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小七作品集

樂小七作品集在線閱讀

樂小七,【晉江文學城】作者,代表作《老婆威武》《貴妃駕到》《我的女王》韓寶琦短短一句話,就把堂嫂的注意力集中到女兒身上。而每每提起這些,她總扯火:“別說了!你以為我想那么小就把她丟到托兒所?還不是因為我那婆婆!”堂嫂悄悄看了自家老公一眼,然后把椅子往韓寶琦旁邊挪了挪,小聲說:“真的沒見過有人這么偏心的,幫大哥帶孩子就行,幫我們就不!我家潼潼那會兒連路都還不會走,我婆婆寧愿閑賦在家也不幫襯一下。所以寶琦我告訴你,女人呀,真的不生兒子不行!你沒有兒子,就會被人瞧不起!我嫁入了唐家十幾年,真的深有體會,要不是我現在生了兒子,我想我下半輩子都抬不起頭做人!”   話題一下子又被扯回這上面來,這個堂嫂也算是個厲害的角色,韓寶琦撓撓頭,訕訕地笑,想以笑把話題掩過去。堂嫂可不依:“你別當我開玩笑!你知不知道,十多年來,我為了生兒子,真的什么方法都試過,錢都花幾十萬了。中棋你說是不是?”   中棋是堂哥的名字,堂嫂叫了自家老公一聲,正在閑聊的兄弟倆被分散了注意力,堂哥馬上附和:“對啊對啊!什么生子偏方,什么大醫生看了不少。”不滿就說出來嘛,為什么要裝?莫非她也戴著臉具做人?這下霍允庭對她的興致更濃,直想做點什么把她的真性情迫出來。結果幾番交鋒后,她終于沉不住氣,待淡容一走開,鋒利的小爪子就露出來了。   “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當她吐出這句話時,他忍不住就笑了。看吧,這樣的她可愛多了。故意傾過身去,痞痞地問:“你對我似乎有意見?嚴格來說,我們才第一次踫面,對吧?”   “不是有意見,而是……”她摸著下巴,墨黑的眼珠子轉了轉。大概是察覺到自己剛才太無禮,心急地說:“哎呀,誰叫你追我嫂子?”   “嫂子?淡容是你哥老婆?”他挑挑眉,故意逗她。   “差不多了,所以……你就死心吧!”   真是個單純的孩子,所有情緒都寫在表情里。霍允庭不禁莞爾,眼底笑意更深。醫生說這是正常現象,各人的身體機能不同,有人完全沒有孕娠反應,有人就很厲害,說不出原因,但通常三個月后就會消失。 算算還要再受一個半月的苦難,霍晶鈴就想撞墻。 日子過得冗長而苦悶,每天不是躺著就是坐著,多走一步都受到限制。陽光只能隔著玻璃窗去感受,她想外出,想盡情的跳躍。 越躺越頭昏眼花,她索性從床上起來,慢騰騰的朝靠窗邊的貴妃椅移去。 合著的門板毫無預警的被人推開,一道聲音叫過來:“你要去哪?” 霍晶鈴不理會他,繼續移動無力的步伐。冷不防一只強而有力的手臂伸過來,扶住她的腰肢。 “不用你管!”不知哪來的蠻勁,她把他推開兩步之距,身體卻因此而后退,在跌倒之前隨即又被他拉住。 “小心!你現在可是懷了孩子。”

推薦作家

樂小七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0本
  • 熊出沒注意

    熊出沒注意 作者:樂小七 文案: 與沈默被關小黑屋時,熊青木忍不住問:“我以為私家偵探都像福爾摩斯那樣有型有智慧?” 沈默涼涼地掃了她一眼:“我也以為女人都像安吉麗娜那樣有美貌有身材。” 熊青木一噎,久久才說:“所謂一白遮三丑……” 沈默撇了撇嘴角:“一胖毀所有!” (簡單來說,就是熊大與光頭強“相親相愛”的歷險故事。本文基本不會虐,走輕松甜文路線,絕對是炎炎夏日的消暑良藥!) 內容標簽:都市情緣 歡喜冤家 職場 甜文熊青木握緊拳頭,心想要是你走慢半步絕對會讓你笑不出聲。 整個上午無事可做,熊青木也不肯回家。反正她就回來上班,沒事做也白支份薪水!浩哥后來出現了幾次見她在并未召見,十一點沒到便攜著小金應酬去了。 快到午飯時候,內線電話響起。熊青木抓起話筒,聽到一道溫柔的聲音:“熊小姐,我是董事長室的秘書方怡,吳董事長有事找你,請過來一下。” 董事長找她?熊青木愕然,到聽到話筒里響起急速的&ld…
  • 老婆威武

    最近小朋友靈感如尿崩,一套套的連環畫如雨春筍般完成。不但圖畫內容與某些細節部分表現得活靈活現,還有配套的文字。只是小孩子哪會寫字,所以只好由她口述,讓媽媽代筆。  孩子有這種創作天分自然值得鼓勵,但當你整天被拉扯著要幫忙寫字,而耽誤了做正經事那就另當別論。答應了給客廳找的燈飾一直沒找全,工程木工基本收尾,油漆完成就要進入軟裝階段。林林種種的瑣碎事得跟進,韓寶琦這些天打開電腦就是在某寶淘東西,一家店一家店的從頭翻到尾,看得想吐。偏偏身邊還有個小鬼吵吵嚷嚷,嚴重影響工作進度,她還不能生氣,好多時咬緊牙關應了她的要求,還怕態度稍微惡劣會影響她的積極性。  如是這般幾天下來,她快要崩潰。所以今晚扔下碗筷后,她立馬沖進浴室洗了澡,出來后奔回房間撲上`床,決定早點休息。先睡一覺,半夜再起床做事效率應該好得多。  人已累極,可是合上兩眼,卻怎么樣也睡不著。白天繁忙的時候可以忽略自己的情緒不計,當人靜下來,思潮又開始起伏。  這些日子,她幾乎每天早上都會…
  • 淡定小姐

    撇開帥氣的五觀來說,單是那份溫柔又不失風趣的幽默,霍允庭的確是很吸引人。論外貌,論家世,眼前這位無疑就是萬貴妃口中的優秀男人了。原來她身邊根本不缺優秀男人,只是,即使再好的男人,于她何干?想要的那個男人,嘴巴緊得像蚌子般,如果非要強迫才能開口,那還有什么意思?  嗤!你怎么對萬貴妃那丫頭出的餿主意認真起來了?你真是越來越傻。  “謝謝你的贊美,那我就放心了。看你吃這么少,我還以為自己的魅力大減,讓你倒胃口。”霍允庭用手拔了拔額前的發,眼晴清晰露了出來,濃墨般的眼瞳深不見底,唇邊浮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很淡很淡,仿佛在嘲弄。  “霍總你對自己也會這般沒自信嗎?”不知為何,她總認為這人不簡單。見識過不同類型的客戶,有些人比較單純,喜怒可直接在臉部表情看出來,如萬醫生。有些則深不可測,你不輕易看穿他,如霍允庭。表面溫柔無害或許只是假像,也可稱為面具,他的笑,達不到心坎里去。她從他身上嗅到跟自己相同的氣味----冷漠,不同的是,她是切頭切尾的淡薄,而他卻以面具來掩飾,藏得…
  • 愛,妙不可言

    昨晚她從醫院回來的途中便睡著了,他抱她上時也沒醒。郝媽媽給她換衣服,才發現她身上還有多處不同程度的瘀傷。他們太輕率,以為她真的只是摔傷了腳。決定了今天要帶她去醫院再做詳細檢查,所以葉文遠便要求留下。半夜的時候她發燒,嚇壞了幾個人。還好現在退燒了,她看起來尚算精神。“要上廁所嗎?”他問。郝妙沒回答,她不能接受,不能接受他在她家。只摔斷了一條腿不是嗎?還可以走!她不靠人,扶著墻往廁所跳去。葉文遠伸手過來要扶,她一揮手,拒絕!沖澡,洗臉,她要自己清醒。不想去問為什么爸媽會讓他留下,反正她已經表明,倆人已經分手了!別去想!別想那么多!郝妙不斷地往臉上拔水。從廁所出來,客廳內多了夏美。“妙妙,昨晚我們太疏忽了,今天再去醫院做個詳細檢查。”“不用了,我沒事。”郝妙擺擺手,夏美擰起眉頭:“一定要去,昨晚我給你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你身上有很多瘀傷,萬一有什么內傷也好查出來!”…
  • 肥肥向前沖

    于非飛騰云駕霧般飄回公司,拿著杯子到茶水間倒水的時候還在傻笑,被苗同學慣常的嘲諷問候,她都沒計較。返回座位,老板把她叫進房間吼了一頓,說她之前做的方案客人一點都不喜歡,她還呆呆地笑著與老板握手。結果被老板轟了出門口,勒令她今天之內重新做個新方案,她樂滋滋的猛點頭。  愛情就像坐過山車,本以為無望了,跌到最底點,才一會突然又繞回云端。人逢喜歡精神爽,她整天傻笑不斷,連帶做事也像打了雞血般,干脆利落。直到,收到凌宇的短信……  “于非飛,今天要下工地,晚點我自己到你家去。”  媽媽呀!她終于記起,自己還沒做的那件重要事情,就是打電話告訴那小子晚上別來。  匆匆忙忙的拔了他的手機,結果顯示號碼不在服務區內,難道他到荒山野嶺去了?那算吧,晚點再找他。  到快下班的時候,新方案終于讓老板大人通過,她才記起電話還沒打。氣也沒來得及喘順,馬上再拔他的號碼,想不到還是只聽到那冷硬的女音提示聲。  搞什么鬼?她想了想,于是拔打了某人的電話。  “怎么樣?想我了?”某人說…
  • 我的女王

    他注視著那張美麗的小臉,看到有所軟化,嘴角微微向上翹。“我如果不識趣點,家里的人恐怕還得繼續擔驚受怕。”似乎察覺到主人心情不好,這兩天傭人做事格外小心,出入也輕手輕腳。“那就是說,你根本不是誠心誠意道歉的?”她瞇起眼。“好,是我表達錯誤,其實我是非常有誠意請求你原諒的。”稍微退一小步,情況就會完全不同,他有所領悟了。“哼!”“下了氣明天就要正常上班,工作只有我一個人做不完。”何阮東借口其它,就是不肯坦承跟她冷戰的期間,他心里也很不好受,仿佛有石頭堵在心房,悶得發慌。“知道我的重要性了?”是他先拉下面,她這下可神氣了。“徹底知道了。”他開始覺得,其實她這樣子也蠻可愛。“回去,晚餐已經準備好,你再不回來,雪姨說要打你屁股。”他笑著拉她的手臂。“雪姨才不會對我發脾氣。啊,痛!”他哪里不抓,偏選中她遺忘了的傷口。聽到叫聲,何阮東迅速翻轉她的手臂,只見白嫩的臂膀上覆著兩片紙巾,血滲透了薄薄的一層,原來的白色已染紅。“你受傷了?”他迅速把她扯到胸前,帶笑的臉色瞬間…
  • 睡不著,醒不來

    如果不是要緊跟著前面的車,又或是后邊還有兩顆大燈泡,他真想停下來,好好的吻吻她。  笑笑睡了不長的時間,淺眠的她在車子剎停時馬上醒過來。  “到了嗎?”她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樣子煞是可愛。  等那兩個人下了車后,顧逸終于忍不住,俯身點了點她的唇。“要下車了。”他貼著她耳邊輕聲說,又咬了她的耳墜一口。  笑笑摸著耳朵,嗔怒的睨他。他像偷腥成功的貓,得意地轉身打開車門。  車外是寬闊的海,午后的陽光把海面照得波光粼粼。笑笑被那一片蔚藍所吸引,禁不住推門而出。遠處有海鷗在低處徘徊,偶爾往海面猛地沖下去,再往上躍起,濺起點點浪花。她站在岸邊,享受著吹來的微微海風,感到心曠神怡。怪不得要山長水遠的開車過來,原來這里有著城市所缺少的大自然風光。  “笑笑!”顧逸從車的那邊喊過來,笑笑轉身,只見他拿著帽子大步走來。“太陽很猛,戴頂帽。”說完把手上的帽子往她頭上一扣,再拍拍她的臉,走回車那邊去。  幾個男人正紛紛從車上拿東西出來,大袋小袋的,還有手推車,有人正…
  • 無路可退

    短短幾十步之距,沒足夠讓她想得太多。眨眼就到門口,轉身剛想開口,卻發現書房內根本沒人。他回房間洗澡了吧?夏子菁頹然垂下肩膀,低頭望著自己的腳尖。應該離開的,卻神推鬼使的走了進去。書房內收拾得整整齊齊,只有沙發旁邊的竹簍子放得有點亂。她打開蓋子,里面的小花被子皺成一團,明顯是上一次使用過后被胡亂塞回去。她把被子拿出來摺好,再放進去,蓋上蓋。按著記憶中的位置,把竹簍子推回茶幾旁邊。弄好后,她跪在地毯上,不知道該干些什么。眼睛一轉,目光掠過茶幾。攤開的一本財經雜志上,寫著這樣的標題:地產大王進軍飲食行業,葉文昊收購龍的勝利在望!她拿起來雜志坐在沙發細看,通篇下來幾乎都是對葉文昊的贊美,說他如何出手快狠準,讓龍的毫無招架之力。腦內不禁浮現出何允俐最后消失于風中的畫面,那樣失落,無奈。夏子菁不是一個多管閑事的人,所以并沒答應何允俐的要求,但是如果是因為她的原因……“你在這里干什么?”門口一道聲音傳來,夏子菁一驚整個人跳起,手里拿著的雜志瞬間掉到地上。葉文昊…
  • 貴妃駕到

    四年前我考上醫學院,是家里翻天覆地的一年。我家里把所有能賣的東西都賣了,好不容易才籌上一萬塊。我爸拿著那僅有的一萬元,買了火車票送我來G市。為了讓我舒服點,他給我買的是硬臥,而他只坐硬座。到了學校交完學費,就只剩下三千元。父親拿走500元,剩下2500元給我當生活費,然后乘當夜的火車回家去了。    我還記得他臨走前對我說:‘小何,家里為了你,可是孤注一擲了,你絕對不能夠讓我們失望。等你畢業后當上醫生,家里就靠你了!’    看看,我可是背負了全家人的希望。語言不通,水土不服,生活困難,打工累得要死。每當辛苦得想放棄時,我就想到那句話。    我知道你喜歡我,我是有感覺的。每回參加社團活動,總有一雙小鹿般的眼睛偷偷觀察著我,我只要一回頭,那雙眼就會即時閃開,然后,就會看到你嫣紅的臉。那種感覺,真的太美妙了,它讓我那卑微得不能再小的自尊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所以……    很可笑吧?我也曾經幻想過要跟你在一起,但是,你的世界這么美好,我拿什么給你?…
  • 相親,結婚(強強)

    秦牧陽很想讓她睡個夠,可今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他不想把時間都耗在床上。“我去拿電吹風。”    趁他進浴室,葉子薇拎起床邊的手機,打開微博編輯內容,剛打完字他就回來。怕他發現被訓,簡直比做虧心事更緊張,匆匆按下發送反轉手機,跳下床接過電吹風,說自己到浴室弄,然后沖了進去。    剛才還說累,現在跑得比兔子還快。秦牧陽搖搖頭,收拾好散落在床上的衣衫,掀起被子要拉好。手機從半空掉落,滾在地上。    東西總是到處放。他彎腰拾起,聽到“咝咝”兩聲,好奇地按了一下,屏幕里屬于她微博主頁面上有一條最新發布的信息:大叔霸氣側漏,比大姨媽更兇殘,強!!!    這小人精!秦牧陽不知道好氣還是好笑,她說話真的口沒遮攔,連這種事也可與人分享。罷了罷了,反正他在她的粉絲眼中,早就形象盡毀。    默默把手機放回原處,裝作毫不知情。    吃過早餐后,秦牧陽帶著她到沙灘散步。海風很涼,吹得人很舒爽。今天天色陰沉,有霧,遠處海面灰蒙蒙的一片,典型的春季氣候。    沿著海岸線手拉…
頂部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