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看來上次在她的宿舍她不愿意,是因為他的接吻技巧太差了,態度也很惡劣。

無論什么樣的男人,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都是復雜的欲望戰爭。既想和她依偎,又想和她交融;既想愛惜她,又想征服她;不知令她痛苦才會深刻,還是極樂才更雋永。

對聞人玥來說,這是一場持久戰,久到八年前戰爭的第一聲號角就已經吹響。對聶未來說,這是一場閃電戰,要在一晚之內單刀直入,占領高地。

聶未仍然沒放棄,一邊吻她一邊想要深入愛撫;聞人玥五官都皺成一團了,帶著哭腔地求他:“……別掰我的腿。”她不想他知道那里已然一片羞恥的狼藉。

叫聶未停在這里,簡直比殺了他還痛苦。

但是既然違背她的意愿,他也不能勉強。

或許再試試……

天人交戰了許久,聶未還是把她的裙擺整理好了。聞人玥小心地挪動著雙腿,想要下去。

聶未將她抱得死緊,頭埋在她胸前:“別動。讓我再抱一會兒。”

目前這狀態無疑是飲鴆止渴。聞人玥有點內疚,沒有滿足小師叔的要求。于是回抱著他的腦袋,輕輕地蹭來蹭去。被軟香溫玉一次又一次地襲擊,聶未無奈地按住,抬起頭來,眼神復雜:“別亂動行不行。”

他扶著她的后頸,又去噬咬頸窩。聞人玥有點癢又有點疼,手指從他的肩頭無力地滑下去,不小心碰到大腿根,尚未感覺那異樣的觸感——小師叔已經發出類似□的嘆息聲:“……手拿開。”

啊呀。聞人玥臉上愈來愈燙,身上也愈來愈軟,一腔燒開的血,噗嚕噗嚕要把天靈蓋掀掉——是她太熱情,所以小師叔也情動了么?

小師叔會因為她而亢奮,她覺得好——開心。

想繼續……身敗名裂,肝腦涂地也想繼續。

“叫你別亂動!”聶未突然惡狠狠地盯住她,厲聲道,“再碰我,就把你捉回去!”

不斷試來探去的聞人玥被他眼中的狂暴嚇了一跳,兩只手迅速拿開,舉至耳邊,做出投降姿勢。

四目相望,聶未烏沉眼底的兩小簇火苗,要把聞人玥的理智和靈魂都給蒸干了,只剩下感性和欲望。

心不動,便風靜月靜秋千靜;心動,便風動月動秋千動。

動還是不動?他要讓她動!

但聞人玥從沒有這樣疾如閃電過;在聶未出手之前就已經伸出手指在他臉頰上刮了一下,打破了這微妙的平衡。

聶未瞳孔一縮;聞人玥抿緊嘴唇,又刮了一下,二下,三下……

一場婚禮總會催生幾對野鴛鴦。她和小師叔要做一雙。

聶未簡直被她折磨得快瘋了,不顧孟浪,一把抓住她另一只手,往兩腿之間按去。乍一碰到,跟抄在手內的一只蝴蝶似地,她撲騰了一番,就乖乖地不動了,甚至試著撫摸了一下撐起的褲管。

“跟我回家。”烏沉沉的眼睛望著她,“好不好。”

聲音低沉,溫柔脆弱,和她所熟悉的權威且淡然的語氣一點也不似。若不是心知肚明,甚至覺得帶點思慕與勾引的意味了。

她不愿多想這種快樂之下深深的羞恥與罪惡感。不說好,也不說不好,就是垂著眼簾,抿著嘴唇一下一下地撩著他的面頰。

其實也不需要多余語言:“阿玥。”

“嗯……”腕上的晚香玉盛放了一夜,已經到了極致,該走向枯萎了。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是自薦枕席的巫山神女也好,是投懷送抱的崔鶯鶯也好,明明知道不道德的舉動只會引致始亂終棄的下場,還是要去做。毫無疑問,聞人玥懷著一種邪惡的心態,要將小師叔扯下神壇來,和她一起在紅塵里打幾個滾。

聶未冷靜了一會兒,突然勾了勾她的下巴:“水煮蛋很好。”

“真的呀。”聞人玥垂著眼簾柔聲道,“那我再做給小師叔吃。”

真是時而善解人意,時而不解風情:“每天都做。”

她的聲音就像晚香玉最后的香氣,一縷縷,一絲絲,盡力地,帶著悵然散去:“可以呀。小師叔愛吃一天,我就做一天。”

兩人從秋千下來整理衣衫。聞人玥一對胳膊一點力氣也沒有,沒法彎到背后去系搭扣;聶未替她把內衣整理好,嘆道:“你每天怎么穿上去。”

“我只是暫時沒勁兒。”她遞回領結。聶未一邊系扣子一邊笑:“你不是想要么。”

“我沒帶包出來。小師叔先替我保管吧。”

“嗯。”他頭發還是被她揉亂了,隨意地捋了幾下,“你去拿東西,我把車開到俱樂部門口等你。”然后一起回去。

聞人玥咬著下唇沉思,否定了這條偷情計劃:“不行。我和表哥表姐一起來就得一起走,不然說不清楚。”

聶未覺得這句話哪里非常別扭,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你怕什么說不清楚……”

“還有小師叔家太遠了。不如去我那里。”他不是要吃水煮蛋么。(臺長:那么,你是打算嫖完了聶未給他煮個雞蛋吃?很有畫面感喂。)再說了,去她那里萬一留下什么蛛絲馬跡也好清理,“我和小師叔分頭走。先到先等,電話聯系。”

已經很冒險了,一點點多余的風險也不要:“小師叔的車別像以前那樣停在樓下,停遠一點。”

別扭的感覺愈來愈強烈:“我在醫院附近有公寓。你的宿舍太簡陋。”一張床恐怕他連腿都伸不直——為什么他也被帶動考慮起細節來了?

聞人玥誠懇地點點頭:“好的。小師叔告訴我地址。”她可以先回宿舍洗澡。

聶未輕皺眉頭告知地址。聞人玥咦一聲:“很近,只用過一條馬路。”聶未摸了摸她的頭發,輕聲道:“你那里有沒有……”

“什么?”雞蛋?

“安全套。帶一盒過來。”

聶未之所以這樣問,不過是認為聞人玥會有一種現代女性自我保護的意識。如聶今自從遇襲后就會在包內帶一個,以備不時之需。

但久與社會脫節的聞人玥無可避免地想到了另一層意思。

開山授徒,當然要有教材與道具。

還大言不慚地說將來去維納斯打理衣服和道具呢。結果衣服不咋樣,道具也欠奉:“……沒有。”她為自己的服務不周全抱歉:“宿舍附近有二十四小時藥店,我去買。”

看她先是訝然,后又怯縮,聶未驚覺彼此言辭大概有偏差:“我只是隨口一問。并不是——”也很難解釋:“別往心里去。我去買。”

聞人玥趕緊道:“我去吧。小師叔開車不方便……”

這也要搶著來?聶未打斷了她:“沒有不方便。你不知道尺寸。”

怎么好意思呢,明明是我邀你共枕——聞人玥不知道怎么回答,良久方道:“一般都是中號吧……”

所以說偷情要趁熱打鐵,嚴肅修訂細節就會崩壞。

就不該和她討論,直接帶上車走了啥事也沒。聶未隱隱有些不快:“我說我買。你別管了。”

“……哦。”聞人玥將腕上已經枯萎的晚香玉摘下來,“不知道幾點了。”

聶未看了看腕表:“十點四十三。”

聞人玥大驚——這么晚了!表哥表姐一定在找她。

何止伍見賢和貝海澤急得團團轉,新娘子也發現哥哥失了蹤。

問魯明忱,說是跳完第二支舞就走了:“大舅子的樣子像是需要清靜清靜。”

聶今大驚,心想難不成是心郁難安,被誰乘虛而入?電話打不通,立馬伴娘伴郎一個個拎過來問,有幾對賓客看對了眼,跑到樓上去開房,她也厚著臉皮打電話過去,統統沒結果,只得一遍遍地打聶未的手機,快十一點了才打通:“哥!你終于舍得開機了!在湖邊看自己的倒影看迷瞪了是不是!你再不開機我就只好打到醫院信息臺去了!”

聶未淡淡回答:“馬上回來。”

貝海澤趕緊道:“魯太太,讓我和小師叔說一句。”

接過手機,貝海澤急道:“小師叔,您看到阿玥沒有。她的包丟在這里,人卻沒了。”沈最和林沛白早就跑得沒了影,貝海澤打電話過去,兩個醉鬼說是在啟明星體校堵人呢,沒帶她玩。

貝海澤焦急萬分:“小師叔有沒有看到她?”

那邊聶未嗯了一聲,卻又沒了下文;貝海澤知道小師叔的性格一向專注,若是阿玥表妹在他眼前暈了傷了,他一定看得見;如果阿玥表妹活蹦亂跳走過面前,他不一定看得到:“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綠色的裙子……”

“沒看見。”

聽小師叔語氣冷淡,貝海澤嘆了口氣:“那我再去找找。”

掛了電話,聞人玥加快了步伐。聶未怕她跌倒,不禁道:“既然擔心貝海澤,就應該告訴他我們在一起。”

聞人玥沒回答也沒慢下腳步。兩人翻門出去,落地時,她匆匆說了句“謝謝小師叔”,拔腿就跑。回到宴會現場,正團團轉的伍見賢一見她就大罵:“跑哪里去了!這是在湖邊,你又是個旱鴨子……什么叫淹死的都是會游泳的!還有,你這脖子,手上,腿上都是什么?被蚊子咬的不像話了都!”

聞人玥本來心懷鬼胎,被伍見賢罵了一頓反而踏實下來。又摸了摸脖子,想著吻痕被叮痕給掩蓋過去了,便腆著臉混笑應付:“我馬上打電話給海澤表哥。見賢表姐有沒有風油精。”

等貝海澤回來會合,他們便準備走了。走前去向主人家告別,誰知不見聶未。

“和他告啥別啊。又不是遺體告別儀式。”聶今明顯是喝多了,絲毫沒有意識到說了多么不吉利的話,“他回來打個轉就走了。妹妹結婚哥哥失落。哈哈哈。早知道多結幾次婚……魯明忱,老公,我說著玩的……”

“原來小師叔不是同性戀。”回去的路上,伍思齊一邊嘟噥一邊發短信,“那怎么一直沒女朋友呢。”

師叔的婚戀傾向豈是他們可以討論的話題!大概是因為今天晚上聶未特別人性化,他們又喝了點酒,所以就開始目無尊卑。

貝海澤嘆道:“也很難有女孩子能配得上小師叔。你說小師叔什么沒有,什么不行?一般的女孩子他肯定看不上。除非天上掉下個林妹妹來。”

林妹妹撐著俏腮,低著頭偷偷地看小師叔走前給她發的短信“我先走,到了打給你”,抿著嘴回復了一個“知道╭(╯3╰)╮”。

“你們真是欠教訓”伍見賢終于忍不住開聲,“不記得宛醫生了?二院的宛越醫生。”生殖生育方面一等一的專家。

伍思齊奇道:“她不是獨身主義?”貝海澤也道:“我們院不是管她叫‘女聶未’么。性格和小師叔一樣。”

當然了,二院也管聶未叫做“男宛越”:“你們就見不得優秀基因被傳承下去!好男人搞基,好女人獨身,這樣下去人類遲早死絕。宛越醫生的境界豈是爾等俗人所能參得透。”

聞人玥收起手機,愣愣地看著義憤填膺的表姐。伍見賢其實鮮少八卦,而且今天也沒喝酒,可能是氣氛太嗨,滔滔不絕地講述著偶像宛醫生如何與小師叔惺惺相惜,曾經聯手做過好幾例先天性神經畸形的手術:“……她對小師叔說呀——聶醫生,我想向你取精。”

“取什么經?”伍思齊與貝海澤齊齊問道,“他們又不是同專同科。”

伍見賢狂笑:“傻弟弟們啊,此精非彼經!”

伍思齊和貝海澤立刻悟了:“這種境界我們果然參不透啊!”

“難道是那個精?”聽他們笑得輕佻,一直沒出聲的聞人玥按捺不住了:“那……那小師叔什么反應?……給了嗎?”

“當時小師叔沒反應來著。不過私底下兩人有沒有交流我們就不知道了。這種隱私我們作為晚輩也不好問嘛!”伍見賢嘻嘻直樂,“天才的交流就是與眾不同。宛醫生真是女中豪杰。”

“如果小師叔和宛醫生的基因結合了,那得生出什么樣的天才兒童。最起碼智商會破表。”

“那個宛醫生——有多高。”聞人玥不禁又問,“長得……好看嗎。”她不要聽見賢表姐的意見:“思齊表哥和海澤表哥見過嗎?”

貝海澤道:目測一米七四。北方的女孩子都長得高,英姿颯爽。”

伍思齊補充:“又瘦又白,很有模特氣質。聽說她父親是特區高官?”

聞人玥低頭嘟噥:“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宛醫生和小師叔的事情。”

“你?”伍見賢嗤道,“你懂什么,把你自己那點小日子過好了就不錯。小師叔的事情你不知道的多了去。”

誰說我不知道?我知道他接吻的時候喜歡把對方的舌尖卷過去輕輕地咬——轉念一想,宛醫生可能也知道,就悻悻地不出聲了。

太蠢了。也不想想這是今天才教過的內容,宛醫生怎么會知道。

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是貝海澤的手機:“……別說了別說了!”不能背地里隨便嚼舌根啊,他嚇壞了:“小師叔的電話。”

頓時大家都啞了;貝海澤苦著臉接起來:“小師叔,您好……知道了。”他把燙手山芋遞給聞人玥,明顯松了一口氣:“阿玥,小師叔找的是你。”

聞人玥接過來的不僅是手機,還有三對眼睛射出的目光。重重壓力下,她只能窩在角落里講電話:“小師叔,您好。”怎么不打我的電話呢!我開著機啊!

“我到了。”故意的。貝海澤打我的電話找不到你,可我打他的電話找得到你。

“哦。”太過分了——那我簡短回答。

“我在便利店。想喝點什么。家里只有礦泉水。”想喝菠蘿味的果啤么。

“可以的。”不想喝。

“今天你可能要自己帶過夜的東西。”聶未掃了一眼乏善可陳的貨架,明天再帶她去買新的。

“哦。”帶手機,錢包和安全套應該夠了。

“有什么想吃的。”明天送走魯氏夫婦后,回來的路上可以再買日用品。

“沒什么。”這么晚了,就不吃什么了吧。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