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郝景芳作品北京折疊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老刀走近了,說明來意,將包裹著情書和項鏈墜的信封從懷里掏出來。

她的臉上滑過一絲驚慌,小聲說:“你先走,我現在不能和你說。”

“呃…我其實沒什么要說的,”老刀說,“我只是送信的。”

她不接,雙手緊緊地攪握著,只是說:“我現在不能收。你先走。我是說真的,拜托了,你先走吧好嗎?”她說著低頭,從包里掏出一張名片,“中午到這里找我。”

老刀低頭看看,名片上寫著一個銀行的名字。

“十二點。到地下超市等我。”她又說。

老刀看得出她過分的不安,于是點頭收起名片,回到隱身的灌木叢后,遠遠地觀望著。很快,又有一個男人從房子里出來,到她身邊。男人看上去和老刀年齡相仿,或者年輕兩歲,穿著一套很合身的深灰色西裝,身材高而寬闊,雖沒有突出的肚子,但是覺得整個身體很厚。男人的臉無甚特色,戴眼鏡,圓臉,頭發向一側梳得整齊。

男人摟住依言的腰,吻了她嘴唇一下。依言想躲,但沒躲開,顫抖了一下,手擋在身前顯得非常勉強。

老刀開始明白了。

一輛小車開到房子門前。單人雙輪小車,黑色,敞篷,就像電視里看到的古代的馬車或黃包車,只是沒有馬拉,也沒有車夫。小車停下,歪向前,依言踏上去,坐下,攏住裙子,讓裙擺均勻覆蓋膝蓋,散到地上。小車緩緩開動了,就像有一匹看不見的馬拉著一樣。依言坐在車里,小車緩慢而波瀾不驚。等依言離開,一輛無人駕駛的汽車開過來,男人上了車。

老刀在原地來回踱著步子。他覺得有些東西非常憋悶,但又說不出來。他站在陽光里,閉上眼睛,清晨藍天下清凜干凈的空氣沁入他的肺。空氣給他一種冷靜的安慰。

片刻之后,他才上路。依言給的地址在她家東面,3公里多一點。街上人很少。8車道的寬闊道路上行駛著零星車輛,快速經過,讓人看不清車的細節。偶爾有華服的女人乘坐著雙輪小車緩緩飄過他身旁,沿步行街,像一場時裝秀,端坐著姿態優美。沒有人注意到老刀。綠樹搖曳,樹葉下的林蔭路留下長裙的氣味。

依言的辦公地在西單某處。這里完全沒有高樓,只是圍繞著一座花園有零星分布的小樓,樓與樓之間的聯系氣若游絲,幾乎看不出它們是一體。走到地下,才看到相連的通道。

老刀找到超市。時間還早。一進入超市,就有一輛小車跟上他,每次他停留在貨架旁,小車上的屏幕上就顯示出這件貨物的介紹、評分和同類貨物質量比。超市里的東西都寫著他看不懂的文字。食物包裝精致,小塊糕點和水果用誘人的方式擺在盤里,等人自取。他沒有觸碰任何東西。不過整個超市似乎并沒有警衛或店員。

還不到十二點,顧客就多了起來。有穿西裝的男人走進超市,取三明治,在門口刷一下就匆匆離開。還是沒有人特別注意老刀。他在門口不起眼的位置等著。

依言出現了。老刀迎上前去,依言看了看左右,沒說話,帶他去了隔壁的一家小餐廳。兩個穿格子裙子的小機器人迎上來,接過依言手里的小包,又帶他們到位子上,遞上菜單。依言在菜單上按了幾下,小機器人轉身,輪子平穩地滑回了后廚。

兩個人面對面坐了片刻,老刀又掏出信封。

依言卻沒有接:“…你能聽我解釋一下嗎?”

老刀把信封推到她面前:“你先收下這個。”

依言推回給他。

“你先聽我解釋一下行嗎?”依言又說。

“你沒必要跟我解釋,”老刀說,“信不是我寫的。我只是送信而已。”

“可是你回去要告訴說的。”依言低了低頭。小機器人送上了兩個小盤子,一人一份,是某種紅色的生魚片,薄薄兩片,擺成花瓣的形狀。依言沒有動筷子,老刀也沒有。信封被小盤子隔在中央,兩個人誰也沒再推。“我不是背叛他。去年他來的時候我就已經訂婚了。我也不是故意瞞他或欺騙他,或者說…是的,我騙了他,但那是他自己猜的。他見到吳聞來接我,就問是不是我爸爸。我…我沒法回答他。你知道,那太尷尬了。我…”

依言說不下去了。

老刀等了一會兒說:“我不想追問你們之前的事。你收下信就行了。”

依言低頭好一會兒又抬起來:“你回去以后,能不能替我瞞著他?”

“為什么?”

“我不想讓他以為我是壞女人耍他。其實我心里是喜歡他的。我也很矛盾。”

“這些和我沒關系。”

“求你了…我是真的喜歡他。”

老刀沉默了一會兒,他需要做一個決定。

“可是你還是結婚了?”他問她。

“吳聞對我很好。好幾年了。”依言說,“他認識我爸媽。我們訂婚也很久了。況且…我比秦天大三歲,我怕他不能接受。秦天以為我是實習生。這點也是我不好,我沒說實話。最開始只是隨口說的,到后來就沒法改口了。我真的沒想到他是認真的。”

依言慢慢透露了她的信息。她是這個銀行的總裁助理,已經工作兩年多了,只是被派往聯合國參加培訓,趕上那次會議,就幫忙參與了組織。她不需要上班,老公掙的錢足夠多,可她不希望總是一個人呆在家里,才出來上班,每天只工作半天,拿半薪。其余的時間自己安排,可以學一些東西。她喜歡學新東西,喜歡認識新人,也喜歡聯合國培訓的那幾個月。她說像她這樣的太太很多,半職工作也很多。中午她下了班,下午會有另一個太太去做助理。她說雖然對秦天沒有說實話,可是她的心是真誠的。

“所以,”她給老刀夾了新上來的熱菜,“你能不能暫時不告訴他?等我…有機會親自向他解釋可以嗎?”

老刀沒有動筷子。他很餓,可是他覺得這時不能吃。

“可是這等于說我也得撒謊。”老刀說。

依言回身將小包打開,將錢包取出來,掏出五張一萬塊的紙幣推給老刀。“一點心意,你收下。”

老刀愣住了。他從來沒見過一萬塊錢的紙鈔。他生活里從來不需要花這么大的面額。他不自覺地站起身,感到惱怒。依言推出錢的樣子就像是早預料到他會訛詐,這讓他受不了。他覺得自己如果拿了,就是接受賄賂,將秦天出賣。雖然他和秦天并沒有任何結盟關系,但他覺得自己在背叛他。老刀很希望自己這個時候能將錢扔在地上,轉身離去,可是他做不到這一步。他又看了幾眼那幾張錢,五張薄薄的紙散開攤在桌子上,像一把破扇子。他能感覺它們在他體內產生的力量。它們是淡藍色,和一千塊的褐色與一百塊的紅色都不一樣,顯得更加幽深遙遠,像是一種挑逗。他幾次想再看一眼就離開,可是一直沒做到。

她仍然匆匆翻動小包,前前后后都翻了,最后從一個內袋里又拿出五萬塊,和剛才的錢擺在一起。“我只帶了這么多,你都收下吧。”她說,“你幫幫我。其實我之所以不想告訴他,也是不確定以后會怎么樣。也許我有一天真的會有勇氣和他在一起呢。”

老刀看看那十張紙幣,又看看她。他覺得她并不相信自己的話,她的聲音充滿遲疑,出賣了她的心。她只是將一切都推到將來,以消解此時此刻的難堪。她很可能不會和秦天私奔,可是也不想讓他討厭她,于是留著可能性,讓自己好過一點。老刀能看出她騙她自己,可是他也想騙自己。他對自己說,他對秦天沒有任何義務,秦天只是委托他送信,他把信送到了,現在這筆錢是另一項委托,保守秘密的委托。他又對自己說,也許她和秦天將來真的能在一起也說不定,那樣就是成人之美。他還說,想想糖糖,為什么去管別人的事而不管糖糖呢。他似乎安定了一些,手指不知不覺觸到了錢的邊緣。

“這錢…太多了。”他給自己一個臺階下,“我不能拿這么多。”

“拿著吧,沒事。”她把錢塞到他手里,“我一個禮拜就掙出來了。沒事的。”

“…那我怎么跟他說?”

“你就說我現在不能和他在一起,但是我真的喜歡他。我給你寫個字條,你幫我帶給他。”依言從包里找出一個畫著孔雀繡著金邊的小本子,輕盈地撕下一張紙,低頭寫字。她的字看上去像傾斜的蘆葦。

最后,老刀離開餐廳的時候,又回頭看了一眼。依言的眼睛注視著墻上的一幅畫。她的姿態靜默優雅,看上去就像永遠都不會離開這里似的。

他用手捏了捏褲子口袋里的紙幣。他討厭自己,可是他想把紙幣抓牢。

(4)

老刀從西單出來,依原路返回。重新走早上的路,他覺得倦意叢生,一步也跑不動了。寬闊的步行街兩側是一排垂柳和一排梧桐,正是晚春,都是鮮亮的綠色。他讓暖意叢生的午后陽光照亮僵硬的面孔,也照亮空乏的心底。

他回到早上離開的園子,赫然發現園子里來往的人很多。園子外面兩排銀杏樹莊嚴茂盛。園門口有黑色小汽車駛入。園里的人多半穿著材質順滑、剪裁合體的西裝,也有穿黑色中式正裝的,看上去都有一番眼高于頂的氣質。也有外國人。他們有的正在和身邊人討論什么,有的遠遠地相互打招呼,笑著攜手向前走。

老刀猶豫了一下要到哪里去,街上人很少,他一個人站著極為顯眼,去公共場所又容易被注意,他很想回到園子里,早一點找到轉換地,到一個沒人的角落睡上一覺。他太困了,又不敢在街上睡。他見出入園子的車輛并無停滯,就也嘗試著向里走。直到走到園門邊上,他才發現有兩個小機器人左右逡巡。其他人和車走過都毫無問題,到了老刀這里,小機器人忽然發出嘀嘀的叫聲,轉著輪子向他駛來。聲音在寧靜的午后顯得刺耳。園里人的目光匯集到他身上。他慌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襯衫太寒酸。他嘗試著低聲對小機器人說話,說他的西裝落在里面了,可是小機器人只是嘀嘀嗒嗒地叫著,頭頂紅燈閃爍,什么都不聽。園里的人們停下腳步看著他,像是看到小偷或奇怪的人。很快,從最近的建筑中走出三個男人,步履匆匆地向他們跑過來。老刀緊張極了,他想退出去,已經太晚了。

  如果覺得北京折疊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郝景芳小說全集流浪瑪厄斯回到卡戎時光里的歐洲北京折疊,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