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不吃了?”滿桌子的菜都沒有怎么動呢。

聶未淡淡嗯了一聲。聞人玥那是脾氣好,換做聶今,早就炸毛:“我辛辛苦苦地做了你又不吃——好,扔了喂狗!”

“吃的太少啦。”外科醫生一上手術臺站七八個小時是等閑事。那么大的工作量,只吃半碗飯怎行,“再添一碗。”

任它滿桌珍饈,抵不過三個字:“沒胃口。”

聞人玥一愣。

小師叔最近瘦了,臉頰都凹下去了。是她做飯的水平下降了,還是他吃厭了?

人的無知分三個階段。知道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知道。

聞人玥知道自己文化淺薄,沒辦法錦口繡心;也知道自己知識匱乏,沒辦法拔高到小師叔的水平上和他交流,給他慰藉。

她不知道,自己所有的關心就是希望他能再多吃點——十點回家那次是這樣,現在沒胃口也是這樣。

她不知道,這其實就是最樸實最貼心的那句——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這首詩是講離人的,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

“我來收拾。你去看電視。”聞人玥最近一直在追一部青春偶像劇,邊看邊樂不可支。每每他等得不耐煩了下樓來關電視,她還要生氣。

聶未起身收拾碗筷。聞人玥也慢吞吞地站了起來——她突然眼睛一亮,匆匆跑去客廳。

未幾,聶未便感覺到什么東西在他背心中間輕輕一劃:“別動。”

聞人玥從他背后探出個頭來——原來她正拿著信用卡把他的椎骨當POS機刷:“我要買一碗小師叔的胃口。”

他一時沒有會過意,扭頭皺眉:“什么?”

聞人玥重復一遍:“買小師叔的胃口。”看在她那么辛苦做飯的份上,再吃一點吧:“白米飯拌上燜鴨的湯汁一定會好吃。”

她缺少的,都是千金難買;她想要的,都是千奇百怪。

他能給她一切物質饗宴,她心心念念的卻是精神豐盈。

這,就是代溝?

她在刷哪里?兩人的代溝么?

“不是說我喜歡的東西,都可以刷卡買?怎么沒有反應呢?一定是我刷卡方式不對。”眼見她拿著卡又要往他身上其他地方嘗試,聶未不禁失笑,捏住她的手腕:“刷一次就夠了。別淘氣。”

交易成功。

聞人玥轉身去廚房盛了一碗飯出來,拌上一點湯汁,托著腮看他吃下去,他吃得香,她就很高興:“……不,我真的不吃了。”

小師叔在這一點上真無知——女孩子就是那種吃得很少,然后光是幻想脂肪在燃燒就會很滿足很安心的物種啊。

真是驚世駭俗的理論。

“我見過最瘦的女孩子也是抱著這種信念活著哪。”

在聶未眼里,所有女人可以分為聞人玥和非聞人玥兩大類。

聞人玥已經夠他琢磨一輩子了。至于非聞人玥?完全沒有興趣。

吃完飯,他們很自然地就分了工——一個洗碗,一個拖地。

廚房的窗戶可以看到前院。聞人玥記得正是他去衛星城做手術的那個周末,物業帶著園藝師送了兩盆睡蓮來放置在前院的花架上,說是聶醫生一早落訂。

可是聶未回來后并沒有提及,聞人玥也就沒有多嘴。

(看到這里,大家不要陰謀論,以為是于璧飛干的好嗎。聶醫森只是很含蓄地訂了兩盆她喜歡的花而已。)

花到了,心意也到了。還用多說什么。可惜她總是匆匆忙忙出門上班,又匆匆忙忙回來做飯,都不曾好好地看過一眼。

天已經黑了,看不清荷葉邊美麗的花骨朵。但看得到蜻蜓影子忽高忽低地飛來飛去呢。

整理完廚房,聞人玥脫下圍裙,滑開廚房的門。

客廳里有旋律流淌,聶未正站在音響邊整理CD。他穿著灰色背心和同色運動褲。背心好看,繃在身上;運動褲好笑,大小合適,偏偏有些短。

他沒有穿鞋子,看來是對自己拖的地板很有信心。

在這種家常生活的氛圍中,她看了他好一會兒,直到他轉過身來:“發好呆沒?”

“……都收拾好了。”她干巴巴地匯報,“你剛才說我可以看電視。”

他不置可否,赤腳走過來。

上次陪她看了一會兒,還問了她劇中人物的關系——結果撐不到三分鐘就枕著她的腿睡著了,直到感覺她的手指在他睫毛上劃來劃去才醒來。

這部無聊透頂的青春偶像劇,結局肯定是最像女人的男人和最像男人的女人在一起了:“你也把鞋子脫掉。”

她看著他——不給她看電視,她不喜歡。地板很涼,她不喜歡。

他也看著她。犟不過,她只好腳跟一頓,脫掉鞋子,站在那里。

沉默有點尷尬。接吻有點浪蕩。國計民生,天氣環境,都不是合適的話題。

他低下頭去,看見她的腳指甲涂著鮮艷的大紅色。不由得想起床上這十只蔻丹在眼前晃動的艷景,心內一漾:“你很喜歡紅色。”

“嗯。”聞人玥也低下頭去看,“……和裙子不搭調。”所以她不愛穿露趾鞋。

“很好看。手怎么不涂了。”他記得回國后第一次見她,手指也涂著大紅色,伸出廊下去接雨水。

上次指甲劈了之后她再也沒有涂過:“做事麻煩。”

“你覺得麻煩的事情就請家政助理來做。”聶未道,“每天做頓晚飯就行。不想做飯,下餃子,餛飩都可以。”只要她做的,他都愛吃。

聞人玥嘟噥:“天天做還把你喂瘦了。真不如吃醫院的營養餐。”

“……你真不知道我為什么瘦了?”他附耳,她臉紅,他總結,“秋天就好了。”

他的腳趾一直抵住她的腳趾;她想跳舞不是這樣的,就朝后退,他一把攬緊她的腰,貼近自己,腳趾一拱一拱地把她小小的腳撬起來。

然后她就踩著他的腳背了:“我——”

“不要再問我你重不重。一米六九,一百零六斤。我很清楚。”

聞人玥大驚失色。她一向對外宣稱一百斤整:“你你你怎么知道……”

他是大國手,一看便知。只是術業有專攻,不能像身為麻醉師的沈最那樣誤差控制在200克以內:“負擔不了的重量,我不會扛起來。”

寥寥數語,便已經說得十分動人又貼切。

“其實我只是想說……”她覺得他這句話和眼神一樣有深意,“這首歌不像英文歌。”

他選的是一首德文歌《Bedingungslos》:“家里也有陳淑樺的精選集。”

(不要看到有beding就亂想好嗎!自己去查吧!)

“或者你唱一支來聽聽。”

“……討厭!”

“你是不是想家人了。”看著她帶著淡淡愁苦的小圓臉,聶未終于問了。

聞人玥瞬間被擊中:“嗯!最想媽媽。”

每每此時,聶未便無計可施。他也思念父母,十幾年來從未間斷。

但因為知道不會再見,所以不像她這樣,有求不得的煩惱:“阿玥。今天晚上不要想。”

她實在曉得他想要什么,于心不忍:“嗯。不想了。說別的。那個……你縫過最細的血管有多細?”

他摸了摸她垂到腰際的頭發:“和你的頭發一樣。”

她微微睜大眼睛:“那怎么縫,針穿過去就破了。”

他并不覺得這種技術有多值得炫耀,但見她眼中有驚訝與贊嘆,不由得又補了一句:“要均勻縫十二針。”

“哎呀,你上輩子是蘇州的繡娘吧!”他的飛針走線比她厲害多了。

聶未嘴角一抽搐:“你呢。上輩子是什么。”

“……作惡多端的大壞蛋!”

“強占繡娘為妻?”

她不知道接什么話才好了,只得笑笑:“也許吧。強占完了,還在外面眠花宿柳……”

他箍在她腰上的手臂一緊:“這輩子不行。”

“嗯……”聞人玥一眼瞥見一扇緊閉的房門,聶未對她說過這間客房不能打開,“不然就把我殺死在那間密室里,和小師叔的前任女朋友們呆在一起嗎。”

“……你腦袋里都裝的什么。”他沒有前任女朋友。

“小師叔別緊張,我開玩笑呢。”

其實在聶今的婚禮上,他就想和她跳舞。

晃著晃著,經過琴房。

鋼琴上放著一張聶家的全家福,聞人玥看了好多次。

每看一次都會笑昏——十幾歲的小師叔又黑又瘦,好像一道從非洲射來的光呢!

“看什么呢。”

“小師叔會不會彈琴?”

“會一點。”他對音樂沒興趣,不過是為了讓父母高興才略學一學,“你呢。遠日第一私立小學的音樂課很嚴格。”

“據說我也會一點鋼琴。”

“據說?”

“據說請過老師。”聞人玥道,“太小了,沒有印象。保姆對爸爸說我很討厭老師,討厭極了,總拿東西扔他。但是爸爸又說我那時候對人表示親近就是隨手抓到什么就亂砸。老師斷斷續續教了一段時間,就走了。”

“還想學嗎。”

“還好。”不覺得自己學過就不想。

“我教你。”

他那么忙,應思源說他給自己定的計劃是一年要做七百臺手術,怎么可能有時間教她:“心領啦。小師叔不會有空的。即使有空,還是多吃多休息吧。”

不,一定會有時間。只是——做不到包教包會:“教不會就只好……”

肉償了。

兩人同時想起秋千架,心中均是一漾。

明明是距今不到一個月的事情,可是回憶起來許多曖昧細節已經融入血肉之中,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聶未俯□去想溫習教學內容,聞人玥突然又問:“你遇到過最年輕的病人有多年輕?”

“40天。”

“年紀最大的呢?”

“87歲。”

“有沒有印象最深刻的病人?”

“有。”他的嘴唇就在她頰邊廝磨,“她正在和我跳舞。”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