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高陽作品慈禧全傳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行宮里上上下下,忙得不可開交,人來人往,箱籠山積,每人心里都有著掩不住的興奮,終于要回城了!行宮到底不是久居之地,而況親友大部分在京里,僅僅是想到遠別重逢,把臂話這一年的離亂,便覺歸心如箭,神魂飛越了。

  只有兩宮太后和小皇帝是安閑的,一切都不須他們動手,但兩宮太后身子安閑,心里緊張,只要一靜下來,就不免一遍又一遍地盤算著到京以后要見的人、要說的話、要做的事。特別是慈安太后,她叫雙喜替她在貼身所穿的那件黑布夾襖里面,做了個極深的口袋,藏著曹毓瑛所擬的那道上諭,原已嚴密穩妥,萬無一失,但她怎覺得不放心,不時要用手去摸一摸。

  慈禧太后看在眼里,直到九月二十三起床,在漱洗的那一刻,才悄悄向她提出警告:“姐姐,一出了宮,耳目多,咱們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眼里。你可別老去摸‘那個東西’,讓人看著犯疑心!”

  “嗯,我知道。”說了這一句,她倒又不自覺地把手伸到胸前,一觸摸到衣服才意會到,自己都覺得好笑。

  漱洗完了,傳過早膳,敬事房總管太監來請駕,到澹泊敬誠殿行啟靈禮。小皇帝奠酒舉哀,撤去幾筵,由肅順親自指揮,把梓宮請到一百二十八名伕子所抬的“大杠”上,然后御前大臣醇親王和景壽,引領著小皇帝到行宮大門的麗正門前恭候,等梓宮經過,率領文武百官跪送上道。這時兩宮的黑布轎,已在行宮側門等候,小皇帝依舊跟著慈安太后一起,由間道疾行,先到喀拉河屯行宮,匆匆傳過午膳,由景壽陪著,乘轎到“蘆殿”——席棚搭蓋,專為停奉梓宮之用的簡陋殿廷,奠了奶茶,依舊回到喀拉河屯行宮。

  除了肅順和醇親王,以及其他少數大員,如肅順的心腹,吏部尚書陳孚恩等等,扈從梓宮以外,其余的都隨著皇帝行動。早在康熙年間,就已建立了完善的巡幸制度,雖在旅途,照常處理政務,所以當慈安太后和麗太妃正繞行喀拉河屯行宮各處,指指點點在追憶去年中秋倉皇到此的光景時,慈禧太后卻在大行皇帝當時所用過的御座上,批閱章奏。因景生情,瞻前顧后,她仿佛有一種化為男兒身,做了皇帝的感覺。這份感覺,不但美妙,而且新奇,坐在御座上,扶著靠手,顧盼自豪,竟舍不得離開了。

  就在這時候,御膳房首領太監來請示晚膳的菜單,她忽生怪想,這樣吩咐:“照去年大行皇帝在這兒用膳的單子開。”

  御膳房首領大出意外,囁嚅著說:“那可記不得了。”

  慈禧太后冷冷地答了兩個字:“查檔!”

  御膳菜單,逐日記檔,但在道路之中,誰也不會把老檔放在手邊,看她的顏色不妙,御膳房首領,不敢多說,硬著頭皮答應,退了下來,自去設法。

  倉卒之間,膳檔是無論如何沒有辦法去查的,好得舊人還在,大家苦苦思索,幸喜那天時值中秋,地在行宮,印象較深,把殘余的記憶七拼八湊,居然湊完全了,除了大喪不用黃、紅等色,只用青花瓷器以外,慈禧太后所用的這一桌晚膳,與大行皇帝當日所傳的幾乎完全一樣,但感慨彌深,淺嘗輒止的情形,也是一樣,尤其是慈安太后,觸景生情,簡直食不下咽了。

  除了感慨,也還有驚疑,一路扈從的禁軍,大部分還掌握在肅順、載垣和端華的手中,時機逼到了緊要關頭,一言半語的疏忽,可以激出不測之禍,所以兩宮太后相約絕口不談到京以后的一切。慈禧太后則更擔心著名為恭護梓宮,其實負有監視肅順的任務的醇王,她深知她這個妹夫,才具平庸而又年輕氣盛,與肅順朝夕相處,倘或發生爭執,泄露真意,后果不堪設想。這樣提心吊膽,一直進了居庸關,聽說勝保新練的京兵來迎駕,才算放了一半心。

  過了密云,京師在望,九月二十八日的未正時分,到了順義縣西北的南石槽行宮,這里離京城只有一天的路程了。三品以上的官員,規定在此接駕。等兩宮太后的大轎,沿著黃沙的蹕道,靜悄悄地將進街口,只聽有人朗聲說道:“臣奕-跪請皇上圣躬萬安。”

  一聽這聲音,慈禧太后不由得激動了,只覺萬感交集,不辨是悲是喜?忍不住掀開黑布轎簾,自淚眼模糊中望出去,正看見恭王頎長的身軀伏了下去在免冠磕頭。

  “好了!”慈禧太后擦著眼淚,舒了口氣,無聲地自語:

  “這可不怕了!”

  長長的接駕的行列,一個個報名磕頭,等聲音靜止,大轎也進了行宮,直到寢殿前院停下,先到的太監宮女,一擁上前,行了禮接著各人的主子,進殿休息。

  慈禧太后仍住西屋,剛要進門,聽得有人在一旁高聲喊道:“奴才給主子請安!”

  是安德海!慈禧太后頗有意外之感,自然也很高興,但此時卻不便假以詞色,只說了兩個字:“起來!”

  “喳!”安德海響亮地答應一聲,站起身來,疾趨上前,洋洋得意地揚著臉,掀開了青布門簾。

  除了兩宮太后和雙喜以外,殿里殿外的人,無不大感困惑,但只有小皇帝說了話,“皇額娘,”他拉著慈安太后的衣服問道:“小安子不是犯了過錯,給攆出去了嗎?怎么又來了呢?”

  “別多問!”慈安太后說了這一句,仿佛覺得不妥,便又說道,“犯了錯,只要改過了,自然還可以回來當差。”

  小皇帝不甚懂她的話,但也沒有再問,只翻著眼睛罵了句:“討厭!”

  “不許罵人!”慈安太后拉著他的手說:“來吧,一身的土,讓雙喜給你換衣服,洗了臉好吃飯。”

  兩宮太后都換了衣服,重新梳洗,然后傳膳。敬事房首領陳勝文,用個銀盤,遞上“膳牌”,薄竹片涂粉書名,在傳膳時呈進,以便引見或召見。

  慈禧太后翻了一下,看見恭王的名字,便向慈安太后征詢意見:“咱們跟六爺見個面兒,問一問京里的情形吧?”

  她的聲音很大,仿佛是故意要說給什么人聽似地,慈安太后懂得她的意思,越到緊要關頭越小心,防著有肅順他們的耳目,便也提高了聲音答道:“是啊!我就惦念著宮里,也不知安頓得怎么樣了?”

  這表示召見恭王,不過是問問宮廷瑣務,把他當做一個內務府大臣看待,無關緊要。而恭王自然也有警惕,遞牌請見,無非是因為自己的身分,不能不出此一舉,其實也不承望見著兩宮太后。所以聽得傳旨召見,心里反而惴惴然,唯恐慈禧太后不識輕重,說出句把激切憤慨的話來,或會招致意想不到的阻礙和變化。

  因此,當見著兩宮太后時,他特別擺出輕松舒徐的神色,磕了頭起身,又向小皇帝請了個安,隨即執著他的雙手,高興地說道:“皇上的氣色極好。一路沒有累著吧?”

  “噯!一路還算順利。皇帝很乖、很聽話,上蘆殿行禮,都是一個人坐著轎子去。”慈安太后又吩咐小皇帝:“叫六叔!”

  小皇帝受了夸獎,越發聽話了,叫一聲:“六叔!”隨即倚著慈安太后的膝頭,靜靜地看著恭王。

  恭王卻轉臉去看慈禧太后,他不敢使什么眼色,但她從他眼中也看出他的意思,便即閑閑問說:“京里還安靜吧!”

  “安靜。”恭王從容答道,“京里聽說兩宮太后回鑾了,民心振奮得很。”

  “噢!”慈禧太后面有喜色,“可真難為他們了。天冷了,窮家小戶也得照應。可商定了什么章程沒有?”

  “請兩位太后放心。已經定了十月初一開粥廠。”

  “那好。”慈禧太后沉吟了一會,很謹慎地問道:“董元醇那個折子駁了下去,外面有什么話沒有?”

  這話很難回答,實情無法在此時此地陳奏,但又不能不作一些暗示,恭王想了一下答道:“大家都說,董元醇那個折子寫得不好。”

  寫的不好是說文字不好,不是意思不好,兩宮太后都會意了。

  恭王見此光景,便不等她們再問,索性說在前面:“梓宮回京的大小事務,臣會同周祖培、桂良、賈楨、沈兆霖、文祥、寶鋆,還有告退的老臣祈雋藻、許乃普、翁心存他們,都商量好了,只等皇上到京,按部就班去辦,萬無一失。”

  這一說越發叫人放心,慈禧太后便問:“明兒什么時候到京啊?”

  “大概總在未刻。”

  “這一年多,大家把局面維持住,可真是辛苦了。在京的大臣,皇帝都還沒有見過,一到京就先見個面吧!”

  說著,慈禧向慈安看了一眼,另一位太后就微微點頭。恭王察言觀色,知道慈禧太后是想一到京就動手,時機似乎太局促了些。

  他還在考慮,她卻在催了:“六爺,你看行不行啊?”

  恭王心想,來個迅雷不及掩耳也好,于是很沉著地答了一個字:“行!”

  這時慈安太后亦已看出慈禧急于要動手的意向,心里不由得有些緊張,口中便遲疑地問了出來:“明天來得及嗎?”

  恭王正要這句話,隨即答道:“皇上倘是后天召見,那就諸事皆妥了。”說到這里,放低了聲音,神色鄭重地又加了一句:“事須萬全,容臣有部署的工夫。”

  “事須萬全”這四個字,頗為慈禧太后所重視,想了一下,點點頭說:“好!明天等我們回到宮里,六爺再‘遞牌子’吧!”

  這是說明天還要召見恭王一次。他也覺得有此必要,應聲:“是!”接著跪安退出。

  第二天一早由南石槽動身,兩頂大轎,慈安帶著小皇帝在前,慈禧在后,辰時起駕,迤邐南行。未正一刻,到了德勝門外,三品以下的官員,在這里接駕,報名磕頭,轎子便走得慢了。等進了德勝門,由鼓樓經過地安門,向東往南,由天安門入宮,換乘軟轎,到了歷朝太后所住的慈寧宮,已是薄暮時分了。

  天一黑便不能召見外臣,慈禧太后心里急得很,所以一進宮還來不及坐定,便叫過安德海來,低聲囑咐:“你去看看,六爺來了沒有?來了就‘叫起’,讓他在養心殿等著。”

  “喳!”安德海答應了一聲急忙忙奔了出去。

  慈安太后見此光景,也就不忙著換衣服休息,與慈禧坐在一起,一面喝著茶,進些點心,一面等安德海來回話。

  也不過兩刻鐘的工夫,安德海回來奏報,說恭王早已進宮,此刻遵旨在養心殿候駕,慈寧宮到那里不算遠,兩宮太后也不傳轎,走著就去了。

  養心殿從雍正、乾隆以后,就等于乾清宮一樣,是皇帝的寢宮,也是皇帝日常召見軍機,處理政務的所在,但大行皇帝在日,住在圓明園的日子多,在宮的日子少,所以對兩宮太后來說,養心殿是個很陌生的地方,一進了殿門,竟不知該往什么地方走?

  安德海極其機靈,搶上兩步,躬身問道:“請懿旨,是不是在東暖閣召見?”

  這提醒了兩宮太后,并排走著,進了東暖閣,在明晃晃的燭火下,召見恭王。

  “這兒的總管太監是誰?”慈禧先這樣問。

  這一問把恭王問住了,楞了一下答道:“容臣查明了回奏。”

  “不要緊。我不過想問問,這里的人都靠得住嗎?”原來是怕泄漏機密,這是過慮了,“靠得住。”恭王答道:

  “伺候養心殿的,都知道輕重。請兩位太后放心!”

  “那就好!”慈禧太后的聲音也響亮了,“六爺,你看明兒該召見那些人吶?”

  “人不宜多,管用的就行。臣擬了個單子在這里,請兩位太后過目。”說著,掏出白紙書寫的名單,遞了上去,慈安太后接了過來,隨手轉交了給慈禧。

  這張名單上開著簡單的履歷,恭王交到慈安太后手里,她略看一看,怕里面有什么字不認得,便順手遞到左邊:“妹妹,你念吧!”

  于是慈禧太后接著單子念道:

  “恭親王奕。

  文華殿大學士桂良,字燕山,瓜爾佳氏,滿洲正紅旗。

  武英殿大學士賈楨,字筠堂,山東黃縣。

  體仁閣大學士周祖培,字芝臺,河南商城。

  軍機大臣戶部左侍郎文祥,字博川,瓜爾佳氏,滿洲正紅旗。”

  念完了,慈禧太后接著便問:“我記得大學士一共是四位?”

  “是!”恭王答道:“還有一位是文淵閣大學士官文,奉旨留在湖廣總督任上,所以不能開進去。”

  名單是恭王召集心腹,研商以后決定的,大學士為宰輔之任,文祥則是留京唯一的軍機大臣,加上恭王自己,親貴重臣都在里面了,所以人數不多,分量很夠,足以匹敵顧命八大臣。慈禧太后深為滿意,把名單折了起來,裹在一方白紗手帕里,點點頭說:“很好。明兒就是六爺‘帶領’他們好了。你看,什么時候召見才合適啊?”

  “晚一點兒好。”

  “嗯!”慈禧會意了,要到下午,等載垣、端華他們退值出宮以后,才是最好的時機。

  “六爺!”慈安太后忽然問道:“明兒見了大家,我該怎么說啊?那一會兒很要緊,一句話都錯不得。”

  “是!”恭王肅然答應,考慮了一下才這樣回答:“兩位太后的意思,臣全知道,所以,明兒個兩位太后,不必垂諭太多,只把他們的欺罔之罪,好好兒說一說,能激發臣下忠愛憤激之忱,事情就容易辦了。”

  “嗯,嗯!”慈禧太后深有體會,看著慈安使了個眼色,表示此刻不必再問,等下她會解釋。

  “不過,臣還有句話,不得不先奏明兩位太后。”恭王顯得很痛心地又說:“先帝對臣不諒,誤會極深,臣目前的處境甚難。不管顧命八臣,怎么樣的專擅跋扈,親承末命這回事,到底是有的,為了敬重先帝,明兒召見,臣實在不宜多說什么。至于以后,也得等兩位太后和皇上賞下恩典來,臣才好就本分辦事。”

  “我們知道。以后,當然把外面都付托給六爺。”慈禧先許了這個心愿,然后才說:“可是,明兒也總得有人說話啊!”

  “當然。”恭王極有把握地說,“兩位太后請放心,一定會有人說話。”

  于是,這晚上,恭王派朱學勤把桂良、賈楨、周祖培、文祥都請到了他的在后湖南岸,大小翔鳳胡同之間的別墅里來聚首。除了桂良是岳父,文祥是心腹以外,對賈、周兩老,恭王以皇叔之尊,卻執后輩之禮,這不僅因為這黃縣、商城兩相國,位高望重,齒德俱尊,更因為恭王心里明白,滿洲人自己鬧家務,非仰仗漢大臣不能解決。

  把顧命與垂簾之爭,當做八旗內部鬧家務,有此明達深入的看法,比肅順就高了一著,這就是文祥見識不凡的地方,但也是他們正紅旗的傳統。下五旗以正紅旗居首,太祖創立八旗時,正紅旗歸他的次子代善所有。太祖崩逝,代善擁立他們弟兄中最能干的老八皇太極,就是太宗。代善亦因此大功,被恩獨隆,除他自己擁有“和碩兄禮親王”的尊銜以外,另有兩個兒子以軍功封為郡王,都是世襲罔替的“鐵帽子王”。

  因為這個緣故,在開國以后的宮廷大政變,象順治年間的清算睿親王多爾袞,康熙末年的奪嫡之爭,以及世宗即位后的骨肉之禍,正紅旗都避免卷入漩渦,他們傳統的態度是,中立而和平,但不失效忠皇帝的基本立場。所以正紅旗的文祥和桂良,認為恭王要打倒肅順,必須爭取漢大臣和蒙古親王、大臣的支持,這就象弟兄鬧家務,自己人沒有是非曲直可言,必須請親友來調停是一樣的道理。如果親友袖手旁觀,這個家務鬧不清,弄到頭來必定兩敗俱傷,八旗可能會分裂,至少鑲藍旗會離心,因為鄭親王是鑲藍旗的旗主,他府里還保存著鑲藍旗的大纛。

  倘或出現這樣的局面,江南的戰事,將會逆轉,委屈成和議以求得的安定,也要付之流水。內憂復熾、外患續起,不是社稷生民之福。為了這個關系,恭王對賈楨和周祖培抱著極大的期望,疏通游說的工作做了已不止一天,此一刻是到了必須仰仗他們的最后關頭了。

  他先宣達了兩宮太后將于明日召見的旨意,接著便憂形于色地說:“大行皇帝尸骨未寒,深宮已不安如此,兩公國家柱石,不知何以感在天之靈?”

  賈楨和周祖培只皺著眉,口中“嗯,嗯”地表示領會,卻不說話。

  于是恭王只好指名征詢了。賈楨曾為恭王啟蒙,當過上書房的總師傅,所以恭王對他特別尊敬,湊過身子去,親熱地叫一聲:“師傅,明日奏對,你老預備如何獻議?”

  賈楨抬頭看著周祖培答道:“這要先請教芝翁前輩的意思了。”

  周祖培的科名比賈楨早了幾年,入閣卻晚了幾年,所以拱著手連連謙辭:“不敢,不敢!自然是唯筠翁馬首是瞻。”

  “要說馬首,”賈楨拿紙煤兒指著桂良說,“在這里。燕公是首輔,請先說了主張,我們好追隨。”

  入閣以桂良最早,賈楨用明朝的典故,尊稱他為首輔,桂良也是連稱“不敢”,然后苦笑著說:“二公不必再鬧這些虛文吧!老實說一句,明日只有二公的話,一言九鼎,可定大局。應該取一個什么方針,請快指教吧!”

  “是!”周祖培比較心直口快,但有話不便先說,催著賈楨開口:“蕩翁,當仁不讓!我們就商量著先定出個方針來,進一步好想辦法。”

  賈楨“噗嚕嚕,噗嚕嚕”吸了兩袋水煙,才慢條斯理地說了句:“自然以安靜為主。不知太后可有什么交代?”

  慈安太后貼身所藏的那道密詔,早由曹毓瑛另錄副本,專差送交恭王,因此,明天兩宮太后召見,會有什么話交代,他是完全知道的,但此時不便說得太明白,只隱約透露:“總不外乎在軍機上有一番進退。”

  “那當然是題中應有之意。”賈楨又問,“可還有別的意思?”

  “還有垂簾之議,可否亦待公決。”

  “這也未嘗不可。”

  賈楨這一句話,對周祖培是一大的鼓勵,他是贊成垂簾之議的,目的之一,是要借此報復肅順。肅順的狂妄無禮,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尤以周祖培所身受的為最難堪。大行皇帝避難熱河以前,他與肅順同為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有時司員抱牘上堂,周祖培已經畫了行的稿,肅順裝作不知,問說是誰畫的行?司員自然據實回答,他居然會把周祖培的簽押涂消,重新改定原稿。累次如此,而且就當著本人的面。這樣不替人留余地,所以周祖培把他恨如刺骨,凡可以打擊肅順的任何措施,他都是無條件贊成的。

  這時他懷中已揣著一份奏請兩宮太后臨朝聽政的草稿,隨即拿了出來,遞向賈楨,一面說道:“請筠翁卓裁!”

  賈楨接到手里,就著燭火,先看稿尾具名,已有了周祖培和戶部尚書沈兆霖、刑部尚書趙光的名字。再看正文,劈頭就說:“我朝圣圣相承,從無太后垂簾聽政之典,”但一轉又說:“惟是權不可下移,移則日替,禮不可稍渝,渝則弊生”,接著發揮“贊襄二字之義,乃佐助而非主持”,建議皇太后“敷宮中之德化,操出治之威權,使臣工有所稟承,不居垂簾之虛名,而收聽政之實效。”這個奏折有意避開“垂簾”的名目,實際上仍是建議垂簾,變成一種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的把戲,文章實在不見得高明,賈楨有些不以為然。但是他的年紀也大了,懶得用心思,更懶得動筆,所以口是心非地連聲說道:“很好!很好”

  “然則請筠翁領銜如何?”

  賈楨看這情形,勢在必行,這個折子上去,必蒙圣眷,富貴可保,落得撿個現成便宜,于是欣然答道:“當附驥尾。”取過筆來,端楷寫上自己的名字。

  這一下真個是皆大歡喜。恭王算是放心了,明天召見,即使黃、周二人口頭沒有表示,有了這個奏折,仍舊可以在諭旨上大作文章。把這出戲很熱鬧地唱了起來。

  為了怕載垣、端華知道了這一夕的聚會,有所防備,既然大事已定,恭王便不必留賈、周二老多談,悄悄地仍舊把他們送了回去。但在他的別墅“鑒園”之中,卻是重帷明燈,徹夜不息,文祥、寶鋆、曹毓瑛、朱學勤這四個人,圍繞著他,整整商量了一夜,把所有的步驟,都仔細安排好了。

  到了第二天午后,賈楨和周祖培都套車進了東華門,到內閣大學士直廬休息,等候召見。

  兩位閣老都是六十開外了,身上病痛甚多,隨侍的聽差一會兒按摩捶背,一會兒進膏滋藥,忙個不了。看看剛交申時,淡淡的日影正上東墻,恭王匆匆而至,帶來了新的消息,載垣、端華和其他的顧命大臣,已經得到風聲,此刻都還在軍機處坐著不走,大有靜以觀變的模樣。

  “那就不必等‘叫起’了!”周祖培在這些儀制上面最熟悉,“反正王爺昨天已面奉懿旨,帶領進見,何不此刻就上去?”

  “是啊!我正是這個意思。”

  他們都是賞了“紫禁城騎馬”的,馬早改了肩輿,于是聽差“傳轎”,由外廷進入內廷,步入乾清宮西側的隆宗門,軍機處、南書房都在這里,密邇著養心殿,一向是天子近臣,每日必到,而為國家大政所出的機要地帶,所以氣象森嚴,關防特緊。等他們一到,載垣和端華都從軍機處走了出來,但彼此心里雖極緊張,表面卻都不失貴人氣派,面帶微笑,揖讓雍容,把他們請到軍機大臣直廬去坐。

  等見過了禮,載垣看著他們問道:“六叔跟賈、周二公,怎么走在一處?是有什么指教嗎?”

  “沒有什么。”恭王很隨便地答說,“太后召見……。”

  不容他說完,載垣立即大聲打斷:“那有這回事?”

  恭王笑笑不響,暗中盤算著脫身之計,念頭剛動,只聽外面一條尖銳高亢、男不男、女不女的嗓子在喊:“傳旨!”

  載垣和端華一愣,恭王卻是極敏捷地站了起來,搶步上前,掀開簾子,并且回頭望了一眼,于是賈楨和周祖培便也都跟了出來。

  來傳旨的是敬事房的首領太監丁進安,他早就出來了,悄悄在暗處窺探著,要等被召見的人到了才現身傳旨。這時便站在上首,面對恭王,大聲說道:“奉特旨:召見恭親王、大學士桂良、賈楨、周祖培、軍機大臣文祥,由恭親王帶領。”

  這時載垣、端華、杜翰等等,也都出了屋子,聽得丁進安傳旨完畢,載垣憤然作色,指著丁進安厲聲問道:“何謂‘特旨’?你說!是不是懿旨?”

  “皇太后交代是‘特旨’。”丁進安昂然答道,“是不是懿旨,王爺你自個兒琢磨吧!”

  “當然是懿旨。”載垣看著恭王,聲音越發大了,“太后不應召見外臣!否則與垂簾有什么分別?”

  “是啊!”恭王聲色不動,隨口答道,“這話你明兒當面跟太后回奏吧!”

  說著,他已經移動腳步,兩位閣老也是目不斜視地邁看四方步子,從從容容地跟在恭王后面。走到半路,桂良和文祥亦都趕到,于是會齊了由恭王帶領,徑上養心殿東暖閣來見太后。

  兩宮太后帶著小皇帝,已先在等著,等行了禮,慈安太后吩咐:“請起來說話!”

  這還是兩宮太后第一次跟桂良、賈楨、周祖培和文祥見面,恭王便一一引見,簡單地報告了他們的經歷。兩宮太后不斷點頭,十分謙和。

  等這一套程序終了,恭王便引個頭說:“兩位太后有話,就請吩咐吧。”

  于是,慈安太后把預先商量好的話說了出來:“你們都是三朝的老臣,國家的柱石,忠心耿耿,我們姐妹倆早就知道的,就巴望著有今天這一天,跟你們見了面,要請你們作主。”

  周祖培趕緊答道:“不敢,不敢!”其余的人也都一致躬身遜避。

  “這不是客氣話,”慈安太后指著小皇帝說:“皇帝才六歲,我們姐妹又年輕,孤兒寡婦,在外面受人欺侮啊!”

  語聲未終,陡然一聲嬌啼,慈禧太后失聲而哭,慈安太后的淚水原就在眼眶里晃蕩,這一下自然也跟著涕泗漣漣,把個小皇帝嚇得慌了,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小嘴一癟,也拉開嗓子,號啕大哭。

  這娘兒三個的哭聲,震動了整個養心殿,幾位老臣,無從解勸,只好陪著宣涕。君臣對哭,如遭大喪,這樣彼此影響著情緒,一下子引起了悲憤激昂的情緒。

  兩宮太后且哭且訴,肅順的跋扈驕狂,原己在大家心目中烙下了極深的印象,所以她們,特別是慈禧太后的話,很容易打動人的心。等說到爭執痛駁董元醇的旨稿,小皇帝驚悸之余,竟致遺溺時,周祖培突然抗聲而言:“太后何不治他們的罪?”

  這一聲如石破天驚,哭聲立刻低了,在殘余的抽噎唏噓中,慈禧太后問道:“顧命大臣也能治罪嗎?”

  “有何不可?”周祖培斬釘截鐵地答說:“請先降旨,解除他們的職務,自然就可以治罪了!”

  “好!”慈禧太后點著頭,連說了三個“好”字,接著又說:“現在就降旨吧!”

  于是慈安太后背過身子去,解開肋下衣紐,取出貼身所藏的那道密旨,遞了給恭王:“六爺,你念給大家聽吧!”

  原是密旨,此刻成了“明發”,曹毓瑛也是照明發上諭的格式寫的,每頁六行,字大且多,所以這道藏在慈安太后身上多日,片刻不離,入手余溫猶在,并似乎香澤微聞的諭旨,展開來有如一個小手卷那么長。這使得周祖培等人,大為驚奇,不知太后身上何能有此文件,更不知道長篇大論,說得是些什么?

  等傳旨的人往上面一站,其余諸臣,隨即都跪了下來。恭王從“上年海疆不靖”開始,念到“都城內外,安謐如常”,換口氣念第二段,是說載垣、端華、肅順“朋比為奸”,力阻回鑾,因為“口外嚴寒”之故,以致“圣體違和”,崩于行在。

  這是把大行皇帝的死因,都歸罪于那三個人了。

  因此,諭旨上說:”朕御極之初,即欲重治其罪,惟思伊等系顧命之臣,故暫行寬免,以觀后效。”這以下就說到八月十一的事了,以皇帝的口氣,認為董元醇所陳奏的三件大事,“深合朕意”,雖然本朝向無太后垂簾的制度,但既登大位,“惟以國計民生為念,豈能拘守常例?此所謂事貴從權,特面諭載垣等,著照所請傳旨。”

  文章到緊要關頭上來了,恭王特意提高了聲音,不疾不徐地念道:

  “該王大臣奏對時,嘵嘵置辯,已無人臣之禮;擬旨時又陽奉陰違,擅自改寫,作為朕旨頒行,是誠何心?”

  這“是誠何心”四字,是痛駁董元醇的警句,也是恭王最痛心的指責,曹毓瑛以其人之道還治,用在此處,非常巧妙。

  恭王念到這里,心中痛快,不曲得略停一停,垂眼下望,只見俯伏在地上的周祖培,正微微頷首,可見得這四個字,下得確有力量,于是越發抖擻精神,朗聲誦念:

  “且載垣等每以不敢專擅為詞,此非專擅之實跡乎?

  總因朕沖齡,皇太后不能深悉國事,任伊等欺蒙,能盡欺天下乎?此皆伊等辜負皇考深恩,若再事姑容,何以仰對在天之靈?又何以服天下公論?載垣、端華、肅順著即解任。景壽、穆蔭、匡源、杜翰、焦祐瀛,著退出軍機處。派恭親王會同大學士六部、九卿、翰、詹、科、道,將伊等應得之咎,分別輕重,按律秉公具奏。至皇太后應如何垂簾之儀,一并會議具奏。特諭。”

  等宣完諭旨,慈禧太后緊接著又說:“你們大家還有什么意見,盡管說了,我們一起商議。”

  周祖培是有意見的,但不知如何表達。他覺得這道明發,措詞得體而有力,足以正載垣等人之罪,但奉行諭旨,卻不容易,“無人臣之體”是大不敬,“擅自改寫”諭旨是矯詔,再加上危言欺罔,阻撓回鑾,以及專擅跋扈等罪,只要有一款成立,便是死罪,而這些人目前僅僅解任,活動的力量仍舊存在。這樣,將來六部九卿、翰詹科道會議定罪,就必有一番極嚴重的爭執,倘或不能制肅順的死命,一旦反撲,后患無窮,大是可慮。

  他正在這樣躊躇著,恭王已先發言,“啟奏兩位太后,”他說,“臣奉派傳旨,責任重大。有句話,必得先請示兩位太后,倘或載垣、端華、肅順諸人不奉詔,應作何處置?”

  慈禧太后一聽這話,張大了眼睛,炯炯逼人地問道:“他們在這里也敢嗎?”

  “剛才臣等奉召之時,載垣還想阻攔,說‘太后不應召見外臣’。”

  “這不成了叛逆了嗎?”慈禧太后極有決斷地指示:“果真如此,非革職拿問不可。”

  抓著這一句話,周祖培趕緊接腔:“太后圣明!”

  這是贊同太后的主張的表示,慈禧太后隨即向恭王說道:“那就再擬一道諭旨吧!曹毓瑛在不在這兒?馬上寫旨來看。”

  “未奉宣召,曹毓瑛不敢擅自進宮,讓文祥寫旨好了。”恭王接著又說:“肅順扈從梓宮,已過了青石梁,將到密云,臣請兩位太后降旨,派睿親王仁壽、醇郡王奕澴將肅順拿住,押解來京。”

  “好。一起寫旨來!”

  于是文祥退出東暖閣,就在養心殿廊下,向太監借了副筆硯,將拿問載垣等人的諭旨寫好,重新進殿,呈上旨稿。

  慈禧太后看完以后,隨即在紙尾蓋了“同道堂”的圖章,一面把諭旨大意講了給慈安太后聽,一面從她手里接過“御賞”圖章,蓋在上面。等把這一道最要緊的手續完成了,才遞到恭王手里。

  等跪安退出,恭王手捧三道諭旨,仍舊回到軍機處,載垣和端華已經聽得風聲,說是兩宮太后對召見諸臣,號啕大哭,猜到必有諭旨,卻不知內容如何?心里正在驚疑不定、坐立不安的時候,聽得靴聲橐橐,從窗里望出去,恰好看見了恭王手里的文件。

  端華沉不住氣,想先迎出去問個究竟,讓載垣一把拉住,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要他裝作不知,靜以觀變。

  于是端華重新坐了下來,剛取出鼻煙壺,只聽外面恭王大聲在問:“乾清門侍衛在那兒?”

  這原是布置好的,剛一聲喊,從隆宗門進來一班侍衛,一起給恭王請了安,垂手肅立。

  他從手里取一道諭旨揚了一下:“你們聽仔細了,奉旨:將載垣、端華、肅順革去爵職,拿交宗人府。如果載垣、端華等人膽敢不奉詔,你們給我拿!”

  這是暗示載垣、端華不要自討沒趣,但先聲奪人,端華一聽鄭親王的爵位革掉,失去護符,這一下送到宗人府拷問治罪,可有得苦頭吃了!一想到此,心膽俱裂,“叭噠”一聲,把個八千兩銀子買的,通體碧綠的翡翠鼻煙壺,從手里滑落,打碎在地上。

  其時已有一個侍衛掀簾進來,高聲說道:“請諸位王爺、大人出屋去吧!有旨意。”

  載垣有片刻的遲疑,終于還是走了出去,他一走,端華等人自然也跟著到了廊下。只見恭王神情莊肅地說道:“奉旨:景壽、穆蔭、匡源、杜翰、焦祐瀛退出軍機。應得之咎,派恭親王會同大學士、六部九卿、翰詹科道,分別輕重,按律秉公具奏。”

  在一提到名字時,那五個人已跪了下來,等宣完旨,個個面如土色。比較還是穆蔭鎮靜些,說了句:“臣遵旨。”然后大家都磕了頭,站了起來,垂頭喪氣地退回屋內。

  載垣突然開了口,他是一急急出來的一句話:“我們沒有在御前承旨,那里來的旨意。”

  “哼!”恭王冷笑一聲,回頭對周祖培說道:“你們看,到今天,他們還說這話。”

  “只問他們,奉不奉詔就是了!”

  這句話很厲害,載垣不敢作聲,端華卻先叫了起來:“這是亂命……。”

  一句話未完,恭王大聲喝道:“給我拿!”

  說到“拿”字,已有侍衛奔了上來,七手八腳地揪住了載垣和端華,同時把他們的暖帽從頭上摘了下來。

  “豈有此理!混帳!你們敢這個樣子對待國家大臣?”載垣高聲大罵。

  “送宗人府!”恭王說了這一句,首先走了出去。

  等一出隆宗門,但見遠處雞飛狗跳般亂成一片,顧命大臣入朝的輿夫仆從,都讓守衛宮門的護軍驅散,這面載垣和端華還在大聲吆喝:“轎子呢?轎子!”乾清門的侍衛沒有一個答腔,推推拉拉地把他們架弄到宗人府去了。

  恭王沒有心情理這些,他現任要處置的是如何傳旨捉拿肅順?依照他們商定的計劃,這應該由文祥去辦,為了鄭重起見,明知文祥是個極妥當的人,他仍舊把他拉到一邊,在把那道派睿親王仁壽和醇郡王奕澴拿問肅順的諭旨遞過去時,特別告誡:“肅六扈從梓宮,別激出事來!咱們可就不好交代了。我怕老七辦不了這件大事。”

  “七爺不至于連這一個都辦不了,”文祥很沉著地答道:

  “等我來籌劃一下。”

  “對。不過,可也要快。”恭王又說,“我先陪他們到內閣去談談,回頭就回翔鳳胡同。你這里的事兒一完,馬上就來。”

  于是恭王陪著桂良他們到太和門側的大學士直廬,文祥仍回軍機處。解任的軍機大臣都已回家,閉門待罪,整個樞廷,只剩下文祥一個人維系政統,由于這一份體認,使他頓感雙肩沉重,似覺不勝負荷。同時想到聲勢煊赫的王公大臣,片刻之間,榮辱之判何止霄壤?宦海中的驚濤駭浪,也著實令人望而生畏。

  正這樣感慨不絕時,朱學勤已迎了上來,他是以值班軍機章京的資格留在這里的。此刻人逢喜事精神爽,臉上掛著矜持的微笑,但一見文祥的臉色沉毅,不知出了什么意外,笑容頓斂,只悄悄跟著他進了里屋。

  “唉!”文祥嘆口氣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朱學勤不知他是為誰感嘆?不便答話,只問:“到密云傳旨派誰去?”

  文祥想了想說:“勞你駕,看楊達在不在?”

  楊達是步軍統領衙門的一個佐領,文祥把他挑了來做侍從,人生得忠誠而機警,朱學勤覺得派他到密云辦這件差使,是個很適當的人選,于是親自到隆宗門外去把他找了來。

  “修伯,你用恭王的名義,寫封信給醇王,把今天的事,扼要敘一敘。連同這道上諭,一起加封寄了去。”

  朱學勤照他的囑咐辦妥,另外又取了一個軍機處的印封,套任外面,一起送了進來,文祥過了目,隨即交了給楊達。

  “這里到密云,最快什么時候可到?”

  “馬好的話,三更天可到。”

  “你騎了我的那匹‘菊花青’去。三更天一定得到。”文祥又問,“密云地方你熟不熟?”

  “去過幾回,不算陌生。”

  “好!七王爺住在東大街仁義老店。一到密云,就去叫七王爺的房門,當面把這封信送了,到天亮,你再去見七王爺,他有什么話,你帶回來。明兒中午,我等你的回話。”

  “喳!”楊達響亮地答應著。

  “我再告訴你,”一向一團藹然之氣的文祥,此時臉上浮現了肅殺的秋霜:“這一趟差使不難,你要辦砸了,提腦袋來見我!記住,謹慎保密!”

  楊達神色懔然地稱是,當著文祥的面,把那個厚厚的大印封,貼胸藏好,請安辭去。匆匆回到東城步兵統領衙門,從槽頭上把文祥那匹蒙古親王所贈的“菊花青”牽了出來,又挑了四名壯健的親兵和四匹腳程特健的好馬,到文案上領了兵部所發,留存備用的火牌,上馬往北,一直出了德勝門。

  這時天還未黑,五騎怒馬,奔馳如飛,正好是三更時分,到了離京城一百里的密云縣南門。大行皇帝的梓宮正行到這里,城鄉內外,警衛森嚴,楊達叫開了城門,驗過火牌,驅馬直入,到了十字路口,一折往右,便是東大街,找著了醇王所住的客店。

  客店的大門是整夜不關的,現在有親貴大臣在打公館,更有輪班的守衛,等楊達剛下了馬,要進店時,便有人喝道:

  “站住!”

  于是楊達便站住,等那名藍翎侍衛,帶著兩名掮著白蠟桿子的護軍到了面前,他才喘著氣說:“兵部驛遞,有六百里加緊的‘廷寄’,面遞七王爺!”

  “七王爺還得有會兒才能起身,你等著吧!”那侍衛往里面努一努嘴,“屋里有酸菜白肉、火燒、滾燙的小米粥,也還有燒刀子,先弄一頓兒!”

  “多謝你啦!”楊達給那個藍翎侍衛打了個千,陪笑說道:“上頭交代,一到就得把七王爺喚醒了,面遞公事,勞你駕,給回一聲兒吧!”

  “嗯,嗯,好!”

  藍翎侍衛轉身進店,過了有一盞茶的工夫,匆匆奔了出來,招一招手把楊達帶到西跨院,只見醇王披著一件黑布棉袍,未扣紐扣,只拿根帶子在腰里一束,站在西風凜冽的階沿上等。

  楊達搶上兩步,到燈光亮處行禮,自己報名:“步軍統領衙門左翼總兵屬下佐領楊達,給七王爺請安。”

  醇王心里有數,是文祥派來的專差,便說:“進屋來!”又對藍翎侍衛說,“你把瑞大人去請來。”

  楊達跟著醇王進了屋子,從懷里掏出那個已有汗水滲潤的印封,雙手遞了上去,同時輕聲說道:“文大人交代,限今晚三更趕到,當面送上七王爺。”

  醇王不暇答話,拆開印封,先看恭王具名的信,再看諭旨,心里一陣陣興奮,這一天終于到了!曹毓瑛給他安排的好差使畢竟來了!非得漂漂亮亮的露一手不可。

  按捺住心頭的激動,他平靜地問楊達:“你剛才到了這里,是怎么跟外面說的?”

  “卑職只說,有六百里加緊的‘廷寄’,要即刻面遞七王爺。”

  醇王放心了,京里天翻地覆的大變動,絲毫不曾泄漏,不由得夸一聲:“好小子!會當差。”接著喊一聲:“來呀!”

  聽差應聲而來,醇王吩咐取五十兩銀子賞楊達。

  楊達謝了賞,又轉達了文祥的意思,要他等天亮以后,來見醇王,有什么回信好帶回去。

  “好,好!”醇王很高興地說,“天亮了你來,我讓你回去交差。其實到那時候全都明白了,就我不說,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楊達不甚懂得他的話,但不敢多問,退了出去,一摸懷里的五十兩銀子,心花怒放,找著了他帶來的親軍,一起到侍衛值夜的屋里,叨擾了一頓宵夜,自去打盹休息。

  在醇王屋中,瑞常深夜奉召,依然穿了袍褂來見,摒除仆從,醇王一言不發,先把京里來的文件,遞給他看。這原在瑞常意料之中,只想不到發動得如此之快!雖然拿問肅順,欽命睿醇兩王辦理,但身為行在步軍統領,此行護蹕的責任,大部分落在自己雙肩,出了亂子,難逃嚴譴,因此他的沉重的表情,與醇王的躊躇滿志,躍躍然將作快意之事,大異其趣。

  “芝山!”醇王叫著他的別號問道:“你看如何著手?”

  “王爺!事出倉卒,錯不得一步。”

  “那自然。”

  瑞常拉一拉椅子,移近了燭火,把頭湊過去說:“你看他會奉詔嗎?”

  “這可說不定了。不過,他就是不奉詔,難道還敢有什么舉動嗎?不敢,”醇王極有信心地說,“我料他不敢。”瑞常把個頭搖個不停:“不然,不然!”他說,“象他如此跋扈的人,自然也想到結怨甚深,身邊豈能沒有一兩百個死士?”

  聽得這話,把醇王嚇一跳,滿懷高興,大打折扣,怔怔地半天說不出話來。

  “此事須從長計議。”瑞常又說,“我陪王爺去見了睿王再說。”

  這個建議,未能為醇王接受,他認為當夜就須“傳旨”,為時無多,無法從容籌議,不如在這里商量好了辦法,再通知睿王一起行動,比較簡捷妥當。

  瑞常想想這話也不錯,于是為他先分析警衛配備的形勢,他說他的兵力,只擔任護衛蹕路的責任,都在外圍,根本沒有用處,而肅順依舊兼著正黃旗領侍衛內大臣的差使,上三旗的侍衛,三分之一歸他指揮,如果急切一拚,后果不堪設想。

  “所好的,正黃旗的侍衛,大都在蘆殿護衛梓宮。他身邊的人不多。”瑞常又說,“就怕他蓄養著死士。”

  說道“死士”,醇王又皺眉了:“這個人刻薄寡恩,不見得會有肯替他出死力的人。就算有,也不至于寸步不離左右。

  咱們不必三心兩意,趁早動手吧!”

  “就動手也得布置一下。得派親信矯健的人,這個,”瑞常徐徐說道:“我看四額駙那里的人最好。”

  “對!”醇王對這個主意,非常欣賞,“咱們就借四額駙的人。”

  四額駙德穆楚克扎布,新補了上虞備用處的差使,這個衙門又稱粘竿處,那里的侍衛,上樹下水,甚么地方都得去,所以都挑年輕機警,身手活躍的上三旗子弟充任,用他們去對付肅順身邊可能有的“死士”,比較最妥當。這一層就算說定了。

  再商量下去,很快地都有了結論,外圍警戒歸瑞常負責,進房抓人是醇王親自出馬,睿王年紀大了,只請他在外面擺個樣子。

  “事不宜遲,上睿王那里去吧!”醇王說了這一句,叫進聽差來,伺候著換上袍褂,與瑞常一起到了睿王那里。

  睿王和醇王住在一家客店,只不過隔了一個院子,叫開了門,密談經過,睿王覺得諭旨上是自己在先,論爵位又是親王,恭王和文祥卻把密旨寄給醇王,心中不快,所以拱拱手說道:“這么個大案子,自然是請七叔作主。”

  醇王還未開口,瑞常聽出話風不妙,趕緊說道:“七王爺自然也還得聽王爺的指揮。”

  睿王聽得這話,心里才好過些,點點頭說:“都是為皇上辦事,何分彼此?七叔有什么主意,就說吧!”

  于是醇王說了他跟瑞常商定的計劃,只把誰進屋抓人的話改了一下:“怎么樣傳旨,我得聽你的意思。”

  醇王一向年少氣盛,總想辦一兩件漂亮差使露露臉,睿王早已深知,所以這時摸著山羊胡子說道:“英雄出少年,手擒巨奸,自然要讓七叔當先。”

  “那就這么說了。你請換衣服吧!我到四額駙那里去。咱們在他那兒會齊。”

  “我就不陪七王爺了。”瑞常請了個安說,“回頭我也到四額駙那里會齊。”

  “還得規定一個時間。”醇王從荷包里摸出一個大金表來看了看說:“這會兒西洋鐘是一點半,咱們準兩點半會齊,三點動手。你來得及嗎?”

  “盡力辦吧!”

  “慢著!”睿王把眼珠轉了兩下,斷然作出決定,“芝山,你要盡量多派兵,把他那兒四處八方全安上人,要叫它里外隔絕了!七叔,你進去的時候,先把他那里的侍衛班領找出來,把事由兒告訴他,問他遵不遵旨?不遵旨就拿辦。這么做,費點兒手腳,可是事情是正辦,就出一點兒差錯,咱們也還有說話的余地。”

  這番話,叫醇王很佩服,姜到底是老的辣。當然,他不是為了將來卸責打算,只是覺得把侍衛班領先叫出來,說明緣由,是擒賊擒王的上策,只要這個人俯首聽命,就不必怕什么“死士”了。

  于是分頭辦事,到了兩點半,都已在德穆楚克扎布那里會齊。粘竿處的侍衛早已挑好,聽說隨著醇王去拿肅順,個個摩拳擦掌,十分興奮,這一半是出于年輕好事,另一半卻由于肅順曾奏減八旗糧餉,沒有一個對他有好感之故。

  準西洋鐘三點,醇王帶著那班年輕侍衛,大步往肅順的行館而去,這時大街小巷都已經戒嚴了。

  睿王年紀大了,夜深霜重,由瑞常陪著,坐了暖轎也到了,按照預定的計劃,征用街口一家茶館,作為臨時的指揮處所。兩王一尚書,剛剛坐定,聽得一陣陣極清脆的馬蹄敲打青石板路面的聲音,急如驟雨,極有韻律,深宵人靜,聲勢顯得甚壯。睿王和醇王,不由得都側耳靜聽,臉上有微微驚疑的神色。

  于是瑞常急忙說道:“喔,我倒忘了稟告兩位王爺了,是我約的伯彥訥謨祜,此刻必是帶著他的馬隊來了。”

  僧王的長子貝勒伯彥訥謨祜,新派了向導處的差使,一路來都是打前站,他有自己的衛士,剽悍的蒙古馬隊,此刻應瑞常的邀約,特地點齊了人馬,共是二十四名,一陣風似地卷到,得此鐵騎,醇王的膽更壯了。

  彼此匆匆見了禮,當即由睿王發令,派人到肅順的行館,把那名侍衛班領找來。

  所有護送梓宮的王公大臣,一路都由地方官辦差,租用當地的客店作公館,只有肅順因為帶著兩名寵妾同行,不便與大家住在一起,所以由內務府的官員,替他們的“堂官”當差,自覓住處,在密云借的是一家鄉紳的房子,共是一個大院,一個花廳。

  住在前院廂房的侍衛班領,名叫海達,這時已為蒙古馬隊的蹄聲所驚醒,心里奇怪,梓宮在此,貴人如云,是那個武官這么大膽,半夜里帝著馬隊橫沖直撞,不太放肆了嗎?

  正這樣在心里犯疑,聽得有人在敲窗戶,起床一看,是一名守夜的藍翎侍衛來報告,說是睿王派人來召喚。

  “咦!”海達愣了愣又說,“他是王爺,我不能不去。可是,旗分不同,他管不著我呀!”

  “頭兒!”那侍衛踏上一步,湊到他眼面前說,“別是要出事!步軍統領衙門的人都出來了,不知要干什么?”

  海達一聽這話,越發吃驚,看這樣子,應該去稟報肅順,但也怕這位“中堂”的脾氣大,吵了他的好夢,說不定會挨一頓臭罵。但時間上又不容他細作思考,匆遽之間,認為自己先出去看一看,再定主意,這無論如何是不錯的。

  于是他戴上大帽子,急急走了出去,剛到門口,遇見為睿王傳令的侍衛,原是熟人,彼此招呼了一下,那人壓低了聲音說道:“睿王奉旨拿人,本來想請肅中堂會同辦理,怕的是正在好睡,特意讓你去一下,把事由兒告訴了你,回頭好說給肅中堂知道。”

  原來如此!海達疑慮盡釋,欣然跟隨而去。到了路口茶店,但見馬隊步勇,刀出鞘,箭上弦,燈籠極多,名號不一,竟似會操之前,未曾擺隊,先作小休的模樣。等一進了店,發現不但有睿王,還有醇王,瑞尚書和蒙古王子伯貝勒,這一驚非同小可,硬著頭皮行了禮,垂手肅立,靜聽吩咐。

  “海達!”睿王問道:“肅中堂這會兒在干什么?”

  “回王爺的話,肅中堂這會兒還睡著。”

  “睡在那兒?”醇王問說。

  這話驟不可解,海達想了想才明白,必是問的睡在那間屋子,于是照實答道:“睡在吳家大宅西花廳東屋。”

  “有人守衛嗎?”

  越問越怪了,海達便遲疑著不敢隨便回答。

  “怎么啦?”醇王把臉一沉,“你是沒有長耳朵,還是沒有長嘴巴?”

  醇王打官腔了,海達無法不說話:“有兩個坐更的。”

  “你們聽聽!”醇王對瑞常和伯彥訥謨祜說,“叫什么‘坐更的’!那不是皇宮內院的派頭兒嗎?”

  瑞常笑一笑,轉臉問海達:“那兩個守衛是什么人?是輪班兒呢,還是總是那兩個人?是歸你管呢,還是肅中堂自己挑的人?”

  “是輪班兒,歸我管。”

  瑞常與醇王交換了一個眼色,彼此都會意了,也都放心了,輪班守衛,且歸侍衛班領管轄,可知是普通的侍衛,決非肅順豢養的“死士”。

  “海達!”睿王提高聲音喊了一聲,用很嚴肅的聲音問道:

  “我問你,你是聽皇上的話,還是聽肅中堂的話?”

  種種可疑的跡象,得這一句話,便如畫龍點睛,通禮皆透,海達大吃一驚,知道關系重大,禍福就在自己回答的一句話和答話的態度上,趕緊一挺胸,大聲答道:“王爺怎么問這話?海達出身正黃旗,打太宗皇帝那時候起,就是天子親將的禁軍,我憑什么不聽皇上的話?”慷慨激昂地說到這里,忽然發覺話有語病,便緊接著補充:“再說,‘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海達就算不是上三旗的人,可也不能不聽皇上的話呀!”

  “好,赤膽忠心保皇朝!”睿王用念戲詞的聲音說了這一句,轉臉對醇王又說:“七叔,你請吧!我坐守‘老營’,靜聽‘捷報’。”

  “我這就去!”醇王這時候自覺意志凌云,響亮地答應了一聲,站起身來吩咐海達:“你帶路!咱們去拿奸臣。”

  雖未說出“肅順”二字,但是早見端倪,可海達此時仍不免有晴天霹靂之感,不論如何,自己算是在肅順手下當差,帶著外人去捉拿本衙門的堂官,說出去總不是什么顏面光彩的事,因此,他口中很快地答應,心里卻在大轉念頭,思索脫身之計。

  這時蒙古馬隊已開始在街上巡邏,吳家大宅的侍衛們又見醇王親臨,而且帶著粘竿處的人,都不免詫異,但有他們“頭兒”陪著在一起,自然不會想到是來捉拿肅順。這種疑惑的神色,啟示了海達,未進院子以前,他悄悄把醇王拉到一邊,低聲說道:“七王爺,回頭到了花廳,你老帶著人進去,我替你在花廳門口把守。為的是肅中堂嗓門兒大,萬一嚷了起來,外面一定會有人進來,我就可以替七王爺擋了回去。”

  醇王同意了他的辦法,可是另外派了兩個人跟他在一起“把守”,其實是監視海達,怕他到外面召集部下來救肅順。

  這時在花廳守衛的兩名侍衛,聞聲出來探視,見是醇王,急忙請安,但眼睛卻望著海達,想得到一個解釋,究竟是怎么回事?

  為了表示是在被挾制之中,海達當然不會開口,而且也用不著他開口,因為醇王已直接在下命令了。

  “把肅中堂叫醒了,請他出來,說有要緊事。”

  “是!”兩個侍衛答應著轉身要走。

  “慢著!”醇王說了這一聲,回頭努一努嘴。

  于是粘竿處的四個年輕小伙子,就象突出掩捕什么活潑的小動物似地,以極快的步伐撲到那兩個侍衛身邊,還未容他們看清楚時,腰上的佩刀已被繳了去。

  “這算什么?”其中的一個,大為不悅,似埋怨似質問地說。

  “沒有什么,”醇王撫慰他說,“把你們的刀,暫借一用,一會兒還給你們。去吧,照我的話,好好兒辦,包你不吃虧。”

  那兩名侍衛這時才醒悟過來,心里在說:肅中堂要倒大霉了!光棍不吃眼前虧,乖乖兒聽話吧!于是諾諾連聲地轉身而去。

  那座花廳是一明兩暗三間屋子,他們走到東屋窗下,敲著窗子喊道:“中堂,中堂!”

  一連叫了三、四聲,才聽得里面發出嬌滴滴的詢問聲:

  “誰呀?”

  “坐更的侍衛。”

  “干嗎?”

  “請中堂說話。”

  這時肅順也醒了,大聲問道:“什么事?”

  “有要緊事,請中堂起床,我們好當面回。”

  “什么要緊事?你就在那兒說好了。”

  兩名侍衛詞窮了,回頭望著醇王求援。

  肅順聽聽沒有聲音,在里面大發脾氣:“混帳東西,你們在搗什么鬼?有話快說,沒有話給我滾!”

  這一下,侍衛只好直說了:“七王爺在這兒。就在這兒窗子外面。”

  “咦!”是很輕的驚異聲,息了一會,肅順才說:“你們請問七王爺,是什么事兒?”

  到這時候醇王不能不說話了:“肅順,你快起來,有旨意。”

  “有旨意?”肅順的聲音中,有無限的困惑,“老七,你是來傳旨?”

  “對了。”

  “奇怪呀!”肅順自語似地說,“有旨意給我,怎么讓你來傳呢?”

  他是自索其解的一句話,在醇王聽來,就覺得大有藐視之意了,日積月累,多少年來受的氣,此時一齊爆發,厲聲喝道:“明告你吧!奉旨來拿你。快給我滾出來!”

  一句話未完,只聽得陡然嬌啼,而且不止一個人的聲音,然后聽得肅順罵他的兩個寵妾:“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憑他們一群窩囊廢,還敢把我怎么樣?”

  這一下真把醇王氣壞了!真想一腳踢開了門,把肅順從床上抓起來,但顧慮到有兩個年輕婦人在里面,儀制所系,不甚雅觀,所以只連連冷笑,把胸中一團火氣,硬壓了下去。

  在近乎尷尬的等待之中,聽得屋中有嚶嚶啜泣聲,悄悄叮嚀聲,以及窸窸窣窣,似乎是穿衣著靴聲,然后這些聲音慢慢地減少,這應該開門出來了,但是沒有。

  疑惑不定地等了好半天,醇王猛然醒悟,指著那里的一個侍衛,大聲問道:“里面有后門沒有?”

  “有個小小的角門,不知通到那兒?從來沒有進去過,不敢說。”

  壞了!醇王心想,肅順一定已從角門巡走,當然逃不掉的,但多少得費手腳。這一來,差使就辦得不夠漂亮了。

  正想下令破門而入時,“呀”地一聲,花廳門開,滿臉怒容的肅順,在燈籠照耀之下,昂然走了出來。

  不容醇王開口,他先戟指問道:“老七,你手里拿的什么東西?”

  醇王把諭旨一揚:“上諭!你跪下聽吧!”

  “慢著!你先說說,誰承的旨?”

  “恭親王、大學士桂良、局祖培、軍機大臣文祥。”

  “哼,這是什么上諭?”肅順說得又響、又快又清楚,“這四個人憑什么承旨?旨從何出?你們心眼兒里還有祖宗家法、大行皇帝的遺命嗎?大行皇帝,尸骨未寒,你們就敢當著梓宮在此,矯詔竊政,不怕遭天譴嗎?”

  這一頓嚴厲的訓斥,把個醇王弄得又氣又急,他辯不過他,也覺得無須跟他辯,惱羞成怒,厲聲喝道:“沒有那么多廢話!把他拉下來跪著接旨!”

  粘竿處的侍衛早就躍躍欲試了,一聽令下,走上來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把肅順按著跪倒,肅順身壯力大,加以出死命掙扎,一時間還不能把他弄服帖,但這也不過他自討苦吃而已!那些調鷹弄狗慣了的上三旗绔褲子弟,有的是花招,一個施展擒拿術把他的右手反扭,一個往膝彎里一磕,肅順立刻矮了半截,然后另一個把他的脖子一捏,辮子一拉,頭便仰了起來,視線正好對著醇王,在高舉的燈籠之下,只見他疼得齜牙咧嘴,額上的汗有黃豆那么大。

  于是醇王高捧拿問肅順押解來京的上諭,一共七八句話還是結結巴巴地念不利落,好在這只是一個形式,匆匆敷衍過后,他又下令把肅順押了出去,同時派四個侍衛,進花廳東屋把肅順的兩個寵妾也哭哭啼啼地抓了來,一起送到睿親王那里。

  大功告成了,氣也算出了,但醇王并不覺得痛快,相反地,覺得自己勝之不武,做了件很窩囊的事。這樣一直出了吳家大宅,才想起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沒有辦,于是停下來想了想,回頭問道:“海達呢?”

  “海達在!”

  “這兒責成你看守,一草一木不許移動!”醇王已想到肅順要抄家了。

  如果覺得慈禧全傳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高陽小說全集紅頂商人胡雪巖清朝的皇帝八大胡同艷聞秘事大浪淘沙李鴻章董小宛慈禧全傳漢宮名媛王昭君明朝的皇帝明末四公子風塵三俠(高陽)柏臺故事清末四公子三春爭及初春景臨邛卓家李娃乾隆韻事大將曹彬荊軻草莽英雄正德外記恩怨江湖狀元娘子任公與刁間呂不韋買命清官冊、假官真做乞女玉壘浮云緹縈丁香花粉墨春秋汪精衛,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