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她被半抱半拉地弄下車來,堪堪落地,便被一雙臂彎抱住。

聶未疼惜地摸著聞人玥的長發:“我叫你哭出來,不是叫你哭干了……”

聞人玥嚎啕大哭。

她曾經主動投入這清涼而又寬闊的懷抱,還抓著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上,這一刻記憶全部回來。

矢志不悔,但又深深絕望,不曉得自己因何走到了這一步。

(因為臺長詛咒的。臺長在此給你跪了。不過該虐還是要虐,反正最后你們會在一起的。)

如果她是葉子那樣清清白白,潔身自好的女孩子,如果她是葉子那樣讀了好大學,好專業,有一份好工作的女孩子,如果她是葉子那樣知書達理,身強體健的女孩子——即使外公不喜歡,她也一定要對小師叔表明心意。

終于嚎啕變作了抽噎,兩只被掐到又紅又紫的手臂始終軟軟地垂在身側。看她哭得幾近虛脫站立不穩,他想也未想,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靠著我。”

白細的手指掙扎了許久,終于抓住了他的襯衣,依偎上去。

聶未又輕輕地拍她的背,邊拍邊撫,好把胸腔內的濁氣都趕出來。

抱了許久,拍了許久,她的抽噎好多了,但仍時不時嗚咽一聲:“……這是哪里。”

“月輪湖。你抬起頭來看看。這里很美。”

是聶今千挑萬選的婚禮場地,當然很美。

(話說何祺華也是選在這里結婚喂!)

聞人玥抬起婆娑淚眼,果然看到一彎湖水,在夕陽下,清風里,粼粼地鋪開去,與橙色晚霞相映成輝。

臉上淚痕交錯,她癡癡地看了好一會兒,終于連嗚咽聲都停了,然后就打了一個噴嚏。

環在她背上的雙手緊了緊,隨即松開:“回家吧。”

聶未送聞人玥到了宿舍樓下,她迷迷糊糊地道了謝就下車:“小師叔,再見。”

二話不說,他立刻熄火,解安全帶,開門,下車追上:“聞人玥。”

她整張臉都哭腫了,腦袋也哭昏了,只能迷茫地看著他。

他也不說話,只是指指自己的襯衫胸口。

那里被她的眼淚濡濕了好大一塊,雖然已經半干不濕了,但看上去和其他地方的顏色也不一樣。

她還有些恍惚,看了半天才哦一聲:“對不起……小師叔上去坐一下吧。我拿濕毛巾擦擦,然后用吹風機稍微吹一下,很快的。”

聶未杵在207門口。

還是那些古舊家具,還是那些溫馨布置,只是空地上多了三個刺眼的行李箱。

“你……行李都收拾好了。”

“嗯。東西很多,媽媽又說要帶些特產過去送人,所以就一直在慢慢地收拾。”聞人玥蹲下去打開其中一個紅色的行李箱,“小師叔把衣服脫下來給我。”

聶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當下就開始解襯衣扣子。

聞人玥轉過身來的時候又被他的裸肩嚇了一跳:“等……等一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拿件衣服。”

那行李箱內都是衣服:“我弟弟有衣服在這里。我找一件出來。”

聶未淡淡拒絕:“我不穿別人的衣服。”

聞人玥呆呆地仰頭看著他:“很干凈的……忍一下吧。”

不然光著嗎?

看她低頭慢慢地在行李里翻來翻去,生怕把已經收拾好的衣物弄亂,聶未忍不住亦半蹲下去:“我幫你找。”

然后伸了手就去亂扯。

……這是什么幫忙?

把她分門別類辛辛苦苦收拾好的衣物全部翻亂了,這是幫倒忙!

再這樣下去,她的內衣都要被翻出來了!

“小師叔,別……別翻了……別翻了!我找到了!”

她胡亂扯出來一件紅色的T恤塞給他:“我再找找吹風機。”

吹風機倒是很快找到了。聶未那邊卻把整件衣服都給按進洗臉池里去,然后打開了水龍頭,嘩嘩直沖。

聞人玥拿著吹風機傻站在洗手間門口:“這……我說擦一擦就好了……”

烏沉沉的眼睛看著她,仿佛也不知道為什么衣服一進水就會濕透了,至于之后的問題,更不在考慮范圍內。

她看了下標簽——還好,這個牌子的襯衣洗起來不算太麻煩,偶爾給它甩干一次也不要緊。

她想想他們這些一雙手動輒投保百萬的大國手在家里肯定是不做事的。于是默默接手,可是口氣就有點不客氣:“出去出去。”

聶未被趕到客廳去坐著;聞人玥在洗手間里呆了十來分鐘,就把一件洗好甩干的襯衣拿出來,晾到屋外去:“現在天氣干燥,風又很大,最多一個小時就會干了。”

他看著她舉著晾衣桿把襯衣掛起來,竟有一種說不出的既溫馨又惆悵的心情:“干不了怎么辦。”

“不可能。”聞人玥嘟噥道,“術業有專攻。不要質疑我的專業水平。”

“那天要不是下雨,我也會幫小師叔把衣服洗掉的——”

做完了這一切她再回過頭來看穿著聞人瑋T恤的聶未——先是一怔,實在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她本來哭得眼睛也腫了,嗓子也啞了,這一笑,眼皮好疼,嗓子也好啞。

那件T恤是聞人瑋在維納斯做暑期工時發的工作服,前面印了個搔首弄姿的半裸女郎,后面是維納斯的廣告詞“pop □”。

裸女的胸臀位置很妙,聞人瑋本來就膀大腰圓,穿的時候便襯得裸女第二性征十分夸張。

他還很得意,大過年的,穿到格陵來現眼。

零下的天氣,他只在T恤外面罩件外套,有時候在外面走的熱了,還把外套一脫,當街給維納斯做起廣告來。

本來小時候就已經顯示出從政天分的聞人瑋,自從去了澳洲,真是越來越鄉土——聞人玥忍無可忍,把這件T恤收了起來,不許他穿出去。

怎么不小心給小師叔了呢。

聶未比聞人瑋高十幾公分,穿他的衣服還有點大,裸女一點也不風騷了。

“真是得減肥了。”聞人玥一邊笑一邊說。

“什么?”聶未微微吃驚,“你說我?”

他從不覺得自己外表和身材有何缺失,她何出此言?

“我是說阿瑋。”她比劃了一下,“他和我差不多高,穿這件衣服繃在身上。你這么高,穿這件衣服松松垮垮的,你說他有多胖啊。”

等回去了,一定得督促弟弟少吃點肉。聞人玥抱歉道:“對不起,我再找件正常的……”

她一邊整理行李,一邊偷偷看穿著裸女T恤的聶未,整個人偷笑得不行,時不時伸手去揉原本哭得紅腫的眼皮。

“算了。別找了。”一看她收拾行李就反感,聶未道,“我餓了。有沒有東西吃。”

聞人玥想起冰箱的冰凍格里有十只菜肉餛飩,就是準備今天晚上吃的:“餛飩吃嗎。”

聶未皺了皺眉:“什么牌子。”

“哦,我自己包的。”聞人玥道,“胡蘿卜香菇豬肉餡。吃嗎。”

他知道她自理能力很強,但似乎他之前所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好。小心別燙著了。”

“……我也不是次次都會燙著的。”

她便去下了一碗餛飩,湯里放了點蝦皮調鮮,紫菜點綴:“我的口味比較清淡。小師叔要醬油么。”

“不用。”

聶未也吃的十分清淡,所以才不喜在外面吃飯。他拿起調羹,見只有一碗端上來,不禁問道:“你吃什么——我是不是把你的晚飯吃了。”

聞人玥搖了搖頭,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忽喜忽悲,大起大落,她累極了,反而沒有什么胃口。

聶未淡淡道:“去拿只調羹來,一起吃。”

聞人玥心頭一跳,因了這句話,想起那往事:“……海澤表哥說他嚇壞了。沒想到小師叔就淡淡地說了一句——去拿一支調羹來。指揮若定,好厲害。”

十四年了。

聶未舀起一顆餛飩,在碗邊刮了刮湯水,遞到聞人玥唇邊。

她一怔,慌忙起身:“咦,我要去給手機充電。”

立即被聶未捉住手腕:“坐下來。吃了再去。”

她臉一紅,只得張開嘴。

一顆餛飩剛剛含在嘴里沒有十秒,又一顆送過來。

她只得又張開嘴接住。

聶未的調羹再伸過來時,聞人玥捂著嘴直搖手。

已經塞了滿頰,她開始默默地咀嚼,一直咀嚼——

“吞下去。”

一瞬間聞人玥福至心靈,立刻吞下去,又喝了口水,張嘴就問:“小師叔,你是不是……啊嗚……”

趁她張嘴,聶未立刻把第三顆餛飩連她那句話一起給喂進去了。

小師叔,你是不是也帶過小孩啊!不然怎么對喂飯的手段各種清楚!

“張嘴。”

一共喂了四顆餛飩,看著聞人玥吃完了,吞下去了,聶未才松開她的手腕——突然興起捉弄她的念頭,就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臉頰:“好了。去玩吧。”

聞人玥哦一聲,跑去給手機充電——突然氣惱地轉過身來看著他:“我不是小孩子!”

聶未笑了一下,開始吃餛飩。

她的廚藝,還真的挺不錯……

可是會不會以后都嘗不到了?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