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所以,三十六歲的聶未和二十六歲的聞人玥在一起,不早也不晚,剛剛合適。

所以,管他世俗禮法,情之所鐘,雖千萬人吾往矣。

接下來的一個多星期,聞人玥與聶未相處非常融洽甜蜜,不遜于聶今的蜜月。

“聶今叫你去小師叔家里做家務么?好好做。”

“你確實應該做些什么來報答聶未。好好做。”

“你去給聶未做家務?正好幫我探探他的愛好習慣。好好做。”

當然會好好做。可是具體做什么,那就不好說了。

聶今的拜托是很好的幌子。大家都不是宿舍管理員,哪里曉得聞人玥已經好像那不成器的官家子弟,管你耳提面命,苦口婆心,已經被艷壓群芳的花魁給絆住了,時時流連,夜夜笙歌。

花魁私底下其實沒有什么才藝,也很乏味。和恩客一起洗碗的時候,完全不賠笑寒暄,直到不速之客來打破這沉默。

“蒼蠅!蒼蠅!”剛剛從聞人玥眼前飛過去,悠然地停在窗下跳搓手舞。

“去拿張報紙給我。”聶未接過卷起的報紙,猛然揮下去將蒼蠅打死,扔掉。

繼續沉默。沉默到聞人玥忍不住:“小師叔,玩個游戲。”

她打開冰箱:“你看,這里面有好多食材。我們用其中一樣來形容對方,并且說出原因。”

“我先來。”她拿起一個密封瓶搖搖:“小師叔太悶了,就像這個。”

“海參?”

“對。雖然很有營養,但是一點味道都沒有。”聞人玥指著瓶里泡發到很大的海參道,“好像在吃融化的蠟燭一樣。”

聶未淡淡道:“你吃過蠟燭?”

“……沒有。現在換小師叔。你覺得我是什么?”她好心提示,“你看冰箱里有很多漂亮的水果……”

聶未從流理臺上拿了個調料瓶過來放在她面前。

“鹽?”這又不是冰箱里面的東西,聞人玥瞪了他一眼,“我哪里像鹽?我這么甜!爸爸、媽媽、弟弟說我像桃子,像蘋果,像櫻桃,沒有人說我像咸——不,像鹽。我哪里像鹽?”

聶未瞥了氣急敗壞的她一眼:“我哪里像海參。”

聞人玥足足愣了三秒,然后就笑瘋了。

這種令人遐思的笑話真是太有殺傷力了,她笑得蹲在地上站不起來。

“我明天下午門診。”知道她一定是在發散思維,聶未忍笑,“我去接你下班。”

聞人玥一邊擦眼淚一邊道:“真的?”

“真的。”

“那再怎么樣,也要有一束花。”聞人玥隨口道,“當你被堵在路上的時候,可以數花瓣玩。”

沒料到,他真的去了。

一個開途銳的英俊男人走進店里,接你下班,那虛榮心真是和氣溫一樣爆棚。

上車的一霎那,看到躺在副駕駛座上的美麗花束,聞人玥幾乎覺得自己又變成了公主。

“既然來了,不去雙耳琴行視察視察?”

“你有興趣?”

“沒有。”

“那就走吧。”

車開出去一會兒,她突然撲哧笑了。

“笑什么。”

“……沒什么。”

反正還不到十二點,馬車不會變成南瓜。坐在舒服的私家車內,看旁邊公交上一臉疲憊擠得東倒西歪的白領,說不得意,不虛榮,是假的。

她懂得投桃報李。

周末聶未要去衛星城做手術。她替他準備好行李,送出門口:“襯衣下面放著一個小盒子,堅果小餅干,我自己烤的。配薄荷綠茶很好吃。”

其實他只是出門兩天,再挑剔也不會餓死。

每個再普通不過的女孩子心中都一定住著一名公主。只要有人寵著,任性,耍賴,撒嬌,各種劣習便涌現出來。

同樣,每個矜貴的公主心中也一定住著一名灰姑娘。只要想寵著誰,溫良,勤勞,細膩,各種美德便涌現出來。

和大多數陷入熱戀中的女性一樣,重色輕友是常態。聞人玥不主動和親朋好友聯系了,正好也免除了當面撒謊的難堪。

這種鴕鳥做法可以維持多久,聞人玥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反正要玩得盡興,就別管盡頭在哪里。

大家還當她是工作太忙又要兼顧聶家的家務所以才疏遠,體貼地發了短信,叫她別太辛苦。

收到短信時,聞人玥正依偎在聶未懷里一起看探索頻道的野外生存紀錄片。

短信令她短促而干癟地笑了一聲。

兩人明明用的是同一種洗發水,但她的發絲總一種若有似無的香馥:“笑什么。”

“……沒什么。”她把手機塞到靠墊下,又將水果遞給他,“小師叔不是要吃蘋果么。都洗干凈了。”

聶未拿了一個:“你怎么不吃。”

聞人玥不吃皮,但又不會削。現在牙齒不好,用門牙把皮啃光會很累:“你吃吧。”

聶未沒作聲,拿起水果刀來削了一個遞給她。看著光溜溜的蘋果,盤成一圈的薄皮,聞人玥驚呆了,又立刻想通:“外科醫生做這種事情當然小菜一碟。”

她就是不甘寂寞的性格,開發出了小師叔的新功能,當然要看這功能到底有多強大:“嗯,要是把眼睛蒙住,還做得到嗎?”

聶未知道她就是想淘氣:“如果做得到呢。”

聞人玥眨了眨眼睛,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聶未立刻又拿起水果刀:“把我眼睛蒙上。”

聞人玥笑著伸出雙手,蒙住了聶未的眼睛。

即使看不見,依然削得又快又好。

一柄柳葉刀使得出神入化的聶大國手因為會蒙眼削蘋果被女朋友大力親了一記,真心真意地褒獎:“好厲害!”

這就算厲害?那不如帶她去手術觀摩室。

相較之下,認為自己正處于一段妙不可言并將穩定持久的感情關系當中的聶未完全沒有人關心——他不是從來就離群索居么,一下班就不見人影很正常。

當然了,自嗨二人組確實覺得聶未有些憔悴,精神不足。但沈最和林沛白不是茅山道士,看到聶書生有異樣,便會大叫一聲——啊呀呀,看你這印堂發黑,雙頰晦暗,怕不是被采陽補陰的狐妖纏上了吧。

誰也不會想到欲求不滿發生了質的飛躍,變成了縱欲過度。

只是抱怨高溫將人的精氣神都給曬蔫了,連冰山也不例外。

聶未對私事的態度本來就是不問不說。獨處的時間都嫌不夠,怎么還會去與人分享。況且那么多可說的八卦,還輪不到他的感□被擺上手術臺來大卸八塊。

“許醫生沒辦法天天陪小女友,就給了她一張信用卡。”

“現在倒還是濃情蜜意來著,天天短信不停。”

“只不過全是刷卡信息了。”

這些沒有人性,專以調戲追愛老男人為樂的家伙笑過一番:“對許醫生來說小菜一碟。”肯用他的錢也是一種需要他的表現嘛。

聶未也有一張卡放在他的小女友那里:“阿玥。”

“嗯?”

“你缺不缺什么。”

“嗯——最缺腦子。”

“……”

“還有時間。”

“……”

她想要的東西,總是千金難換。

這就是男女思考模式的區別。一個過于理性,一個過于感性。

“笑什么?”

“……沒什么。

聞人玥總不能告訴聶未,這一次笑,是因為想到了他之前的女朋友也都沒有曝過光,她應該也安全,于是自得地笑這無懈可擊的邏輯。

這心理年齡只有二十歲的小女友突然抱著他撒嬌,拖長了尾音:“小師叔——”

“怎么。”

“好喜歡小師叔。”

“知道了。”

她狠狠地箍了他一記,就放開了。

她沒有想得多遠。她不知道后來他們的孩子,既有她這樣細膩的心思,也有他那樣寡言的性格。

他知道她愛他,正如他也愛她一樣。

聶未絲毫不覺得不同環境下的表白會有分量區別。既然是真心話,當然無論什么情況下都算數。

他年長她近十歲,有很不同家庭背景和成長經歷,絕不是那種甜言蜜語時刻掛在嘴邊的性格。

冷靜理智的他不能完全理解她那個活潑感性又古靈精怪的世界,所以也不會黏上去追問這笑容背后的原因。

不過在一段完美交匯的感情中,雙方都還保留一部分獨立人格,這樣非常好。

還有一次笑是在書房里。

他修改論文,她繡零錢包,房間里只有兩種聲音。手指敲擊鍵盤,細針刺透布料,于是陶醉地笑這紅袖添香的氛圍。

“那個,就是船上的那個東西——丟進水里固定的,能不能畫一個給我。”

聶未應一聲,拿過紙筆畫了一個船錨給她,每一部分的名稱標注出來。

親愛的睡美人,你是否希望自己是一枚船錨。乘風破浪帶著我。安定停泊因為我。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