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龍族IV 狂歡夜之舞 2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江南作品龍族4奧丁之淵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時間已經是夜間十點了,舞王還是沒有出現,岡薩雷斯開始嚼最后一片口香糖。

舞王的傳說在里約熱內盧不脛而走之后,很多舞者都會模仿他的裝束,把LED光源縫在舞衣上,扭動起來也很炫目,這給監視工作增加了很多難度。

但經過長時間的觀察,這些嫌疑對象一個接一個地被排除了。都是些拙劣的模仿者,舞姿顯然沒到蠱惑人心的地步,還有幾個跳累了就沖進街邊的酒吧里買瓶啤酒狂飲。

“看得我也想去學桑巴舞了。”維多利亞忽然說。

“為什么?”岡薩雷斯隨口問。

“有什么為什么?”維多利亞撅著嘴,“因為我有胸有腿不行啊?”

真是個好理由,岡薩雷斯想,為什么要去學桑巴舞?因為老娘有胸有腿。世界要都是這么簡單就好了。

兩人閑極無聊地看著彩車上的舞娘,能上彩車跳舞的都是頂級舞娘,都是有胸有腿的好姑娘,羽毛裙擺甩起來的時候,有種遮天蔽日的氣派。

她們這是在競爭“狂歡公主”的桂冠,舞者們為此已經練習了整整一年,所有技藝都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活力如火山般迸發,跳得渾身大汗,身體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除此之外還有體積驚人的大胖子,他們也在彩車頂上跳舞,渾身肥肉水波般顫動,論技藝并不亞于那些身材纖細的舞娘。

“哦!”岡薩雷斯被那些胖子的舞姿逗笑了。

“每年他們除了評選狂歡公主,還會評選狂歡王。狂歡王不僅得桑巴跳得好,還得體重在130公斤以上,那些胖子是來競爭狂歡王的頭銜的。”維多利亞說。

作為女伯爵,從小就得了解世界,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她都是從書上看來的。

“哦。”岡薩雷斯重又把望遠鏡轉向那些身材窈窕的舞娘,初看肥仔跳舞還比較有意思,可當然是有胸有腿的漂亮姑娘好看。但這一次舞娘們的身體總是無法完全吸引岡薩雷斯的注意,心里似乎有道陰影,像小蟲子似的鉆啊鉆,鉆啊鉆……

恐懼在心中爆炸,岡薩雷斯猛地站了起來,同時握著后腰的槍柄:“注意彩車上那些跳舞的胖子!舞王可能就在其中!”

雖然沒有討論過,但在整個行動組的心里,舞王的形象都是個肌肉結實體型消瘦的舞者,想來也只有這種人的舞蹈才會顛倒眾生,所以他們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這樣的男性舞者身上。

可為什么舞王不能是個體重超過130公斤的胖子呢?根本沒有人見過舞王的真面目,人們只是看到舞衣上的LED光源在閃動!一個胖子也可能穿上黑色的舞衣,用LED光源拼湊出一個體型消瘦的舞者來!

舞王毫無疑問是個酷愛“秀出自我”的瘋子,對于這樣一個人,最適合他的舞臺當然不是街邊,而是高高在上、眾目焦點的彩車上!

就在這時,整條街的燈都熄滅了,連那些自帶電源的彩車都熄滅了,只剩下漫天的焰火。

焰火之下,彩車之上,瑩藍色的人形緩緩亮了起來。就是那些競爭狂歡王頭銜的肥仔中的一個,是哪個肥仔并不重要,從這一刻開始,他不再是肥仔而是舞王了。

所有人都驚呆了,全世界只剩下一個人還在狂舞,在沒有音樂伴奏的情況下,踩著魔性的節奏。

那舞蹈并不美,而是邪異,令人看上幾眼就眩暈得想嘔吐。但整條街上的人們卻都如癡如醉,他們跟隨舞王的節奏一起扭動,千萬雙手有節奏地搖擺,仿佛一片手臂組成的森林在風中搖曳。就像古代瑪雅人的巫術集會,人們在毒蘑菇制造的幻覺下隨著巫師跳舞,群體無意識。

一架直升機原本平穩地飛行在附近的海灘上,此刻毫無征兆地墜向海面,起火爆炸。并非執行部出動的那架直升機,而是電視臺派來航拍狂歡節實況的,毫無疑問,直到飛機墜海的那一刻,駕駛員和攝影師都還在機艙中盡情搖擺。

劇烈的爆炸聲也喚不醒舞蹈中的人們,他們跳著舞,就像到了天堂。

岡薩雷斯的腳也下意識地打起拍子來,不過他好歹也是混血種,反手一耳光把自己抽醒,而這時候維多利亞已經雙槍在手了。

維多利亞的言靈是“剎那”,是極大地提高行動速度的言靈,長項是射擊。兩項能力疊加,能夠制造出威力驚人的彈幕。

“臨時專員全體退后!”這時藍牙耳機中傳來教官的咆哮,“這不是你們的工作!”

直升機從舞王上方飛掠而過,教官吊著繩索從天而降,撲擊的動作就像巨鷹掠食。

他沒有拔槍而是拔出了后腰里的刺劍,執行部中擅長冷兵器的都是精英,而教官恰恰是其中之一。看舞王那身肥膘,弗里嘉子彈未必能貫穿,還是冷兵器更可靠一些。

必須一擊制敵,否則任這個暴虐的瘋子行動,不知道多少人會遭殃!

雙方擦肩閃過,體型巨大的胖子仍在翩翩舞蹈,教官驚訝地看著自己空空的右手。那一瞬間太快了,他看不清楚更想不清楚,他覺得自己刺中了舞王,卻被一股暴力奪走了手中的武器。

畢竟是執行部的資深者,意外情況下教官只遲疑了不到半秒鐘,落地時已經拔出了大口徑的“眼鏡蛇”左輪槍,轉身把六發子彈全都打了出去。

弗里嘉子彈撕裂了舞衣,肥膘如奶油那樣從裂縫中溢了出來,白得晃眼,油膩程度能讓人把胃里的東西全都吐出來。

單論體重的話,狂歡王的頭銜非此人莫屬,他的體重少說也有200公斤,舞衣是用某種高強度含碳纖維的材料制作的,就像女人的塑形內衣一樣,把大量的脂肪緊緊地裹了起來。弗里嘉子彈對他的傷害幾乎可以忽略,油脂層完全地吸收了子彈的動能,絲毫不見出血,那柄劍刃長度超過75厘米的刺劍也被脂肪層咬住了,滑稽地插在他頸部的肥肉上。

舞王冷冷地看了教官一眼,眼瞳是熔巖般的赤金色!龍血正在他的身體里沸騰,面對那雙眼睛,教官的心中也生出了“逃”的念頭。

但已經來不及了,舞王右手拔出刺劍,像丟一根稻草那般隨手丟出,貫穿了教官的肩膀,把他死死地釘在地下。接著他從彩車頂上躍起,以泰山壓頂之勢撲向教官。

被那堆沉重的肉碾壓,不死也是全身性的骨折,教官畢竟是A級精英,強忍劇痛,伸手握住劍柄將劍掰斷。在舞王落地之前翻滾出去,只留下一截帶血的劍身,深深地插入地面。

肥男的舞衣被撕裂了,黑暗中那身白肉蕩漾著水波般的紋路,可他的腳步卻輕靈得像是踩在水面上。他緩緩逼近教官,細小的眼睛里燃燒著黃金火焰。

執行部的其他專員都被人群擋住了,受傷的教官單獨面對舞王,絕對是被碾壓的下場。岡薩雷斯急得跳腳,維多利亞卻已經展開了行動。

他們所在的位置不被人群阻礙,只有他們能救教官。格洛克轟鳴,維多利亞在幾秒鐘內把所有子彈都打了出去,言靈“剎那”疊加精準射擊,槍槍命中舞王的后腦。

星星點點的火光在舞王的頭皮上濺起,子彈打上去竟然是金屬轟鳴般的巨聲。

“骨骼強化!”岡薩雷斯驚呼。

龍血已經令舞王的身體產生了嚴重的異變,混亂的激素分泌令他長出了那層能夠抵擋子彈的脂肪,把他的肌肉強化,甚至將骨骼提升到接近高強度合金的硬度。到了這個程度,他很可能已經擁有了超高速細胞分裂的能力,不管受什么傷都能迅速復原,而下一步,他的骨骼會異化,甚至長出龍翼!

但這么一坨肉長出翅膀來真的好么?那不是一塊會飛的豬排么?岡薩雷斯滿腦子混亂。

舞王緩緩地轉過身來,黃金瞳中閃著野獸的兇狠,造成的威壓仿佛實質,壓得岡薩雷斯喘不過氣來。

“回來!”岡薩雷斯伸手想把維多利亞拉回煙囪后來。

但維多利亞不躲,她脫下執行部標配的黑風衣,放手讓風把它帶走。風恰好是從維多利亞這邊吹向舞王,舞王如憤怒的公牛般對著那件風衣發動了攻擊,將它撕得粉碎。

風衣下維多利亞穿著白色的緊身皮衣,曲線畢露,她昂首挺胸,面無懼色,當著舞王的面拔出了硝煙彌漫的彈匣,再把新的彈匣塞進去。她不是不怕,但她是堂堂的女伯爵,面對一個瘋子怎能露出懼色?況且她的本意就是吸引舞王的注意力,看清楚了,攻擊你的是個女孩!你喜歡的那種、漂亮性感的女孩!有種你就過來!

她把自己當作了誘餌,唯有這樣才能給教官一線生機。

岡薩雷斯想要給自己的槍上膛,可他的每根肌肉都在痙攣,每根骨頭都咯咯作響,連槍柄都握不住。真可笑啊真可笑,這不是你英雄救美的時候么岡薩雷斯,有膽量的話就該從煙囪背后走出去,擋在維多利亞前面啊!這時候慫了,那一輩子也別想打動那個驕傲的女伯爵!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原來人在內心深處是那么畏懼死亡的,平日里想幾千遍你可以為那個女孩去死,真到能為她死,你卻連步子都邁不動。

“快走!快走!快走!”維多利亞低聲說,語氣急促。

舞王正高速地接近他們,他直線前進,前方擋路的人們如海水般分開,這場面既詭異又搞笑,一個肉山般的男人仿佛踏波而行,輕盈靈動。沒有人能阻止他撲向維多利亞,他就像一輛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坦克,一切障礙物都可以碾過去。

此時此刻,維多利亞能夠憑借的地利就只有他們腳下的這座建筑了。這是葡萄牙人殖民巴西時代的老建筑,堅固的大理石墻壁,樓高四層。以舞王的身材,無論是走樓梯還是坐電梯都不容易上來。

維多利亞覺得自己是安全的,但她沒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叫岡薩雷斯走,誘餌只要一個就夠了,舞王沒有看到岡薩雷斯,他現在走還來得及。

舞王沖到了圣多明戈旅館樓下,并未急于去尋找酒店的入口,而是輕盈地躍起,抓住了二樓露臺的鐵欄桿!這個體型接近馬熊、河馬和大懶獸[1](作者注:大懶獸,一種已經滅絕的古代動物,曾經生活在中美洲和南美洲,進化史上最大的地懶。身高可以達到6米,體重超過5噸,比亞洲象還巨大,還能像人一樣直立行走。)的大白胖子竟然像是猿猴那樣貼在大理石外墻上,抓著一層層欄桿往上爬。

他的動作是那么地輕巧,但他抓過的鐵欄桿全部變形,踩過的大理石磚紛紛碎裂。

維多利亞忽略了一件事,馬熊、河馬和大懶獸這類動物也只是外表上看起來笨拙,其實行動起來非常矯健。脂肪對舞王來說并非負擔,因為他的肌肉力量更加驚人,高度對他來說根本不是障礙!

舞王晃動著渾身的白肉,如同一輪圓月那樣升起在維多利亞面前。那張肥肉堆疊的臉上毫無表情,黃金瞳深陷在肉縫里幾乎看不見。

即便這樣,維多利亞還是能夠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情緒波動——那是雄獸的狂喜!

維多利亞握著兩支填滿子彈的格洛克,可她連槍口都抬不起來,在舞王面前,她像只被貫穿在羽箭上的鳥兒,無從掙扎,只能垂死呻吟。

舞王從天而降,張開懷抱,無疑是想把女伯爵狠狠地擁入懷中。

被幾百公斤肥肉裹住是什么感覺?也許是油膩也許是窒息。可被幾百公斤能抵擋子彈的肥肉裹住是什么感覺?只能是全身粉碎性骨折,碎骨片和肌肉內臟被他像捏橡皮泥似的捏在一起!

維多利亞聽見了清晰的骨裂聲,原來一個人的全身骨骼碎裂是這樣的聲音啊,就像一張挺括的打印紙被人粗暴地揉成了紙團……鮮血濺了她滿臉,黏稠地往下流。

“維多利亞……維多利亞……快走……快走……”岡薩雷斯的聲音將維多利亞喚醒。

被舞王抱住的并非維多利亞而是岡薩雷斯。最后一刻,這個小個子的西班牙男生也不知道哪來的力量,像是一顆炮彈那樣撞在舞王的胸口,代替維多利亞承受了那致命的擁抱。

維多利亞呆呆地看著岡薩雷斯,已經不成人形的岡薩雷斯。岡薩雷斯也回頭看她,他只剩最后一口氣了,可眼神還是清亮的,他說:“快走……快走……”每說一個字,就有粘稠的血塊從他的嘴里滑出。

憤怒和世襲的自尊心幫維多利亞克服了恐懼,兩柄格洛克頂在舞王的胸口,她吼叫著扣動扳機,子彈撕裂白色的脂肪,槍火把周圍一片燒得漆黑。

舞王也怒吼起來,這是今晚他第一次覺得疼痛。他松開了懷中的岡薩雷斯,跌跌撞撞地后退。維多利亞趁勢奪回了岡薩雷斯,閃電般地后退。

但她沒退幾步就失去了平衡,抱著岡薩雷斯摔倒了。其實不摔倒她也逃不掉,她心里很清楚,舞王的血統優勢是壓倒性的,即便是在這傾斜的屋頂上奔跑,他的速度也遠勝于體態輕盈的維多利亞。何況維多利亞還抱著岡薩雷斯,拋棄岡薩雷斯的話還有一線生機吧?反正是個救不回來的人了……可此時此刻她怎么能拋棄岡薩雷斯?

舞王一步步地接近維多利亞,每一步都踏碎瓦片。剛才他的眼神還是雄獸接近雌性的欣喜,此刻已經轉為受傷雄獸的暴虐。

維多利亞低下頭,撫摸著岡薩雷斯的臉,第一次認真地端詳這個西班牙來的小個子男孩:“沒想到還蠻帥的……”

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帶著微笑,仿佛一叢怒放的蘋果花。連舞王也在這無暇的面容前遲疑了一瞬,這時耳機里傳來了陌生的男聲:“所有人退后,由我接管戰場!”

“學生會主席?”垂死的岡薩雷斯睜開了眼睛。

“學生會主席……”維多利亞死死地按住藍牙耳機,要聽清那個男人發出的每個音節。

“學生會主席在哪里?”執行部的資深者們不約而同地大吼。

眼淚劃過維多利亞的面龐,最后一刻,學生會主席終于抵達了戰場!那個號稱即使對上龍王級目標也能鎖定勝利的男人,終于來了!

  如果覺得龍族4奧丁之淵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江南小說全集天之熾3遠東公主天之熾2女武神天之熾1紅龍的歸來九州·刺客王朝·蓮九州·刺客王朝·葵天之熾1紅龍的歸來(龍文版)九州飄零書·商博良前傳·歸墟九州往世書九州捭闔錄龍與少年游龍族4龍族4奧丁之淵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龍族5上海堡壘蝴蝶風暴九州·剎那公子九州飄零書·商博良春風柳上原中間人瀚海龍吟烈火焚琴九州·縹緲錄I·蠻荒九州·縹緲錄2·蒼云古齒九州·縹緲錄3·天下名將九州·縹緲錄4·辰月之征九州·縹緲錄5·一生之盟九州·縹緲錄6·豹魂此間的少年此間的少年2荊棘王座1:猛虎薔薇光明皇帝龍族1·火之晨曦龍族2·悼亡者之瞳龍族2·哀悼之翼(龍族前傳)龍族3·黑月之潮(上)龍族3·黑月之潮(中)龍族3·黑月之潮(下),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