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戲:給深愛的你04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唐七公子作品四幕戲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第二天在美容院和康素蘿碰頭,她一臉陰沉,眉毛差一點就要擰到額頭上去。康素蘿長相甜美,就算做出陰沉樣來也是一種甜美的陰沉。但我還是關懷了她一下,我說:“康素蘿你這一臉菜色難道是又有學生在你的課上看唐七的小說?”

康素蘿哭喪著臉說:“你還來調侃我,你知不知道林琳云說你壞話,我都氣炸了,跟她吵了一架,結果居然沒吵贏。”

我想了半天,我說:“林琳云……誰啊?”

康素蘿說:“就我們隔壁鄰居,家里賣電器的,聽說以前高中和你一個班。”

我說:“我忘了高中班是不是有這么號人了,可能這人太沒存在感了,她說我什么來著,值得你氣成這樣?”

她囁嚅著說:“就假清高啊、自我啊、不合群啊、老覺著自己特美什么的。”

我說:“媽的。”

她趕緊說:“你別氣,別氣啊。”

我拿出個小鏡子來特別認真地照了照,跟她說:“但我真覺著我挺美的,你覺得呢?”

康素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說:“……美你妹啊。”

我媽那時候正打電話過來,我按了免提,我媽在電話那邊第一句話就是:“剛剛誰在說臟話。”

我立刻把康素蘿賣了,我說:“是康康。”

康素蘿不甘示弱說:“伯母,非非正背著您抽煙呢。”

我一沒留神從椅子上摔下來,連忙對我媽說:“那就是個香煙形狀的棒棒糖,別聽康素蘿亂講,我又不是什么不良少女,為了扮酷還專門找根煙來抽哈哈哈。”

我媽說:“別跟我哈哈哈,有正事,你把電話先接起來。”

直到車子發動,我仍在回味我媽電話里的話。

我媽沉痛地跟我說:“聶非非,你雀屏中選了,聶家的兒子想請你喝個茶。”

我第一反應是:“該不會每個昨晚去相親的都被聶家的兒子請去喝茶了吧?”

我媽說:“不瞞你說,我第一反應跟你一樣一樣的,還讓你爸去打聽了一下。但據說就只有你被請去喝茶啊,你說你連妝都沒好好畫,你還穿了條丑得驚人的土黃色禮服裙,聶家兒子到底看上你什么了?”

我說:“開玩笑,區區一條土黃色禮服裙怎么掩蓋得住我炫酷的氣質。”

我媽啪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但十秒鐘之后她又打了過來。

照我媽的意思,就算我真有什么魅力讓聶家兒子對我一見鐘情,但聶家為什么急著娶媳婦兒大家心知肚明,她鄭丹墀絕不是賣女求榮之輩,她的建議是出于社交禮貌,下午這個約我還是得赴,但她希望我在和聶家兒子喝茶的過程中,表達一下我們家沒有攀龍附鳳的想法,有禮貌地將對方的垂青婉拒掉。對這件事我和我媽的看法不同,我覺得婉不婉拒還是等看了對方的臉再做決定,萬一長得好看其實也可以先交往一陣子。

喝茶的地方定在一甌茶。一甌茶是個茶文化園,聽說這名字來自唐詩中的“酒醒春晚一甌茶”。園子里有十來家茶社,建園之初,這些茶社已被本市各大公司定購做私人會所,主要用于招待各自的貴賓客戶,因此不對外開放。聶家的茶社名字很有意思,叫香居塔。

我開車找了半天才找到正門,停好車在門口做了身份識別,一個穿藏青色連衣裙的高個美女要領我進園,我將墨鏡摘下來跟她說:“你給我指一下從這兒到香居塔怎么走就成,我自個兒進去。”

園子里種了許多園林樹,我能認出來的是刺槐和鳳凰木,正值花期,花簇從綠得鮮亮的葉子里冒出來,像一盞盞宮燈掛在樹間。園林深處,露出一座極有古意的仿唐代木造式建筑,照剛才那高個美女的說法,這就是香居塔。

門口沒半個人影,長長一排屋子只有居中的一間開著門,我脫了鞋打那道門走進去。入眼的首先是副五色簾,撩開簾子是個小巧的外間,又有一道簾子,隔開內里的茶室。透過簾子能看到茶案上擱著個銀制風爐,咕嘟咕嘟煮著水,茶案后穿深色亞麻襯衫的男人席地而坐,正低頭翻看著一本什么書。

我咳了一聲邊說打擾了邊撩起隔斷茶室的五色簾,男人從書上抬起頭來。

我手里還握著一大把琉璃珠簾,毫無征兆地就愣在了那里。

這是一個怎樣的相遇。

那一瞬間,我忽然就理解了我媽從前說過的那個關于心是一個玻璃房子的比喻。

那張做我電腦桌面做了好幾年的英俊面孔驀然跳進眼中,就像是一束陽光突然照進我心中的玻璃房子。有一顆種子奮力掙脫土壤的束縛,揪得心臟一疼,種子在一剎那長出小芽、長出花莖、長出葉子,然后在最高最高的頂上,開出了一朵巨大的、雪白的、美麗無比的花。

心上驀然盛開的這朵花讓我整個人都木了,我喃喃說:“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男人合上書道:“你沒走錯。”小小的空間一時靜極,能聽到風爐上煮水的茶釜里發出輕微的響聲。男人抬手從一只折枝花形狀的銀制鹽盒子里取出些鹽花來,邊往茶釜中加鹽花邊說:“我是聶亦,聶小姐,我們昨晚見過。”

在最好的夢里我也不敢想這個。

我曾經和康素蘿說,這輩子能再見一次活的聶亦已經心滿意足,這是真話。

我最奢侈的夢想,是哪天聶亦能去某個大學再做一次講座,然后我能搞到個第一排的座位安安靜靜坐那兒聽他講倆小時報告,連在他的報告上錄像這個事兒我都不敢肖想。

但此時此刻,他竟然就坐在我的面前,還和我說話,還準確地喊出了我的名字。

我做了起碼三十秒的心理建設,跟自己說,聶非非,不能因為相親碰上男神你就扭捏你就緊張,放輕松點,就當商場抽獎抽中和男神共喝下午茶了,enjoy過程就好,結果其實不重要。你看,你都和男神說上話了,這輩子關于男神的人生夢想已經不知道翻了多少番地實現了,你要知足啊聶非非。

做完這套心理建設,我就淡定了。

我放下簾子走過去盤腿坐在茶案對面空置的軟墊子上,特別鎮定地接著聶亦剛才的話說:“我們昨晚見過?可我在你們家客廳逗留的時間不超過十分鐘,伯母說你在樓上休息,沒等到你下樓我們就告辭了。”

茶釜里的水又開始沸騰,聶亦取了一勺出來,邊往水中添茶末邊道:“如果沒有愛,就給你錢,如果沒有錢,有健康你也會覺得幸福。你說這是你對婚姻的看法。”說這話時他微微低著頭,手上添茶的動作老道又漂亮。

我愣道:“昨晚玻璃房子里那人原來是你?”

他將茶筒放到一邊,答非所問道:“聶小姐,冒昧問一句,你對你未來的丈夫有什么要求?”

我才想起來這是個相親。

我從十八歲開始相親過無數次,簡直閱人無數,但從沒有哪個相親對象這樣直接,最直白的也會花十多分鐘先和我談談人文藝術暖一下場。

我一想反正這也是場不抱什么希望的相親,就一股腦兒把自己的妄想全說了,我說:“長得好看,聰明,有錢,愛我,性格好,還忠貞。”

他拿了兩只淺腹碗來分茶,說:“除了第四點,我想我都可以滿足。”

我說:“……什么?”

他將一只茶碗遞給我,用談生意的口吻問我:“聶小姐,你有沒有興趣做聶家的兒媳?”

我幾乎是木愣著從他手里接過茶碗,接過來之后趕緊放在茶案上,生怕讓他看出我手在抖。我說:“除了第四點,第四點什么來著?”

他平靜地說:“愛你。”

日光照進窗戶,落在花梨木的茶案上,落在青瓷茶碗上,落在聶亦挽起的袖子上,寬闊的肩膀上,落進他的眼睛里。他的眼睛是漆黑的顏色,像是去年生日時我媽送我的黑寶石,有冷色的光,安靜又漂亮。他坐在那個地方,和這古意盎然的茶室渾然一體,在我看來,他自身就是一件藝術品。

這件藝術品五秒鐘之前跟我求婚來著。

我靜了好一會兒才從一種浪漫的情緒里自拔出來。

我喝了口茶,跟他說:“聶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比如性取向之類的問題?或者你其實有一個深愛的女性,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在一起,但你家里人又逼你結婚,你不得已要找一個代替品?”

聶亦看了我好半天,良久才道:“我沒有那些問題。”

我正松一口氣,他突然道:“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內啡肽、苯基乙胺、腦下垂體后葉荷爾蒙,我認為愛情由這些東西組成,被這些東西操控顯然很愚蠢。”他握著茶碗搖了搖:“但婚姻是一種契約關系,彼此都有義務和責任,我沒法給的是需要愛的婚姻,其他的所有義務和責任我都能盡到,而你想象中的婚姻也不是非愛不可,給你錢買潛水器你就會覺得幸福,我認為我們很合適。”

我有一瞬間被他關于愛情的論點震驚到,但轉念一想科學家看這個世界是和我們普通人不太一樣,要不怎么是科學家。對方可是聶亦,被軍事級安保系統供在珠穆朗瑪峰的高嶺之花,邀我假結婚,我簡直撞了大運。

我說:“假結婚現在其實也很……”流行兩個字還沒出口,就被聶亦打斷。他皺眉:“假結婚?不,我們會有小孩,通過試管培育。我知道你需要一點時間來考慮。”

我試想了一下我竟然可能會和聶亦有小孩,心里的那朵花一瞬間盛開得更為巨大,就快要膨脹開來。聶亦不懂愛情,一定不知道我看他的目光是怎樣的,我從前也不懂,但這真是一件無師自通的事,就像我媽所說的那樣,只要你心中盛開了一朵花。

我問聶亦:“你真的會給我買潛水器?”

他點頭:“真的。”

我說:“好啊。”

他愣了:“你說什么?”

我欣然說:“好啊,我們結婚。我叫聶非非,你不用再叫我聶小姐。”

他擱下茶碗,探究地看了我兩秒鐘,道:“為你好,你再考慮兩天回答我也沒關系。”

我生怕他變卦,趕緊說:“不用再考慮了,你看我這淡定的表情像是一時沖動嗎?潛水器就是我人生的究極奧義,你給我買潛水器,我跟你結婚,我覺著挺公平挺和諧的,趕緊跟你父母報告這個好消息吧,你奶奶不是還等著?我也得回家和我媽說一聲。”

他說:“你母親好像不太喜歡我。”

我聽出來他的潛臺詞。

我瞇著眼睛看他,這個角度真好,如果這么來拍一張照片,一定比我電腦桌面上那張好看。我跟他說:“所以聶亦,你不能和我媽說你是因為我喜歡錢才想和我結婚,你必須跟我媽說你對我一見鐘情,她是個詩人。”

離開香居塔的那一刻,我回頭隔著兩層珠簾看仍坐在那兒等秘書的聶亦。他愛喝茶,喝團茶,用唐時的舊法煎煮;他愛收集茶器,花梨木茶案上的茶具大多是古董拍賣品,我在拍賣行寄給我爸的拍品雜志上看到過。他原來對這個感興趣。我牢牢記在心里。

聶亦真倒霉,怎么就找上我了,他一定不知道我對他的企圖心。

我希望我的婚姻里能有很多很多愛,最好是兩個人的愛,如果聶亦不能給,我就多愛他一點,反正我感情特豐富,我也不覺得愛情是激素。

那是2017年5月22日,我和聶亦就是這樣開始。

回到市區給康素蘿電話,她還在美容院,我開車過去找她,和她講述了這番奇遇。

康素籮裹著毛巾泡在藥浴盆子里和我說:“非非,這的確是一番奇遇,堪比愛麗絲夢游仙境,不過聶亦他既然在S市,家里又是開公司的,那和你們家有交集是很正常的事,你要見他一面應該也不是特別困難,他相親相上你這也在邏輯可接受的范圍內,怎么你以前說起他,活像他是住在冥王星上似的?”

我說可說呢,其實回頭想想我們的確是一個世界的對吧?我以前怎么老覺著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呢?

康素蘿捂著腦袋說:“你別在我跟前晃了,我頭暈,還有,離你見他這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你怎么還這么激動呢?”

我說:“我~沒~激~動。”

她說:“你看你說話聲音都在抖。”

我說:“我~沒~抖。”

康素蘿懶得理我,叫來美容師,請她給我拿個Ipad玩,好讓我冷靜一下。趁我開網頁的空當她琢磨著說:“非非,但這婚姻還是不正常啊,沒有愛情做基礎,這婚姻得多危險?你又不是真愛錢。”

我埋頭瀏覽網頁,說:“你不能這么看這個問題,你想想,我要嫁的是男神啊,男神不愛我這不挺正常,但男神愿意給我錢花,男神還愿意拿他的基因出來跟我生個小寶貝。”我回味了半天,在那兒美得不行,跟康素蘿感嘆:“你說我這是什么運氣?我有沒有可能真的是上帝的私生子?”

康素蘿說:“我建議這問題你去問問你爸,我覺得你爸能剝了你的皮。”她探頭過來:“你在看什么看得這么全神貫注……媽的你居然都在看嬰幼兒衣服了?”

我說:“你看,這個企鵝寶寶裝是不是可愛得不行?”

我媽對我和聶亦下午喝的那頓茶根本提不起興趣問,我從小到大都聽話,她可能覺得我已經照她的建議婉拒了,沒什么問的必要。她正坐在客廳里插花,我走過去跟她說:“媽,聶家兒子的確對我表示了垂青,你真是料事如神。”

我媽眼皮也沒抬,執著地說:“你穿的可是一條土黃色連衣裙,就這樣還能看上你,說明他的衣著品位很不怎么樣,這就更不能要。”我回憶了下聶亦的衣著品位,覺得簡直不能更好,頓時放心。我媽很看重這個。

我聲情并茂地跟我媽說:“我昨晚是沒見到他,我今天在香居塔看到他的時候,瞬間覺得遇見了生命中的達西羅密歐白瑞德賈寶玉,我對聶亦是一見鐘情啊媽!”

我媽手上的剪刀啪嗒一聲就掉在了茶幾上。

我目光灼灼地看向我媽,說:“聶亦他跟我求婚了,我沒婉拒,我答應了他。”

我媽說:“閨女,你就不能再考慮考慮?”

我決絕地說:“不考慮了,我覺得不嫁給他我簡直會死。”

我媽沉默了半天,說:“這樣,你讓聶亦什么時候來見見我們。”

我說:“好。”

我心想打鐵趁熱,是不是給聶亦發個短信,看明天約個飯局讓他和我爸媽聊聊。走出客廳掏出手機,才想起今天根本就忘了問他要電話號碼。在給我媽的設定里我和聶亦彼此一見鐘情,雖然只見了一面但已愛得難舍難分,我再折轉回去問她要聶亦的電話號碼顯然不太合適。一瞬間我的冷汗就上來了,打電話給114顯然查不到聶亦的手機,我琢磨著是不是明天親自去一趟聶亦他們公司。

  如果覺得四幕戲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唐七公子小說全集歲月是朵兩生花小說修訂版歲月是朵兩生花三生三世枕上書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華胥引四幕戲,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