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 皮.5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莫言作品紅高粱家族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死孩子夼里密布著粘膩的腥氣,柳樹下黑得父親雙耳里秋蟬鳴叫,樹上有稀疏的、銅錢大的雪白雨點輕飄飄地下落,把密不透風的黑暗劃出一道道鮮明痕跡。奶奶頓了一下父親的手,示意他蹲下去。父親順從地蹲下,手和腿都觸及到了洼地里瘋狂生長著的雜草,雜草毛糙尖刻的葉片刺著父親的下巴,好象刺激著父親圓溜溜的靈魂。父親感到脊背上寒冷異常,好象有無數只小死孩子的眼睛在盯著他的背。父親聽到了成群結隊的小死孩的踢蹋跑動聲和他們的歡笑聲。

    奶奶劈劈啪啪地敲擊著火石火鐮,一顆顆軟綿綿的紅色火星照亮奶奶哆哆嗦嗦的手。火絨著了,奶奶嘬起嘴去吹,父親聽到奶奶嘴里陰風習習。火絨燃起跳蕩不安的火苗,黑暗洼地里突然出現一片黯淡的光明。奶奶點著了紙燈籠里的紅蠟燭,一團穩定的球大的紅光像一個孤獨的幽靈。樹上的夜貓子停止了歌唱,成群的小死孩列隊成圈,團團圍住父親、奶奶和紅紙小燈籠。

    奶奶挑著小燈籠在洼地里尋覓,十幾只撲楞蛾子撞擊著燈籠上的紅紙啪啪作響,雜草繁茂,土地泥濘,奶奶的小腳行動不便,腳后跟在泥地上搗出一串串圓渦渦。父親不知道奶奶要尋覓什么,好奇又不敢問,便默默地跟著走。死孩子破碎的肢體東一塊西-塊,發散著酸溜溜的臭氣。在一叢莖粗葉肥的蒼耳子下,有一塊卷成筒狀的席片,奶奶把燈籠交給父親,把秤放在地上,彎腰解起席片來。父親看到在通紅的燈籠下,奶奶的手指像粉紅的蛔蟲一樣扭曲著。席片自動地張開,露出了一個破布包裹著的死嬰。

    嬰兒頭上無毛,光溜溜像個禿瓢。父親的腿肚子直打哆嗦。奶奶抓起秤,把秤鉤子掛在破布上。奶奶一手提住秤繩,一手去推拉秤砣。破布嗤嗤地響著,小死孩飛快地落在地下,秤砣落地砸著奶奶的腳尖,秤桿翹起敲著父親的頭頂。父親叫了一聲,差點沒把手中擎著的燈籠扔掉。夜貓子在柳樹上怪笑一聲,好象在嘲笑他們愚蠢的舉動。奶奶從地上摸起秤砣,狠狠地把秤鉤子扎進小死孩肉里。父親被秤鉤子進肉時的怪響瘮得遍體起栗。他側了一下臉,當他轉回臉時,看到奶奶的手正在秤桿上滑動,秤桿一點一點,高高低低,終于持平。奶奶示意父親把燈籠舉近些。燈籠光照著火紅的秤桿,秤砣的標繩不偏不倚,正壓在“牡丹”上。

    父親跟著奶奶走到村頭時,還能聽到夜貓子憤怒的叫聲。

    奶奶在“牡丹”上狠狠地押了一筆錢。

    那天中彩的花名是“臘梅”。

    奶奶生了一場大病。

    父親看著小姑姑香官大張著的嘴巴,突然想到那次稱的那個小死孩嘴巴也是大張著的,他耳邊又繚繞起夜貓子時而懊惱時而愉快的歌唱聲,肌膚竟然渴望那洼地里的滋潤空氣,因為,干燥的、卷動著塵土漫天飛揚的西北風使他唇干舌燥,心中焦慮。

    父親看到爺爺用陰鷙的老鳥一樣的目光盯著奶奶,好象隨時會撲過去把奶奶吃掉。奶奶的背一下子駝了,她把身子弓到車廂里,拍打著被子,涕淚俱下地哭著:“妹妹呀……我的親妹妹……香官……我的孩子……”

    在奶奶的痛苦聲中,爺爺臉上的憤怒慢慢渙散。羅漢大爺走到奶奶身邊,低聲勸解:“女掌柜的,別哭啦,先把人弄回家去吧。”

    奶奶硬咽著M開被子,探一下身,把小姑姑香官抱起來歪歪斜斜地往家里走。爺爺抱起二奶奶,尾隨著奶奶。

    父親站在街上,看著羅漢大爺把車轅里的騾子拔出來——騾子的肚子兩側被車轅桿磨破了,看著羅漢大爺把拴在車后的騾子解下來。兩匹騾子在街上的暄土里打滾解乏,時而肚皮朝天,時而肚皮著地。打過滾后的騾子站起來,用力抖動身體,輕煙似的塵土從它們的肚毛中騰騰飛去。羅漢大爺牽騾往東院里走,父親跟上去,羅漢大爺說:“豆官,回家去吧,回家去吧。”

    奶奶坐在灶前燒火,鍋里煮著半鍋水。父親溜進里屋,看到二奶奶躺在炕上,眼睛瞪著,腮上的肉不停地抽搐著。父親看到他的小妹妹香官臥在炕頭上,臉上蒙了一條紅包袱,遮住了她的猙獰面孔。父親又想到了那天夜里跟隨奶奶去死孩子夼稱小死孩的情景。東院里騾子的嘶鳴酷似夜貓子的歌唱。父親嗅到了尸體的腐臭,他想到,不久,香官也要躺到死孩子夼里,去喂夜貓子,喂野狗。父親想不到人死了會這般難看,蓋在紅包袱下的香官的丑陋的死臉對他有一股強烈的吸引力,他非常想掀起包袱皮看看她。

    奶奶端著一銅盆熱水走進屋來。她把水放在炕沿上,搡了父親一把,說:“出去!”

    父親悻悻地走到外屋,聽到房門在背后關上了。他按捺不住好奇心,把眼貼在門縫上往里屋張望。爺爺和奶奶蹲在炕上,把二奶奶的衣服脫下來,扔在炕前地上,濕漉漉的衣褲沉重地打在地皮上。父親又聞到了令人惡心的血腥味。二奶奶兩只胳膊有氣無力地撲騰著,嘴里又出惡聲,在父親聽來,這聲音也好象是死孩子夼里的夜貓子的叫聲。

    “你按住她的胳膊。”奶奶求情般地對爺爺說。在裊裊的蒸氣中,奶奶的臉和爺爺的臉都模糊不清。

    奶奶從銅盆里撈出一條熱氣騰騰的白羊肚子毛巾,一下一下的擰,熱水嘩嘩啦啦流進銅盆里。毛巾很熱,燙得奶奶的手倒來倒去。奶奶抖開毛巾,按在二奶奶骯臟的臉上,二奶奶的胳膊被爺爺的兩只大手攥住,便用盡全力扭動脖頸,夜貓子般的恐怖叫聲從熱毛巾下含含糊糊地傳出來。奶奶把毛巾從二奶奶臉上摘下來了,毛巾已變得污穢不堪。奶奶把毛巾在銅盆里搓著,涮著,提出來,擰幾下,沿著二奶奶的身體逐漸往下擦……

    銅盆里熱氣單薄,奶奶臉上熱汗涔涔,她對爺爺說:“你把臟水倒了去,換盆干凈水來……”

    父親急忙跑到院子里,看著爺爺雙手端著銅盆,腰背佝僂,跌跌撞撞走到廁所的矮墻邊,揚臂潑水,空中閃出一道五彩繽紛的瀑布,但頃刻就消失了。

    父親再次把臉貼到門縫上時,二奶奶已經通體發亮,像一件剛剛擦洗過的紫檀木家具。她的叫聲低緩,變成了痛苦的呻吟。奶奶讓爺爺把二奶奶抱起來,抽掉被單子,揉成團,扔在炕下;展開一條干凈褥子,鋪好。爺爺把二奶奶放好,奶奶在二奶奶雙腿間夾上一大團棉花,又拉過一床被子,蓋在二奶奶身上。奶奶低聲細氣地說:“妹妹,你睡吧,睡吧,占鰲和我都在這兒守著你。”

    二奶奶安靜地閉上了眼睛。

    爺爺又出去倒水。

    奶奶為小姑姑香官擦身時,父親大著膽溜進里屋,站在炕前,奶奶看了他一眼,但沒有趕他走。奶奶一邊擦著小姑姑遍體的干血,一邊流著成串的淚珠。擦完小姑姑,奶奶把頭靠在間壁墻上,半天沒動,好象死人一樣。

    傍晚時分,爺爺用一條被子把小姑姑卷起來,抱著。父親跟著爺爺走到門口,爺爺說:“豆官,你回去,陪著你娘和你二娘。”

    羅漢大爺在東院門口攔住爺爺,說:“掌柜的,你也回吧,我去送。”

    爺爺把小姑姑遞給羅漢大爺,回到門口,牽著父親的手,目送著羅漢大爺走出村去。

    一九七三年臘月二十三,耿十八刀八十歲了。清晨起來,他就聽到村子中央的大喇叭震耳地響著,喇叭里一個老女人病懨懨地說:“勇奇……”一個粗嗓子男人問:“娘,您好點了嗎?”老女人說:“不好,早晨起來,頭更暈了……”

    耿十八刀用力按著冰冷的炕席坐起來,他也感到早晨起來,頭更暈啦。窗外風聲凜冽,一團團的雪粒打得灰暗的窗紙沙沙響。他披上那件被蟲子咬成光板的狗皮襖,蹭到炕下,伸手抓過倚在門后的龍頭拐杖,歪歪斜斜往外走。院子里已積了厚厚一層雪,越過傾圯的土墻,望得見茫茫原野一片銀白,碉堡似的高粱秸稈垛突突兀兀地星散在原野里。雪花一團團地落著,不知何時能止。他心存一線僥幸地轉回身,用拐棍掀開米缸、面缸的蓋墊,缸里空空蕩蕩,昨天的眼睛并沒騙他。他肚里已經兩天無食,老朽的胃腸一陣陣絞痛,他準備豁出面皮去找支部書記要糧了。肚中饑餓,身上寒顫不止,他知道支部書記是個心比鐵石還硬的王八蛋,跟他要糧決不是件輕松事情。他決定燒點水喝,喝口熱水暖暖肚子,去跟那個王八蛋進行最后的斗爭。他用龍頭拐杖掀開水缸蓋子,水缸里只有一圈冰,沒有水,他記起他已經三天沒動煙火了,十天沒用瓦罐去井里提水了。他找了一扇豁邊的破瓢,從院子里盛來二十幾瓢雪,倒在巴渣裂紋從沒刷凈過的鍋里。蓋上鍋蓋,他尋找柴草,沒有柴草。他走進里屋,從炕席下邊抽出一把墊炕的麥稈草,用菜刀劈破了幾個高粱稈縫成的蓋墊,劈破了一個草墩子,便蹲下,用火石火鐮打起火來,早年二分錢一盒的火柴早就憑票供應了,不憑票供應他也買不起,他知道自己像個老王八蛋一樣不名一文。黑洞洞的灶里燃起溫暖的紅色火苗,他把身體俯上前去,烘烤著凍透了的肚腹,前邊化了凍,后背依然寒冷。他趕緊往灶里塞了一把草,調過背去向火。后背上的冰化了,肚腹里又結了冰。半邊冷半邊熱更使他痛苦難捱。他索性不烤了,緊著往灶里填草,盼著水開。他想喝飽了肚子一定要跟那個小雜種拼個頭高頭低,要不到糧食也不能讓他安安穩穩地辭灶。鍋灶下的火要滅了,他把最后一把草塞進灶王爺黑洞洞的貪婪巨口,祈求著柴草慢慢燃燒,柴草卻快速燃燒。鍋里還無半點動靜,他著急地蹦起來,出乎意料的敏捷。他跑回里屋,從炕席下抽出最后幾把草塞進灶膛,讓灶里的火茍延著殘喘,讓鍋里雪繼續融化。一只三條腿的小凳子被他慘無人道地塞進灶膛,一把老禿了的掃地苕帚也被他戳進了灶王爺烏黑的喉嚨。灶王爺連聲嗝呃,嘔吐出一團團茂密的濃煙。他大驚失色,用龍頭拐杖挑下掛在土墻上的濟公扇,噗嗒噗嗒地往灶里煽風,煙一吞一吐,終于不吐,灶膛里古嘟一聲響,燃起明亮強硬的板凳苕帚火。他知道木材耐燒,可以喘一口氣了。老眼昏花不抗煙嗆,粘液般的淚珠滾下來,滾過枯臉,三五滴匯合成一滴,落到亂麻般的胡須上。鍋里響起了咝咝的水聲,斷斷續續的,像蟬鳴一樣。他欣喜地聽著鍋里的水聲,臉上綻開嬰孩般的純潔笑容。灶膛里的火又黯淡了,收斂起滿臉笑容他換上滿臉驚慌,匆匆站起來,目光四顧,搜尋可以燃燒的對象,屋笆房梁倒是可以燃燒,但他沒有力量把它們弄下來。他閃電般想起八仙之一瘸拐李燒腿的故事。故事里說瘸拐李把腿放在灶里燒得吱吱啦啦響,他嫂子說:“兄弟,燒瘸了!”女人嘴臭,果然燒瘸了。他知道自己不是神仙,不要燒就已經挪不動步子,挪不動步子還能走,他還要走到支部書記家去鬧糧呢。最后,在灶火即熄的那一瞬間,他的目光定在墻上挖出來的那個神龕里。龕里供著一個烏黑的牌位。他用龍頭拐杖搗搗那個牌位,牌位澎澎地響著,灰塵跌落,顯出久經煙火的木料本色。他的老心悸動著,突然感到一陣深刻入骨的痛苦。在痛苦中他把供了三十六年的狐仙牌位投進了灶膛。饑餓的火苗立刻伸出舌頭舔舐牌位,牌位上滋滋啦啦地冒著深紅的汁液,好象燒著那只紅狐貍的肉體……狐貍孜孜不倦地舔著他身上的十八個傷口,多少年后他都記著狐貍的涼森森的美好舌頭。狐貍舌頭上一定有靈丹妙藥,他深信不疑。他爬回村莊后傷口一點都沒有發炎,連一點藥都沒上就好了。他對后人們說起這段神話般的奇遇時,人們都面帶不信任的表情。他怒氣沖沖地剝掉上衣,讓人們看他身上的傷疤,人們看了傷疤還是不信。他深信自己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但這福一直沒等來。后來,他成了“五保”戶,他知道福來了。后來福又去了,村里沒人管他了,那個當年坐在驢馱的簍子里削木棍的小王八蛋當了支部書記——要是這小子不在大躍進年代里弄死過九條人命,只怕早當了省委書記。小王八蛋取消了他的“五保”戶資格……這塊木牌像一條狐貍那樣耐燒,在血樣火苗的烘烤下,他聽到鍋里水聲沸沸,水開了。

    他用那扇破飄舀了混濁的熱水,唏溜唏溜地喝著,一口熱水進肚,他舒服得渾身顫抖,又一口熱水落肚,他覺得自己已經成了神仙。

    喝了兩瓢熱水,渾身粘汗溢出,著熱的虱子興奮起來,只是蠕蠕爬動、并不咬他。肚里更加饑餓,但身上似乎有了力量。他拄著龍頭拐杖,走進漫天大雪里,腳下踩著瓊屑碎玉,耳邊聽著窸窣雪聲,心里竟如明朗的八月晴空。街上無行人,一只背馱厚雪的黑狗小心翼翼地走著,走一段就抖擻身體,雪片飛散,顯出黑狗本相,但飛雪又很快落滿了它的脊背。他跟著黑狗走進小王八蛋的家。小王八蛋家油黑大門緊閉,幾枝臘梅開得火旺,從墻頭上鮮紅欲滴地探出來。他無心觀賞臘梅,走上石臺階,喘幾口氣,然后拳打門板。院子里汪汪狗咬,并無人聲。他惱怒上來,將搖搖欲倒的身體倚在門樓墻上,掄起龍頭拐杖,敲打著黑漆大門的鐵鐐铞,狗在院子里咆哮起來。

    大門終于開了,先躥出了一匹毛眼油亮的肥胖花狗。花狗不顧一切地沖上來,他揮舞著拐杖,花狗退到一邊,齜著兩排雪白的漂亮牙齒,瘋狂地吠叫。隨后閃出一個飽滿白凈的中年女人的臉。她看了一眼耿十八刀,和善地說:“耿大爺,是您呀,您有什么事?”十八刀沙啞著嗓子說:“找支書!”“他去公社里開會啦。”那女人和善中帶著同情說。“你讓我進去!”他精疲力盡地咆哮著,“我要問問他,他憑什么取消了我的『五保』資格?我挨了日本鬼十八刺刀,都沒死掉,難道要我在他手里餓死?”女人為難地說:“大爺,他真的不在家,去公社開會了,一早就走了。你要餓,就先到俺家里去吃點飯,沒有好飯,地瓜餅子管飽。”他冷冷地說:“地瓜餅子?你家的狗都不吃地瓜餅子!”女人有些不高興起來,說:“你不吃就算。他不在家。他去公社開會啦。你要能去,就去公社找他!”女人一閃身進了門,大門咣當一聲關上了。他掄著拐杖,在門上敲打幾下,身子軟軟的,幾乎要癱倒。他蹣跚著走上積雪近尺的大街,自言自語地說:“去公社……去公社……告這個小王八蛋……告他欺壓良民,告他卡了我的糧草。”他像被打瘸的老狗一樣拖著腿走,雪地上留下兩道深深淺淺的腳蹤。走了好久,他還是能聞到那幾株臘梅溢到雪花中的幽香,他緩慢地回頭對著黑漆大門的方向啐了一口唾沫,那幾株臘梅像火苗子一樣在飄飄灑灑的雪花中燃燒著。

  如果覺得紅高粱家族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莫言小說全集檀香刑豐乳肥臀紅高粱家族酒國酒神四十一炮食草家族生死疲勞紅樹林紅蝗天堂蒜薹之歌師傅越來越幽默中州紀事白棉花戰友重逢透明的紅蘿卜會唱歌的強老槍寶刀十三步我們的荊軻,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