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是的,雖然于璧飛對她強取豪奪留下了惡劣印象,但匡玉嬌沒忘了對女兒諄諄善誘,所以聞人玥沒有留下生理陰影的同時還補充了不少人體構造理論知識。

不得不說她在這方面天分極高,如何調情,如何取悅,都是無師自通。

可是男女□小師叔總不用學吧,他都三十多歲了,總比她經驗多——呃,即使小師叔需要高階指導——想想都是褻瀆:“真……真沒了。”

“真沒了?”聶未突然發現她的下巴和臉頰吻起來也甜美極了,非常想一路吻下去。

“嗯。”聞人玥輕聲道,“小師叔要勤加練習知道嗎。”

“好。”熟能生巧,舉一反三,聶未不滿足于隔著衣料摩挲她的大腿,開始撩起她的裙擺,聲音愈發喑啞低沉,“好……”

聞人玥忍不住摸了一下他的臉頰:“等我回澳洲了——”再來想辦法還小師叔的錢。

聶未猛然睜開眼睛,看見一對深褐色的眼珠直勾勾地盯著他,大概是沒想到他會突然抬頭,一抹失措與慌張霎時閃過。

她根本一直睜著眼睛。

她根本還是要走。

那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聶未頓時覺得無比糟心,將她推開。聞人玥沒料到他突然反感,自己也心虛,就朝后挪——渾然忘記了身后沒有倚靠,秋千又一直微微晃動,整個人瞬間失卻重心朝后跌去。聶未反應極快,一把扣住了她的肩頭,將她拉回來——她的腦袋絕不能再受到這種震蕩和撞擊!

發箍滑下去了,吧嗒摔成兩截。驚魂甫定的聞人玥的臉色變得卡白,渾身瑟瑟發抖。

聶未的心也漏了一拍,緊緊摟著她:“沒事了。”

仰下去的那一霎那聞人玥嚇壞了——小林醫生一直對她說小心,她也知道要小心,剛才翻鐵門已經很出格了——前兩次受傷還可以說是弟弟的錯,涂雪鴻的錯,剛才要是真的摔下去了,摔昏了,摔死了——就是自作自受,與人無尤。

聶未就是有無論什么情境中都能第一時間冷靜下來的本事,深深吸了一口氣,摸了摸她的后腦勺,皺眉道:“這么冒失。我怎么放心你回澳洲。”

聞人玥緊緊箍著他的脖子,下巴墊在他的肩膀上,沮喪得都哭不出來了:“……我怕。”

她的一生怎么能就這樣劃上句號——劬勞未報,她根本不敢想爸爸媽媽弟弟會多傷心痛苦;最基本的就連遺物也還沒有準備好哪。

聶未只得輕拍她的背:“不怕。沒事。”

“我怕。”不管聶未說什么,怎么安慰,她的回答只有兩個字“我怕”。終于聶未嘆了一口氣:“你怕成這樣,待會怎么翻出去。”

“不出去。”

聶未一頓,無奈道:“你下來坐好。我去叫人來開門。”

“不要。”聞人玥把他抱得更緊,生怕他跑了,“不要。”

來吧小師叔,請你也嘗嘗貼身纏斗無計可施的滋味。

“那你想要什么,聞人師妹?”亂拳打死老師傅,大國手狼狽地發覺所有知識在小美人的胡攪蠻纏面前都沒用,“……要我把秋千打一頓?”

聞人玥現在滿心都是逃過一劫后的空虛與無助。聽小師叔這樣說,不由得看了他一眼,又迷惑又羞赧;聶未突然醍醐灌頂,拼命忍著笑,故意一本正經道:“還是要我吹吹怕怕飛飛。”

聞人玥打了個寒顫,恍然大悟——就知道小師叔一定帶過小孩:“新娘是小師叔帶大的吧……”

別人十幾歲時都在抓緊空余時間談朦朧的愛戀,他們卻在抓緊空余時間照顧弟弟妹妹:“嗯。”

兩位小家長突然又找到了一處共鳴。

這時候,當然要怎么肉麻怎么來:“我們家阿瑋總是要親親痛痛飛飛……”

聶未拂了拂她的發絲,烏沉沉的眼睛看著她:“那我們家阿玥要什么。”

她和腦海中的小師叔玩的時候,最出格就是親來親去抱來抱去摸來摸去滾來滾去:“小師叔都把我的腦袋打開過兩次了。”

還總是戳她的太陽穴,惡狠狠地問她這里裝著什么:“還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嗎。”

不等聶未回答,她就惡狠狠地親了下去。

大難不死,我要和活的小師叔親來親去抱來抱去摸來摸去滾來滾去……

第三十章

聶未渾身一震,謹慎地看著她——她的眼睛慢慢閉上了,眼皮彎彎,睫毛彎彎,溫柔彎彎,甜美彎彎。

他放心地閉上雙眼,緊緊地抱著她,專心享受和回應她靈活的小舌頭和甜蜜的津液。

阿玥。我也很怕。

這是在我面前——如果在我看不見的地方你又受傷了,那怎么辦。

長長的一個吻結束后,聞人玥滿意地唔了一聲,倚在聶未的胸前,伸出手指畫了個90——課后練習九十分!

聶未輕聲道:“還怕不怕。”

她舔了舔嘴唇,手指一挑一挑地玩他的領結,聲音又輕又糯,帶點濕意:“好像還有點……”

還有點?我看你是還有點淘氣。

治淘氣就得把你的舌頭給纏住了。

聶未一低頭——

不知是這條裙子的領口太深,又或者是她胸前太偉岸,這樣倚著,手臂夾著,正好露出半條肩帶,一抹內衣上緣和大半個酥胸,正隨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剛才接吻的時候他實在怕她又摔下去,只能緊緊扣著她的背,讓她全身的重量都壓在自己身上。雖然已經體會到了很柔軟的觸感,可是這帶來柔軟體驗的美妙部位突然出現在眼前,視覺沖擊實在很強大。

上次在她家里吃的水煮蛋,她還調皮地伸手去戳了戳……

聞人玥完全不知自己春光大泄,也沒發現小師叔一向如凍海般波瀾不驚的眼神起了變化。她只是覺得這樣倚著靠著,不一般的真皮感覺好舒服;舒服之余又有點惆悵,以后估計什么沙發都坐不慣了。直到聶未一言不發地將她兩條腿搬到一邊兒來,讓她的姿勢由跨坐變成了側坐,一手摟著她貼近自己,然后帶著薄繭的手指就急不可耐地摸上了她的鎖骨——不待她反應,那手指流連了一會兒,伸進領口,隔著內衣覆住了她的左胸。

聞人玥腦中一轟,又酥又麻的感覺從那里點燃,一直炸開到四肢百骸。

她發育時期喜歡縮背,多得匡玉嬌的軟硬兼施,硬是給改了過來。

內衣一買就是一打,三個月換一批,力求合適與調整兼備,舒服與塑形兼顧。還有平時應該怎么注意保養,生理期又該如何按摩——她面紅耳赤地希望媽媽別太關注了,但匡玉嬌卻理直氣壯地回答:“不要怕丑,怕羞,這是不正常的觀念。胸脯是健康女性的標志之一,是你的魅力之源,你丈夫的歡樂之源,也是你孩子的營養之源。再怎么重視也沒錯。小腹要時時緊繃!還有屁股!不許久坐!給我翹起來走路!”

(臺長:這是繼母啊。圈圈你是有多可憐。另外匡老師我覺得你有點粗暴直接了,嗯。另外聶醫森你為什么不崇拜匡老師!你看匡老師為了你,為了聽聽,做了多久的幕后英雄!!另外沈最你以為急癥室驚鴻一瞥小美人是怎么來的?就是匡老師□出來的喂……這次說的有點多。希望大家也都對自己的第二性征好一點,不管貧或豐。以上。)

躺了六年,一直有人替聞人玥按摩,所以肩膀,背脊,翹臀的線條還是很柔美,胸脯也沒有塌。

醒來后她慣性地按照媽媽的教導,愛惜著身上的每一處肌膚,自己洗澡的時候也很滿意——呃,就是躺久了,屁股變大了一圈……

可是,可是小師叔的手,只能用來拿柳葉刀啊!怎么能怎么能——咦,不對啊,他的手好像已經做過很多事情了,牽過她,抱過她,摸過她的背,摸過她的大腿……

她渾身發燙發抖發軟,星眸半閉,從睫毛底下怯怯地看著小師叔;小師叔的臉上好像沒有什么表情;好像很認真地——在替她測心跳?騙誰啊!不可能啊!測心跳需要又揉又捏的么!小師叔就是在愛撫她啊!

快跑啊心臟!再不跑就要被俘虜了!

“你的心要逃到哪里去。”仿佛聽到了她腦海中的吶喊,聶未貼著她的酥胸,啞聲道,“跳得很快。”

縱然媚術天成,現在也被封印。力氣出不來,話語出不來,手指蜷著,兩條腿絞在一起,聞人玥滿腦子想的居然是——早知如此,穿最好的那件內衣了!嗚……這件是花車款,款式媚俗不說,還舊兮兮地。

領口又不是開的那么深,聶未數次想要有大動作都被絆住了。他索性把半個肩膀都脫了下來,大手覆著白潤滑膩的肩頭揉了揉,又將內衣肩帶勾脫,繼續朝下探索。

不再是花非花,霧非霧。她就這樣實實在在,真真切切地躺在他懷里。

聞人玥嗚咽一聲,深深地將頭埋在他胸膛里。

一條系起來的絲帶綴在內衣中央,聶未摸到了,明知故問:“……這是什么。”

“……蝴蝶結。”聞人玥快羞死了,貼著他的胸膛喃喃回答。早知道買來就剪掉它剪掉它——小師叔一定覺得她很幼稚!

他略一使勁便扯了下來,放在鼻下聞了聞,貼在她耳邊說道:“送給我。”

你都扯下來了還問我干什么——她只能用低低的□來回答。

聶未也不等她點頭,直接放進褲袋里。粗沉的呼吸聲令聞人玥全身血液都在亂流,一會兒奔向腦袋,一會兒奔向小腹,一會兒奔向腳底,嘩啦啦地就是不消停。

“那……那我要這個。”血液奔向腦袋的時候,她扯扯他的領結。

他笑了一聲,大力地捏了一下她的綿軟,騰出一只手來解下領結,又把扣子打開三顆,調整了一下坐姿,抓著她的手伸進去。

驀然摸到她輕薄過的地方,聞人玥嚇了一跳;真不愧是大國手,一對手又靈活又麻利,很快她的內衣搭扣被解開了,他的手從下方伸了進去。

剛才十指交握的時候,聞人玥太激動了,無暇注意小師叔的手。現在被發燙的掌心緊緊覆著抓著,才感受到他的手好特別——除了指腹有點硬之外,連拇指,食指和中指指間都有薄繭,磨得她痛又快活。

執慣了手術刀剪鑷的手指很有勁兒也很有自信,揉捏時總不忘去碰敏感的頂端,來回摩挲,又時重時輕地捻弄。

聞人玥嚶嚶地哼著,整條身子不停地扭擺,單單手放在他胸前不敢動。

聶未也難受極了,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啞聲道:“為什么不摸我……”

聞人玥僵直的手指動了一動,開始輕輕撫摸。先是感受到了擂鼓般的心跳聲從那結實精壯的胸膛下隱隱傳來,然后就摸到了上次不確定的部位,大小形狀和她完全不一樣——

隨著柔若無骨的手指拂來拂去,她聽見他的喘息聲愈來愈粗沉,摟著她的手力道漸漸加重,幾乎要將她按進肋骨里去,不由得更起勁兒地玩起來,摩挲著他的小小凸起:“嘻……變硬了。”

聶未輕輕噬咬她的唇瓣,掌心抵著她胸前敏感的頂端,突然喑啞地說了一句:“寶貝兒,你這里也硬了。”

這話太挑逗人了。聞人玥雙腿一絞,渾身一繃,只覺得小腹抽動得厲害。她不知道是秋千在蕩,還是他在蹭動,還是兩個人都在顫抖。一陣陣又酥又麻的感覺流過四肢百骸,又羞恥又快活。

好容易等這陣暈眩過去了,她整個人窩在聶未懷內,除了緊緊夾住雙腿,不時發出小貓般嗚咽聲之外,虛脫又滿足到不行:“別摸了……”

聶未從善如流地抽出手,順著她的纖背摸下去,勾了勾腰鏈,在腰上停了一會兒;聞人玥吃不住癢,一扭,他就順水推舟地滑下去,輕佻地捏了一把,又拍了一下。

聞人玥哎了一聲,又羞又惱:“別——”

大腿上一陣涼意,裙子被掀起來了。她嚇了一跳,劇烈地掙扎:“不要不要……”

匡玉嬌教了聞人玥很多。

可是還來不及教這個。她也不好意思對媽媽說這個。春涌對于聞人玥來說,是伴隨恥辱而來的生理反應,難以啟齒。

聶未好像沒聽見似地,一邊吻她,一邊在她的大腿上流連,逐漸向上游走,碰到了內褲邊緣。

聞人玥趕緊伸手制止:“別伸進去……”

“阿玥。”他低低地喚她的名字,“我不會在這里做什么。我只是想摸摸你。”

解了這一陣的渴,然后再把你帶回去好好地疼愛。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