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金陵雪作品殊途同愛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有兩件小事他與恩師伍宗理一樣,一是會替臥床的病人掖好被角。二是如果病人要下床,他會很自然地彎下腰去擺好拖鞋。尤其是術后二十四小時內的病人,應思源會向值班醫生仔細詢問各種情況,觀察引流袋中的液體顏色,并親自叮囑家屬注意事項。

聞人玥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位得了腦癌,脾氣極度暴躁的小病人,只聽應思源的話。

應思源會在護士推她去放療之前,俯身親親她:“今天也要堅強點。”

他就是主旋律電視劇中的完美醫生,對病人噓寒問暖,如沐春風。面對他,病人的心思可以盡吐,甚至訴說家里情況拮據,實在拿不出錢來進行下一輪治療:“應醫生,你說怎么辦?”

應思源尷尬,聶未頭也不抬:“醫生只管治療。”

他除了詢問與檢查之外,絕不對病人假以辭色。

一次,有一名腦門上砸癟了一大塊的車禍病人大概是疼的發了瘋,拉著他的白袍亂求:“聶醫生,我實在疼的受不了。再給我打一針吧。”

他只回一個字。

“忍。”

那病人一怔,大概是從沒有人這樣對他這樣強硬,震驚暫時蓋過了疼痛。良久才委委屈屈:“忍不了……”

聶未不廢話,扯回攥在病人手里的衣角,冷漠走開。

聞人玥被病人頭上那個大坑唬的呆了,明知看多了晚上要做惡夢,仍然緊緊攥著束腰的湖藍色帶子,目不錯睛;直到應思源示意見習護士將她拉走。

后來聞人玥才聽說這名病人并不是沒有得到止疼針,他只是想要更多。他是有錢人家的子弟,大晚上的喝多了,駕駛一臺哈雷機車,撞飛一段防護欄之后,又撞倒一對在路邊擺攤的夫妻。

三人被送到醫院時幾乎不治,是應思源和聶未主刀,將他們一并從死亡線上拉回。

聶未不給他開額外的紅處方,當然是出于不讓病人產生劑量依賴性的考慮。

“這種人,撞死了才好呢。”護士們私下里嘀咕,“還給他做顱面修復——呸!”

聞人玥也覺得憤憤然:“救回來也是禍害!就是這種人,害得大家以為有錢人都很壞!”

查房隊伍像一條火車似地,轟隆轟隆,從這個房間開到那個房間去。

在腦外,常常會遇到好端端的病人情況突然惡化直至不治。

因為前晚有位病人死于手術臺上,隔天早上查房時應思源便有些恍惚。

那傷者是社團分子,與人斗毆,顱腦損傷并多處骨折,剛剛麻醉,尚未來得及開始手術,顱內壓陡然上升,血壓陡然下降,令他和聶未都措手不及。

一番搶救之后,仍然回天乏術。洗凈面上血污,他們發現這傷者只有十幾歲,怪不得連身份證也沒有一張。

應思源大為扼腕,說不出話來。他從醫二十年,對病人注入太多情感,越來越無法適應病人離開。

聶未也有些吃驚,佇立數秒,似乎為這年輕的死者默哀;然后便代應思源宣布死亡時間,通知病人家屬。

聽聶未問聞人玥哪里不適時,心有旁騖的應思源才發現一襲淺紫衣衫的她眼睛紅腫:“怎么哭了?”

“昨天的《荒原孤雛》好可憐,鐘晴的媽媽死了,奶奶死了,養的小狗也死了。她爸爸要拋棄她,她就追著火車軌喊,爸爸,爸爸……”

應思源聽得心一揪,不言語。就在他即將走出病房之際,聞人玥想起還有一件事情要問他,卻不小心喊了一聲:“外公……”

糟糕!

她確實將慈祥的應思源代入外公的角色,但只敢在心底偷偷幻想——沒想到會突然說漏嘴。

全病房的人哄地一聲笑了起來:“小姑娘,入戲了?那也該喊一聲爸爸。”

聞人玥臉漲得通紅,聲如蚊蚋:“我喊錯了……不,不是喊錯了外公……不,不是說我該喊爸爸……”

應思源的年紀確實足以做聞人玥的父親。他的妻子有不育癥,兩人雖然感情深厚,但膝下一直無子。

聽她這樣喊自己,又想到她是老師的外孫女,輩分上也不差,應思源真生出一份長輩感情來:“沒關系。阿玥,什么事?”

聞人玥瞬間忘得精光,囁嚅了一句,就把頭埋下去了。

聶未看一眼應思源,又看一眼聞人玥,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頭。

查房隊伍像一條火車似地,轟隆轟隆,從這個房間開到那個房間去。每天都有不同的病人出院,又有不同的病人入院。

腦外三區新收了一位預備做電極植入的帕金森病人,七十來歲的年紀,面僵頸斜,手足顫抖,狀甚可怖。

“聞人玥。”

查了四天的房,聶未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小護士拉一拉她緋色的衣袖,她趕緊走到前面去:“聶醫生。”

聶未并不看她——她這幾天應該學到了一些基本操作:“今天由你給這位病人量血壓,測體溫和血糖,做不做得到。”

那位姿勢奇怪扭曲的爺爺,其實令聞人玥有點發憷,但她咬著牙道:“做得到。”

懷著要取悅聶未的心思,在一名護士的監督下,聞人玥兢兢業業地做了他吩咐的各項檢查,還坐在床邊給那位病人按摩了好一會兒才去打自己的針劑。

聶未不知道如何教育學生,所以沒有特別夸獎她。因在他看來,那是她分內的事情。不僅應該做,更應該做好。

這樣,聞人玥又有點灰心,不知道這樣努力的意義,抑或他那種天才,根本看不中她的刻苦?

倒是應思源表揚了她:“阿玥很有靈性。看了幾次就學會了,不錯不錯,繼續努力。”

還是應醫生好。聞人玥心懷感激。

至于小師叔——小師叔沒有心的。

后來聞人玥常常想,如果那時她知道外公之所以隱世,正是因為這種無法控制表情及肢體的疾病——那她一定能做得更好。

查房隊伍像一條火車似地,轟隆轟隆,從這個房間開到那個房間去。

腦外三區新收了一個預備做開顱手術的女孩子。聞人玥不知道那專業術語是什么,簡單地說,就是因為腦袋里生了個瘤,所以整個人在劇痛之余,變得神神經經。

但到底病痛如何折磨人,查房時才真正見識到——病人突然從病床上一躍而起:“聶醫生,我愛你!”

聞人玥被人墻擋的嚴嚴實實,只能看見病人整個光溜溜的上半身,前排的實習生騷動起來;又聽見聶未在叫護士把病人按住,為她注射。

“我們會盡快安排手術。”這是應思源在安慰家屬,“腫瘤摘除后就會和正常人一樣,不必擔心。”

發生了什么?聞人玥又好奇又震驚,想伸長了脖子去看,但聶未已經出聲:“護士留下,其他人都出去!聞人玥也出去!”

被趕出去了之后,聞人玥才發現衣領上一根桃紅色的帶子不見蹤影,大概是落在病房里了。

晚上沈最又跑來打聽:“姑娘們,聽說明天做手術的那個病人,今天在聶未面前露陰表白?什么情況?聶未什么反應?”

“這傳得也太快了!你覺得聶醫生會有什么反應?”護士們呸道,“你怎么不在手術臺上問他。叫他給你頭上也鉆兩個孔。”

“我就知道聶未是性冷淡。”沈最一擺手,“就算是匡玉嬌脫光了在他面前跳艷舞,他也不會看。”

她總能給實習生們帶來嶄新的震驚感受:“……沈醫生!這是專業素質好不好!”

對聶未來說,生命不分貴賤,不分對錯,不分美丑,也不分愛憎。對聞人玥來說,無論貴賤對錯美丑愛憎,一念之間都可轉變。

一個物我兩忘,心無旁騖;一個敏感多疑,俗不可耐。

真是天淵之別。

晚飯后聞人玥洗了澡,換一條荷色連衣裙,邊聽歌邊等男友。

她并不是在病區附近等待,而是在辦公區這邊的候椅坐下。免得小男友來了,又把她當做病人看待。

她并不知道當天晚上是聶未值夜班。

命里的這位冤家從手術臺下來,剛洗去一身疲憊,濃密短發半干半濕地貼著頭皮,身上發出熱氣,也沒有穿白袍,只是套一件素凈的藍色條紋襯衫,上面兩顆扣子解開,下擺束在一條黑色牛仔褲里。

卷著的袖口下,露出來一截小臂,和聞人玥隨意擱著的小腿一樣粗。

平日里套著白袍只看得出來他有一對寬肩,脫了白袍才發現他的腰很細,小腹也很平坦,形成一個完美的倒三角形——不愧是曾經在明日號上千錘百煉過的大好男兒。

聞人玥那條裙子顏色淡雅,質地柔軟,剪裁簡單,及膝的裙擺寬闊地鋪開。

她又生得白,整個人愈發如同荷葉上生長出來的一支純白睡蓮。

一不小心,兩人狹路相逢。

這簡直是只有做夢的時候才會發生的事情。

整個夢境,只有他們兩人。整條走廊,只有他們兩人。一盞頂燈下,只有他們兩人。

睡蓮瞬間如同中了定身咒,動彈不得。

聶未打開值班室的門。大概是醫生的直覺,他進門之前看了候椅上石化的聞人玥一眼。

這一眼之輕,令她如釋重負,這一眼之重,令她膽戰心驚。這一眼之空,令她若有所失,這一眼之滿,令她小鹿亂撞。

以上,全是聞人玥自行想象出來。

但人類的情感交流,正是由這一類飛蛾撲火般的幻想推動進步。

聶未并不知道這一瞬間聞人玥腦中掠過了多少異想天開。他神色一斂,目光順著她的裙擺往下——她不明所以,也往下看——細細一條血流順著右腿內側淌下去,已經流至腳踝。

糟糕!

自從和軍校生偷食過一次禁果,她的經期一直紊亂,有時月頭,有時月尾,有時痛得要死,有時渾然不覺。

在聶未面前,她只能歡喜一霎,然后就是永無止境的出丑。

聞人玥頓時面色蒼白,雙眼硬生生燙出熱淚來,夾緊雙腿,扶著墻想要起身離開——可是病房在另一頭啊!她要這樣鮮血淋漓地走回去嗎?

聶未并未避嫌,也未袖手旁觀,他大步走過來,雙手分別伸至病人的頸窩和膝下,略一使勁,聞人玥已經身子一輕,轉了個圈,被他抱進值班室去。

“清理一下。”他把她放在盥洗室內,將門關上。

聞人玥先是渾身發抖,好容易鎮定下來,趕緊打開水龍頭。

沒一會兒,他敲門,塞進來卷著的連衣裙和貼身衣物,里面還夾著一包開了封的女性用品。

聞人玥一看,就知道是他去自己的病床拿來的。

她不由得又發起抖來,哆哆嗦嗦地打開。

好容易清理完飽受摧殘的身心,她將換下來的衣物一卷,輕輕地打開門走出去。

聶未正坐在電腦前掃雷。

值班室里很安靜,只有快擊鼠標的聲音。他掃雷玩的不錯,高級模式大概五十來秒一盤。

但他的注意力其實并不在掃雷,而是作為背景的一篇文獻。

聞人玥不知道說什么好,又舍不得說一句謝謝就退出去,就在他身后佇了一會兒。

反正面皮已經死了一層又一層,在她臉上壘出厚厚城墻。

“聞人玥。”他聽力很好,已經察覺到了她的動靜,任她在后面站了一會兒,才問道,“什么叫劑末現象。”

聞人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寂寞現象?聶未怎么會對她說寂寞兩個字?難道他寂寞?

哦,他太聰明了,所以寂寞。

就好像不認識的字讀半邊一樣,聞人玥自作聰明地從他的話語中截取了兩個字,然后開始各種加工。

扭曲的情感藤蔓纏住她的大腦身心——她太知道一個男孩子如果寂寞了該怎么安慰。

聶未應該也差不多。

她很愿意慰一慰他的寂寥。

這三年來,聞人玥交過兩個完全不同的男朋友。

第一個是高大挺拔的軍校生,該做的都做過,分手也分得慘烈;第二個是絕頂聰明的書呆子,反而成了純粹柏拉圖式的戀愛,連牽個手他都會臉紅半天。

只要有人愛她,只要她愛的人寂寞了,她便愿意回饋的更多。

這就是匡玉嬌教出來的好姑娘。

其實她只要稍微看一看電腦屏幕,就會發現文獻的標題很醒目——《帕金森病劑末現象的相關因素分析》。

這篇文獻非常淺顯,至少對聶未來說。

他以為她一心想當護士,至少會看一看摘要,那里有“劑末現象”的具體闡釋,根本不難理解。

沒想到她的智商真是只夠看他掃雷。

所以就造成了一個很可怕的誤會。

等了一會,他沒有聽到她的回答,就轉過頭來,想要給她講解一下——一陣甜甜的體香迎面拂來,兩條柔軟的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她傾下一張俏臉,兩片略帶冰涼的唇瓣溫柔地覆住了他的嘴唇,輕輕地廝磨。

他的嘴唇很溫暖,帶著一點薄荷味兒。美中不足是唇上有薄薄一層胡茬,是她親過最誘人也最疼痛的嘴唇。

親了一會兒,聞人玥覺得從后面勾著他的脖子這個姿勢很累,索性一扭腰,坐到他的大腿上。

又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腰間,繼續兢兢業業地安慰他的“寂寞”。

此舉大大超出了聶未的想象范圍和處理能力。

  如果覺得殊途同愛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金陵雪小說全集殊途同愛琴意綿綿廢物們:給失敗者的情書萬食如意終有一愛你遲到了許多年大愛晚成,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