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鷹作品集

黃鷹作品集在線閱讀

黃鷹本名黃海明(1956.10.28——1992.?.?),又名黃明(另有一說王明),另有筆名“盧令”。“靈異推理派”作家,1956年10月28日生于北京。原籍廣東中山。童年來港。讀中學時就開始撰寫武俠小說。其創作風格受古龍影響頗深,以接寫古龍《驚魂六記》成名。代表作《天蠶變》、《大俠沈勝衣》系列。其中《沈勝衣》還被“麗的映聲”改編為電視劇。另有“僵尸系列”小說與余無語并列鬼王。

代表作品天蠶變》 《大俠沈勝衣

推薦作家

黃鷹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44本
  • 追獵八百里

    綠水橋平,朱門映柳。這實在是一個美麗的地方,而且非常幽靜。沒有人聲,甚至連鳥聲也沒有。風很輕,幾乎吹不動那些柳條,水流亦不怎樣急,稍遠便已聽不到水聲。卻幸好還有這風吹,這水流,這地方才不致令人有死亡的感覺。這種幽靜已不像人間所有。朱門緊閉,兩個白衣人幽靈一樣并立在石階之上。一男一女,一老一少。那個老翁一頭白發散亂,面龐蒼白如紙,但腰背.仍然挺得筆直。他雙拳緊握,兩眉深鎖,眼睛似開還閉,一面的皺紋,每一條皺紋都刀刻一樣內陷,不時的顫抖幾下,彷佛在忍受看一種強烈的痛苦。…
  • 鬼血幽靈

    秋。重陽九月九。滿城風雨。西風蕭索,煙雨迷濠。天地間一片靜寂。這畢竟還是破曉時分。龍棲云卻就在這個時分披著一身雨粉,穿過院子的花徑。他走得很慢。這種雨,他當然不在乎,所以他雖然帶著竹笠,卻只是挾在脅下,并沒有戴在頭上。他也并不是趕著外出。管家龍立緊跟在他身后,一面的奇怪之色。走過了花徑,他忍不住追前兩步道:“這么早,主人哪里去?”龍棲云腳步一凝,反問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龍立不假思索道:“重陽。”…
  • 九月奔雷

    這是一個人的姓名,江湖上不知道這個人的人不是沒有,但肯定不會太多。說武功,江湖上的高手前十名之內應該有他的一份,說地位,更無人能及。當今天子與他是叔侄關系,王侯中數他第一,稱太平安樂王,還是關外落日牧場萬馬王的女婿,由于天地會的出現,他受命在承德行官訓練御用殺手。落日牧場養的馬數以萬計,牧場的弟子俱都有一身武功,所以才能夠雄霸關外,承德行宮所訓練的殺手有當今天子全力支持,無論任何事都能夠做到盡善盡美,所訓練出來的殺手當然不是一般可比。…
  • 天魔

    七月十三。在某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日子,在其他人,那些在這個日子出生,死亡,娶妻……的人,這當然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但無論他們的遭遇怎樣離奇刺激,都難以與鳳棲梧的相提并論。那非獨離奇刺激,而且驚心動魄,其間變化的恐怖,已不是任何的言語能夠完全描述。夜漸深,東天那一輪明月也越來越光亮,浴在月光下的連云莊就像是披上了一層白血,那本已刷得粉白的高墻看來也更刺目。墻高四丈,筆直如削,最好的輕功,也難以一躍而上,鳳棲梧卻沒有將這面高墻放在眼內。…
  • 勾魂金燕

    夜寒露重,但他身上的衣裳卻仍然是那么單薄。衣薄。他腰間的-把銀刀更薄。他,人正少年。但他絕不輕薄。雖然他出道江湖只不過短短兩年,但葉梧秋的名字,早已傳到每一個人的耳朵里。月如鉤。她的手也如鉤。這是一支金鉤,金鉤就在她左手上。她是個美貌如花的少女。但她的左掌卻沒有了,她只有一只右掌。而她的左掌,已變成了一支鉤。金鉤。…
  • 屠龍

    春雨連綿。查四在這連綿不絕的春雨下趕了三個時辰的路,一身衣衫早已濕透,身上大小十七處傷口無一不在作痛,仿佛全都要迸裂開來。他很疲倦,但始終都沒有歇息下來,一直到現在,看見了路口那座破廟,才突然生出歇一歇的念頭。那座破廟看來也不知多少年沒有修葺,一半已塌下,還有一半本來是好好的,但到查四來到門前,竟然亦塌下。查四很明白自己已交上了霉運,卻怎也不相信倒霉到這地步,腳步一收同時,雙手便抄住了腰間纏著的那條寒鐵鏈。…
  • 鳳凰谷

    大雪飄飛,鋪天蓋地,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山白,林也白,地上的一切事物皆白,白色已籠罩了整個世界。于是世界上美好的,丑惡的,都在這白色的掩蓋下。美好的變得更美,丑惡的也暫時變得美好,令人無從分辨出它的原來的樣子。這世界上有好多惡的事情,都因在美好的外表的掩蓋之下進行,令人不易察覺,沒去注意,因而吃了虧,上了當。在這天地一片潔白的世界中,遠處,有一點不易察覺的白點在緩緩移動,時而隱沒在飄飛的大雪中,時而又出現在雪花飛舞的隙縫中。…
  • 霹靂無情

    根據野史記載,明英宗年間,江南各地曾經發生嚴重的瘟疫。其實那并非瘟疫,只是禍害之大與瘟疫無異,又沒有一個更適合的名稱來形容。事件也是與武林有關,執筆記載的既然并非武林中人,即使記載得怎樣詳細,與事實多少都難免有些出入。事情開始發生在長樂鎮。那是一個小鎮,住在那里的人雖然并不是每一個都很快樂,日子也實在都過得很不錯,正如其他各地方一樣,難免都有幾個游手好閑,喜歡惹事生非的無賴,但無論如何都不足以招致滅鎮之禍,人畜俱亡。…
  • 碧血幽靈

    秋。重陽九月九。滿城風雨。***西風蕭索,煙雨迷蒙。天地間一片靜寂。這畢竟還是破曉時分。龍棲云卻就在這個時分技著一身雨粉,穿過院子的花徑。他走得很慢。這種雨,他當然不在乎,所以他雖然帶著竹笠,卻只是挾在肋下,并沒有戴在頭上。他也并不是趕著外出。管家龍立緊跟在他身後,一臉的奇怪之色。走過了花徑,他忍不住追上前兩步道:“這麼早,主人哪里去?”龍棲云腳步一凝,反問道:“今天是什麼日子?”龍立不假思索道:“重陽。”龍樓云又問道:“古歷這天又應該如何?”…
  • 飛虹無敵

    明建文四年六月乙丑日,南京城破。金川門一開,攻城的兵馬立即左右退下,燕王朱棣座下七百死士以司馬長安為首,飛騎當中沖過,直沖入城門內,聲勢驚人,只嚇得那開門投降的征虜大將軍李景隆與俗王朱穗倉皇躲閃,好不狼狽。司馬長安沒有理會他們,率令所屬直驅禁宮,他受命不借任何代價也要將皇帝朱允紋找出來,抓起來,以絕后患。一生的榮華富貴也就在于他這一次的行動成功與否。城內一片混亂,長街上到處是人潮,呼兒喚娘之聲此起彼落。…
  • 封神劫

    宋開寶九年,冬雪夜,漫天風雪飛舞,違命侯府的內堂卻絲毫不受影響,四角還燃著火盤,令人只有溫暖的感覺。李煜坐擁重裘,心中更無寒意,下筆如飛,正在填著一闕春詞。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這個南唐后主精文學,尤擅詞,一直沉迷于書畫聲色,所以才輕易被宋太祖趙匡胤施用反間計,到發覺錯殺大將林宏肇,已經后悔莫及。及至南唐為宋滅,這個南唐后主恐懼之余,更就自貶國號為江南,奉宋正朔,至為恭順,宋太祖師出無名,惟有無徵李煜入朝,李煜果然恐懼不敢來,宋太祖才有藉口出兵,于開寶七年,合吳越王錢叔夾攻,終于十一月攻克金陵,俘李煜,封違命侯。…
  • 骷髏帖

    三月。杏花煙雨江南。拂曉。東風滿院,煙雨迷蒙。沈覺非衣袂頭巾舞風,披著一身雨粉,冷然獨立在院中的一株杏花樹下。風也吹起了他頷下的三縷長須。他左手捋須,右手始終按在腰旁那柄長劍上。劍三尺三寸,黃金吞口,紫鯊皮鞘,每隔半尺就嵌著一顆寶石。七色寶石,閃亮奪目,毫無疑問是真正的寶石,這柄劍也毫無疑問是一柄名劍。…
  • 死亡鳥

    楊柳岸,曉風殘月。月色蒼白,長堤蒼白。沈勝衣一身白衣,獨立在月色柳影之中。人與綠楊俱瘦。風吹,柳舞,人也似要凌波飛去。人畢竟并未被風吹走,霧卻已隨風飄來。煙霧。煙霧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也是一身白衣,頭上一頂白范陽笠子,低壓眉下,遮去了一大截面龐。這個人身材同樣瘦長,右手低垂,左掌一支長劍。綠鯊皮鞘,黃金套口,劍長足有六尺,名副其實,的確是一支長劍。這個人一移步,地上就是兩個腳印,一個圓洞。敢情這支劍還是這個人的手杖?這個人走得很小心,腳步起落,一點兒聲息也沒有。這個人從沈勝衣背后走來。沈勝衣竟似完全沒有覺察。七丈已走過,還差一丈。一丈對別人來說也許仍遠,對這個人來說,卻已足夠有余。…
  • 相思劍

    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相思?你知不知相思有多深?有多遠?你能不能告訴我相思又是什么滋味?只要你還有情,還會愛,即使現在你還未懂得,遲總有一天你會懂得什么叫做相思。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相思怨。李季蘭。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玉樓春。晏殊。天地有窮,相思無盡。海水雖深,未及相思一半。海水有涯,相思無畔。你說相思有多深,有多遠?如果你已懂相思,已在相思,相思什么滋味相信你總可以告訴我。如果你還未懂相思,未在相思,這里我找來了劉效祖雙疊翠曲的四季相思,你不妨細讀一下——…
  • 飛龍吟

    明嘉靖四十三年。九月十五。真人府。月圓,霧濃,夜已深!真人府濃霧中迷離,圓月下仿佛天外飛來,又仿佛隨時都會天外飛去,看來是那么的不真實。高義卻只有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現在他正立在府外高墻之下,暗影之中。在他的左右邊有六個人,與他同樣年輕,都是一身黑色緊身夜行衣。…
  • 十三殺手

    雨,夜雨,苦雨。風瀟瀟,雨淅淅,春寒料峭。寒雨滿空江,空蒙蒙,江蒙蒙,江邊兩岸的樹影也蒙蒙。風吹樹梢,雨打樹梢,吹下了葉片片,打下了葉片片。葉濕水,水濕葉,點點滴滴。竹笠邊緣的水珠也點點滴滴。不單止戴著竹笠,那個人還披著蓑衣,竹笠點滴水珠,蓑衣也水珠點滴。水珠始終點滴在相同的地方,那個人也始終站立在樹下,橋右邊的柳樹下。橋橫跨大江兩岸,長,也寬闊,可以駛得過雙馬大車,也可容得下六人并行,雖然是木橋,看來倒牢固得很。…
  • 御用殺手

    “事情怎樣了?”白衣人終于張開眼睛,目光與語聲同樣冰冷。“很順利。”左面的白衣童子跪下,雙手將錦盒奉上。白衣人卻一拂袖,一聲“好!”接問“水仙是否仍然在百花院。”右面白衣童子點頭,應聲道:“走不了。”“很好。”白衣人探手一掠風吹散了的頭發,隨即站起身子。他坐著倒不覺得,這下站起來,才知道比一般人高出很多。右面白衣童子接將紫金鼎上那支劍捧起來,左面那個童子錦盒往腰帶一掛,亦騰出雙手,抱起那個紫金鼎。…
  • 沈勝衣傳奇銀狼

    風雨揚州。黃昏。一輛馬車穿過城北的石板長街,來到一幢莊院的門前。黑色的馬車,連車簾子都髹成黑色。拖車的也是兩匹黑馬,駕駛馬車的劫是一個頭戴竹笠的錦衣人。馬車停下,錦衣人馬鞭往車旁一插,連隨從車上躍下來。他幾步奔上門前石階。大門緊閉。錦衣人手握門環,力撞在門上。街上的行人看見,不由都停下咽步,神情大都很詫異,其中一人脫口道:“這個人難道不知道雙英鏢局早在三個月之前已經結束了。”…
  • 七夜勾魂

    黃昏。夕陽未下。古寺荒涼。一雙老鴉不知何處飛至,落至古寺前一株枯樹上,“呱”一聲驚叫,突然又飛走。簫聲一縷正從枯樹下吹來。吹的是不知名的曲調,凄涼而婉轉。深山古寺,已經廢棄多年,山門倒塌,到處頹垣斷壁,野草叢生。寺前那條小徑亦草長及膝,不知多久沒有人走過。可是現在卻有人吹簫在古寺前那株枯樹下。而且還是一個女人。…
  • 鬼簫

    冷霧飄香。梅香。霧從山壑之下,山林之間升起,香從山路那邊飄來,十丈方坪,盡在霧香之中。已近拂曉,未到拂曉。霧香之中,倏的響起了一種非常奇怪的聲音。那種聲音就像是毒蛇在響尾,饑蠶在噬桑,寒蟬在振羽,恐怖,陰森,詭異!冬將盡。未盡。這時候蛇尚在冬眠,蠶噬桑,蟬振羽的季節更遠。聲音是從一支簫管吹出!…
  • 無腸公子

    拂曉。雪雖霧,寒意卻更甚。冬已深。星屑滿空,天上還有月,卻已遠在天邊。月色凄清,星光黯淡.一個人披星戴月,天邊匹馬奔來。馬快,一路冰雪激飛,這一騎人馬,遠看就像是一團在滾動著的煙霧。這種天氣,這個時候,居然有人這樣奔馬,路上如果還有行人,一定會覺得很奇怪,只可惜這里已遠在城外,人好像也就只得這個。沈勝衣。…
  • 魔界

    烈日當空。每一個人都在流汗。并非全都是因為天氣酷熱,還因為心情。百多個人聚于一起,卻竟然一些聲響也沒有,他們一舉手一投足都極盡小心,盡可能不發出任何的聲響,以免發生任何的影響。他們已失敗過很多次,亦明白任何的疏忽都足以導致失敗。這一次的結果是怎樣,他們不知道,雖然絲毫的信心也沒有,但是他們仍然像以往的許多次一樣,全心全意的去部署一切,等候敵人的出現。…
  • 雁血飄香

    九月初三,清晨。京城的清晨當然絕沒有入夜的熱鬧,大多數的人都是習慣日出之后才起來。上官鶴每一次離家卻總是喜歡選擇這個時候。這除了空氣清新,令他的身心舒暢之外,他還可以任意放馬在長街上奔馳,而無須要擔憂撞倒路人。他是急性子,平生最討厭的一件事就是等待,所以要做的事情無論怎樣困難,那怕只得一分機會,只要他能夠抓得住,他都會立即去將之解決。這是他最大的優點,也是他最大的弱點。沒有人能令他改變,連龍飛也不能。…
  • 中國第一具僵尸

    構思有關僵尸的電影劇本,細算下來應該是五年前的事,當時我先后擬好了“-牙僵尸”“外國僵尸東游”兩個劇本,也算準這類型的黑色喜劇一定會大受觀眾歡迎,可惜導演監制同意了,出錢的老板卻大表疑惑,這其實也難怪,懂電影的老板原就不多,而那兩位老板這么巧就是不懂電影,對那兩位導演的信心又不大,種種原因影響下,這兩部僵尸電影終于胎死腹中。之后過了兩年,我負責寶禾電影公司的創作組,反覆思量,還是要弄一部僵尸電影才甘心,于是花了三個多月的時間,弄出了“僵尸先生”這個電影劇本來,當時我曾經夸口,用任何的導演任何演員也沒有影響,但大哥大還是不放心,倒是曾志偉全力支持。…
  • 鐵血京華

    十二月初一,拂曉。柳絮般的雪花漫天飄飛,地上已積雪盈尺,白皚皚一片。風雪嚴寒,上官貴并沒有改變他一向的習慣,仍然在天亮之前起來,跑到后園運功行氣,走一路長拳,耍一遍花槍。他今年已經五十有七,精神比一般青年人卻還要充沛,這除了他的根基深厚,與他這十年如一日,從未放棄過的不停鍛煉也大有關系。很多人都知道他懂得幾下子,知道他身懷絕技的人卻很少。他本來是富有人家的兒子,自小卻便被送上嵩山少林寺,三十歲繼承父業,到現在,已經是京城的首富,這除了他的善于理財,龍飛在后面的大力支持也是主要的原因。…
  • 五毒天羅

    一群蒙面黑衣人施放七彩毒霧,凡毒氣降臨的地方,非獨人、畜全部死亡,連所有生機也斷絕,草木盡枯。黑衣人進行如此大規模的屠殺,目的是試驗此種毒霧的殺傷力,以便作為武器,日后稱霸武林,這些黑衣人屬什么門派?當時江湖上出現三分局面:天武牧場、排教、雙獅堂鼎足而立。毒氣出現以后,后兩者結盟,懷疑毒氣是天武牧場所放,此時天武牧場場主卻遭毒氣所傷,殺人魔王究竟是誰?…
  • 疆尸先生

    一個茅山師父以及他兩個徒兒如何捉拿僵尸而招致身染尸毒而終至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 吸血蛾

    三月。煙雨江南。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雙燕飛過了墻頭,常護花的人猶在院中。雨珠已披濕他的衣衫,他卻似無感覺,一臉的落寞。他的目光亦同樣落寞,既沒有低顧周圍的落花,也沒有追隨雙飛的燕子,就落在手中的信箋之上。素白的紙,蒼黑的字。每一個字幾乎都是歪曲而斷續,就像是寫這封信的人當時正在極度恐懼的狀態之中,連筆桿都無法握穩。這可能就是事實。因為這是一封求救的書信!…
  • 風云十七劍

    正午。沒有陽光,漫天烏云有如奔馬一樣自西南急馳向東北,急風亦有如利刀一樣斬下了漫天枯葉。段天王冒著雨點般的枯葉自東北向西南逆風奔,一雙眼始終都睜大。利刀一樣的急風不住襲向他的眼睛,但即使真的有一柄利刀向他的眼睛襲來,他也不會將眼睛閉上。殺人十年,他的眼睛亦已磨練得有如鞍旁的斬鬼刀一樣。那柄刀刀身長三尺四,連柄四尺三,闊半尺,厚逾一寸,重達五十五斤,一刀斬下,開碑裂石,雖名“斬鬼”,斬的到現在仍然都是人。…
  • 天魔刀

    六月二十四日,煙雨樓。這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就表面看來已經不簡單,但其后變化的復雜,仍然在沈勝衣意料之外。若換是一般人,經過這一天,只怕會遠遠離開這地方,可惜他非獨膽大過人,而且好奇心之重亦是在一般人之上。所以他非獨留下來,而且還插手其中。但即使沒有他的加入,事情的本身,已經夠復雜的了。復雜而且恐怖。煙雨樓在南湖,南離嘉興縣城不過二里,鴛湖與其支流都是在這地方會合,西燈含翠堵,北虹飲濠染,供水千家,背城百雉,兼葭楊柳,落葉荷花,是名勝,也是一個游玩的好地方。…
  • 天蠶再變

    多年前,曾經寫了一篇小說“天蠶變”,結構本來頗緊湊,但因為要改編為電視劇,補充了一些其它人的意見,非獨結構因此而松散,部份甚至有陳舊的感覺,其后又由于某些原因一改再改,與原意出入頗大。天蠶功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武功?是來自什么門派?本來有一個頗怪異的念頭,接而構思了一個故事,甚至擬名“變色龍”,卻因為種種原因包括對人性的失望,一直都沒有動筆,最近無意與某間電影公司的負責人提及,竟然有意將之改褊為電影,這份創作的原動力也才無可奈何的死灰復燃。經過仔細的分場,故事的結構無疑更加緊湊,也許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故事,但相信不至于全無可讀性,一個寫了十多年武俠小說的作者相信已學會選擇題材。一篇從未發表表過的中篇武俠小說,讀者熟識的人物相信就只有一個──云飛揚!…
  • 妖魂

    月圓,霧濃。夜末深。小舟周圍濃霧迷離,三丈之外除了濃霧,便已什么也都看不見,但仰首望去,隱約仍能夠看見一輪圓月。凄冶的月光透過濃霧射下,更加蒼白,那迷離的濃霧在月光中就像是煙云一樣,又像是一匹白綾,散成了千絲萬縷。楚輕侯盤膝坐在小舟上,溶在月光下,迷離在濃霧中,驟看來,也像要散成萬縷千絲。在他的面前放著一張矮幾,在幾上放著一張五弦古琴,他的一雙手正在琴弦上移動。一陣陣蒼涼的琴聲隨著他雙手地-動,從幾上的那張古琴上發出來。…
  • 黑蜥蜴

    黃昏。西風落葉,晚日蔥蘢。司馬怒悍然立在樹下,衣角頭巾在急風中獵獵飛舞,驟看來,像要隨風飛去。山坡上只有那一株樹,周圍亦只有他一個人。風吹蕭索。天地蒼涼?而人更顯得孤獨了。七丈外徘徊著一匹馬。那匹馬渾身赤紅,一根雜毛也沒有,無疑是一匹駿馬,現在卻顯得疲乏之極。馬身汗水淋漓,映著夕陽閃閃生輝,滿口白沫,忽然仰首,一聲悲嘶。司馬怒應聲回首,濃眉一皺,又別過頭去。那匹馬是他的坐騎。…
  • 亡命雙龍

    黃昏,晚鐘從山上的古剎傳來,棲止在山下林中的群鳥齊被驚起,鐘聲鳥喧,驚破了林中古道的靜寂。鐘聲中仿佛還有誦經聲,這誦經聲又仿佛來自走在古道上的六個人。他們都是身穿袈裟,頸掛佛珠,手提戒刀禪杖方便鏟等佛門弟子所用的兵器。佛門弟子嚴戒殺生,這六個人卻帶著一身殺氣,仿佛隨時都會出手殺人。沒有陽光,他們的頭上卻仍然低壓著一頂竹笠,低壓鼻梁,要遮擋的似乎并不是陽光,而是他們的面目。…
  • 鳳凰劫

    暗香煉影梅花路。路上一行十四人。人十四,馬有十六,八匹前,六匹后,兩匹在當中。當中的兩匹只馭看兩個狹長的包袱全都密封,但雖然看不到,可以肯定,包袱里頭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十四個人,二十八道目光之中,最少有十三個人,二十六道目光不時落在這兩個包袱之上。只有一個人,兩道目光例外。這兩道目光森冷,凌厲!比雪還森冷,比風還凌厲!這兩道目光完全不同其余二十六道目光,這個人也完全不同其余的十三個人。…
  • 無翼蝙蝠

    殘秋。古道,洛陽城外十里。黃昏將近,西風漸緊,落葉紛飛,天地間說不出的蒼涼。一隊人馬這時候正在古道之上。三輛鏢車,四匹健馬,二十七個人。在三輛鏢車之上都插著一面三角小旗,鮮紅色,只繡著“鎮遠”兩個字。這正是鎮遠鏢局的車子。鎮遠鏢局在洛陽,然而鏢走天下,黑白兩道的朋友大都賣賬,少有打它的主意。…
  • 風雷引

    月明深夜中庭。楚碧桐仍然獨坐在大堂對門那面照壁之前。在他的身旁,有一張紫檀矮幾,在幾上,放著一壺酒。壺已空,杯中仍有酒,握在楚碧桐的右掌內。這杯酒,斟下已很久,才喝去少許,楚碧桐在斟下這杯酒的時候,已一些喝酒的意思都沒有。現在他甚至已經忘記這杯酒的存在,目光并沒有落在這杯酒之上。也沒有落在什么地方,他的眼睛雖然睜大,其實什么也沒有看見,也非獨目光,血氣彷佛都已凝結。…
  • 一劍風流

    華山,位于陜西省東部,北臨渭河平原,古稱“西岳”。華山海拔一千九百九十七米,有壁立千仞之勢。華山上有蓮花峰,落雁峰、朝陽峰、玉女峰,五云峰五大山峰,分立于華山西、南、東、中、北五處,其中尤以西峰蓮花蜂最高最險。月光之中,但見巖石壁立,奇峰刀剖,幽壑陰森,懸崖萬丈。真可謂:黃雀難飛越,猿猱愁攀援。這時,在月色朦朧之中,正有四個人向著華山最高峰——蓮花峰攀登。走在前面的是個矮小結實的老頭子,柔軟的褐色頭發稀零零地蓋在頭上,前額寬大,和面部不太相稱,雙眼細小卻很有精神,行動異常敏捷,輕功顯然不弱。…
  • 水晶人

    螢火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七月初七。夜已深。蘇伯玉仍然獨臥在庭院中一架葡萄下。夜涼如水,他逐漸也感覺到有些寒意。經已兩次他坐起了身子,但很快又在椅上臥下來,一種說不出的疲倦,就像在他的體內蔓延開來,甚至在開始侵蝕他的骨髓。劇毒一樣,他今天并沒有到處走動,而且過得很平靜。疲倦的其實是他的心。人到中年萬事休,在一個方退出江湖的江湖人來說,這種感覺尤其尖銳。…
  • 羅剎女

    黃昏。煙外斜陽,柳內長堤。一騎在煙柳中漫步長堤上。青驄白馬紫絲韁。馬上人亦是一身白衣,腰懸三尺七色明珠寶劍,年輕而英俊。將落的斜陽在他的身上抹了一層金輝,輕柔的春風,吹飄著他的頭巾,鬢發衣裳,柳煙彷佛如云霧;驟看下,人宛若天外飄來,此際又似要隨風歸去。也許就只有天人才有一張他這樣英俊的臉龐。長堤下泊著一葉輕舟,一個老漁翁正與女兒在整理魚網,聽得馬蹄聲,不覺就抬頭望去。老漁翁精神矍鑠,他那個女兒看樣子才不過十七八歲,面貌頗娟好,襯著一襲藕色衣裳,更顯得風姿綽約。…
  • 毒連環

    夜。夜已深。斷香浮缺月,古佛守昏燈。缺月從破壁上射進來。這座寺院本來就是年久失修,到處都是破壁。月缺時很多,是以從破壁上射進來的月光與燈光同樣淡薄。佛是古佛,燈也是古燈,燈油卻是新添上去,只可惜燈蕊已燒的七七八八。燈前,一座鼎爐,爐中插著香,燃燒著的龍涎香。龍涎香是所有香料之中最貴重的一種,現在竟然在這樣一間寺院的后堂之內燃燒起來,實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 云飛揚外傳

    徐廷封三人才離開安樂侯府,鍾木蘭的轎子使到了,聽說南宮世家的五夫人到訪,鐘大先生忙叫請進內堂見面,心情不由緊張起來,雖然他自稱早已看破世情,畢竟還未完全看破,鍾木蘭也到底是他最疼愛的女兒,唯一的親人。他絕少到南宮世家,雖說是山長水遠,其實多少亦有些逃避的意思。父女見面,鐘大先生感覺是既喜又悲,連語聲也顫抖起來道:「木蘭,快起來,讓爹看清楚你。」…
  • 天蠶變

    紅葉舞西風,秋已深。飛瀑之下,楓林之旁,激流之中一方巨石之上,孤鶴般立著一個白衣人。白衣如飛雪,這個人的一頭散發亦是白雪般飛舞在西風中。他一頭白發,眉毛亦根根發白,可是臉上卻連一條皺紋也沒有,根本就看不出有多大年紀。而雙顴額高聳,兩頰如削,容貌峻冷而肅殺,肌膚簡直就像是死魚肉似的,一絲血色也沒有,那嘴唇亦不例外,猶如冰封過一樣,呈現出一種詭異的鉛白色。最詭異的卻還是他的眼睛。那雙眼睛狹而長,竟然完全是眼白,冰石似的,彷佛已凝結。在他的左手,握著一柄長逾七尺,名副其實的長劍。…
  • 大俠沈勝衣

    夜。春寒料峭。獨孤雁卻只是一襲單衣,獨立在庭院中的一株梅樹下。樹上仍然有梅花數朵,散發著淡淡幽香。天地間是如此寧靜。獨孤雁的心情卻猶如狂潮奔涌!他面部每一分每一寸的肌肉仿佛都正在抽搐,眼瞳中仿佛有烈火正在燃燒,充滿了憤怒,也充滿了悲哀。他的一雙手緊握,指節已因為太用力變成了青白色。可是他整個身子,卻仿佛已凝結在空氣中,一動也不動。風吹起了他的鬢發、衣裳,那之上,已沾滿雨珠。…
頂部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