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這時候她才感覺到那把聲音的主人,一直在輕柔地按摩著她的手腕與手指。

我有了身體,有了名字,接下來會有更多——她想,我終于充實起來了。如是我聞。如是我見。

她的眼皮開始劇烈顫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這個新的世界。

明明她眼皮上粘著白色膠布,不可能睜開,可是聶未的左手還是覆上了她的雙眼。

“不要急著睜開眼睛。”總不能冒險讓光線刺瞎她久未經受刺激的雙眼,“聽我的指令。”

那聲音又發出一些指令,問她一些問題,聞人玥有些做得好,有些答不出。

她有些著急,鼻尖沁出汗滴。喉底發出不規則的咕嚕聲。

“你做的很好。慢慢來。”那聲音淡淡地安慰,“不著急。這需要一個比較長的適應和恢復過程。”

比較長的過程?這樣怎么去參加高考?

沒有幾天了啊。我還要考護理專業……

藍眼睛的第一輔刀嘰里咕嚕地說出一串德語。

德國人難得地浪漫了一回:“聶未,你吻醒了睡美人。”

美人還不許睜開眼睛,所以看不到覆在自己眼睛上那只手的主人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對高處觀摩室里的一眾人等,遙遙地豎起了大拇指。

她看不到那里的觀眾沸騰了,一半激動地互相擁抱,商量著給媒體擬一份通稿;另一半齊齊將雙手撐在玻璃上,大聲疾呼:“阿玥!小耳朵!”

她只是極力伸著手,要想抓住什么。

“你要什么?”

那把聲音一靠近,她就拽住了兩只手指。

好實在。好安心。

她微微牽動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現在開始第二次麻醉。”她聽見還是那把女聲,抑制不住地激動,“體征正常。匡玉嬌要感謝我,就以身相許吧。”

哎喲,是那個要找媽媽簽名的女瘋子。她終于將人與聲音聯系起來——不要麻醉我,我睡夠了。

“準備縫合。”

等等——另外那把聲音呢?是誰?

還未想通,她無可奈何地睡了過去,手無力垂下。

還好她知道,這次不會再虛無。

可是她不知道,聶未替她戴上了眼罩,又輕輕把她的手牽了起來。

“無影燈。”

無影燈被迅速移了過來。

“林沛白。”

“有。”他舉著小臂走到無影燈下,口罩上方一對眼睛嚴肅而認真地望著坐在病人身側的師父,“我準備好了。”

“接下來交給你。”聶未淡淡道,“仔細點。”

“明白。”

在持續昏迷六年之后,聞人玥終于醒來了。

麻醉還沒有完全退去,再加上六年的昏睡,她實在四肢無力,可是被禁錮已久的思維已經開始活躍。

一直想要抓著什么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使不上勁兒,她幾欲沮喪地松開,可是那手還是一直牽著她,沒有放下。

那種踏踏實實的感覺,是長久以來沒有過的。

在這踏實中,她覺得自己經過了一條長長的通道,聽見車輪轆轆作響,聽見床單簌簌作響,聽見監護儀滴滴作響,聽見幾把聲音在輕輕交談。

這些聲音都因麻醉變得扭曲,可她覺得好新鮮,津津有味地聽著,感受著。

躺著的,是真實的病床。

握著的,是微溫的手指。

想著的,是現在與未來。

她就那么任性激動地握著不知誰的手。

一直有清涼味道縈繞鼻尖。

相握的兩只手,無聲地交談了好多好多。

“聶未,該去機場了。”整裝待發的德國人拍了拍聶未的肩膀,非常期待未來與他共事的兩年,“還有許多精彩的手術等著我們去做。”

“聞人玥。我要走了。”那手還是放開了她,“再見。”

興奮的桑葉子一頭撞進了導師殷唯教授的辦公室:“師父……”

殷唯正在為自己注射胰島素。纖細的手腕穩穩地持著針筒,刺入腹部:“桑葉子。你或者出去等我打完;或者進來等我打完。不要站在門口。”

桑葉子小心翼翼地關上門。

殷唯推完液體,處理針筒,整理衣服:“坐下吧,什么事。”

“我那個朋友,昏迷了六年的朋友。”桑葉子激動道,“昨天做了手術,她醒了。”

“然后呢?”殷唯懶懶地蹺起一只腿來。

“六年是一段非常長的時間。家庭,環境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她如何適應社會,融入人群?師父,我想幫助她,我需要您的指導。”

殷唯一對圓圓的貓眼,此時瞇成一條線:“你是想幫助她,還是研究她。說真話。”

“……研究她。”

“桑葉子,我記得一年前你做開題報告的時候就是想以她為研究對象,探討植物人的生命動力與環境支持。”殷唯支著下頜,“她的主治醫生聶未并沒有同意,不是嗎——他說的話可不好聽。”

桑葉子當然記得。她信心滿滿地拿訪談同意書去給聶未簽名:“聶醫生,我真的想幫助阿玥。你看,我姐夫已經簽字了……”

穿著白袍的他坐在電腦前,一邊掃雷,一邊看一篇最新文獻,當真是劍眉朗目,不怒自威。

可惜是同性戀,桑葉子不無遺憾地想。

不過沒關系了,反正所有女人都得不到,她不算失敗。

接下來這所有女人都得不到的男人給桑葉子上了寶貴的一課,何為徹底的挫折。

“她是我的病人。你算什么。”聶未無動于衷地按著鼠標,“不夠格的人別來騷擾。”

那種羞辱,痛過凌遲。

桑葉子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只要聶未不松口,她根本接近不了聞人玥。

可是她一直好運。

自從她遇到聞人玥之后,一直好運。

好運到高考超水平發揮;好運到殷唯教授一眼看中她做徒弟;好運到心理咨詢執照一考即中;好運到聶未拒絕她沒有多久,就出國了。

聽說是去德國學習新技術。

山高皇帝遠,桑葉子通過應思源和伍思齊斷斷續續取得了一系列的資料——這也是伍見賢厭惡她的根源:“姐夫寵愛小姨子是常態!但伍思齊!你難道沒有見過女人?這種女人勾勾小指你就屁顛屁顛地伺候著!”

心理學專業的桑葉子確實非常會利用自身優勢,不必付出什么便令伍思齊不可自拔了:“表姐,你別這樣說葉子。她是個好女孩。她就從來沒有說過你的壞話。”

不招人嫉是庸才。

桑葉子并不在意伍見賢的態度。反而見了面永遠客客氣氣,大氣自然,更襯得伍見賢心胸狹窄。

第十六章

資料越多,桑葉子越有隔靴搔癢之憾,恨不得能夠鉆進聞人玥的腦袋里去看看她在想什么,否則她的畢業論文怎么樣也達不到一個新高度。

峰回路轉,她沒想到聶未真能帶回先進技術,使聞人玥蘇醒:“師父,這無疑會使我的畢業論文更加豐富精彩。我真的非常希望用她的個案作為我職業生涯的起點。”

“我們的新晉咨詢師很有信心嘛。”殷唯笑了起來,“我很欣賞你劍走偏鋒的態度。”

以不純粹的態度,去做一件純粹的事情——她也想看看徒弟能走多遠;若是行歪,能不能走回頭:“很好,很好。”

受到鼓舞,桑葉子喜出望外:“老師,我有她的資料,您想看看嗎?”

殷唯款款走至資料柜前,取出一只文件夾:“你姐夫已經把她的資料傳真給我,還沒來得及看完。”

桑葉子松了一口氣:“師父,您會接這個案子嗎?”

一旦殷唯接手,她更加可以順理成章地參與進去了。

“講講你的看法。”殷唯將資料擱在膝頭,淡淡道,“既然你要研究她,那就該有一定的了解。”

“非典型的社會支持系統不良。父母,弟弟都移民了……但是她身邊還有其他親人……”桑葉子與導師探討,“我想先評估她的心理沖突形態……”

殷唯打斷道:“她昏迷之前有親密的情人嗎?”

“有。”桑葉子知道后續發展,“她昏迷前有一個男朋友。正是因為他打了她一巴掌,導致她病情惡化。”

樓梯間有監控攝像頭,清楚攝下事件經過及雙方面容——鐵證如山,由不得第一名抵賴:“情節惡劣,法官判他入獄八年。大概今年能假釋。”

在十二歲的聞人玥突發室上速暈倒在地時;在她被表姐揪耳朵還笑著說“見賢表姐,輕一點,疼”時——

在十五歲的她被送進急癥室時;在她對他哭訴被同學欺負,被外公拋棄時——

在十八歲的她努力學習做一名預備護士時;在她誤解了他的話意,主動獻吻結果狼狽逃竄時——

在法庭播放那條原告被扇耳光直至撞墻的錄像帶時;在被告律師企圖通過抨擊原告的品質缺陷來為成績優異,必然是可造之材的被告求情減刑時——

沒人知道,無論是法庭,還是聞人玥的人生,一直位列旁觀席的聶未,是怎么樣的心情。

連聶未自己也不了解,這種情緒,原本只是微妙如同海面上拂來的一絲涼風,最終卻會帶來一場風急雨驟,浪卷潮嘯。

令他此生刻骨銘心。

“一巴掌毀了兩個孩子。”殷唯搖頭嘆息——兩個年輕人都錯過了生命中最好的六年。

她反而對這個男孩子的心理狀況更加感興趣。

累積了六年的青春期絕望,一旦爆發會怎樣?殷唯想去研究研究:“被禁錮在鐵窗內的那個,比禁錮在身體里的那個,能更清醒地意識到時光的流逝。”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