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以前查房的時候,聶未只要喊一聲“聞人玥”——她就默不作聲地從醫護人員中擠過來,出現在他身邊。

那時候應思源還笑侃:“聶未,你喊她的名字,比金角銀角的葫蘆還管用。應都不用應一聲,自然就乖乖地過來了。”

若不是看到她手腕上的金葫蘆,聶未還真忘記了這樁趣事。

因他在她昏迷期間,也曾朗聲喚過她的名字,但她根本沒有反應。

甚好。這名字對于醒過來的聞人玥依然有魔力。

縱面有不豫之色,她仍是一言不發地跟上來了。

雨未停,亦未收勢。

聶未手里有一把黒傘,是剛才應思源的學生給他的。

可憐聞人玥為了要跟上他的步伐,連再要一把傘的時間都沒有。

此刻聶未手中的傘“蓬”地一聲打開,遮住了聞人玥,才想起應該問問她的去向:“你去哪里?”

“……回家。”

他知道她住在醫科大的教工宿舍區,離這里大概十來分鐘車程。

“我送你。”

你還不如殺了我吧。上車時聞人玥心想。

這種輕佻幼稚,不負責任的想法已經很久沒有過——她嚇了一跳。

遲遲不離開格陵,是不是也妄想著有重逢一天?

可是有了又如何?

從來是共一小段路,就又要變作殊途。

風大雨斜,又是兩人共一把傘。因為聞人玥沒淋著,所以聶未淋濕了不少。

這點紳士風度,淑女還是知道報答的——上了車,聞人玥立刻從包里翻出紙巾遞給聶未:“小師叔,擦一擦。”

聶未接過紙巾先印了印睫毛上的雨滴,又擦了擦臉上和手上的雨水,衣服實在沒辦法——他淡淡地發動了車子:“走吧。”

聞人玥看他輪廓分明的側臉看得癡了。

這是她第一次在一個密閉空間里近距離地端詳他,平時都是有生理落差,亦或者有心理落差。

哦,對。接吻那次比現在距離更近。

可是她閉眼了……真遺憾。

此刻心底的遐思好像擋風玻璃上的雨點,雨刷劃過,擦干凈了,可是立刻又密密麻麻。

刷干凈了,又密密麻麻。

聞人玥。既然終要變作殊途,不如珍惜這一小段同行的路吧。

聶未雖然在專心開車,但眼角依然能瞥見聞人玥一直盯著自己。

剛才在應思源的辦公室里,她連眼神接觸都沒有;現在倒是毫無掩飾,直勾勾地盯上了。

目前這狀態確實有些狼狽,他又是非常愛潔凈的一個人。幸好不是淺色的襯衣,否則就要和她一樣——不免有點心猿意馬,又想起聶今曾經說過極度反感這樣敏感多情的女孩子:“好的時候可以口對口做人工呼吸……”

他不自然地咳了一聲,又咳了一聲。

等車到了宿舍樓下,停穩——聞人玥鼓足勇氣把已經想好的臺詞流利地說了出來。

“小師叔,我就住二零七。你要不要上去坐一下,我拿條干毛巾給你擦擦。”

第二十章

這間單身宿舍很小,二十多個平方——只得聞人玥以前在瀚海郡301的臥室一半那么大——是桑曉瑩未出嫁前住過的。

應思源與桑曉瑩戀愛那段期間,有時也會在這里留宿,所以一進門便是一張雙人床將窗下的位置塞得滿滿當當,床尾放著一張梳妝臺。梳妝臺對面放著兩只衣柜,再過去是沙發,茶幾,電腦桌,置物架等,中間一條窄窄通道,通向更加袖珍的廚房和洗手間。

一應都是舊家私,但桑曉瑩用物愛惜,所以保養的很好。聞人延和匡玉嬌來的時候又替女兒替她添了幾件嶄新的電器,如空調,熱水器等,愈發“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了。

聞人玥一出院便住在這里,已有年余。她非常喜愛此處小小天地,布置的一塵不染,溫馨簡潔。

所以才那么輕佻地邀請他上來,一心想要讓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只有狼狽的一面,也在積極生活:“小師叔,你隨便看隨便坐。我拿毛巾給你。”

都不用長一米九的個子,也不用邁動長腿,站在門口就能一眼看清全貌。

聶未心想這里確實逼仄,大概只有他臥室的一半。

不過他沒發表意見。

倒不是可憐聞人玥。

她也是富貴人家出身的千金小姐,先是遇人不淑,昏迷六年,醒后落魄如斯,并沒有浪費時間怨恨悲憤,而是努力復健,甚至愿意請他參觀陋室,不怕尷尬。

這種堅韌樂觀的性格令聶未心底對這敏感多情的小女孩生出幾分敬意——原來她已經長大成人。

真是姍姍來遲的刮目相看。

聞人玥靈活地鉆進洗手間里去,不一會兒拿了一條干毛巾出來遞給聶未。

剛才在車上已經心滿意足地欣賞過了聶未的顏——現在有主場優勢,對于他全身上下的狼狽,聞人玥眼中明顯有一閃而過的幸災樂禍。

那一瞬間,聶未有股想把毛巾覆到她臉上去的沖動。

剛才還想著要把她當做大人來對話,現在就露出孩童一般狡黠的笑容——顯而易見應思源說的沒有錯,她仍有幼稚天真的一面。

他這么狼狽,是拜誰所賜?

竟然還偷笑,真是淘氣。

聶未還渾然不覺,和心思細膩善變的聞人玥相處,隨著她的一言一語,一笑一嗔,他一向平靜如同凍海般的心態也變得容易波動了。

“你去換你自己的衣服。”渾身濕漉漉地忍了這么久,聶未已經到了極限,一定要把衣服脫下來擦干身體,于是叫聞人玥回避——眼角瞥見電腦桌上有一摞習題冊,便加了一句,“我看看你的復習資料。”

聞人玥不以為意地哦了一聲,打開衣柜,拿了干凈衣服又鉆進洗手間。

她以前倒是有許多裙子,但是不適宜這個年齡了;現如今的裙飾潮流她又不太喜歡,所以寧愿穿簡簡單單的T恤加褲裝。

倒是有一次和桑葉子上街時看到一條小圓領的三色裙很可愛,就毫不猶豫地買了下來,一人一件。

現在當然要換這一件。

整理好出來,她看見聶未正在外間穿衣服,大半個裸背露在外面——連一秒都沒敢多待,她趕緊轉身,面紅耳赤地去廚房燒上水。

受聶未的影響,她現在也很喜歡加點薄荷的綠茶,清清涼涼。于是懷著喜悅的心思將紙杯茶葉一一準備好:“小師叔,你要不要等雨小一點再走?”

沒聽見聶未的回應,她走出廚房,看見他站在電腦桌前,單手扣著襯衫扣子,另一只手翻著她做過的那些考試真題。

臉色——似乎不太好看,不過他總是那種冷淡的態度嘛:“聞人玥。你復習多長時間了。”

“六個月。”她很開心地比了個手勢,“比以前提高了五十多分。”

“我想沖刺一下,還有上升的空間。”

六個月?六個月才提高五十多分——不,提高了五十多分還是這個水平?

單說理綜,大題都一塌糊涂,生物知識基本為零。卷面和以前一樣,還是見縫插針地畫花,畫鳥,畫仙女。

令嚴謹的他簡直沒辦法看下去。

六個月。六個月都沒有人告訴她,以她的水平,絕對考不上現在要求“嚴進嚴出”的護理專業?

除非超水平發揮。

就算超水平發揮又如何?考進去怎么畢業?怎么考資格試?

護士不是光憑一腔熱血就能做成的工作。

六個月。她這六個月都在做什么?懷著不切實際的夢想做無用功?

“不要浪費時間。”聶未又拿起她滿滿當當的作息表看了一看,皺眉放下——語氣盡量平和,甚至還有一絲他自己都覺察不到的憐惜,“別考了,立刻放棄。”

根本不可能考得上。

拿著一張掃描片,他總能火眼金晴,立刻看出癥結所在。

打開病人頭顱,他就是那種有一個腫瘤割一個腫瘤,有一條血管縫一條血管的雷厲風格。

手起刀落,針穿線引,絕不廢話。

但他忘記聞人玥不再是他的病人了。

他說她在浪費時間——自從醒來,這是她最害怕最驚恐的四個字。

她也知道自己基礎差,所以恨不得一分鐘也要掰成兩半來溫書,恨不得長出三頭六臂來做題。

而他就這樣冷酷地判定她在浪費時間。

聞人玥全身的血都凍住了。

只覺得自己穿的不是最愛的裙子,是皇帝的新衣。

而且已經被毫不留情地撕了下來:“小師叔……你說什么?”

聶未并不覺得自己是在施予打擊:“不是每個人的價值都要通過考試來體現。”

聞人玥愣愣地看著他那兩片薄薄的嘴唇一開一合:“就算考上了……會適應不良……尤其是當你的年齡與同學有差距的時候。”

已經浪費了六個月,何必繼續浪費接下來的時間:“去澳洲和家人團聚——”

他突然收聲。

父母家人都在彼邦等她,能給她更好的引導和照顧,有全新開始——明明是最明智的做法,為何會令他心中升起一股不舍之情?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