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藥成碧海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匪我思存作品寂寞空庭春欲晚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容若見了駕,只聽皇帝道:“你來替朕寫一道給尚之信的上諭。”容若應了“是”,見案上皆是御筆朱砂,不敢僭越,只請李德全另取了筆墨來。皇帝起身在帳中踱了幾步,沉吟道:“準爾前日所奏,命王國棟赴宜章。今廣西戰事吃緊,尚藩應以地利,精選藩下兵萬人馳援桂中,另著爾籌軍餉白銀二十萬兩,解朝廷燃眉之急。”

容若依皇帝的意思,改用上諭書語一一寫了,又呈給皇帝過目。皇帝看了,覺得他稿中措詞甚妥,點一點頭,又道:“再替朕擬一道給太皇太后的請安折子,只別提朕的手臂。”容若便略一沉吟,細細寫了來。皇帝雖行圍在外,但朝中諸項事務,每日等閑也是數十件,他手臂受傷,命容若代筆,直忙了兩個多時辰。

福全來給皇帝請安,聽聞皇帝叫了納蘭來代筆國是,不敢打擾,待納蘭退出來,方進去給皇帝請了安。皇帝見了他,倒想起一事來:“我叫你替容若留意,你辦妥了沒有?”福全想了想,道:“萬歲爺是指哪一樁事?”皇帝笑道:“瞧你這記性,蓬山不遠啊,難不成你竟忘了?”福全見含糊不過去,只得道:“容若臉皮薄,又說本朝素無成例,叫臣來替他向萬歲爺呈情力辭呢。”皇帝沒有多想,憶起當晚聽那簫聲,納蘭神色間情不自禁,仿佛頗為向往。他倒是一意想成全一段佳話,便道:“容若才華過人,朕破個例又如何?你將那宮女姓名報與內務府,擇日著其父兄領出,叫容若風風光光的娶了過門,才是好事。”

福全見他如是說,便“嗻”了一聲,又請個安:“臣替容若謝皇上恩典。”皇帝只微笑道:“你就叫容若好好謝你這個大媒吧。”福全站起來只是笑:“渾話說‘新人進了房,媒人丟過墻’,這做媒從來是吃力不討好,不過這回臣口銜天詔,奉了圣旨,這個媒人委實做得風光八面,也算是沾了萬歲爺的光。”

他出了御營,便去納蘭帳中。只見納蘭負手立在帳帷深處,凝視帳幕,倒似若有所思。書案上擱著一紙素箋,福全一時好奇取了來看,見題的是一闕《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槳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福全不由輕嘆一聲,道:“容若,你就是滿紙涕淚,叫旁人也替你好生難過。”

納蘭倒似微微嚇了一跳,回頭見是他,上前不卑不亢行了禮。福全微笑道:“皇上惦著你的事,已經給了旨意,叫我傳旨給內務府,將頗爾盆的女兒指婚于你。”納蘭只覺得腦中嗡一聲輕響,似乎天都暗下來一般。適才御營中雖目不斜視,只是眼角余光驚鴻一瞥,前塵往事已是心有千千結,百折不能解。誰知竟然永絕了生期,心下一片死寂,一顆心真如死灰一般了,只默默無語。

福全哪里知道他的心事,興致勃勃的替他籌劃,說:“等回到宮里,我就去對內務府總管傳旨。”納蘭靜默半晌,方問:“皇上打算什么時候回京?”福全道:“總得再過幾日,皇上的手臂將養得差不多了,方才會回宮罷。皇上擔心太皇太后與太后知道了擔心,所以還瞞著京里呢。”

己酉日大駕才返回禁城,琳瑯初進乾清宮,先收拾了下處,好在宮中執事,只卷了鋪蓋過來便鋪陳妥當。御前行走的宮人,旁人都存了三分客氣。兼之芳景在御前多年,辦事老到,為人又厚道,看琳瑯理好了鋪蓋,便說:“你初來乍到,先將就擠一下。李諳達說過幾日再安排屋子。”琳瑯道:“只是多了我,叫幾位姑姑都添了不便。”芳景笑道:“有什么不便的,我們都巴不得多個伴呢。”又說:“李諳達問了,要看你學著侍候茶水呢,你再練一遍我瞧瞧。”

琳瑯應了一聲,道:“請姑姑指點。”便將茶盤捧了茶盞,先退到屋外去,再緩緩走進來,芳景見她步態輕盈,目不斜視,盤中的茶穩穩當當,先自點了點頭。琳瑯便將茶放在小桌之上,而后退至一旁,再卻行退后。

芳景道:“這樣子很好,茶放在御案上時,離側案邊一尺四寸許,離案邊二尺許,萬歲爺一舉手就拿得到,放得遠了不成,近了更不成,近了礙著萬歲爺看折子寫字。”又道:“要懂得看萬歲爺的眼色,這個就要花心思揣磨了,萬歲爺一抬眼,便能知道是不是想吃茶,御茶房預備的茶和奶子,都是滾燙的。像這天氣,估摸著該叫茶了,便先端了來,萬不能臨時抓不著,叫皇上久等著。也不能擱涼了,那茶香逸過了,就不好喝了。晚上看折子,一般是預備奶子,奶子是用牛奶、奶油、鹽、茶熬制的奶茶,更不能涼。”

她說著琳瑯便認真聽著,芳景一笑:“你也別怕,日子一久,萬歲爺的眼神你就能看明白了,皇上日理萬機,咱們做奴才的,事事妥當了叫他省些心,也算是本份了。”

又起身示范了一回叫琳瑯瞧著學過,待得下午,李德全親自瞧過了,見琳瑯動作俐落,舉止得體,方頷首道:“倒是學得很快。”對芳景笑道:“到底是名師出高徒。”芳景道:“諳達還拿我來取笑,這孩子悟性好,我不過提點一二,她就全知道了。”李德全道:“早些歷練出來倒好,你明年就要放出去了,茶水上沒個得力的人哪里成。我瞧這孩子也很妥當,今晚上就先當一回差事吧。”

琳瑯應個“是。”李德全諸事冗雜,便起身去忙旁的事了。芳景安慰琳瑯道:“不要怕,前幾日你替皇上換藥,也是日日見著萬歲爺,當差也是一樣的。”

因湖南的戰事正到了要緊處,甘陜云貴各處亦正用兵,戰報奏折直如雪片般飛來。皇帝事無巨細,事必躬親,數年來卻從這一場大仗里獲益甚豐,自今年正月朝廷平判大軍克復岳州之后,已知此仗必勝,比起當年初用兵時的如履薄冰,自不可同日而語。待得堆積如山的奏折去得大半,西洋自鳴鐘已打過二十一下,李德全見他放下筆來,忙親自絞了熱手巾送上來,又向琳瑯使個眼色。

琳瑯便抽身出去,將茶捧進來,果然皇帝放下手巾,便接了茶來,只嘗了一口,忽然抬頭瞧了琳瑯一眼。琳瑯只怕初次當差出了岔子,心里不免忐忑。好在皇帝并沒有說旁的話,擱下茶又繼續看折子。

殿中靜悄悄的,只聽那西洋自鳴鐘喳喳的走動,小太監躡手躡腳剪掉燭花,剔亮地下的紗燈。琳瑯瞧著那茶涼透了,悄步上前正想撤下來另換過,正巧皇帝看得出神,眼睛還盯著折子上,卻伸出手去端茶,琳瑯縮避不及,手上一暖,皇帝緙金織錦的袍袖已拂過她的手腕。皇帝只覺得觸手生溫,柔滑膩人,一回過頭來瞧見正按在琳瑯手上,琳瑯面紅耳赤,低聲道:“萬歲爺,茶涼了,奴才去換一盞。”

恰巧此時李德全進來了,皇帝心思只在留意折子上的事,聽她如是說,心不在焉點了點頭。琳瑯自去換了茶來奉上。待皇帝批完折子,已經是亥時三刻。皇帝安寢之后,琳瑯方交卸了差事下值。

琳瑯那屋里住著三個人,晚上都交卸了差事,自然松閑下來。芳景見錦秋半睡在炕上,手里拿了小菱花鏡,笑道:“只有你發瘋,這會子還不睡,只顧拿著鏡子左照右照。”錦秋道:“我瞧這額頭上長了個疹子。”芳景笑道:“一個疹子毀不了你的花容月貌。”錦秋啐道:“你少在這里和我強嘴,你以為你定然是要放出去了的?小心明兒公公來,將你背走。”

芳景便起身道:“我非撕了你的嘴不可,看你還敢胡說?”按住錦秋便胳肢,錦秋笑得連氣也喘不過來,只得討饒。芳景回頭瞧見琳瑯,笑著道:“再聽到這樣的話,可別輕饒了她。”琳瑯微笑道:“姑姑們說的什么,我倒是不懂。”

錦秋嘴快,將眼睛一瞇,說:“可是句好話呢。”芳景將她肩膀一拍:“別欺侮人家不知道。”琳瑯這才猜到一分,不由略略臉紅。果然錦秋道:“算了,告訴了你,也免得下回旁人討你便宜。”只是掩著嘴笑:“背宮你知不知道?”琳瑯輕輕搖了搖頭。芳景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沒事拿這個來胡說。”

錦秋道:“這是太宗皇帝傳下來的規矩,講一講有什么打緊?”芳景說:“你倒搬出太宗皇帝來了。”錦秋嘿了一聲,道:“我倒是聽前輩姑姑們講,這規矩倒是孝端皇后立下來的。說是宸妃寵逾后宮,孝端皇后心中不忿,立了規矩,凡是召幸妃嬪,散發赤身,裹以斗篷,由公公背入背出,不許留宿御寢。”

芳景亦只是暈紅了臉笑罵道:“可見你成日惦著什么。”錦秋便要跳下炕來和她理論,芳景忙道:“時辰可不早了,還不快睡,一會子叫掌事聽到,可有得饑荒。”錦秋哪里肯依,芳景便“哧”一聲吹滅了燈,屋子里暗下來。錦秋方窸窸窣窣睡下了。

  如果覺得寂寞空庭春欲晚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匪我思存小說全集金錢,謀殺,愛情古董雜貨店迷霧圍城黑色匯集(我愛黑社會系列)佳期如夢原諒碧甃沉離恨裂錦玉碎雙城后傳星光璀璨香寒佳期如夢千山暮雪愛你是最好的時光愛情的開關當時明月在東宮景年知幾時芙蓉簟冷月如霜來不及說我愛你如果這一秒,我沒遇見你寂寞空庭春欲晚花顏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佳期如夢之海上繁花桃花依舊笑春風滿盤皆輸花月正春風當滅絕愛上楊逍水晶鞋匪我思存的短篇小說,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