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緒作品集

西子緒作品集在線閱讀

在原來的世界因為一場車禍,陳立果進入了快穿的世界。在這些世界里,他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只為幫命運之女改變命運。然而隨著世界的變化,卻出現了一些奇怪的變數。這些變數是好是壞,唯有結局之時才能看得分明。全文語言精練,文筆流暢,劇情設置人物對話都充滿了幽默感,讓人不禁捧腹大笑。可愛的陳立果,無奈的系統和各不相同的角色,為讀者構建出一副有趣的畫面。然而在這幽默感之中,卻又暗含著主角的心酸和無奈,到底陳立果能不能回到原來的世界,找到他想要的人,切讓我們拭目以待。 節目組給的線索的確是給的好,只要知識夠豐富,就會發現線索完全可以有不同的解讀方法。   被陳立果點名的那個男性一臉驚恐,他說:“我真的不是殺手啊!孫哥,你別冤枉我!”   陳立果笑道:“我只是給大家提供一個思路,到底是不是還需要大家來討論。”   不過他話雖如此,但已經給了眾人無數的聯想,于是這個男明星直接在白天被投了出去。此時場面上只剩下四個人,兩男兩女其中一人便是陳立果。   因為縮小了范圍,所以已經有人懷疑到了陳立果身上,陳立果想了想,干脆在搜集證據結束后,把一張禁言卡擁在了自己身上。   于是討論的時候,他只能全程閉著嘴,偶爾用手勢表達出自己想說的。那種表情是陳謀從未在原飛槐臉上見到過的,即便是他們吵架吵的最厲害,甚至于動手的時候,他都沒見過原飛槐這種仿佛對某人恨之入骨的可怖眼神。 因為這個插曲,本來氣氛很不錯的一晚徹底的毀了。 陳謀上床睡覺的時候原飛槐還在書房里不知道在干什么,陳謀在床上躺了一會兒,還是覺的自己睡不著,于是便爬起來想去書房看看原飛槐到底在干什么。麻辣口味的小龍蝦是這家店的特色菜品,陸忍冬知道蘇曇喜歡吃辣,干脆點了四斤,堆滿了蘇曇面前的盤子。   陸忍冬道:“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說。”   蘇曇正在低頭剝小龍蝦,聞言點點頭,然后把沾滿了汁液的指頭放進嘴里舔了舔,軟軟的嗯了聲。   陸忍冬看著蘇曇無意識的動作,心中嘆氣——他是真的很努力才忍住了把眼前這個軟軟糯糯的姑娘抱進懷里狠狠的揉一頓的沖動。其實柳華梅對陳清揚家已經很體貼了,要不是上次房子那事兒鬧的那么難看,她估計第一時間就叫陳清揚把陳小慧帶去了。   家里沒個男人,陳清玉和陳小慧母女肯定也不好過。   陳千卿覺的柳華梅真是脾氣太好了,就陳小慧那姑娘,要是他出手,估計這輩子都不用再看見她了。   陳清揚聽見柳華梅這提議,有些猶豫,上次陳小慧污蔑陳千卿那事兒始終是個疙瘩,不管事后陳清玉怎么道歉,陳小慧的壞孩子形象是沒辦法挽回了。

推薦作家

西子緒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1本
  • 聽說你想打我

    《聽說你想打我》作者:西子緒從前陳謀和他家文藝青年打架的時候都是陳謀贏。然后他為了他家的文藝青年死了。重生之后,卻發現他居然打不贏他家文藝青年了……陳謀渾身一僵,卻不敢回頭,只是模糊的說了句:“我會回來的。”便碰的一聲關上了門。原飛槐看著那扇門關上,就像他以前看過的無數次一樣。他以前一直好奇,自己付出的所謂的最珍貴的東西到底是什么,直到近來才明白,那個珍貴的東西,就是愿意為他死去的陳謀。原飛槐現在過的很好,他強壯,富有,英俊,擁有著這個時代的人們所瘋狂追求的一切,可是他卻覺的無聊。無聊透頂。原飛槐抽出一根煙,慢慢的點上,細細的吞吐著厭惡。雖然這兩天陳謀沒有說他到底怎么了,可原飛槐卻是一清二楚。就在今天晚上,陳謀會帶著行李,和王梓詔給他的那張身份證,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丟下了對他報以厚望的陳綿綿,丟下了視他為終身伴侶的原飛槐,就這么一個人徹徹底底的消失了。這個陳謀喜歡吃芒果,不愛吃果凍,做事同樣大大咧咧,看似不拘小節,實際上,骨子里的血已經冷掉了。…
  • 我五行缺你

    震驚!無辜公務員重生騙子身體,竟是被男人做出這種事……風水界里都說林逐水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現在看來,他唯一算錯的了,就是他和周嘉魚的姻緣。周嘉魚性溫,皮薄肉嫩,骨脆髓香。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重生后最擔心的事,居然是不要惹某人不高興以至于解決掉。周嘉魚:在重生之前我一直覺得自己會是個堅定的社會主義接班人,直到我變成了騙子,還遇到個算命賊準的大佬。林逐水:和我在一起不開心嗎?周嘉魚:開心,我開心死了,大佬要是可以別每天思考關于我的菜單我就更開心了。林逐水:不可以。沈一窮聽到準備,就喊著說要買糯米,周嘉魚問他這次打算背幾斤啊,沈一窮說至少十斤起背吧。周嘉魚對沈一窮的身體素質豎起大拇指。  不知不覺,周嘉魚來到這里已經半年了,從天氣炎熱的夏天,直到此時降下第一場雪。  飄飄灑灑的雪花落在院子里,不過一夜之間,樹梢上,地面上,都覆上了一層賞心悅目的白。  黃鼠狼已經正式升級成了周嘉魚的圍脖,連做飯的時候都不肯下來。最后還是沈一窮強行把它揪下來了,說:“你掉毛掉的…
  • 我原來是個神經病

    《我原來是個神經病》作者:西子緒他砸斷了陳千卿的雙腿,熏瞎了他的眼睛,將他用鐵鏈鎖起來囚禁在屋子里,然后眼睜睜看著他死去,以愛為名的傷害結局終究是悲慘的。  陸正非后悔么?他當然后悔,于是,上天給了他重生的機會。  只不過這一次,他發現自己——變成了陳千卿。陳千卿最近胃口都不怎么樣,所以對到底吃什么也覺的無所謂,既然陸正非提議吃牛排,他也就同意了。  其實這種私人聚會一般晚上都是大家一起吃飯,但陸正非心里想著其他的事情,所以拒絕了主人的邀請,選擇單獨和陳千卿一起吃晚飯——當然,還得不大情愿的帶上個徐少仁。  到了餐廳,三人點好了餐。  剛吃完開胃菜,陳千卿就起身去上了個廁所,趁著這個時間,陸正非趕緊和徐少仁商量細節:“你那藥帶了么?”  徐少仁低頭看著喝著湯:“帶了。”  陸正非道:“你隨時隨地都帶在身上的?徐少仁……沒看出來啊……”  徐少仁笑了:“可是陸正非,我雖然帶了藥,但是現在需要用藥的人是你啊。”半個小時候,陳千卿到達了他們約定的地點,穿…
  • 重生之恃愛行兇

    《重生之恃愛行兇》作者:西子緒原名【劇毒夢境】聞程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自己的愛人殺死。可當他被殺死之后,才發現郁林飛的冷血不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最不可思議的事是——他變成了一只貓。變成貓也就罷了,可為什么他還要被郁林飛給拿回去養?而且還要遭受無數明槍暗箭……神啊,聞程許愿,他只想乖乖的做只貓啊!當昔日愛人的面紗被層層剝落之時,聞程才絕望的發現,原來這一些始作俑者,居然是……如果我不安全度過那個劫難的話,就會從貓妖變成普通的貓,哎呀哎呀,這下可不好了,我急忙去問了我爸,我爸爸說我必須要找到一個有緣人,只有待在有緣人的身邊,才能真正幫我化解劫難。”如此狗血的劇情,估計也就只有腦回路和作者一樣奇葩的聞程同學想得出來了。郁林飛聽了聞程的故事,沉默了片刻,才緩緩道:“然后呢?你怎么變成了何易他家的貓?”“然后。”聞程干咳了一下:“然后我就找到了我的有緣人啦,可是在化解劫難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黑山老妖,被他達成了重傷,靈魂出竅之下附到了一只黑貓身上,接著我就變…
  • 口舌之欲

    葉千帆在為了渣攻自殺之后才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事到底有多么的愚蠢。好在上天給了他一次重來的機會,讓他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當復活在自殺時的浴缸里,葉千帆發誓,一定要好好珍惜這次機會。然而上天似乎并不愿意讓他的太過順利……眼前這個對食物挑三揀四的男人是在挑戰他神經極限么!!!血液在熱水的浸泡下無法愈合,葉千帆眼神黯然的盯著自己頭上的天花板,彌漫的水蒸氣將整個浴室都充斥的煙霧繚繞,葉千帆的眼角突然流出一行淚水。  葉千帆是個孤家寡人,他的父親和母親在他三歲的時候就離異,雙方都不愿意要他這個負擔。法院最后將葉千帆判給了他的父親。而在此之后,葉千帆的母親迅速的另嫁他人遠走國外,他的父親也很快組建了新的家庭。  葉千帆在他父親那里的地位變得尷尬了起來。后母對他并不好,雖然沒有明面上的虐待,但是冷暴力卻是無時不在。沒有人愿意搭理葉千帆,他在家里一個月說過的話不超過十句。  如果一直這么下去,葉千帆或許會落得一個無比悲慘的下場,不過萬幸的是………
  • 正能量系統

    季塵埃走后,魯湘明詢問了魯俞俞一些關于季塵埃的事情,然而魯俞俞卻說季塵埃身上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學生,如果不是因為這次的事情,她也不會覺的季塵埃有什么背景。聽了魯俞俞這話,魯湘明沉思了起來,季塵埃既然能知道他在黑道上被懸賞的消息,那肯定有自己的渠道,況且那些人的目標是自己,季塵埃應該不會吸引太多目光。季塵埃在一個小時之后,到達了魯湘明父親的單位。他詢問了魯湘明父親的情況后,得到的答案卻是魯余光和人出去了,不在辦公室,季塵埃又打了魯余光的電話號碼,這次不是沒人接聽了,而是直接關機。季塵埃不好的預感越發強烈,他給魯湘明打了個電話,說明了情況,就往外走。本來季塵埃是想離開這里,去附近的藥店買點藥的,然而他拄著拐杖剛走出門口,小七就叫道:“埃埃,附近有壞人。”季塵埃的腳步一頓,問道:“壞人?在哪里?”小七說了位置,季塵埃順著小七說的地方狀似無意的望過去,卻發現在路邊站了兩個人,一男一女,似乎正在交談。這兩人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異樣,若不是小七提…
  • 說好做彼此的人渣呢

    《說好做彼此的人渣呢》作者:西子緒謝知味上輩子是個人渣,這輩子還立志繼續渣下去。然而渣著渣著卻發現,居然有人比他還要渣。謝知味:“謝蛟你放過我行不行?”謝蛟:“呵呵”——每一個呵呵的后面,都有一萬個狂奔的渣攻。謝知味從床上爬起來,汗水順著鬢角留下,他下了宿舍的床,拿了盒煙走到了走廊上面。  煙草的味道總是會讓人的神經松弛下來,謝知味站在樓梯上,看著外面陰霾的天空,開始抽煙。  許之山死去之后,來參加他葬禮的人很多。同謝知味不一樣,許之山是個真正的好人,他真誠,所以朋友多,他善良溫和,所以為他鳴不平的人也多。  謝知味去參加了許之山的葬禮后,便將許之山同他的母親葬在了同一個墓園里。  謝知味是沒有去過許之山的墓地的。他并不是忙,而是單純的不想去,就好像去了之后,就會讓他心中的某些情緒,從種子長成大樹,最后將他活活的絞殺。  謝知味被許之山的朋友罵冷血,而他也將冷血這個特質貫徹到底。  沒有幫許之山伸冤,沒有去掃墓,只是花了些小錢,讓這個陪伴他十幾年…
  • 末世之殺戮狂潮

    莊別天一直覺的自己就是這個末世的主角——怎么會不是呢?他不但有豐富的物資,還有一個容納萬物的空間,甚至還有一種奇怪的異能。是的,異能。在莊別天重生后的第二天,他就發現,他居然有了異能!雖然他的異能只是最普通的控水,可是這卻更加的堅定了莊別天的認為是自己主角的想法。為什么不是呢?他重生了,可以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他有空間,有著用之不完的物資;他有異能,可以抵抗喪尸和敵對的人……莊別天心滿意足的開始了自己建造安全區的計劃,這樣的計劃也獲得了極大的成功,他成為了這一代最大的一個安全區的負責人。這樣的生活,直到延續到唐可知的到來。其實莊別天對于唐可知的了解僅限于這個人是人類最后的希望。就好像每個時代都會出那么幾個特別亮眼的人物一樣,在莊別天曾經的記憶里,唐可知最后成了人類對抗喪尸的最后手段。可是之后的發展莊別天已經不知道了,因為他已經死了……可是就算公開了又能如何呢?沒有一種可以將隱匿在人群里的喪尸和人類分開的方法,王亦白甚至都無法確定他的…
  • 在那遙遠的小黑屋

    書名:在那遙遠的小黑屋作者:西子緒,第一世的張京墨被陸鬼臼背叛然后關了起來,重生后的他發誓要陸鬼臼血債血償。然后他重生了,然后陸鬼臼血債血償了,再然后,他死了。一次,兩次,三次,四次,無數次的重生后,張京墨才發現,被陸鬼臼關起來……居然是他最好的結局。屋子里燃燒的靈火,將整間屋子都烤的暖暖的,張京墨進屋后脫去了披風,然后走到了陸鬼臼的身邊。  陸鬼臼的神志依舊混混沌沌,他鼻間嗅到一絲雪的清冽氣息,原本惶惶的心莫名的就安定了下來。  “蠢蛋。”張京墨唇里吐出這么一個詞,但眼神卻是溫柔的,他取出貝殼,然后又將陸鬼臼手指上的紅線取了下來。  陸鬼臼閉著眼,并不能給予回應。  張京墨打開貝殼,貝殼之上出現了一個拇指大的孩童,和一條沉默的趴在地上的黑龍,那孩童見了張京墨,眼淚又開始落下,他叫著師父,師父,看模樣似乎在撒嬌,而黑龍則是打了個響鼻,似乎在叫小孩不要再吵鬧。  張京墨眼里溫柔的神色更濃,他道:“來吧。”  黑龍一口張口銜起了小孩,緩緩騰空,朝著陸鬼臼飛了過去…
  • 我有特殊的高冷技巧

    顧千樹在穿越之前一直覺的自己過得不錯,  在穿越之后卻漸漸發現自己的人生簡直就是個不能直視的慘劇。  高嶺之花有那么容易當么?即使你有特殊的高冷技巧。鏡城之所以能存在,就是因為顧家那驚世駭俗的武功,可以這么說,每一位城主,就是鏡城的凝聚力所在。  形勢越發的尷尬了起來,顧千樹卻放平了心態,既然逃不了,那么倒不如好好養傷,看看楚天惶和楚地藏這兩兄弟到底會出什么幺蛾子。  時間就這么一天天的過去,在被虜來的第六十天,顧千樹突然察覺出了自己身體的異樣——他被封的內力,似乎有恢復的跡象。  這種跡象出現的極為緩慢,剛開始顧千樹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然而很快他便發現,這不是錯覺,他的內力真的在恢復!  每一個江湖中人都明白,內力是最重要的東西,沒有了內力的武功,便是一個花架子,就以顧千樹本人來說,他若是沒有了內力,即使對上一個三流的劍客也會落于下風,更不用說面對楚天惶這樣的變態了。  察覺了自己身體的變化,顧千樹將狂喜壓抑在心里,每日依舊看書發呆,居然也沒…
  • 遇到你很高興

    《遇到你很高興》作者:西子緒在感情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陸忍冬遇到了冷感的蘇曇。所有人都以為蘇曇會深陷其中,但只有他們兩個知道,陸忍冬才是無法自拔的那個。陸忍冬:我喜歡你。蘇曇:哦。陸忍冬:我是真的喜歡你。蘇曇:哦?陸忍冬:我是真的真的……蘇曇: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也很喜歡我自己。蘇曇表示,你盡管撩,動心了,算我輸。車里的氣氛并不尷尬,陸忍冬對話題把握的非常好,雖是和許凌睿才見兩次,可卻絲毫不見冷場。  蘇曇這會兒總算是發現之前不想答應陸忍冬邀請的到底是為什么了,看見許凌睿和陸忍冬的相處模式,怎么那么像見家長呢,而陸忍冬正在認認真真的討小舅子歡心。  蘇曇重重的拍拍自己的額頭,告訴自己這是幻覺……  到了陸忍冬的住所,蘇曇看見別墅外面的院子里已經擺起燒烤架了。陸研嬌奄奄一息的躺在椅子上,旁邊蹲著一臉鄙夷的洋芋。  見到他們回來,洋芋高興的前來迎接,陸研嬌也總算是恢復精神,爬起來大聲道:“你們可算是回來了,再不回來,我都要被這條狗欺負死了——”  洋…
  • 重生之斬尾

    被父親楊昊逼上絕路的楊擎宇在醒來之時卻發現自己變成了一條人魚。  海中的生活讓楊擎宇無望,然而大意之下被人類捉住的他又會經歷怎樣的磨難。  作為兒子的他看到的是父親冷酷的一面,可當變成了人魚卻發現原來這個父親竟也可以如此的——。  楊昊看著楊擎宇輕笑:你若是人,我便折了你的腿,你若是魚,我便斬了你的尾。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閑裝的阿德里安很清楚楊昊這么做的理由,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勢在必得的人魚就這么從眼前消失不見!  被楊昊破釜沉舟的行為弄了一肚子的氣,阿德里安冷笑著朝楊昊打招呼:“楊先生,好久不見啊。”  “好久不見。”似乎看不到周圍對著自己的槍口,楊昊理了理剛才因為逃跑而變得有些凌亂的衣物,從容不迫道:“怎么有這個閑心到中國來?”  “當然是來謝謝您的款待的。”阿德里安說的絕對算得上咬牙切齒,他看著眼前這個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那么冷靜的男人,意外的感到了一種難以描述的憤怒:“我家老頭子讓我代他謝謝您這幾個月對布萊爾家族的關…
  • 孤獨患者

    “是發燒引起的中耳炎,先住院觀察幾天吧。”穿著白色病服的醫生一臉責怪:“你朋友不要命你也讓他不要命,啊?,燒到40°也不把人來醫院??!我就煩你們這些年輕人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燒出事來了吧,我告訴你,你別以為這病好治,要是嚴重就真的以后只能戴助聽器了,才多少歲,你以為戴個助聽器好看么?!!真是,都不知道怎么說你們好,先去辦理住院手續!”蕭翟的手背插著點滴,他用另一只手擋住眼前的光,像是要把自己與這個世界隔離開來。陳尚站在門口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呼吸猛的一窒,他狼狽的摸了一把臉,推門而入。“蕭翟,好好休息。”陳尚對著蕭翟說道。蕭翟自然是沒有反應,他壓根聽不清楚陳尚在說什么。陳尚在蕭翟床前站了片刻,就像有些忍受不住什么似得轉身就走,慌亂之中將水杯碰掉在了地上也沒注意。蕭翟就像是沒有看見陳尚,他一動不動的保持著這個姿勢,直到一支手將他的手緊緊握住,他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哥……”蕭翟喃喃,忽然覺得有什么東西從眼角流下。“艸他媽的!!!!陳尚那個賤人!!!!!!!!!!”此刻的蕭逸簡直像一頭…
  • 為了和諧而奮斗

    《為了和諧而奮斗》作者:西子緒文案:受:我單身的原因是我沉迷建設社會主義。攻:我單身的原因是我遇不到你。然后他們相遇了,白羅羅終于可以將和諧的種子,灑滿整個世界。秦百川:來,再往我這邊撒點。這是一個受致力于用愛感化全世界最后自己化了的故事。晝眠哪會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的確很需要這塊玉,所以便點點頭,說:“好。”  吳全貴聞言大樂。  林晝眠將玉拿起來,放進了自己懷中,道:“既然事情已經結束,那林某就先告辭。”  “林大師,您給我個面子一起吃頓晚飯吧。”徐入金苦笑,道:“況且您幫了我這么個大忙,我還沒有給您報酬呢。”  “不必了。”林晝眠道,“要謝就謝吳先生吧。”  沒有吳全貴的玉,林晝眠甚至都不會出現在A城。  徐入金聞言苦笑,想說什么,又住了口。  林晝眠態度冷淡,徐入金也不好再說什么,但還是堅持開車把他們三人送到了酒店,并且表示明天去機場的時候他一定要來送行。  林晝眠點點頭,算是應下了徐入金的好意。江潮聽著沒說話,從懷中掏出一根煙慢慢的點…
  • 你看見我的鳥了嗎

    陸妍嬌養了一只叫做烏龜的鸚鵡,一人一鳥相親相愛,情比金堅。某天,陸妍嬌的樓下突然搬來了一戶鄰居,沒過幾日,陸妍嬌居然發現自己的小可愛竟是叛變了。于是她的日常,就變成了天天扯著嗓子往下喊:“賀竹瀝,你看見我的鳥兒了嗎?”久而久之,小區里開始謠傳——一女子長期對鄰居耍流氓。陸妍嬌:“……賀竹瀝你給我等著!!”賀竹瀝卻是不動聲色,仿佛毒區對他毫無影響。  先動耐不住的人,總是死的比較快,Gas從屋中跑出來企圖攻樓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已經敗了。  一聲清脆的槍響,gas的腦袋上爆出了一簇血花,他的人應聲倒地。這場雙人solo也在此時結束。  Gas取下耳機,微笑著對賀竹瀝道:“你運氣很好。”  能在這種小城區里撿到98k加高倍鏡,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賀竹瀝哪里會聽不出Gas 語氣里潛藏的不甘心,也對,如果gas也有狙,也不至于那么著急,他淡淡的笑了,回了一句:“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賀竹瀝的表情有一瞬間的停頓,但很快他就拿起了屬于自己的劇本,神情變得不耐煩起來:“我不是讓你別說…
  • 快穿之完美命運

    到了目的地,陳立果才發現約定的地點居然是富人的住宅區,他下車之后,還有點惴惴不安,他說:“莎莎,我好不安,好怕他對我做什么。”  柳莎莎說:“別怕,我會保護你的。”  陳立果:“莎莎你最好了。”  柳莎莎真的覺得,自己自從做了陳立果的經紀人,已經完全從女漢子變成了綠巨人,她甚至還專門去學了格斗,就是擔心有一天陳立果會被別人欺負,而沒有還手之力……  柳莎莎說:“讓我結實的肩膀,為你撐起一片天。”  陳立果:“……”講道理,這個世界的女孩子,總感覺哪里不太對勁,孫青青的陽剛之氣就是被柳莎莎吸走了吧?!  進屋之前,柳莎莎還不忘叮囑陳立果,把電話開著放在兜里,她在外面待命隨時準備沖進去救人。  雖然她說著這話的時候,聽起來聽像是在開玩笑,但玩笑之中,也帶了幾分認真。  畢竟以陳立果現在的咖位,根本不需要做出賣身體的事。  陳立果走進去后,便看到一個男人坐在沙發上,似乎正拿著劇本在看,聽到陳立果的腳步聲,頭也不抬的道:“坐。”  陳立果走到男人對面坐下,發現這人有些…
  • 凱撒革命

    《凱撒革命》作者:西子緒文案諾爾森·多諾頓。人們總是將這位多諾頓王朝的創始人稱之為海妖之王。他的一生跌宕起伏,充滿了各式各樣的陰謀詭計,完全可以寫成一部最傳奇的宮廷斗爭史。自幼不被父皇喜愛的他,卻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權謀,將皇位斬獲馬下。就在這樣混亂的精神狀態中,戚唯冷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這一覺,是極為不安穩的,戚唯冷也不清楚自己夢到了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全身都在疼,而且疼的厲害,就像骨頭被從身體里抽了出來,肌肉被什么東西凝固了起來。顛簸的感覺讓戚唯冷迷茫的睜開了眼,當他看清楚了自己頭頂上的遮蔽物時,才發現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怎么回事?”戚唯冷坐起來之后,驚恐的發現自己居然被移到了行進中的馬車上,馬車的窗戶被封死了,車簾也變成了一扇鐵做的小門——他顯然已經離開了雷諾斯的那艘船。“有人么!!”用力的拍打著鐵門,戚唯冷一抬手就看見了自己手腕上的鐵鏈,他的心漸漸的沉入了下去……毫無疑問,他現在的處境,和凱撒有著莫大的聯系。五月本該是戚唯冷最喜歡…
  • 幻想農場

    被辭退的陸清酒終于決定回到了老家種田。  起先,他養了一頭豬,然后他發現豬會做的高數題比他還多。  接著,他養了一群雞,然后發現自己的戰斗力等于十分之一雞。  最后陸清酒終于發現這個老家好像哪里不太對勁……特別是他身邊某個天天對著兩眼放光的某個人。  陸清酒:“你到底是在對我手上的麻辣干鍋流口水還是在對我流口水?白月狐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食物上,根本不關心陸清酒在怎么折騰自己的頭發。  坐在陸清酒旁邊的尹尋看著二人互動,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敢這么動白月狐的頭發,他真怕白月狐扭頭對著陸清酒就是一口……不過話說回來,白月狐都同意了陸清酒碰他的鱗片了,那梳理頭發好像也沒什么關系。  這么想著,尹尋便坦然了。  陸清酒給白月狐弄好頭發之后才開始吃飯,不過肉這東西,向來都很管飽,再加上為了照顧白月狐,這一桌子就沒個素菜,他們四個很快就吃飽了,最后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白月狐繼續往嘴里塞東西。  食物進了白月狐的肚子,卻好像進了永遠填不滿的深淵,他沒…
  • 反派邪魅一笑

    沈飛笑在母親死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都以為自己今后的生活都是那樣了,被繼母和同父異母的兄弟欺負,被家中的下人蔑視,吃著別人吃剩下的殘羹冷炙,無論春夏秋冬都睡在只有一層薄薄單被的硬床上。他知道自己討厭這樣的生活,但是卻沒有改變的力量,一個幾歲的瘦弱小孩,能有什么辦法去逃離生活的折磨?改變來臨的時候,沈飛笑還有些不敢相信,他看著面前那個仙風道骨的老人,默默的將手伸了過去,周圍的人群里看著他的全是不屑的目光,還有刺耳的竊竊私語。“就那個小雜種還想修仙?做夢去吧!我兒子都沒能被選去,就他?!哼!”“真是浪費時間,仙師還不如用這點時間來我家看看呢。”“雜種的兒子能修仙?哎喲……別笑送人了。”沈飛笑聽著這些聲音,覺的有把火在胸口燒著,他死死的咬著牙,忍住了想要咆哮的沖動……現在還不是時候,他必須要忍,必須要忍下去!捏著他骨骼的仙師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然后對著他說出了一句改變他一生的話:“中等靈根,也不錯了,和我一起回去吧,下一個。”沈飛笑不動聲色的應承,卻沒有對此發表任何…
  • 死亡萬花筒

    《死亡萬花筒》作者:西子緒,那是一座山中的小村,被層層疊疊的繁茂樹木隱匿起來。  通向村莊的只有一條小路,因為剛下過雨,小路泥濘不堪,走在上面需要格外的小心。  林秋石和一個高個姑娘走在小路上,這姑娘似乎是個混血兒,眉深目闊很是漂亮,她個子很高,甚至還要比林秋石要高一些,身上穿著身不合時宜的長裙,眼睛里裹著充盈的淚水,姑娘輕輕抽泣著,小聲道:“這里到底是哪兒啊?”程一榭的嗅覺非常靈敏,嗅到這種味道后便開始低低的咳嗽,無奈之下只能拿張濕毛巾蓋住口鼻。  林秋石和阮南燭本來沒打算出去看的,但是就在他們躺在床上,強迫自己入睡的時候,走廊上卻再次出現了響動,這次是女人凄慘的尖叫聲,發出叫聲的位置,便是剛才那個砸碎鏡子的姑娘所在的房間。  “啊啊啊——”凄厲的慘叫在寂靜的夜晚里顯得格外刺耳,林秋石透過貓眼看到那個姑娘掙扎著從自己的屋子里跑了出來,她的表情痛苦極了,跌跌撞撞的模樣好像下一刻就要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阮南燭出現在了林秋石身后,他伸出手輕輕…
  • 重生之血腥榮耀

    《重生之血腥榮耀》作者:西子緒被最愛的女人親手殺死的那一刻,李嶠發誓若有來生一定要珍惜愛他至深的陸安晏。重生在末世的血腥世界,又該怎樣維系自己的誓言?殺戮是為了生存而開始。到達門那邊的路上,又鋪滿了怎樣的荊棘。一臺跟自動販賣機非常相像的機器,李嶠看到自己前面那個人在輸入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后,相應數量的粒子就飄離了他的身體進入到機器之中,簡直就像是機器的另一頭通向其他世界一樣!然而一想到陸安晏的傷勢,李嶠就不再停頓,他用販賣機上的鍵盤輸入了外傷傷藥幾個字——真他媽的貴,李嶠看著起碼有一千顆的粒子從自己的身體之中飄了出來。拿到了藥,李嶠不敢再在這里多呆,他快速的從市場離開想早點回到處所。然而天不從人愿。李嶠看到販賣機時驚訝的表現,和飄出的大量粒子都給了有心人一個錯覺——一個毫無經驗的肥羊。博達是這個小市場的一霸,自從劉彥被殺之后他就接替了劉彥的位置,李嶠的面孔很生疏,沒怎么見過,可能是外地來的新人……這種在本地無依無靠的人,簡直就是…
頂部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