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南派三叔作品老九門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棺有皮,皮帶鐵,鐵包金,哨子棺。”齊鐵嘴念著老一輩流傳下來的口訣,他已經開始意識到這輛列車上發生的事情了。這最后一個車廂,就是一個完整的槨室,日本人將整個槨室挖了出來,然后覆蓋上鐵甲,偽裝成一節車廂。這些帶槍的尸體,應該是值班的衛兵,似乎是在值勤的時候直接死亡的。

這行為實在是匪夷所思,日本要一整個墓室做什么,如果為了財產盜墓,那打開棺槨獲取金銀就夠了。墓室就是一堆爛木頭,實在喜歡,拆了也方便運輸,何必整個槨室直接挖出來整體帶走呢?

齊鐵嘴覺得,這一定和槨室中的這具石棺有關,石棺已經被鐵水封閉,這是古代盜墓賊的一種手段。傳說古時候,山水兇惡,很多福地的風水被破壞時候,地下古墓的尸體容易尸變。盜墓賊土夫子如果遇到養尸地或者帶著邪氣的棺槨,都會就地挖坑,燒融兵器,鐵水封棺,只在棺材的頂部,留下只容一只手通過的孔洞,等鐵水凝結,他就以單手入棺,探取棺中之物。如果棺中有變,就會自斷手臂保命。

因為棺材上有一個孔洞,像一只哨子。所以這種棺材被叫做哨子棺。后世看到這種棺材,其實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當時哨子棺已經被取空了,所以這是一個空殼毫無價值,一種是,當時哨子棺有變,有人斷手而走,棺材里的東西還在。所以后世淘沙淘到哨子棺,未必是空棺,也許棺材里的東西原封未動。

但再伸手進去,也要看自己八字硬不硬。齊鐵嘴的口訣,就是由此而來。

這只石棺上,還涂有數字:壱,下面有一行字:墓室正。棺壓的地板都要塌陷了,里面肯定裝滿了東西。

“鐵水封棺,鐵皮上刻了字,這些這是火車上掛鏡子的那個高人刻下來的。”齊鐵嘴擦了擦眼睛戴上,露出風水先生特有的那種表情:“腳下三步內必有鐵釘,副官,現場屬蛇的,全部攆走。”

說罷低頭,張啟山退開幾步,果然,兩人都看到棺材四周的槨面上,釘滿了一圈釘子,將石棺圍在其中。

第六章 持鑼

張啟山看著齊鐵嘴,人都說行里橫行外慫,有些人平時看著窩窩囊囊的,一到自己熟悉的領域就會變一個人似的,心中喜歡。笑而不語,想看他有什么說法。

那張姓的副官此時略微有些不安,直看著張啟山欲言又止,張啟山不解的問:“你緊張什么?”

“佛爺,我屬蛇的。”副官小聲道,張啟山差點笑出來,隨即冷笑:“張家人八字不硬的都死在東北了,給我呆著,你都沒被我克死,誰都克不死你。”

“佛爺!”副官立即立正敬禮,似乎是表示克死他,他也心甘情愿。齊鐵嘴看的直搖頭,一邊已經蹲了下來,撫摸地上的釘子。

這些釘子都不是普通的鐵釘,釘子的餅頭雕刻著各種復雜的字,里外圍著棺材在地板上釘了三層。釘子深深的打入木頭里,齊鐵嘴手劃過一圈,滿手墨粉。看樣子這些釘子原來是存放在墨汁中的。

古人入殮都不用釘子,而是使用皮條捆住棺材,三根長皮條,兩根短皮條,十字交叉捆緊棺木,所以形容別人有事,都會用三長兩短。到了后期鐵器普及之后,棺材釘就代替了皮條,被稱呼為鎮釘,或者子孫釘,一共用七根為吉數。

廣東廣西那邊的有老習俗,死者入殮之后十年二十年不等,要起棺撿骨,拔出棺材釘打開棺蓋,尸骨換一個棺材重新入殮,拔出的棺材釘中保存尚好的,會被收集起來,打成手鐲。

這種用祖先棺材釘子打的手鐲,可以辟邪。而對于廣東那邊的風水先生來說,這種棺材釘子用處更大,收集這些,在危急關頭可以定風困水,救命用的。

這里外三層的困水釘,把棺材的煞氣封在圈內,這些釘子大小不一,定是那位高人幾十年所得或者祖上傳下來的,這次是下了血本。齊鐵嘴不知道對方在釘子上有沒有做過文章,以前用棺材釘之前,會把大公雞直接用釘子釘死,連同雞的尸體一起釘在人家棺材的四周,四周沒看到有雞的樣子,不知道釘死了什么東西在木頭里面。

一個模糊的想法在齊鐵嘴心中滿滿成形,漏夜進入長沙站的破舊火車,被鐵皮封死的車廂,車頭上的青銅鏡,鐵皮封死的棺槨,棺材釘打滿的槨室。

齊鐵嘴轉頭看向張啟山:“這位高人是沖著你我來的,佛爺。”

“何以見得。”張啟山也蹲下來問道。

“青銅鏡是齊家的傳統,齊家人游歷天下,所知甚廣,您長沙張大佛爺的名聲這一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張家人雙指探洞是北派一絕,當年如何處理哨子棺的規矩,就是張家祖先定下來的。這一只哨子棺材用鐵皮封在槨室之內,外面打了幾十根棺材釘,里面的東西非同小可,這位高人鎖氣封棺,將這只棺材送到長沙,就是知道長沙有您在。這青銅鏡,就是讓我這個齊家后人,能告訴您此事的嚴重性。”

張啟山看著巨大的棺材,問道:“為何這齊家的后人不親自來。”

齊鐵嘴心中悲痛,他心說早前看到火車之時,就應該想到,齊家家訓里,身懷絕技的風水先生和半個神仙是一樣的,他們在山野中看到兇穴野墳,都要封山平土,是為當地的百姓免去患難,其墓穴中的物品因為封穴而被取出,常不忍丟棄,就在集市換取盤纏,倒斗淘沙的勾當,就是這么慢慢開始的。很多齊家祖先,是死在荒郊野外,被當成盜墓賊收斂,尸骨無存。所以齊家人和九門其他家族不一樣,除了五爺年紀尚輕,不知道天高地厚之外,其他家族都苦大仇深,和他們聊天吃飯堂會壓力巨大。

而齊家是少有了幾代傳下來,都很樂天知命的家族,因為風水先生洞悉天機,不受凡人疲累,自知福報,不畏橫死。只是自己之前那畏畏縮縮的樣子,讓他覺得丟了齊家的臉。

他看著張啟山,正色道:“此棺非同小可,齊家后人不敢不來,如果我猜的沒錯,這齊家的后人,已經死在火車頭里。”

張啟山看著動容,皺起眉頭,齊鐵嘴繼續說道:“現在戰備,軍列來往密切,這口棺材無法一直停在站里,而這口哨子館沒啞之前,絕對不可以移動,佛爺,要勞您張家的絕技了。”

張啟山自小的經歷就和大部分人不同,從軍之后,見過太多死亡,對于生死,其實已經麻木,如果遇到野路子的土夫子,會說這口棺材不知其中何物,但丟顆手榴彈進去,里面是人是鬼下場也不會有太大差別,然而張啟山知道,此時必然不會那么簡單。

副官在他耳邊耳語,提醒這是日本人的陷阱,作出這么一個局面,棺材里面裝滿了炸藥,伸手進去,一下觸發,整個火車站都會炸飛,就是為了炸死他這個布防棺。

張啟山擺手,所謂雙指探洞,就是專破各種細微的機關,就算是個炸彈,以張家人的功力,也能直接用雙指直接把機關拆了,這些炸藥就在開戰的時候直接還給前線了。按道理來說,哨子棺如若實在兇險,就地起火直接烹了也就罷了,以哨子棺犯險,大多為了私財。齊家人特地送來長沙,要他出馬,恐怕里面的蹊蹺不只那么簡單。

出了鐵槨室,三個人拆下防毒面具,張啟山看了看日頭,餉午尚早,對副官嘆道:“我們家多久沒有動那把剪子了?”

“三年零四個月了,佛爺。”副官道。隨即輕聲道:“下午有四輛軍列過站,這輛貨車必須移走。”

“那就別等了。”張啟山看了一眼齊鐵嘴,“算命的,你來幫我持鑼。”

第七章 雙指探洞

齊鐵嘴見張啟山說完往站外走去,心中恍然。持鑼用以驚馬,張家人將雙指伸入棺材洞口之后,如遇棺內異變,往往伴隨尸毒,侵害全身,所以張家人在施展絕技之前,往往用一只琵琶剪卡住洞口,琵琶剪有索連著馬韁,馬耳后七分放置一只鳴鑼,只要棺中有異,立即敲響鳴鑼,驚馬狂奔。馬帶動機括在瞬間收攏琵琶剪,將手臂剪斷,可以保命。

持鑼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差事,鳴錯了,或者鳴晚了,都是天大的膈應,張啟山讓齊鐵嘴持鑼,這是在警告他,讓他仔細想想自己的判斷是否是正確的。不要輕下判斷。齊鐵嘴一下冷靜了下來。明白自己剛才說錯了話。

“佛爺,佛爺。”他追上去。跟張啟山并排,自己之前一時情緒起來,是希望張家使用雙指探洞的功夫,但張家從東北帶來的熟手,很多都已經死在了戰場上,本來就青黃不接,張家人又血脈親近,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要讓張家人冒著斷臂和喪命的危險,自己那么輕佻地講出來,確實是不合適的。

“佛爺,老八說錯話了,在兄弟們面前沒有細考慮就把張家架了上去。”齊鐵嘴道。張啟山轉頭邊走邊對著手下的副官揮動了幾下手臂讓他們動作起來,問齊鐵嘴道:“怎么?不敢持鑼?”

“老八混江湖就靠一張嘴。佛爺你撕了它,免得我再說錯話。”齊鐵嘴心中暗愧,只好認錯。

張啟山停下來看著齊鐵嘴,眼神如熾,卻沒有怒火:“老八,我要你仔細想想,你說的都是家事是否有譜,如果你有六成把握,你就持鑼,無論出任何的事情,張家沒有人會怪你。”

齊鐵嘴點頭:“佛爺,我能說出那些話,也確實是心中所想,句句都有根據。”

張啟山轉身繼續前進,對副官道:“聽到八爺的話沒有?我們回府。”齊鐵嘴跟在后面:“佛爺,佛爺,可是我緊張啊,我要是緊張崩出個屁來,驚著馬連累了兄弟怎么辦啊?”

張副官跟在后面就樂了:“八爺,我們都是戰馬,槍響都不驚,只聽鑼鳴而動,您屁有那么大動靜?那您不用持鑼了,持屁就行,我去給您準備紅薯。”

“你懂什么,興許會被熏跑呢?”齊鐵嘴被調侃郁悶,就見一行人抬著各種撬棍麻繩圓木跑過。心中訝異。此時三人已經穿過了候車室,來到了馬路上,就看到一輛軍用卡車已經翻開了后斗,火車站四周都是帆布支起了帷幕,不讓圍觀的老百姓看到。

“佛爺,我說這棺材不能動,只能在火車上,但您這卡車,您這是要搬回府上的意思嗎?這里面的東西,動不得。”齊鐵嘴冷汗都下來了。張啟山來到吉普車跟前,嘆了口氣,拍了拍齊鐵嘴:“算命的,它火車都坐過了,坐汽車怎么了,能不能不要那么迷信。”

“不要迷信,不要迷信你讓我來干什么!”齊鐵嘴被推進車里,就見張副官沒有上車,而是轉身脫掉了自己的外衣。朝火車站內走去。齊鐵嘴拉下車窗,就見那副官正在解開自己手掌上的繃帶。還沒看清楚他想做什么,車已經開動。

一路上都是準備離開的老百姓,車開得很慢,到了張啟山府上,齊鐵嘴已經熬過頭了,從極度的緊張變成了魂不守舍的狀態。用過午膳,喝了點酒才鎮定下來。一直到日落西山,那棺材才運到院子里。

用滾木將棺槨平放到院中,四周立即拉起帷帳,院子大門緊閉。張副官滿頭是汗,大吼讓衛兵上哨臺加強哨防。

齊鐵嘴看到棺槨之上,有幾道血跡,沿著棺槨的縫隙涂抹,不知道從何而來。帷帳沒有合攏之前,能看到在夕陽照射在生鐵斑駁的棺槨表面,顯得格外丑陋。

琵琶剪和鳴鑼早已備好,張府是布防司令部所在,張啟山當上布防官之后一直住在這里,節約警備力量。齊鐵嘴提著鑼,來到馬的邊上,非常尷尬。他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看到琵琶剪,之前他以為要馬兒跑一段路才能轉動刀鋒,其實這把卡剪只要馬往前一奔,立即就能卡死,非常靈敏。

“馬兒,我們合作無間,合作愉快。”齊鐵嘴有點哆嗦地摸了摸馬的脖子,馬一陣躁動,拉動后面的琵琶剪抖動。

齊鐵嘴立即松手,看了看四周,所有的張家親兵都冷冷地看著他。他終于又重新緊張起來。卻見一個張家的親兵已經光著上身,在用燒酒涂滿自己的左手。張啟山圍著棺槨走了幾圈,似乎在預估棺槨里面棺材的尺寸。

張家親兵全部用燒酒涂抹均勻之后,跳到棺槨之上,來到棺材孔處,轉頭看了一眼齊鐵嘴。

齊鐵嘴背對著他,親兵看了一眼張啟山,張副官上前:“八爺,反了,你得看著。”

“哦,我看,我看。”齊鐵嘴這才轉過來,和親兵對視了一眼。心中凜然,這孩子年紀很小,估計才十六七歲,張家人果然人丁凋零。佛爺你不生個二三十個,你這一身功夫將來傳給誰?

張啟山過去,伸手,那親兵把頭伸過來給張啟山摸了摸。

“莫要害怕,仔細點。”張啟山說道,說完坐到了那孩子剛坐的地方,也脫掉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了一只胳膊,將燒酒倒了上去。齊鐵嘴知道,這是告訴所有人,如果這孩子失敗了,張啟山會親自動手。不由頭皮發炸,手上的汗都滴落到鑼上。

那孩子看著張啟山,眼神變得非常堅定,他深吸一口氣,緩緩地把手,伸進了棺槨上方的那個洞里。

第八章 夕陽鬼棺

此時的齊鐵嘴,渾身發涼,感覺時光仿佛凝固。見那孩子將手緩緩的深入哨子孔中,很快整支手臂都沉了下去,身上的燒酒因為體溫的上升快速蒸發,竟然出現了水霧。

四周沒有一點的聲音,齊鐵嘴連大氣都不敢出,手上的汗水浸滿了提著銅鑼的麻繩。

這幾分鐘時間,好似幾個小時,忽然,那孩子的臉色一變,似乎摸到了什么東西。幾乎是瞬間,他發起抖來。抬頭看著張啟山。

  如果覺得老九門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南派三叔小說全集重啟之極海聽雷盜墓筆記賀歲篇《釣王》盜墓筆記賀歲篇《七指》世界盜墓筆記少年篇·沙海1.2.3.4盜墓筆記賀歲篇驚奇物語藏海花2沙海2沙蟒蛇巢盜墓筆記真正大結局·十年之后下南洋盜墓筆記·十年之后老九門老九門短篇集盜墓筆記藏海花沙海怒江之戰大漠蒼狼黃河鬼棺,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