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任誰也不能與你媲美。

一直到上了車,兩只手才松開。

可那股旖旎的情愫仍在車內氤氳,令溫度不斷升高。

聶未看了她一眼,發動車子:“傻笑什么。”

她只覺得被他吻過的手背都快燙化了,全身的力氣都去供一顆心撲通撲通地狂跳,聲音便沒有了分量,又軟又糯:“你還不是在笑……”

“你不要我笑么。”聶未一邊開車,一邊柔聲道,“那我就不笑了。”

聞人玥很敏感,知道兩個人的關系絕對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但又不敢去深究,怕幸福之杯會溢出來,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將話題轉到別的地方。

“不知道那個爸爸受了傷的女孩子考的怎么樣。”

“她和她父親今天來了病區。但我在做手術,沒碰到。”聶未看了她一眼,“護士說她分數不錯,上格陵財大應該沒問題。”

聞人玥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由衷地為那個女孩子感到高興:“真好!”

聶未便知道她已經不在意自己的成績了,不由得也舒了一口氣。

他自知沒有安慰人的本事。別讓她更傷心就不錯了。

“啊,雪糕車!”今天真是幸運,聞人玥欣喜地指著反向的車道,“好久沒有看到雪糕車了!”

聶未一看,路邊的禁停區內果然停著一臺紅白色的流動雪糕車。

流動雪糕車曾經是格陵人童年的美好回憶之一。

一聽到叮叮當當的音樂聲,便知道是紅白車來了,街道里所有的小孩子都會撒開雙腿沖出來,爭前恐后地將攥著零花錢的小胳膊伸向窗口,買上一只雪糕或者甜筒。

再澆上一勺果醬,連夢里是會又甜又香。

在紅白車的鼎盛時期,為了照顧這些小顧客,它甚至被賦予了無上的權利,可以無視交規,在禁停區內營業。

但是為食品安全計,十年前格陵就已經不再頒發流動雪糕車的執業證。雪糕車雖然仍然能在禁停區內營業,但營業區域變得越來越窄。

所有的甜筒師傅都是子承父業,一代代傳下來。因為營業環境越來越嚴苛,有些不愿意傳承者,執照便自動作廢,故而愈來愈少。

“聽說現在全格陵只剩五輛雪糕車了。我在醫院附近就從來沒有看見過呢。”她豎起三根手指,在聶未面前晃晃,“那次我去外公家之前,遇到三臺紅白車,連吃了三個甜筒,超好吃!”

聶未亦想起那是第一次見面:“不是都吐光了么。”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聞人玥氣急敗壞,俯過身去,一把按住他掌著方向盤的手:“為什么你總是把我丟臉的事情都記得好清楚。小心我惱羞成怒,干脆和你同歸于盡。”

聶未莞爾,抽出手來,輕輕捏了捏她的小手,又一拉轉向燈的控制桿:“別淘氣。我要調頭了。”

他在前面調了頭,朝反方向開了一段,找了個路邊停車位停下,就去解安全帶。

“不用,我要自己去看看有沒有新口味。”聞人玥下車,又回過頭來問聶未,“你要不要。”

聶未笑著搖了搖頭:“不要買太多。你拿不了也吃不消。”

聞人玥摸出零錢包,揮一揮:“好。我只買一支。”

她朝后面那輛叮叮當當播著音樂的雪糕車跑過去。

第二十五章

從后視鏡中望著她雀躍的背影,聶未不由自主地彎了嘴角。

一聽她說只買一支,他突然又想吃了,怎么辦。

會不會氣急敗壞地說他居心不良?

他摸了摸嘴唇,又笑了。

只覺得心內說不出地蕩漾。

像聶未這樣天性冷淡,心無旁騖的人物,甚少會有情緒波動。

可是迄今為止,他已經因為聞人玥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語,一舉一動,貪嗔喜惡怒都試了個遍。

可聶未仍是不明白,這是一種什么感情。

以至于當聞人玥倒個茶都怕得手顫時,他若有所失;以至于當她使用敬稱時,他本能抗拒;以至于當她和所有人出游,獨獨漏了他時,他主動請纓;以至于當她借著酒力耍無賴,要他喊一聲聞人師妹時,他從善如流;以至于當她在車內與他近距離接觸時,他情不自禁;以至于當得知她曾被迫辦理殘疾證時,他怒不可遏——

以至于當她莽撞地問到他的身后事時,他便脫口而出了仰止園內不同級別的夫妻不可合葬的規矩。

這天才尚不能參透,這是兩人之間怎樣的一種羈絆。

哪怕他還有最私密的行為,都與她息息相關。

他現在只是很清楚地知道一件事。

她的恭敬與疏離有多可恨,她的溫柔與撒嬌就有多可愛。

她若要成為世上第一漂亮的女孩子,那她便是——不管她要什么,他都愿意捧到她面前來。

畢竟是做了五個多小時的手術,又到處找她找了一圈,聶未現在覺得有點疲憊了。

按了按頸椎,又拿出一瓶礦泉水來大口大口地喝掉一半,他閉上眼睛養了會兒神。

這是長期在臨床一線工作養出的習慣,隨時隨地便能入睡,隨時隨地又能醒來。

待他睜開眼睛,一看腕表,已經過去了十分鐘,而聞人玥還沒有折返。

他一驚,本能覺出不妥;再看后視鏡,呵,她捧著一只甜筒,低著頭慢慢地踱回來了。

方才的雀躍與欣喜已經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飄忽與呆滯。

“阿玥。”他探出頭來喊她。她聞言抬頭,一張小圓臉上血色盡褪,神情驚惶,仿佛才看過了地獄,尚不能回神。

聶未立即下車,朝她迎過去。

“怎么了。”不過是買一只甜筒,緣何神色大變,“出了什么事。”

他伸手欲牽著她,她卻猛然朝后一縮,害怕與人接觸一樣。

“……誰欺負你了?……遇到變態了?”

她恍惚地搖了搖頭。

天氣熱,日頭毒,甜筒已經半融,她指間沾上了一條條膩白的冰淇淋漬,又一滴滴地落到地面上去。

光天化日之下,若真是遇到了色狼——依她的性格,他倒是不很拿得準,她會不會和他說。

聶未回頭看了看那停在路邊的雪糕車。

待她機械地上了車,他伸手過去替她系好安全帶。

方才還嬌憨軟糯的美人,仿佛被抽走精氣的傀儡,低著頭,幾不可見地微微發顫。

“你呆在車里,不要怕。”

關上車門,聶未快步朝雪糕車走去。

這種雪糕車一般只有一名司機兼甜筒師傅。

沒什么顧客,那位甜筒師傅一直低著頭看書,忽而揮手將停在柜臺上的幾只蒼蠅趕開。

見有黑影遮住了窗口,他便抬起頭來.

“要什么——”

“請問——”

聶未太高了,要微微彎了腰,俯下臉來,才看得見縮在柜臺后面的矮小身影。

電光火石之間,兩人都認出了彼此。

兩只本不該屬于年青人的渾濁眼珠,在看到那一對永遠令人又敬又怕,烏光內斂的眼睛時,閃過慌張,激憤,怯懦,悲哀,終于又變回麻木。

當年出庭作證的每個人,他都不會忘記。殷唯教授也說過,不需忘記,忘記等于逃避。

“聶醫生。您好。”他慢慢道,“您和她——一起來的?”

聶未眼中閃過一絲兇狠,臉色亦變得凌厲起來。

“聶醫生……別擔心。”不需聶未說話,他已經苦笑起來,“她根本不記得我……”

聞人玥怎么也沒有想到經營雪糕車的竟然會是第一名。

所有人都沒有對她特意提過第一名的事情,她隱隱知道,但并不多問。

只有葉子原原本本地告訴過他,第一名因故意傷害入獄又假釋,她的老師殷唯教授自愿做他心理輔導等種種細節。

當時還在做復健的她,老老實實地說:“我沒有多余的心思去抱歉,去內疚。無論是躺在床上過這六年也好,呆在牢獄中過這六年也好,我和他都是在為過錯付出代價。”

“大家都很痛苦。有必要拿來比較誰的痛苦更多一些嗎。感同身受這種說法根本不存在。”

葉子怕她有負面情緒,一再地為她深入剖析,坐牢不比昏迷,植物人是弱者,而有案底的人會受到社會輕視:“阿玥,也許你不喜歡聽,可我還是要講……”

她知道葉子是為她好,聲聲刺耳,句句誅心,鍛煉出她的鋼鐵意志。

“這個社會不是看能力么。他那么聰明。而我是很蠢的。”

“能不能扭轉乾坤,看各自的本事吧。”

“他有殷唯教授,我有你,我們都很幸運。”

后來桑葉子便再不提此事。

聞人玥想自己和第一名估計不會再見。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