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冬雪未曾開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流瀲紫作品后宮:甄嬛傳3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我自車中漫卷起帷簾,探出身去,道:是誰?

  夕陽暮色下,倦鳥歸林,紅河影重,那種血色的蒼茫之感,仿佛重重壓迫在人的心口。陵容身影瘦削,只攜了寶鵑的手,抱著一個包袱道:姐姐留步。

  我黯然微笑,搖頭道:你是來送我的么?在這個節骨眼上何必親自來呢,太點眼了,以后你的日子便更難過。

  陵容的笑清淡而溫婉,和她的身姿一樣弱柳扶風,翩翩纖纖。她走近我,輕聲道:我不是來送姐姐的。她把包袱緊緊抱在胸前,道:我已稟告皇上,愿與姐姐同去無梁殿居住。

  我震驚不已,一時情緒莫名,道:你說什么?

  陵容的神情淡泊而鎮定,我與姐姐同去無梁殿,皇上也已經應允了。

  感動如潮水蕩滌周身,我的震驚只有片刻,很快醒神道:不許亂說。無梁殿是什么去處,你若陪我一去在這宮中的前程便算是斷送了。我神色黯淡,望住她道:何況我這一去,名為思過,是連哪一日能回來都不曉得的。只怕不好的話一輩子都要在無梁殿中過了。你何必陪我去過這樣的日子。

  七月十五的夜,我因罪素簡的衣衫單薄得有些禁不住夜來的風。我忽然想起,今日便是傳說中的鬼節呵,連晚風也是陰森的,帶著些許戾氣和悲怨。陵容的神色有些凄涼,凄涼之外卻是有隱隱約約的輕松之意,她的聲音在嗚咽的風中聽來有些不太真切:陵容近來見罪于各宮嬪妃,且姐姐待我恩重如山。與其在這宮中繼續鉤心斗角、受冷落苦楚,我情愿陪伴姐姐,相互照顧。

  我嘆息,風卷起鬢角的垂發摩在臉上沙沙地癢,眼角不覺酸酸地濕潤。

  陵容說得亦是實情,自她被冊封為嬪位后,玄凌對她的恩寵也大不如從前了,常常三五日也見不到一次。又因她未有正式的封號,雖名列正五品,一應供奉卻比恬嬪等人低了一等。而她的冊封卻讓宮中的人在嫉妒之余也明白玄凌對她也不過而而,又見玄凌如今待她如此,越發明里暗里敢譏誚于她,她的日子實在也不好過。

  陵容見我遲疑不定,哀哀道:姐姐成全我吧。她把彈花墨綾的包袱遞到面前,有些使性子似的道:我連包袱也收拾好了,姐姐若是不肯,我也不回玉潤堂,就只能在宜芙館給姐姐看著空屋子過日子了。

  她肯這樣做,算與我是患難之交了吧。與我同去,對她也算是好的避風港了。

  我輕輕握住她的手,將她包袱接于手上,道:只要妹妹不怕無梁殿偏遠孤清,沒什么人服侍。

  陵容微笑,欣喜之色難以掩飾,道:只要有姐姐在。

  無梁殿并不遠,在翻月湖的湖心島上,換了小舟蕩了上兩炷香的時間便到了,只是除了船,再沒有別的途徑可以到達無梁殿了。

  離船登島,偌大的無梁殿是開國皇帝為皇后所筑的避暑涼殿,只是不見梁椽,唯有四周巨大的窗戶,視野開闊,而所見之處,除了碧草宮墻,唯有茫茫湖水,碧波蕩漾。

  浣碧打量完四周內外,不無慶幸地嘆息了一聲,道:雖然不能和宜芙館相比,但所幸也不算太荒蕪失修。說著和槿汐、流朱、寶鵑和小允子一道動手,在寢殿安放好箱籠鋪蓋。

  陵容進來,喜滋滋道:我還以為無梁殿早已破敗不堪,原來還算干凈整潔。總算皇上雖然聽信華妃,也不是一味苛待姐姐的。

  我聽她所言,眉心一動,向送我們前來的李長道:無梁殿雖然不能面君,但是收拾得清爽潔凈,本宮知道公公費心了。在此謝過公公。

  李長會意,躬身道:娘娘昔日對奴才頗為關懷照顧,今日娘娘遭難,奴才只是盡一盡心意罷了,只盼往后還有服侍娘娘的機會。我心下好笑,這個老機靈,話轉得那么見機順暢。

  陵容含笑道:姐姐從前待人的心,今日有了回報了,連我也能跟著沾光不少。

  我微微一笑,李長忙道:奴才不能多逗留,以后一應供應奴才都會派人送來,這些船只可要都遣去了。天色已晚,娘娘和小主先歇息吧。

  我神色一暗,道:勞動公公了,請吧。

  見李長走了,陵容道:姐姐別太灰心,皇上只是一時受了蒙蔽而已,心里還是很疼愛姐姐的。指不定哪天就接姐姐出去了。

  我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我沒有事,難為你也受苦了。我想一想道:怎么你只帶了寶鵑一人來,菊清呢?一個宮女夠使喚么?

  陵容甜甜一笑,道:寶鵑是我的家生丫頭,粗手笨腳使喚慣了的。菊清是姐姐贈給我的宮女,我怎么忍心帶她來這里,叫她看守玉潤堂了。她笑著撫著自己的手道:姐姐放心,我也會些針線上的功夫,有什么自己動手就是了。

  我見她如此說,不免感慨,真是難為你了。

  在無梁殿的日子過得平靜而寂寞,每日里只對著闊大的宮殿和幾個宮女內監,所能做的,不過是繡繡花、看看書,和陵容在一起說話解悶,偶爾高興的時候,一起研制幾味小菜和點心,或是對著古籍配制簡單的香料,自己取樂。

  這樣的時光,就像是我和陵容尚未入宮前的景況,日日形影相隨,更少了枯燥乏味的宮廷禮儀教習。貌似是沒有爭斗的平和日子了。而我的心中卻是不安。這不安不是因為失寵幽閉的緣故,而是深深的擔憂和關切。

  玄凌他可好?哥哥他可好?

  日子忽忽過去了十余日,天也要涼下來了。我每天總是在湖邊獨坐上一兩個時辰,遠遠眺望翻月湖沿岸密集琳瑯的宮殿,眺望水綠南薰殿里的玄凌,他可還順心么?

  在對政事的憂心里,偶爾思緒會有一分旁逸,滿湖蓮花盛開到將要頹敗,叫我想起那年太液池的蓮花也是如斯情景,他泛舟悄悄把我送回棠梨。也是他,在四月使得白蓮盛開為我賀壽,那些用心。

  而這次來太平行宮,我仿佛卻不再見到他的蹤影,亦不愿問及。只恍惚聽人說,玄凌遣他去了邊關,名為贊襄事物,實則不過是尋個機會讓他游山玩水去了,他在軍中整日醉酒,汝南王只是置之不理。因而皇室中人言及他,多半是打個哈哈,笑著言說那是一位繼承了父母好皮相的閑散王爺罷了,一味通文卻手無縛雞之力。

  我卻明晰地記得,那一支貫穿了一對海東青雙眼的利箭,是出自他手。

  玄凌養兵千日,必有一時之用。

  陵容每見我怔怔望著湖水出神,總是略帶了憂愁道:姐姐是在想誰嗎?

  我清冷轉首:無人可想,只能想一想自身。

  陵容拂起裙角,在我身邊坐下,岸風沁涼,吹皺了她單薄而清秀的容顏。陵容淡淡道:皇上怕是已經忘了我們吧?

  八月初的時候,李長親自來了一趟,送來的秋令的衣料和一些瑣碎的東西,我便吩咐了人下去收好。

  李長見我略清瘦了些許,道:娘娘還好么?皇上很是記掛呢。

  我點頭:我好,請公公轉告皇上放心。

  我假意漫步,走至臨水處,見周遭無人,方才問道:皇上好么?

  李長帶了笑容道:皇上好。

  我還是不放心,又追問一句:一切都好嗎?

  他低頭垂目,道:皇上那里一切順遂,娘娘請放心。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神態也輕松了許多。

  李長鞠身道:奴才此次來是想告訴娘娘,皇上明日就要回鑾了。

  我心下擔憂他在京城會遇到的情形,口中卻是淡淡地哦了一聲,道:有勞公公好生服侍皇上。

  我仰首望天,蒼穹無際,水天一色而接,叫人分不清盡頭在何處。李長趨近我,小聲道:皇上的旨意,太后鳳體尚未痊愈,今秋的秀女大挑延期舉行。

  我的松快不動聲色的蔓延到全身。

  華妃得幸,汝南王蠢蠢欲動,這個時候我自顧不暇,若再來一批新人興風作浪,難免要顧此失彼。

  玄凌亦是明白的,新進宮的嬪妃身后都有各自的勢力,在這個節骨眼上,只會讓局勢更加錯綜復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罷。

  我輕拂衣上塵灰,道:宮中的事就請皇后多照拂了。

  李長點頭:是。就再委屈娘娘一段時日了。他從身后翻出一個絲綿包袱,道:這是沈婕妤交給奴婢的。她說天氣漸冷了,皇上又不允許娘娘回宮。湖上風大,特意讓奴才帶了來。

  心中溫熱復酸楚,無論有如何的嫌隙,眉莊心里總是惦念我的。

  李長臨走時道:奴才明日要走了,奴才的徒弟小尤還算機靈,以后就由他來為娘娘送東西了。

  他走了兩步,我追上急道:萬一到了京城有什么不好,一定要派人來告訴我。

  李長勸解道:皇上正是擔心娘娘首當其沖身受其害才要娘娘避開這陣子,娘娘安心要緊。

  我頷首,心中惟愿玄凌能順遂平安。

  玄凌和后妃離開后,太平行宮重又沉寂了下來。我從未在這樣的季節靜心觀賞這座華美的皇家園林。原來一度喧囂過后,它也是寂寞的。

  遠離京城和后宮的日子,如同與世隔絕了一般。但盡管如此,京中前朝的消息,還是有一星半點秘密地借由小尤傳到我的耳里。有時是欣喜,有時是焦急,更多的是擔憂和關切。

  滿湖荷花謝了,秋雨蕭蕭,枯殘的荷葉被雨擊打的聲音讓我輾轉難眠。

  楓葉紅了,菊花開了,大雁南飛了。漸漸秋風也變得冷冽,肅殺之意獨濃。待到霜落時,轉眼兩個多月已經過去了。期間最大的喜事,便是嫂嫂在薛府生下了一個白胖健康的男孩。甄門有后,我亦可放心不少。

  那一日夜深,我和陵容同在窗下,她低著頭在縫一件冬日要穿的棉襖,我則對著燭火翻看史書。流朱倦極了,在一旁打著盹兒,呼吸略有些沉重,惟聽見書頁翻動的聲音,沙沙沙沙,夾在湖水拍岸的聲音中,像是下著小雨。

  書籍發黃的紙頁間有墨跡的清香,一字一句皆是前人的事,借隱沒在此間了。史書大多是男人的歷史,且不說春秋戰國南北對峙的亂世時兄弟睨墻、父子成仇,單在治世,就有漢景帝的七國之亂,唐太宗的玄武門之變、諸子奪位、宋太宗的斧聲燭影。一部史書,皆是刀光劍影、血淚寫成。

  兄弟之爭!兄弟之爭!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生死皆是一瞬間。我的心顫顫地害怕,手一軟,書便跌在了地上。

  陵容抬起頭,面帶驚異地詢問:姐姐怎么了?

  我怕被她看出了心事,忙掩飾著笑道:沒什么,捧著書手也酸了。

  陵容撲哧一笑,我總是想不明白,姐姐怎么那么愛看書呢,我見了那一個個螞蟻似的字就頭疼。

  我俯身拾起書,笑笑道:不過是解悶兒罷了。

  我依舊翻開書頁,人卻是怔怔的了。不管我在不在玄凌身邊,他本就是我的一切,我的榮辱、生死、尊卑皆是由他給的,無論我是否全心愛他,是否心甘情愿陪伴在他身邊,我們都是一體的。他榮耀時我未必榮耀,而他卑辱時我卻一定是卑辱的了。

  而他費心籌謀許久,是一定不能輸的。萬一,我不敢去想這萬一,他若不在了。

  這一點念頭一動,自己就心慌意亂了,胸腔一悶,直想哭出來。原來,我是這樣害怕他死去;原來,我對他還有這一分真心。

  于此,我才知曉我與玄凌是怎樣的一種心系和牽念,利益之外,亦是有真情的吧。

  正出神,陵容推一推我,關切道:姐姐近日老是心神不定,可是有心事么?

  我搖一搖頭,正要說話,桌上的紅蠟燭從燭芯里畢畢剝剝地一連爆出兒朵火花,在寂靜中聽來分外撩人。

  陵容卻先笑了:燈花爆,喜事到。憑姐姐有什么心事,也盡能了了。

  我明知此事虛無不可靠,然而話卻是說到我心頭的,不由得唇角便含了笑。

  正說著話,槿汐捧了一盆炭火進來,喚醒了流朱,笑道:天一冷,朱姑娘越發貪睡了。槿汐上前渥一渥我的手,道:娘娘的手有些冷了。說著取了手爐煨在我懷里,興致勃勃道:奴婢在炭盆里煨了幾個芋頭,等下便可吃了。

  她這一說,流朱的瞌睡也醒了,陵容喜滋滋道:從前在家還常吃,如今隔了幾年沒嘗了,聞著覺得特別香呢。于是圍著炭盆,說說笑笑吃了起來。我恍惚地聽他們說笑著,心卻遠遠飛去了紫奧城。

  好消息的傳來是在真正入冬的前幾日,那日的陽光特別好,我看著流朱和浣碧把被褥都搬了出去放在太陽底下曝曬,時不時拿大拍子拍一拍,便有塵灰蓬勃而起,迷迷茫茫的如金色飛舞,有些微的嗆人味道。

  我瞇著眼躲避日光的強烈。我的日子過得這樣瑣碎而平凡,而玄凌,他可成功了嗎?汝南王也確實不好相與啊。

  正想著,遙遙見湖上有船隊駛來,彩旗飄揚,心口一緊,端不知這一來是福是禍。手便下意識伸到了襟中,牢牢蜷握住一把小小的匕首。

  臨被叱責的前一晚,玄凌與我在庭院中,他的虎口有些粗糙,撫摸過我的面頰,將一把小小的匕首放在我手中,語氣沉沉道:存亡之事,朕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若有不測,你……可以防身。

  我鄭重貼身收下:皇上是天命之子,必當順遂如意。我的唇齒瞬時凌厲決絕,若真是邪而侵正,臣妾絕不茍活。

  玄凌拉著我的手,沉默一如天際星子。

  我回神,玄凌若真一敗涂地,沒有了權位生命,那么我亦不能自保了。與其到了汝南王和華妃手中備受凌辱和折磨,我情愿一死。

  死亡的恐懼很快地逼近我,那么近,不知道下一秒自己還能否無恙呼吸。萬一那艘船隊是汝南王所遣。我陡然生了銳意,橫一橫心,若是自戕,亦要轟轟烈烈。若玄凌真絕于他手,我亦要拼力手刃幾人,不能白白去了。

  這樣一想,心思也鎮定了不少。這已是最壞的打算,事情再壞亦不能更壞了,反而沒有了畏懼。

  而迎來是正是小尤,他滿面喜色,只說了兩個字:成了。

  心頭大喜,身體一軟,匕首當地落在了地上,皇上可是一切無恙嗎?

  小尤忙磕了個頭,道:皇上萬無一失,龍體康健。

  眼淚潸潸而下,原來是喜極而泣,心腹大患的汝南王就這么除了。小尤忙歡喜道:娘娘別哭啊,大喜的事。皇上口諭讓奴才迎娘娘和安嬪小主回宮,趕緊著吧。

  我輕輕拭去臉頰的淚水,用力點一點頭。

  回宮的第一晚,玄凌宿在我的棠梨宮中,只捧了我的臉瞧個不住,他憐惜道:一別近百日,嬛嬛你可清瘦了。

  我撫著臉頰道:無梁殿與外隔絕,臣妾日夜為四郎懸心。

  他忽地想起了什么,溫和道:安嬪當真與你情重,知你囚禁無梁殿,便哭著來求朕允她去和你做伴。同甘容易共苦難,雪中送炭之情難能可貴呵。

  他的語氣中頗有激賞之意,我低低道:安妹妹果如皇上所說,但臣妾不敢把真相告之,少一人知道總是好的。見他頷首,我凝望著他:皇上可還好嗎?

  他將我攏在胸口,道:自你回宮,這話已經問了好多次了?

  我一怔,輕輕道:是么?臣妾自己也不知道了。

  他拍著我背,沒事,如今什么都過去了。

  什么都過去了?我喃喃。

  是啊。玄凌頗有感嘆,六弟的人奪了汝南王在各地的兵權,囚將領而折其兵。

  我輕輕地啊?了一聲,心下一動,卻是什么也不說。玄凌聽我疑惑,遂笑道:你以為與六弟一起廝混的真的只是些文人墨客么?六弟本人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啊。

  我微笑:原來四郎早有安排了,此前種種,不過是迷惑他們罷了。我臉上笑著,內里卻憂心忡忡了,玄清雖然為玄凌所用,但他此番介入政變,又讓玄凌知道他有調兵之能,恐怕他的處境只會讓玄凌忌憚了。有了汝南王這個前車之鑒,玄清生母為舒貴妃,又是先帝器重的兒子,玄凌的猜忌怕會更多吧。

  他笑:你兄長也功不可沒,若非他能借機得到汝南王黨羽的名單,又率羽林軍節制汝南王府邸,也不能如此迅速得成大事。

  我微有驚詫:汝南王竟無反抗么?

  他頗有些自得:此前毫無先兆,前一晚太后還邀了他的王妃世子至宮中探視帝姬,并留她們宿于宮中。

  我微微嘆息:他是顧忌妻兒啊。

  玄凌道:不顧忌也不成,他手下已無可調之兵,只有王府中的家將可作一時的負隅頑抗。他是個明白人!

  我心下微微一動,哪怕汝南王有不臣之心,但對于妻兒,是無比珍重的。何況他對于權力的欲望,更多的是來自年少時的種種委屈和被漠視吧。于是問:那汝南王此刻如何了?

  玄凌神色一沉,道:拘于宗室禁府。朕已著六部共議其罪。

  我沒有說話,這樣的處置也在情理之中,只看這罪議成如何。玄凌舒緩了神色,向我道:知道你嫂嫂生了個男孩兒嗎?

  我笑:原來四郎也知道了?

  他呵呵一笑:事情已經了解,也可讓你兄嫂夫妻團圓了。你兄長可是折墮了名聲,連孩子落地也不能去看。

  我微笑道:本是為了家國和皇上,這些委屈不算什么的。

  他舒心地笑了,棠梨宮紅燭高照,暖爐薰香,自是不同于外間霜冷天氣了。

  第二日清早便去向皇后請安,華妃依舊還在其列,只是神氣頹然,早已不同往日了。我亦不心急,前朝之事不便牽連后宮,昔年玉厄夫人的兄長博陵侯謀反,先帝也并未廢黜她,只是冷落了而已。就算我不說話,皇后也不肯放過了她。依禮見過之后,絮絮幾句也就散了。

  眾人散去,皇后獨留了我,溫言道:貴嬪辛苦了。

  我忙含笑道:皇后娘娘陪伴在皇上身邊照料更是辛苦。臣妾多謝娘娘。

  她眸中含了深深的笑意:本宮與你都是為皇上分憂,怎能不盡心盡力呢。

  她獨留下我,自然不是為了閑話家常。皇后慢慢撫弄著護甲,道:華妃的地位遲早不保,她身邊的人怕是也要受牽連,再除去歿了瘋了的,皇上宮中的妃嬪不多了。

  我心下微涼,依舊笑道:娘娘是要為皇上選秀么?那本是應當的,本來就說是推遲了的。

  皇后端然坐著,道:秀女是一定要選的,但不是現在。眼下諸事繁多,也費不起那個心力勁兒。皇上的意思是……她微瞇了眼,望著窗外滿地淺淺的陽光,道:此次平息汝南王之事,有不少有功之臣。

  皇后沒有再說下去,只的平靜望著我,眸中波瀾不興。我已明了她的意思,屏一屏呼吸道:這些功臣之家有適齡的女子可以選入宮中為姊妹的話是最好不過了,相信必定是大家閨秀,舉止端莊。

  皇后釋然地笑了,原來皇上、本宮和貴嬪想到一處去了,那就由本宮擇了好日子選取入宮吧。

  我福一福,含笑道:皇后娘娘為后宮之主,娘娘拿主意就是了。

  皇后端起茶盞,輕輕吹了吹氣,慢里斯條道:不過話說回來,你也是出身功臣家的女子呵。

  幾日后,六部同議汝南王玄濟的罪狀,共十大罪項:藐視君上、背負先皇、結黨營私、紊亂朝政、阻塞言路、毆打大臣、中飽私囊、別懷異心、濫用武功、擁兵自重。條條都是罪大惡極的死罪。

  玄凌準其奏,然而下旨卻是:念汝南王頗有戰功、效力年久,兄弟手足,不忍殺之令先帝亡靈寒心,故朕不忍加誅,姑從寬免死。著革去王爵尊榮,貶為庶人,終身囚禁宗室禁府,非詔不得探視。

  那么王妃、恭定帝姬和世子呢?我問。

  他淡然道:一應貶為庶人,不過朕已允許她們繼續留居汝南王舊邸了。他道:也是太后的意思。

  我默默黯然,男人的權力爭斗之中,女人向來只是小小的卒子,榮辱不由自身。今日的庶人賀氏回到舊居,目睹昔日的榮華和今日的頹敗,會是怎樣的心情?

  然而這黯然也只是一瞬的事。我很快清醒,若今日敗的是玄凌,恐怕我的下場連賀氏也不如。她尚有安身之所,我卻是連葬身之地都沒有了。

  玄濟既已治罪,接下來就是誅其黨羽。這些事在攝政王時玄凌已經做得嫻熟,如今更是駕輕就熟,殺的殺、貶的貶、流放的流放。慕容一族作為玄濟最重要的心腹親信,自然是株連全族。

  于是有大臣上書,勸諫玄凌用嚴刑厲法治理天下,防止再度動亂,尤其對慕容一族曾經手握兵權的人,定要九族皆滅,以儆效尤。

  玄凌慢慢抿著茶水,頗有心意可可之狀,把奏章遞到我手中,道:你也看一看。

  我細細看完,只問:皇上的意思是……

  他道:也算有幾分道理。

  我合上奏章,恭敬放于他面前,只問:皇上覺得漢朝文景如何?秦始皇父子又如何?

  他道:文景乃治世之典范,源于漢文帝、漢景帝寬仁待人,修帝王之德;而秦始皇父子……他輕輕一哂:暴戾之君矣,國亂由此起,后世君主當慎之戒之。

  我站在光影里,微笑道:文帝、景帝多次嫌刑罰嚴苛,苦于黎民,因此減輕刑責;而秦始皇與秦二世時刑罰苛刻,動則株連誅殺,民心惶恐。王者之政,尚德不尚刑,怎可舍文景而效法秦始皇父子呢?

  正說話間,外頭有女人哭鬧的聲音,李長進來道:啟稟皇上,華妃娘娘求見皇上。

  玄凌神色一僵,冷冷吐出兩個字:不見!

  這……李長為難道:華妃娘娘今日已經求見了三次了,這回連頭也撞破了。

  玄凌背轉身去,道:告訴她,求見三百次也沒用。找人給她包扎好傷口,讓她好好待在自己的宮里。李長應聲出去,玄凌緩和了一下神色,道:咱們說咱們的。

  我覷著他的神色道:是。臣妾只是覺得,亂世才當用重刑。若殺生太多,反而使民心不定。

  他踱步沉思片刻,道:今番之變,朕只嚴懲首惡,其余的人,留他們一條生路吧。

  我心中從容,笑逐顏開道:皇上圣明。

  玄凌提起朱筆在奏章后批復道:奪慕容一族爵位。斬慕容迥、慕容世松、慕容世柏,未滿十四的女眷沒入宮廷為婢,余者皆流放琉求,終身不得回朝。

  一顆心,就這樣定了定。前朝的事玄凌自然會料理,后宮,也到了該清一清的時候。

  華妃,你已經是孤身一人,再無所依了。

  七十二、燕雙飛

  我沒有立即回宮,而是到了眉莊的存菊堂。

  其時天氣寒冷,已近十二月,菊花早已凋落殆盡。眉莊在采月的陪同下坐在檐下曬太陽。

  如果覺得后宮:甄嬛傳3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流瀲紫小說全集后宮·如懿傳5后宮·如懿傳4后宮·如懿傳3后宮·如懿傳2后宮·如懿傳1后宮:甄嬛傳1后宮:甄嬛傳2后宮:甄嬛傳3后宮:甄嬛傳4后宮:甄嬛傳5后宮:甄嬛傳6后宮:甄嬛傳7(大結局)玉簟秋,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