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南派三叔作品老九門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張啟山站起來,死死的盯著他,見孩子的另一手開始比劃了幾個指語,張啟山立即搖頭。那孩子雖然臉色慘白,顯的非常害怕,但始終沒有把手抽出來。

齊鐵嘴的心臟幾乎跳到胸口,他內心一直祈禱希望是虛驚一場,但現在看來,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棺材中確實有異,但到底那孩子摸到了什么,他看不懂張家的指語,無從得知。

張家的小孩,之前聽佛爺也說過幾次,說在東北族樓,對于張家孩子的訓練非常嚴苛,那些孩子的喜怒哀樂大多都已經消失了,但在長沙出生的一代雖然同樣嚴苛的訓練,但心性上軟弱了很多。

齊鐵嘴識人面相,一看就知道佛爺說往事有很多保留,但對于孩子這一說,應該還是有感而發。不過齊鐵嘴認為孩子就應該軟弱點,如果有一個孩子從小就冷靜異樣,這孩子的一生,恐怕會凄慘而不自知。

張家人即使是所謂軟弱的孩子,在戰場上之兇狠,他也是有所耳聞的。這個孩子雖然年紀不大,定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張啟山看著孩子繼續打的指語,臉色陰沉下來,他做了個手勢,這個手勢齊鐵嘴大概看的懂,是讓孩子把手取出。那孩子發著抖卻露出了倔強的表情。似乎還要繼續。

齊鐵嘴腦子轉的飛快,心說你們到底在交流什么,是孩子摸到了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讓他無比的害怕,張啟山讓他拔出手換自己,他卻不愿讓佛爺犯險?幾乎就在齊鐵嘴心念思索的瞬間,那孩子忽然渾身一震,叫出了聲來。接著就見他的整個肩膀猛的往哨子孔里一沉,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了進去。他用另一手死死壓住棺身想將自己的手抽出來。但棺中的力量極大,他毫無辦法,瞬間半個肩膀都被拖了進去,能聽到整個肩頭被擠壓的發出骨干爆裂的聲音。

劇痛讓這個親兵大叫了起來,張啟山一躍上棺槨,托住孩子的脖子,用力一抬,手上的血管鼓出,將孩子拔出了半尺,就見孩子手臂上一片紅疹爬向肩膀,張啟山暴起大叫:“算命的!”

齊鐵嘴完全懵了,被這大喝驚嚇,手里的鳴鑼落地,咣當一聲巨響,身邊的大馬抬腳往前狂奔。只是瞬間,齊鐵嘴眼前一片空白,只聽的琵琶剪合攏的金屬摩擦聲和那個孩子撕心裂肺的慘叫。

鳴鑼的聲音在他的耳邊不停的回想,眼前的空白淡去之后是滿棺槨的血和沖上來的醫官。齊鐵嘴雙眼一翻白眼,差點暈了過去。

“八爺!”沒等他緩過來,那面銅鑼卻又被副官塞進了他手里,一邊的大馬也牽了回來扣上機扣。張啟山甩掉上衣蹲在棺槨上孩子剛才蹲的地方,將左手放到了琵琶剪刀中間。

還來?齊鐵嘴渾身哆嗦,幾乎要跪下來,張啟山的聲音非常平靜,一點也不似剛才大吼過:“老八,看著我。”

齊鐵嘴抬眼,張啟山已經將斷手取出,整只手已經被血染紅,他將斷手丟給醫官,接著將自己的手狠狠地插入哨子孔內。齊鐵嘴腦子一片空白,滿鼻子的血腥味讓他幾乎要立即嘔吐出來。為怕手軟鳴鑼落地,他死死的抓著這只鑼,不讓自己背過氣去。

就見張啟山的身體猛的一震,似乎也摸到了什么,他卻沒有絲毫的害怕,臉色陰沉,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齊鐵嘴看到他的脖子和胸口,抹過幾絲暗紅色的線條,似乎是體內的血管里的血色被酒氣帶了出來。接著張啟山的整只手臂自己往棺槨內猛的一擰,沒有人聽到任何的聲音,但卻能感覺到這一擰的氣力之大,接著,張啟山慢慢的把手抽了出來,手里拿著一個東西。

他的手中全是污黑的東西,不知道是血還是棺材里的穢物,能看到他把那個東西,放到夕陽下觀瞧起來。

第九章 龍骨隨葬

齊鐵嘴醒過來的時候,不知道是何時,他發現自己睡在布防司令部的客房,床頭放著一杯水。別無他物,整個客房趕緊的除了必需品,一點裝飾都沒有。

記得之前看過留洋的譚采復寫過一本書,里面提到過普魯士皇帝臥室之內只有鐵床和一只梳洗的鐵盆,以保持鐵血持軍的傳統,不知道佛爺的臥室,是否與他一樣。如果如此,佛爺平日里的專注倒也有了解釋。

這水杯是景德鎮早年一個客商為謝卦燒的,帶彩瓷的一共七十三只,他在九門堂會的時候,送給了佛爺。現在就那么隨意的放在客房里,估計佛爺也是直接撥給了司令部當餐具用了。如此看來,以后送佛爺東西,要看前線是否用得。

將水喝了,冰冷的水溫下肚,齊鐵嘴才覺得胸口舒緩一些,他也知道這種壓抑并不來自于病痛,而是來自于他見到的慘烈場面,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一番話造成的。齊家人樂天知命,雖然他知道自己沒有錯,佛爺家也不需要他心有凄然,自己責怪自己,但想起那孩子的眼神,他心中還是堵的慌,一條手臂,對于那么年輕的一個孩子,失去一條手臂實在是——

他披上衣服走出客房,就看到有衛兵在門口等他:“八爺,您休息好了?”知道佛爺肯定沒有休息,還在做事,自己肯定要去幫忙。

齊鐵嘴對衛兵哈了下頭,“兵爺帶路。”

一路行到了張啟山的辦公室,另一個士兵和他擦身而過離開了辦公室,一晃看到士兵的臉,和剛才探洞的小鬼很是相似,估計是嫡親的兄弟,年紀要大一些,齊鐵嘴心中難過。現在中國上,多少這樣的孩子,連命都沒有保住,戰事逼近,也許下次見這孩子,就是在戰場上。

張啟山的辦公室以前是土閥的府邸,很是寬敞,張啟山開著臺燈,桌子上放著一只托盤,里面他從棺材中取出的物件,已經清洗干凈了,這是一塊黑色的動物甲片,上面有一些奇怪的花紋,似乎是龍骨的碎片。

光緒二十五年,王懿榮染疾服藥,偶然在中藥中的龍骨上發現了古文字。王懿榮是一個金石學家,也是古董商,國子監祭酒,說來也巧,之前的藥商龍骨成藥的收購規矩,就是不要帶字的,所以藥農采集到龍骨之后,都會用刀刮掉上面的文字才去售賣。王懿榮喝的藥應該是劣質藥材,理應不是他這樣身份的人會遇到的事情,但也因為這個巧合。甲骨學才會出現。否則只以一味“龍骨”的中藥現世以來,中國商代大史就全部被人吃進肚子里了。

可為何這只大棺之中會有甲骨的碎片,是以中藥防腐嗎?但龍骨的藥理中可為吸膿愈合傷口使用,但是以粉劑使用,甲片直接熬成藥渣的用法,治的都是內病,很不雅觀。如果不是,那這只棺槨中的陪葬品,難道都是甲骨片。這倒是有意思,用甲骨片陪葬,難道甲骨上記錄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信息?

齊鐵嘴來到張啟山身后,低頭看甲骨,因為只是碎片,所以并不能看出具體的問題。

睡前從院子里進房,他問了佛爺那小孩上去之后,到底摸到了什么,才會如此害怕。他記得張啟山的回答,也讓人耿耿于懷,張啟山當時疑惑道:“我也沒有想通,下去第一指,我摸到尸體是趴著的。”

張家人雙指探洞奧妙很多,齊鐵嘴知道的零零碎碎,有一點是毋庸贅言的,哨子孔是開在棺材里尸體的臉部上方,因為古尸口中含玉和珠子,往往是最珍貴的,北派盜墓傳承自發丘中郎將,不會將棺中的東西取光,所以雙指探洞是對付兇棺時候最經濟的方式,從古尸手中揀起寶珠之后立即抽手。這是最早的方式,后來張家人發展出自己的手指功夫,手指力量極大,入棺之中,往往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手指按碎古尸的下巴,讓尸體無法咬合。

但如果單手下去,尸體是趴著的,確實有違常理,齊鐵嘴當時就想到,在火車中,他看到的那些日本特務的尸體,每一具也都是趴著的,他深思起來,這到底意味著什么?

第十章 黑毛漆棺

與此同時,張啟山也在思索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他的心情更加千頭萬緒,因為直覺告訴他,在日本人兵臨城下的這一年,出現這樣的事情,背后肯定沒有那么簡單。

在齊鐵嘴休息的時間,火車里的棺材和尸體已經全部被卸了下來,棺材全部進了張家的庫房,尸體進了軍醫院。這些事情都是張副官的操辦的,齊鐵嘴不過睡了半個小時,幾件事情辦的井井有條,張啟山不由心中安定下來。

從東北一路顛沛流離過來,如果不是身邊這些人幫自己,這局面怕要窘迫很多。生在張家幸而不幸,都因為這個姓氏。

當時他的手入到棺木內的時候,發現古尸趴在棺中,擰過尸體的頭部探入,還發現尸體的喉嚨里被釘了三十七根反打的牛毛鋼針。

雙指探洞是在尸體尸變的情況下,用最快的速度從尸體口中取出陪葬的珠寶,以免被棺內的東西咬到。在喉嚨里反打鋼針,一般都有劇毒。是專門的防盜措施。

這具尸體早年可能有尸變的跡象,但現在已經“干涸”了。那小兵摸到尸體之后,要手指反勾進尸體的嘴巴里,感覺受了影響。把這些鋼針誤以為是尸體的長出的黑毛,緊張之下中了鋼針上的劇毒。但那小兵并不承認,他說那尸體的喉嚨里,藏著會動的東西,他被那東西咬了。

很少有墓主人怕別人盜竊自己嘴中的古玉而在喉嚨里設置反打的鋼針,這過于陰狠而且褻瀆尸體,喉嚨里反打上牛毛針更像是怕食道里有什么東西爬出來,這小兵的話讓張啟山有些在意。

張啟山自己三根手指壓住鋼針,另外兩根手指探入了尸體的喉嚨深處,摸到了這片甲片,甲片掛在里面的針上,并沒有感覺到小兵說的會咬人的東西。不過他仍舊覺得有蹊蹺,按碎了尸體的下巴,將頸部擰斷,只等開棺看個究竟。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這片鱗甲。

古時候鱗和甲是有區別的,一邊薄一邊厚為鱗,中間厚四周薄的是甲,這一片中間最厚,一邊稍厚,一邊很薄,帶著一股奇怪的腥味。甲片發黑帶白,上面有著貌似甲骨字的花紋,甲骨字很是模糊,無法分辨意思。他心中的疑問更甚。最讓他覺得奇怪的事,這片鱗甲雖然已經干透,但似乎是新的,不是化石。

思索著就見齊鐵嘴不聲不響的摸到自己身后,自己已經勞煩這家伙一天了,不過形勢所迫,九門里能幫他的屈指可數,老八的性子溫順,思維敏捷,也只能繼續委屈他。便問道:“睡的可好,睡夠了來幫我掌掌眼,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做了好多噩夢。”齊鐵嘴實話實說,“這一個月恐怕會做更多噩夢。”說著拿過甲片:“佛爺你的眼力九門絕冠,我幫您掌眼不是給人笑話么?”

“漂亮話說再多,我看不出來還是看不出來。少說這不管用的破詞。”張啟山起身來到窗前,下面帷幔圍起,親兵正在開棺,見氣割的火焰不時閃亮,這鐵哨子鐵漿融入棺材纖維里,很是結實,看來還得需要一些時間。

“看似甲骨,又像是天然的花紋?以前聽說有些烏龜背上會有天然的洛書的圖案,來歷不明。這種鱗甲不是烏龜的,也不是獸骨。”齊鐵嘴拿過片甲片看了半天,搖頭:“甲骨學最老資歷,是江蘇淮安的羅雪堂,羅老現在在滿州,是敘勛一位,已經跟了日本人。羅雪堂辦有東文學社,有一學生為王國維,也是甲骨學的大家,民國十六年在頤和園跳湖自沉了。羅老持的喪。現在如果要找,還有一位董作賓先生,現在正在長沙,此前我有一批甲骨,正好是賣給這位先生,不過他馬上要啟程去昆明。不過他不喜歡當兵的,我可以替佛爺去拜會一下。”

“跟了日本人?”張啟山沉吟了片刻,“你對甲骨不識,對甲骨的大家倒是滿熟悉的。”

齊鐵嘴盯著甲骨,喃喃道:“佛爺你不要笑話我,甲骨占卜是一家,我收的甲骨不比您家的佛像少。不過佛爺,咱們現在不能陷在這堆棺材里面,您覺得,這一火車棺材,日本人到底想做什么,是為了盜寶么?”

張啟山皺起眉頭,這也是他關心的點,一路南下,張大佛爺起家淘了那么多沙子,蹊蹺事早就讓他見怪不怪,只是這些棺材都來自于一個大墓,日本人在一個有問題的古墓中活動,才是讓他最頭疼的部分。日本人進西南門戶是想以戰養戰,他們的目的是這里的礦產,日本人的文化掠奪也能猖獗,但盜掘古墓這種事情在現在這種時候發生非常違和,讓人隱隱覺得必有隱情。

兩個人在沙發坐了很久,齊鐵嘴幾次勸他休息,忽然外面終于來報,棺槨外面的鐵皮終于被完全切掉,兩個人立即出去觀看。

幾個親兵上去,用撬棍插入棺槨的縫隙,用力翹起。巨大的棺槨蓋發出木頭崩裂的聲音。

此等場面齊鐵嘴和張啟山都經歷的多了,但此時兩人仍舊屏住了呼吸,見槨蓋滿滿被撬起,艱難的推到一邊。足足折騰了半個小時,才露出了里面的棺材。棺蓋早已和槨蓋爛在了一起,所以一起被揭開。縫隙出現的時候,齊鐵嘴的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

棺材是紅漆黑紋,猶如毒舌的皮一樣,上面有很多人俑的圖案,槨蓋翻到一邊,終于發出崩的一聲落地。棺材里的粉塵全沖到空氣里。

  如果覺得老九門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南派三叔小說全集重啟之極海聽雷盜墓筆記賀歲篇《釣王》盜墓筆記賀歲篇《七指》世界盜墓筆記少年篇·沙海1.2.3.4盜墓筆記賀歲篇驚奇物語藏海花2沙海2沙蟒蛇巢盜墓筆記真正大結局·十年之后下南洋盜墓筆記·十年之后老九門老九門短篇集盜墓筆記藏海花沙海怒江之戰大漠蒼狼黃河鬼棺,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