來道:“我們中國人有一首詩專門用來鼓勵你這種情況……”

我后退一步,道:“別,我古詩詞造詣可比你深厚。”

他立刻改口:“我們意大利人有一首詩專門來鼓勵你這種情況……”想了想道:“唉你等我上網查查啊……”

到V島大約兩小時機程。水上飛機飛過蔚藍的海洋,島嶼點綴其間,就像寶藍色緞子上鑲嵌的綠色翡翠。印尼號稱千島之國,實際上卻擁有一萬多個島嶼散落在太平洋和印度洋間,其中一多半沒人居住。

V島是座帶狀火山島,沿海灘搭蓋了二十來座別墅,島主葛蘭·米勒是位開朗溫厚的中年紳士,帶著我們參觀島嶼,講開發這座島嶼時的種種趣事。譬如別墅皆由打撈的浮木建成,未采伐島上的一草一木。房屋設計由業內那位迷戀圓點元素的C姓設計師完成,最初一稿所有墻體皆是深色系帶淺色圓點的設計,被他嚴辭否決。葛蘭笑道:“康納利簡直大發雷霆,抱怨我不尊重他的設計,我無奈答他,‘老伙計,你也不尊重我的密集恐懼癥。’”

我們笑成一片。

蔚藍的天、碧綠的海水、潔凈的白沙、五色的游魚,六月很快過去,七月也很快過去。

不到兩月時間,淳于唯換了五任女朋友,分別來自歐洲亞洲北美洲南美洲及大洋洲,再交一任非洲女友就可以實現七大洲大團結。

童桐坐那兒掰指頭,說:“就算再交一任非洲女友,也只有六大洲呀。”

寧致遠頭也不抬:“那不是南極洲沒人住那兒嗎?你難道要讓唯少和企鵝去談戀愛?”

童桐說:“我怎么記得好像有愛斯基摩人呀?”

寧致遠給了她額頭一下:“你二啊,愛斯基摩人是北極的,你這文化水平是怎么混進我們這個高智商團隊的?”

我舉手:“不好意思啊是我把她放進來的。”

淳于唯拿了根吸管喝橙汁,抬眼瞅我們,慢半拍道:“哎你們怎么老擠兌我?我這兒剛失戀,正傷心呢。”

我說:“你把人甩了你還傷心?你傷心毛啊?”

他嘆氣:“不是童桐跟我說工作可能會提前完成,下周我們就走嗎?那我就去分手了,怎么知道剛分手回來你們就跟我說還得再待半月?”他看向童桐:“小童童,你其實是故意耍我的吧?”

童桐驚嚇地坐過來抱住我的胳膊,我說:“淳于唯,你別欺負小動物。”

他委屈:“明明是小動物欺負我。”

他又喝了一陣橙汁,突然拿腳踢我的椅子:“非非,說說你的前男友,說真的這么多年我一直懷疑你的性取向,我和寧致遠都挺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男人能讓你神魂顛倒到愿意跟他訂婚。你看我這么傷心,快拿你的情史來安慰安慰我。”

寧致遠一口咖啡噴出來:“我什么時候跟你說我好奇這事兒了?”

淳于唯不知從哪兒摸出個懷表,打開來,犀利地看向寧致遠:“你敢對圣母像發誓你真的不好奇這事兒嗎?”

天主教教徒寧致遠同志苦著臉看向他的圣母。

我說:“長得好看,聰明,有錢,性格好,還忠貞。”

淳于唯一頭霧水地看我:“什么?”

我說:“你不是好奇我前男友是個什么樣的人嗎?”和他重復一遍:“他長得好看,聰明,有錢,性格好,還忠貞,簡直完美得不像話。”

淳于唯目露懷疑,半天,道:“哎,可惜他有個青梅竹馬是不是?青梅竹馬真是這世上最難攻克的一種情敵。”戚戚然道:“我平生最失敗的一段感情,也和青梅竹馬四個字脫不了干系……”淳于唯興致盎然地開始和我們分享他平生最為失敗的那段感情,寧致遠和童桐豎起耳朵聽得一臉興奮。

我低頭喝著咖啡,卻有點神游天外。

這是印尼的早晨。

我第一次這么完整地想起聶亦。

剛開始其實是有意不去想他,那個過程有點痛苦,但我的適應能力強,多半月后就習慣。淳于唯是察言觀色的好手,他們情圣界都有這個本事,輾轉到現在才來問我聶亦的事,在他看來我應該已經走出情傷。他一直信奉,傷心的事只要說出來就會真正成為過去。其實我哪有什么情傷,頂多是單相思失敗,但這個不能告訴他們,主要是面子上掛不住。

當天晚上我接到康素蘿的越洋電話,吞吞吐吐問我和聶亦為什么會告吹。看來他們都覺得兩個月于我已經足夠,可以重提這件事了。

我巨細無靡地和她交代了我和聶亦分手的過程,康素蘿沉默半晌,說:“非非,我聽過一句話,說女人的愛是占有,男人的愛才是放手。”

我嘆氣,我說:“聶亦要是愛我,我不會主動退出,我沒有那么大公無私。不過你也知道聶亦跟我結婚是為什么。說白了我和簡兮都是一個性質,其實什么都不是,站在這樣的立場上,我沒法和一個病人搶得那么不好看,挺沒品的。”我笑:“你說我得墮落成什么樣才能干出這種事?”

康素蘿說:“這倒是。”又說:“以前我老擔心你會因為太喜歡他失去自我。”

我說:“我倒是想失去呢,沒辦法,這自我實在太強大了啊。”

她在那邊敷衍我:“啊啊,是有夠強大的。”

我們在當地雇了位導游,主要是下水拍攝時請他協助船長監視水下情況。那個周末導游正好有空,帶我們去隔壁一個未開發的荒島探險。

在荒島上當了三天野人,回來前接到葛蘭太太的電話,說島上新來了客人,其中一位是個中國姑娘,方便不方便安排在我和童桐住的那棟房子。

當然是方便的。

回V島后大家相約拾掇完畢后去月亮屋喝一杯。月亮屋是座水上餐廳,全天二十四小時供餐,每當島上有客人過來,就有米其林星級廚師從巴黎飛來坐陣。每次工作期我基本會瘦,只有這次保持了體重。

一路上遇到好些散步的陌生面孔,直到推門進入月亮屋,才知道早上葛蘭太太所說島上來了一些客人,“一些”到底有多少。

我們平時喜歡的座位早已被人占據,幸好有兩位客人適時離開,給我們騰出一張桌子。

淳于唯戀戀不舍地看向露臺上我們的常用桌,頹廢道:“我最喜歡那個座位,下午五點十五分時落日的余暉剛好能照在我的臉上,會襯得我的右臉熠熠生輝。”

我給了他后腦勺一下:“就你嬌氣,要么坐,要么走。”

他果然頭也不回就走了。我和寧致遠面面相覷:“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血性了?”

就看淳于唯頭也不回地去和隔壁桌漂亮單身女客人搭訕去了。

寧致遠捂著臉一副牙疼的表情,童桐垂頭嘆息,我咬著棒棒糖問他們:“你們還沒習慣他啊?”順手點了個烤鱈魚。

飯吃到一半,淳于唯神神秘秘地回來,道:“終于搞明白為什么島上會突然多出來這么多客人了。”

他招招手,我們立刻湊過去。他壓低聲音:“葛蘭太太是生物學家, V島有傳統,每年八月會開放招待她在生物學界的朋友。名為開放招待,但實際上來島的客人無不是他們夫婦精挑細選,全是各國生物學界的怪才,來這里交流經驗,展示他們的研究。”

童桐茫然地環視一圈,面含敬畏地悄悄說:“你是說,我們周圍坐的全是科學家?”

寧致遠沉吟道:“葛蘭太太居然有這樣的號召力?這樣規格的盛會不是該由更高規格的機構來承辦才對嗎?我看這不像是什么官方機構承辦的沙龍啊。”

淳于唯笑:“各個圈子有各個圈子的玩法,你們攝影界也不是每個人都奔著普利策獎去,有些生物學家做研究也并不是為諾貝爾,但你知道各國生物學界的研究一旦涉及到‘人’,都有非常嚴格的審查制度,很多研究是不被允許的,可很多怪人就是覺得,那些不被允許的研究才是生物學研究的最高命題,值得他們為之奉獻終生,據說這個沙龍就是為這個目的而辦,不知有多少人想擠進來,比得獎更甚。”

寧致遠和童桐大為驚嘆。淳于唯問我:“非非,你在看什么?”

我收回目光,道:“沒什么。”

我看到了簡兮。

那的確是簡兮。我見過很多美女,簡兮是我見到過的最漂亮的亞洲美女,所以不太可能認錯。她坐在餐廳靠里的一個角落,側向我的位置,對面是個白人,他們正喝下午茶。男人側面英俊,看上去像四十歲,但白種人顯老,難以猜測真實年齡。并不是一般朋友的交談,兩人看上去很親密,中途男人握住簡兮的手,不知說了句什么,簡兮低頭微笑,男人趁機吻了她的手指。那是調情。

這是印尼,是V島,簡兮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而當日眼眶緋紅著說愛了聶亦十多年的女孩子,此時怎么會和另一個男人在這里調情?這兩個月究竟發生了什么?聶亦呢?聶亦又怎么樣了。

我吃完最后一口魚肉,拿餐巾擦了擦嘴角,餐廳里正放一首歌,歌詞翻譯成中文,唱的是“當我青春不在,容顏已老,你是否還會愛我。”我走過去站在簡兮的桌子旁邊,我說:“簡小姐,好久不見。”

簡兮愣愣地看我:“……聶小姐,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說:“今晚你有沒有空,我們找個時間談談。”

她怔了好一會兒,吶吶點頭。我看了看表,說:“晚上八點半吧,還在這兒。”又對她的白人男伴點了點頭,說:“打擾了,你們慢用。”

回到餐桌旁時,淳于唯他們正等我離開,他問我:“那女孩你認識?長得真美。”

我說:“你別招惹她。”

他攤手:“我不對有伴的女人出手。”

我笑,跟他說:“淳于唯,就算她沒伴,你也不準對她出手。”

淳于唯愣住:“非非你這樣笑嚇到我了。”來挽我的手:“不行你得攙著我走,你把我嚇得腿都沒知覺了。”

我看向寧致遠:“你帶水果刀沒有,戳下他大腿,看是不是沒知覺了。”

淳于唯立刻隔我三丈遠。

我們推門出去,童桐突然拉了下我的袖子,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與吧臺相鄰的角落里,看雜志的男人正好抬頭,新來的客人里除簡兮外的唯一一張亞洲面孔。終于知道簡兮為什么會在這里。這是個生物學精英的盛會,簡兮是跟著聶亦一起來的。

我和聶亦隔著好幾張桌子對視,他臉上沒有什么表情,看著我的目光很沉靜。那歌還在唱“金錢、成就,如過眼煙云。”他沒有將目光收回去的意思,也沒有走過來的意思。我扯出一個笑來,朝他點了點頭。他微微皺起了眉,但也微微點頭。這是異地相逢的朋友最基礎的禮節,最陌生的禮節。我那時候是愣住了,只是本能地給出這個禮節。

淳于唯狐疑地看我:“那人你認識?”邊推門邊自顧自道:“你竟然認識那種怪人。”

我們走出月亮屋,我說:“你怎么知道他是怪人。”

他笑:“能來這兒參加這個沙龍的,全是怪人中的怪人。”

  如果覺得四幕戲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唐七公子小說全集歲月是朵兩生花小說修訂版歲月是朵兩生花三生三世枕上書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華胥引四幕戲,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