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過來!”

聞人玥明明知道當男人的□參雜著一點怒氣時,是很可怕的,卻沒意識到這正是聶未現在的狀態。

他一把捉住了聞人玥的腳踝,輕輕巧巧地把她拖了過來。

途中她短促地叫了一聲,然后就沒聲音了。

要教訓人了。和八年前一樣。

看她雙眼緊閉,雙腿蜷縮,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正想俯身壓住她的聶未什么興致都沒了。

難道是他會錯意,剛才的親昵動作并不暗示任何后續?

難道她只想像小貓舔人那樣愛撫,不想別的?

聶未不由得大怒,戳戳她的太陽穴:“你這里裝的都是什么。”

男人不可能只滿足于愛撫。該他來掃掃盲了。

突然beeper響了。

聶未條件反射地停止了一切進攻動作,翻身坐起。

查看訊息的同時,他已經起身,穿鞋,開門,快步走了出去。

沒忘了幫她把門帶上,免得有蚊子。

永遠是這樣,只要有急癥病人,不管什么時間,不管什么地點,不管在做什么,都要立刻進入工作狀態,以最快速度趕回醫院。

蜷著的聞人玥對那只beeper真是千恩萬謝,免她回答那個尷尬的問題。

她知道自己腦袋里裝的都是什么。

反正八年了,一直沒有垃圾車來收過。

聶未很快下樓,出了樓道口,突然又轉過來,倒退著走了兩步,大聲喊她的名字:“阿玥!阿玥!”

喊了兩聲,燈光雪亮的207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只得繼續喊:“等我電話。”

他很快駕車離開。

聞人玥整晚睡得極差,做了無數稀奇古怪的夢。

在夢里,她真的把手伸進小師叔的襯衫里面去了……硬生生嚇醒了,又趕緊閉上眼睛繼續。

到了六點多,陽光透進窗欞,小鳥開始鳴叫,她實在躺不住,便把手機打開,窩在床上看本地新聞。

一則新聞突然闖入眼簾——昨晚機場高速發生了特大連環車禍,共有四十多名傷者被緊急送往各大醫院救治。

看來小師叔就是因為這件事情被急召回院了。

阿彌陀佛。

看完新聞她接著睡,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朦朧朧地聽見手機響了,迷迷糊糊拿起來一看,是小師叔打來的,頓時嚇得清醒,把毛巾被,枕頭,包括自己在內都壓上去仍覺得那鈴聲震天動地。

不知道響了多久,她撲在枕頭上嘆了一口氣,伸手到最下面把手機掏出來,再看來電顯示明明是小林醫生。

是不是剛才看錯了?她趕緊接起來:“小林醫生早。”

那邊沒說話。

沉默了十余秒,她覺得不對——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他的電話你就接。”

講完立即掛斷。

聞人玥傻了眼。沒一會兒,又是小師叔的電話打到了手機上。

這次可不敢不接了:“小師叔早。”

那邊淡淡回答:“不早了。起床沒。”

“……沒有。”

“快起來。”

“……馬上。”

“我有點累,有點餓。”他的聲音透出濃濃倦意,“想吃餛飩。你送過來。”

“……沒了。”她每次包最多三頓的量,昨天吃完了。

“那你想辦法做別的。我在十九樓等著。”

“醫生沒有早餐吃嗎。”蓬頭垢面的聞人玥急了,“大國手不是有營養師配餐嗎。醫院還有二十四小時餐廳……”

聶大國手回答:“不知道。我要睡一會兒。掛了。”

聞人玥抓了抓頭發,趕快去洗漱,然后做早餐。

家里只有一把細蔥,兩個雞蛋,半杯面粉。她想都不用想,把雞蛋面粉用水一攪,攤了兩張薄薄的雞蛋餅,出鍋前撒點細蔥翻個面,然后切成小塊,放進保鮮盒。

宿舍離醫院走路大概二十來分鐘,她拎著包,連走帶跑地來到了新外科大樓樓下。

誰知不是探視時間,她又沒有出入證,保安把她攔下了。

她只好給聶未打電話:“不讓進。”

聶未:“你把電話給保安。”

然后立刻請她進來了。

到了神外五區門口,又有緊閉的玻璃梭門和保安候著呢。

她只好再給聶未打電話,才得以放行。

昨天晚上突然送來的急癥病人令一班醫護人員都忙了個人仰馬翻,勞累倦苦,竟然沒有注意到聞人玥這張老面孔的出現。

經過醫生辦公室的時候,她倒是看到了小林醫生。

被一群實習生包圍的林沛白爬到了桌上,大口灌著咖啡。

實習生嘰嘰喳喳地問他各種關于實習考查的問題:“聶醫生叫我們問你啊!聶醫生說上午就要弄清楚啊!林醫生!時間好緊張!我們好緊張!”

“我知道我知道,等一等,一個個地,按順序來……”

相比較之下,小師叔的辦公室門口真是清凈極了,門上那塊刻著聶未神經外科大國手的銘牌都是冷冰冰的。

聞人玥見四下無人注意,輕輕地敲了敲門。

“進來。”

過五關,斬六將,這還是聞人玥第一次走進聶未的辦公室。

進來后才發現這傳說中的大國手辦公室也不過是一只衣帽架,一只盥洗臺,一張辦公桌,兩張會客椅,一組沙發,兩具書柜,幾盆綠色植物等等。

唯一令人咋舌的是窗下的一張頂級按摩椅,而聶未正半坐半躺,蓋了件白袍邊按摩邊休息。

(臺長知道你們在想什么。他們是不會在這張按摩椅上H的。聶大國手是不會這樣不專業的。而且你們可以搜一下這種按摩椅的圖片,誰做得到在上面H臺長給誰跪了)

“小師叔。”

聶未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又閉上:“辦公桌里有一疊出入證。你拿一張出來,填上姓名,然后拿給我簽字。”

聞人玥依言拿出來一張,填上名字:“……出入因由,出入時間,這個怎么填?”

“空著。”

“字很端正么。”聶未接過出入證,把出入因由,出入時間劃掉,簽上自己的名字,遞給她,“以后帶在身邊。”

聞人玥雙手去接,結果那張出入證就夾在聶未的拇指與食指之間紋絲不動——咦?大力士聞人玥又使勁扯了扯。聶未喉嚨里笑了一聲,松開。

“別想和我比力氣。”他掀開白袍坐起來,按了按眉心,“早飯呢。”

外賣小妹把保鮮盒打開,叉子用開水燙了燙,遞過去,“家里只有雞蛋和面粉。”

“挺好。”他吃了兩塊,又問,“你吃了沒。”

“……吃了。”

她偷偷地瞟了他一眼。一晚上沒休息,下巴冒出來好多青色的胡茬來不及刮。聶未也覺得不太得體,摸了摸下巴:“怎么不等著和我一起吃。”

聞人玥不曉得怎么回答,只好道:“外面好多人圍著小林醫生。”

聶未淡淡道:“是嗎。我看還不夠多。他總閑得慌。”

“……今天沒有手術?”

“推遲到下午了。”見她一直往門口瞄,他指了指桌上的杯子,“去泡杯茶來。”

悲催的外賣小妹趕緊去倒茶。

倒完茶又要幫他給綠色植物澆水:“我以前養過一盆含羞草。”

“你不是喜歡睡蓮么。”

他怎么知道的?

“……一碰它,葉子就合起來了。”她繼續自己的話題,拿一雙手做示范。

“和你一樣。”

“……”

小師叔,食不言,寢不語!

聶未吃完了,打開投影儀準備看一段關于雙手移植的手術錄像。

怕血淋淋地嚇著她:“這里沒事了,你先走吧——”

他還沒說完,聞人玥就沖到門口了:“小師叔再見!”

口氣太雀躍,有種逃出生天的意味,聶未立刻改變主意:“站住。”

聞人玥苦著臉:“小師叔還有什么吩咐?”

“我妹妹聶今下個星期六結婚。”聶未走到衣帽架前,去公事包里拿請柬,“月輪湖俱樂部。昨天我們去過的地方。”

對于是否延請哥哥的同事這一點上,聶今根本不需任何推動。

她在她那個圈子里已經算個名人,又和明豐藥業的小孟太太關系良好。

聶未是格陵最年輕的大國手這一紀錄尚未被打破——聶未的妹妹,小孟太太的密友舉行婚禮,格陵醫界豈有不捧場的道理。

況且這種喜事,當然是越多人捧場主人家越歡喜。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