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 道.7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莫言作品紅高粱家族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父親瞄準了一條黑狗笨拙的頭顱,啪啦一槍,子彈打破了一只狗耳朵,它叫著,跑回高粱地里去了。父親看到一條白花狗的腦袋開了一個花,它往前一栽,口里叼著一截黑色的腸子,連一聲也沒吭。“倩兒,你打中了!”父親高聲喊。母親說:“是我打中的嗎?”母親興奮地說。父親把準星和標尺找成一線,瞄準了我家那條紅狗。它跑起來肚皮貼地,從一簇高粱棵子,閃電般躥到另一簇高粱棵子。父親開了一槍,子彈貼著紅狗的脊背飛走了。紅狗叼起一條白胖的女人腿,它的尖利的牙齒把骨頭嚼得咯崩咯崩響。母親開了一槍,子彈打在它面前的黑泥上,泥點濺了一狗臉,它甩動了幾下頭,然后叼起半截白腿,打著滾撤走了。王光和德治的準確射擊使好幾條狗受了傷,狗的鮮血,濺到人的尸體上,受傷的狗的凄厲嚎叫,讓人膽戰心驚。

    狗隊撤了。父親他們也集合起來,擦洗武器。他們的子彈已經不多了。父親提醒大家要精確射擊,尤其注意要擊斃那三條狗頭領。王光說:“滑得像泥鰍一樣,不等套進槍口,它就溜走了。”

    德治眨動著黃色的眼珠說:“豆官,咱們偷襲一次怎么樣?”

    父親說:“怎么偷襲?”

    德治說:“這群狗一定有一個休息的地方,我估計,這地方就是墨水河河灘,狗們吃了人肉,一定去那兒喝水。”

    瘸子說:“德治說的有理。”

    父親說:“走吧。”

    德治說:“別急,咱們回去帶上手榴彈,就用手榴彈炸它們。”

    父親、母親、王光、德治,兵分兩路,鉆進了兩條狗道。狗道上的泥巴被狗爪子踏得像橡皮一樣柔韌。狗道果然通向墨水河,父親和母親聽到了墨水河的喧嘩和河邊上狗的鳴叫。臨近河堤時,三條狗道匯集在一起,狗道加寬了一倍。父親母親與王光和德治匯合。

    他們在臨近河堤時,父親看到,二百多條狗散在墨水河生滿水草的灘地上,多數狗趴著,有的狗在啃著腳趾上粘著的堅硬光滑的黑土殼子,有的狗翹著腿往河里撒尿,有的狗站在河邊,伸出長長的舌頭舐著渾濁的河水。飽食人肉的狗打出一圈圈棕色的狗屁。草地上布滿紅色的和白色的狗屎,父親他們從沒聞到過這種氣味的狗屎和狗屁。趴著的狗,都表現得相當安靜。三條狗頭領混在狗群里,但還是一眼就能辨別出。

    王光說:“扔吧,豆官?”

    父親說:“準備好了,一齊扔。”

    他們每人摸出兩顆花瓣小甜瓜手榴彈,拔掉銷子,對著磕碰一下,父親喊:“扔!”八顆手榴彈遠遠近近地落進狗群里,狗們好奇地望著從空中飛來的圓溜溜的黑家伙,不由自主地蹲起來。父親發現我家那三條狗精靈非常,狡猾地把身體死貼在地面上。八顆質量一等的日本手榴彈幾乎同時爆炸,巨大的氣浪挾帶著黑豆般的彈片四處飛濺,起碼有十幾條狗被炸碎了,起碼有二十幾條狗受了傷。狗血、狗肉,飛揚到河道上空,冰雹般打到河水里。墨水河里嗜血成性的白鱔魚群集起來,吱吱地叫著,爭奪狗肉和狗血,受了傷的狗一齊哭叫,令人心悸。沒受傷的狗四散逃竄,有的沿著河道狂奔,有的跳進墨水河,掙命般地往河對岸游去。父親很遺憾沒有帶槍。有幾只被崩瞎了眼睛的狗,嗷嗷叫著在河灘上推磨轉圈,狗血滿臉,讓人心中不忍。我家的三匹大狗都游到對岸去了,跟著它們泅水過河的有三十幾條狗,它們夾著尾巴爬上河堤,一個個狗毛貼身,狼狽不堪。它們抖動著身子,尾巴尖上、肚皮上、下巴頦上,都淅淅瀝瀝地滴下水來。我家那條紅狗對著我父親惱怒地叫著,好象譴責著父親他們破壞契約,一是侵入它們的宿營地,二是使用了這種兇狠的、不狗道的新式武器。

    父親說:“再往對面扔!”

    他們每人拿出一顆手榴彈,用力往對岸撇,群狗一見黑物越過河道飛來,齊聲哭著爹叫著娘,打滾翻觔斗,下了河堤,鉆到了河南岸的高粱地里。父親他們身單力薄,手榴彈都落到河水里,炸起了四根白色的水柱,河面翻騰一陣,潮上了一片肥滾滾的白鱔魚。

    遭到突然襲擊的狗群,兩天沒有光顧屠殺場。在這兩天里,狗群和人群都沒放松繼續斗爭的準備。

    父親他們認識到手榴彈的巨大威力,聚到一起,商量如何進一步利用手榴彈的問題。他們派出王光到河邊去偵察過,王光說,河邊有幾條死狗,有一片狗毛狗屎,有撲鼻的腥臭,不見一個活狗。狗們轉移了陣地。

    德治判斷,這群狗暫時被打散了,但是頭領還在,短時間內就會重新聚合起來,前來爭奪死尸。狗們的下一場反撲必定更加殘忍,因為現在剩下來的狗,都具有豐富的斗爭經驗,一個頂一個。

    最后,母親出了一招,建議把木柄手榴彈拉開弦,埋在狗道上。母親的計謀獲得贊賞,大家立刻分頭行動,把四十三顆一觸即發的木柄手榴彈埋在三條狗道上。花瓣小甜瓜手榴彈原有五十七顆,在墨水河偷襲時用了十二顆,還剩下四十五顆。父親不偏不倚,每個戰斗小組分給十五顆。

    這兩天,狗群里發生分化瓦解,由于頻繁戰斗減員和大批動搖分子的逃跑,狗員總數降低到一百二十匹左右。隊伍迫切需要整編,將原先三個大隊,合并成一個精干的、團結一致的戰斗集體。原先的宿營地被四個可惡的小雜種用屎克螂一樣的怪物炸得亂七八糟,狗群沿著河堤,東行了三華里,在墨水河大石橋東側河南邊的灘地上,集中了起來。

    這是一個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上午,群狗心事重重,躍躍欲試,一路上進行著挑釁性的碰撞和嘶咬。各個隊伍的狗,都偷偷地打量著自己的首領。我家的紅狗、黑狗和綠狗都不動聲色,互相用眼角瞥著,狹長的臉上掛著狡猾的笑容。

    在大橋東側,狗們圍成一個圓圈,用兩條后腿坐著地、痙著脖子,對著陰沉沉的天空嗥叫。黑狗和綠狗渾身痙攣,脊背的毛像浪潮一樣翻滾著。由于吞吃人肉,所有的狗的白眼球上都布滿密密的血絲,幾個月吞腥啖膻、騰挪閃跳的生活,喚醒了它們靈魂深處的被千萬年的馴順生活麻醉掉的記憶。現在它們都對人——這種直立行走的動物——充滿了刻骨的仇恨。在吞吃他們的肉體時,它們不僅僅是滿足著轆轆的饑腸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它們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它們是在向人的世界挑戰。是對奴役了它們漫長歲月的統治者進行瘋狂報復。當然,把這種原始的朦朧沖動上升到理論的高度的、能夠對這一系列行動進行理性思維的,還是我家的三條狗。這是它們被群狗擁戴的主要原因。當然,這三條狗健壯龐大的身體、靈活矯健的運動能力和兇猛突擊的犧牲精神,也是它們征服群狗成為領袖的必不可缺少的條件。

    人血和人肉,使所有的狗都改變了面貌,它們毛發燦燦,條狀的腱子肉把皮膚繃得緊緊的,它們肌肉里血紅蛋白含量大大提高,性情都變得兇猛、嗜殺、好斗;回想起當初被人類奴役時,靠吃鍋巴刷鍋水度日的凄慘生活,它們都感到恥辱。向人類進攻,已經形成了狗群中的一個集體潛意識。父親他們的頻頻射殺,更增強了狗群中的仇人情緒。

    從十幾天前開始,三隊狗之間就開始發生一些不團結的現象。事情并不大,一次是因為黑狗隊里一個嘴唇上豁了一個口子,鼻子也裂了半邊的貪婪家伙,偷吃了綠狗隊里一個小白狗叼來的人胳膊。小白狗去跟豁鼻子理論,竟被豁鼻子咬斷了一條后腿。豁鼻子的強盜行徑激怒了整個綠狗隊,在綠狗的默許下,群狗一哄而上,把那個豁鼻子的家伙咬得千瘡百孔,連腸子都拖出來撕得零零碎碎。黑狗隊對綠狗隊這種過左的報復行為感到不可忍受,于是兩個隊里的二百多條狗咬成了團,一撮撮的狗毛被撕下來,在小風的吹拂下,沿著河道翻滾。紅狗隊里的狗趁火打劫,借咬架的機會各報私怨。我家的三條狗,不動聲色地對坐著,目光冰冷,眼里都汪著鮮紅的血。

    這場激烈的戰斗持續了有兩個多小時,有七條狗永遠也爬不起來了,有十幾條狗受了重傷,躺在戰場上,嚶嚶地哀鳴著。戰后,幾乎所有的狗,都坐在河道上,伸出沾著含有消毒生肌唾液的紅舌頭,舔舐著自己的傷口。

    第二場戰斗是昨天中午發生的。綠狗隊里一個厚顏無恥、生著兩片厚唇、鼓著兩只魚眼睛的公狗——它生著一身藍黃夾雜的狗毛——竟然大膽調戲紅狗隊中與狗隊長關系異常密切的一只漂亮的花臉小母狗。紅狗怒不可遏,一膀子就把那只雜毛公狗撞到了河里。雜毛狗從水里跳上來抖擻著滿身泥水,憤恨地叫罵著。紅狗隊里的狗們,嘲笑著這個既可厭又可憐的丑家伙。

    綠狗隊里的首領對著紅狗吠叫幾聲,紅狗不理它,又一膀子,再次把雜毛公狗撞下水去。雜毛狗在河水中露著兩個圓鼻孔,像匹大老鼠一樣游上岸來。花臉小母狗站在紅狗身后,馴良地搖晃著尾巴。

    綠狗對著紅狗叫了一聲,好象人類發出的一聲冷笑。

    紅狗對著綠狗叫了一聲,好象人類對冷笑回報的冷笑

    黑狗站在它昔日的兩個伙伴之間,和事佬般地叫了一聲。

    狗群集合在新的休憩地點,有的舐水,有的舔傷口,緩緩流動的墨水河水面上跳動著古老的太陽光芒,一只半大的野兔子在河堤上露了露頭,嚇得魂飛魄散,悄悄地溜走了。

    狗群在暖和的深秋陽光下,都顯出一些慵懶的態度。我家的三條狗坐成一個三角,半瞇著眼,好象在回憶往昔歲月。

    紅狗想起,在為燒酒鍋主人看家護院時的安寧生活,那時兩匹老黃狗還在,五條狗之間雖有矛盾,但基本上能團結一致。它當時最瘦最小,身上一度生過癩瘡,被逐出狗窩。后來在東院的燒酒糠里打滾,治好了病,回去后就有些不合群,它討厭黑狗和綠狗的欺貧愛富、謅肩搖尾的媚態,它知道今日有一場爭奪霸主地位的戰斗,群狗因矛盾轉移到三巨頭之間反而變得平和,那條雜毛公狗屢教不改,在狗群里制造著流氓騷亂。

    后來,終于有了契機,一條破耳朵的老母狗,用冰涼潮濕的鼻子嗅嗅黑狗的身子,然后轉過身,對著黑狗搖尾巴。黑狗站起來,與它的老相好親熱。紅狗和綠狗都看到這情形,紅狗靜靜地臥著,拿眼角瞟著綠狗。綠狗用一個閃電般的躥跳,把正在調情的黑狗壓倒在河灘上。

    所有的狗都站了起來,看著牙齒和牙齒的斗爭。

    綠狗毫不遲緩利用發動突然襲擊獲得的優勢,咬住了黑狗的脖頸、用力抖擻著,頸上綠毛戧立,喉嚨里發出雷鳴般的咆哮。

    黑狗被咬得暈頭轉向,用力撕出頭頸,不惜丟掉一塊巴掌大的肉皮。它站起來,劇烈的痛楚使它渾身發顫。它氣瘋了,它認為綠狗發動的進攻完全違犯狗道。暗下毒口,算不得好漢,贏了也不光彩!黑狗狂叫著,低著腦袋,猛鉆到綠狗的前膛里,側嘴啃住了綠狗的胸皮。綠狗咬住黑狗的傷口,一邊咬一邊連連蠶食進去,黑狗的嘴松了。綠狗松開口,胸脯上被黑狗撕下來的皮膚像門簾一樣耷拉著。紅狗慢吞吞地站起來,冷冷地瞅著綠狗和黑狗。黑狗脖頸半斷,腦袋抬起來垂下,又抬起來又垂下,血像泉水一樣往外冒,它不中用了。綠狗兇狠地盯著敗在它嘴下的黑狗,驕傲地齜出尖利的狗牙,嗚嗚地叫著,它一側目,看到了凝結著六月冰霜的紅狗的長臉,身體立刻哆嗦起來。紅狗凝眸一笑,猛往前一沖,用它慣用的伎倆把負傷的綠狗撞翻在地。不待綠狗爬起,它早彎回頭,咬住被黑狗撕開的綠狗皮,狠命地一扯,綠狗前胸上的肉都露了出來。綠狗站起來,狗皮絆在兩腿間拖擦著地面,它發出了轉節的叫聲,它知道,一切都完了。紅狗又一膀子,把勉強立住的綠狗撞得連翻了兩個跟頭,綠狗沒等爬起來,就在群狗雨點般密集的撕咬下,變成了一堆狗破爛。

    這時,消滅了強勁敵手的紅狗高揚起尾巴,對著血跡斑斑的黑狗咆哮。黑狗哦哦地叫著,尾巴緊縮在后腿里,絕望的綠眼睛盯著紅狗,眼睛里流露出乞憐的光芒。急于結束戰斗的群狗發瘋般撲過去,黑狗一頭扎到河里,自殺了。它的頭在水面上抻了抻,便沉下去。從河水下翻起幾朵氣泡,咕嚕咕嚕響。

    群狗把紅狗擁在中間,齜著雪白的牙齒對著難得晴朗的天上那個蒼白太陽,發出慶典般的嗥叫。

    狗群的突然失蹤,使父親他們緊張而有秩序的生活全部亂了套。窸窸窣窣的秋雨打著天下萬物,發出同樣單調的聲音。失去了與瘋狗斗爭的刺激,父親他們就像大煙鬼犯了癮一樣,鼻涕呵欠瞌睡,一齊纏了身。

    狗群失蹤的第四天早晨,父親他們懶洋洋地集合在洼地邊緣上,看著洼地上繚繞的霧氣和臭氣,七嘴八舌地議論。

    瘸子已經把槍繳出,退出了獵狗的隊伍,他到遠村他表弟的飯鋪里幫忙混飯吃去了。瞎子單人無法干事,坐在窩棚里,陪著病中寂寞的爺爺聊天。只剩下父親、母親、王光、德治。

    母親說:“豆官,狗不會來了,它們怕手榴彈。”母親看著那三條神秘的狗道,她其實比誰都盼著狗來,暗藏在狗道上的四十三顆木柄手榴彈凝耀著她的智能。

    父親說:“王光,你再去打探一下吧!”

  如果覺得紅高粱家族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莫言小說全集檀香刑豐乳肥臀紅高粱家族酒國酒神四十一炮食草家族生死疲勞紅樹林紅蝗天堂蒜薹之歌師傅越來越幽默中州紀事白棉花戰友重逢透明的紅蘿卜會唱歌的強老槍寶刀十三步我們的荊軻,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