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那你到家了聯系我。”這么冷淡?一會兒見面了再收拾你。

“好的,小師叔再見。”見聞人玥掛了電話,大家都有些心悸:“阿玥,小師叔說了什么?”總不至于耳目通天,知道我們在議論他吧。

聞人玥正想如何回答才好,伍見賢皺眉嘆道:“別問她。畏畏縮縮地,只會哦啊嗯,多半小師叔說啥都沒聽清。”

伍思齊后怕極了:“小師叔的事情以后堅決不能說了。嚇得我一身冷汗。”

眾人連連稱是,聶未和宛越的艷史就此略過。快到家時,一路無話的聞人玥突然又問道:“如果小師叔和宛醫生是戀人的話,為什么她今天沒來。”

“宛醫生?她去上海開會了——戀人?他們才不屑于用這種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的形式約束彼此關系。”伍見賢現學現賣,“說起來榮正歆醫生也沒見——你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

不是突然,是一路上都在想這個。

再道德敗壞,也不能損害第三方的利益。這是底線。

聶未的公寓在醫院斜對面的高檔小區內。他在樓下的24小時便利店里買了果啤,還挑了一些聞人玥可能愛吃的東西。結賬時收銀員忍不住問道:“聶醫生要招待女朋友?”

“聶醫生在我們這里只買過礦泉水。”見他眼神不似平日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那收銀員又笑著補充了一句,“果啤,薯片,巧克力,堅果,蔬果干都是女孩子愛吃的零食。”

“不如加上這個。”他去貨架拿了一盒軟糖,“低熱量,零脂肪。現在的女孩子沒有不愛吃的。”

因為女朋友要來,聶未買了那盒軟糖。

因為女朋友要來,他乘電梯上樓的時候唇角一直不自主上揚。

因為女朋友要來,他換了一條嶄新床單,又把另一只從未用過的枕頭拿了出來。

因為女朋友要來,他洗澡的時候甚至吹起了口哨。

在理性方面,聶未一直是冷淡而磊落,鎮定且清醒的性格。所以他再清楚不過,聞人玥的存在激發出他許多負面情緒——掙扎與矛盾,憤怒與狹隘。可同時她也令他喜悅并豐富,快樂且充實。這些都是他從未有過的情緒體驗。

在感性方面,聶未兼具男孩的熱情沖動和男人的成熟理智。以至于在面對反復無常,忽冷忽熱的聞人玥時,會患得患失,也會百折不撓;會易感易躁,也會勇往直前。明明知道她渴望獲得獨立人格,但又希望和她親密無隙。

今夜的一切行動,他確實是帶了一點討好,又帶了一點霸道。既像十六歲的男孩招待自己的小女友,又像三十六的男人寵愛自己的小情人。

今夜的一切行動,已經遠遠超出了意志力約束的范圍。

至于為什么這樣渴望與一具真實的,特別的胴體交纏,他還不是很清楚。

大概是因為彼此命運斷斷續續糾纏了十幾年,這種強烈的歸屬與安寧只有在她身上才能找得到。

他發了狂似地想要她,而她馬上就屬于他了。這種志得意滿的情緒,也是從未體驗過的。

對講機響了。前臺招待告知聶未在大門處有一位女性訪客:“身份證上的名字是聞人玥。”

“請她進來。”聶未立刻下去接她。

聞人玥知道這是高檔小區,但沒有想到保安這樣嚴密。光登記還不夠,必須被訪者同意才能進入大門。保安很客氣:“聞小姐,即使我們放你進去,到了樓下也還有前臺招待。更何況沒有門禁卡,根本不可能啟動電梯。”

聞人玥沒糾正保安誤解了她的姓;小師叔已經跑過來了:“阿玥。”

她洗過澡了,穿一件白T恤和一條七分牛仔褲,黑皮筋束一扎馬尾,發梢搭在肩頭。因為外面蚊子多,兩條小腿一下一下交替擦著。

小師叔也洗過澡啦,穿一件白色的紅藍細格襯衣,看起來年輕又英俊:“走吧。”

“不管是去哪里找小師叔,都好麻煩。”進了電梯之后,聞人玥對聶未笑了一笑,豎起三根手指——醫院,公寓,金碧莊園。

其實,還有小師叔的心……不過無所謂了,高不可攀的地方她也不想去。

如果一個人比較怕麻煩,就只好讓別人不方便:“所以說你到了之后要給我電話,我好去接你。”他自然地摟住她的腰:“鑰匙給我。”

一枚藍色的門禁卡被掛在了她的鑰匙扣上:“現在你既可以去醫院找我,又可以來這里找我。”

聞人玥點點頭。聶未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見她只挎了個小包,不由得問道:“你的東西呢。”

他不相信她能從只有巴掌大的布包里拿出過夜的東西。

“這里面。”她拍了拍小包。身手鑰錢四樣都準備好了,還有安全套和事后藥。她做事可是非常謹慎細心呢。

“到了。”

門鎖是密碼型的。聞人玥禮貌地別過臉去。聶未瞥了她一眼,把她的頭轉了過來,讓她看到密碼是515814:“這是我父母的生日。”

滴的一聲,門開了。聞人玥又聞到了一股冷冽的氣息。

“進來。”

房間里黑黢黢地,夜色濃的化不開。

月落日升,驅逐了沉淀一夜的戾氣與黑暗。

這是一間七八十平方米的單身公寓,采用的是開放式裝修,黑白色調,簡潔大方。

玄關處放著一雙男式拖鞋和一雙女式球鞋。

客廳的茶幾上放著各式各樣的零食,有一盒軟糖打開來,吃掉了兩顆。

廚房的流理臺上放著兩罐沒打開的果啤。

聶未從不在這里待客,甚至連聶今都沒有來過,所以浴室也是玻璃墻設計,可以清楚地看見馬桶水箱上放著一盒打開的緊急避孕藥,藥板已經空了。

臥室的床頭柜上,放著兩盒一模一樣,沒有拆封的安全套三只裝。

和衣蜷在床邊的聞人玥被一陣緊似一陣的電話聲驚醒,睜開眼睛——已經天亮了?

那么——小師叔昨天摔門而出之后,就一直沒有回來嗎?

聞人玥接起電話:“應師叔早。”

電話那頭傳來應思源虛弱而焦慮的聲音:“阿玥。你趕快到金碧莊園去一趟。聶未出事了。”

第三十一章

房間里黑黢黢地,夜色濃得化不開。

月落日升,稀釋了沉淀一夜的戾氣與黑暗。

這是一間七八十平方米的單身公寓,采用的是開放式裝修,黑白色調,簡潔大方。

玄關處放著一雙男式拖鞋和一雙女式球鞋。

客廳的茶幾上放著各式各樣的零食,有一盒軟糖打開來,吃掉了兩顆。

廚房的流理臺上放著兩罐沒打開的果啤。

聶未從不在這里待客,甚至連聶今都沒有來過,所以浴室也是玻璃墻設計,可以清楚地看見馬桶水箱上放著一盒打開的緊·急·避·孕·藥,藥板已經空了。

臥室的床頭柜上,放著兩盒一模一樣,沒有拆封的安·全·套三支裝。

和衣蜷在床邊的聞人玥被一陣緊似一陣的電話聲驚醒,猛然睜開眼睛——天亮了?

那么——小師叔昨天摔門而出之后,就一直沒有回來嗎?

而她居然就這樣沒心沒肺地睡著了?

聞人玥使勁兒搖了搖沉重的腦袋,也不知道那里面亂七八糟都塞滿了什么,迷迷糊糊地接起電話:“應師叔早。”

電話那頭傳來應思源虛弱而焦慮的聲音:“阿玥。你趕緊到金碧莊園去一趟。聶未出事了……”

這句沒頭沒尾的話點燃了腦中的炸藥,轟地一聲炸飛所有理智——小師叔怎么了?車禍?被打劫?傷了手?危在旦夕??

“我不想大半夜把一個女人趕出去。你留下。我走。”

趿上球鞋,飛奔出門,下樓,驚慌失措的聞人玥耳中全是新娘昨晚說的那句“又不是遺體告別”——求求你,不要一語成籖!

沖上的士,她再三反省昨夜的言行,不由得又悔又恨,捧著血肉模糊的腦袋,嗚嗚地哭了起來。

她原以為兩人已經達成了共識,共度良宵,留下美好回憶。

誰知道事態發展如同正弦函數,不斷波動。

乘著夜幕所做的壞事,在明晃晃的燈下有點不好意思繼續進行。聞人玥吃了兩顆糖,大膽地坐到了聶未的床上。以“咦,我們買的同一款呢”,“難得還是同一型號——阿玥對我很有信心么”,“我摸到了啊……咳咳,不知道新婚夫婦在干啥呢”,“管他們在做什么。我們來做點什么好了”這種話題作為突破口,又找回了花圃里的氣氛。

“這個符號是什么意思。”他把手機拿出來給她看那條短信。

“小師叔不懂嗎?那一定是我教的不好了……”聞人玥頰邊漾起笑意,閉上眼睛,擺出索吻姿態。

原來如此。他護著她的后腦,兩人一邊接吻,一邊慢慢地倒在床上。雖然只是側壓,聞人玥還是有點受不住他的重量,哎唷了一聲;聶未挪開一點,一條長腿卻又老實不客氣地壓了上去。

把她壓緊一點,就跑不掉了。

“為什么不穿裙子。”接吻后,聶未低聲道,“我喜歡看你穿裙子。”

“……那條三色裙?”

“嗯。”穿在她身上格外窈窕,而且比牛仔褲容易下手得多。

“這樣啊……”

來之前聞人玥看了看衣櫥,驚覺大部分的衣服都和葉子的風格一樣。

就連最好的那件內衣,也是和葉子買的同一款。

是,她在心底一直想要模仿葉子,學習葉子,努力成為亮麗優雅的現代高知女性。

但是今夜聞人玥并不想打扮得和摯友一模一樣來和小師叔幽會。她就是她,小師叔要記得獨一無二的她。

聞人玥望著聶未近在咫尺的臉龐,輕輕道:“忘掉那條裙子。在小師叔面前我不想穿。”

聶未不知她自私的心事,還以為是故意淘氣,悶笑一聲:“不穿更妙。”

“……我說的是裙子……”

“……管你說什么……”他一伸手把燈關了。兩只手都伸進她衣底,從纖細的腰側摸上去,將T恤翻起。小圓臉裹在柔軟的衣料里,她聽見小師叔掩飾地笑了一聲,似是不可思議:“我……竟然有點緊張……”

小師叔緊張什么呀?不及多想,聞人玥已經溫軟出聲:“不要緊張,我在這里。”

聶未一怔,這是他為她做火花塞手術前說過的話:“你……有印象?”

“嗯……”聞人玥點點頭,如斯良辰,重溫夢境,“最近漸漸都想起來了……”常會有一個人名,一種觸感,一處場景,一句話語莫名冒出:“我們要搬家了。起來自己走著去吧——這句話也是小師叔說的嗎?”

“當然。”莫名激動著,聶未一把攬過這醒來的睡美人,緊緊貼近他赤·裸的上身,“阿玥。好在你醒了……”

否則他只能渾渾噩噩地活著。不知開始,不知終止,不知起,不知落,不知新,不知老。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