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白色作品集

藍白色作品集在線閱讀

藍白色,女,言情作家,編劇 [1] 。2009年至今已出版超過十部長篇小說。 [2] 作品風格多變,且在同類型題材中脫穎而出,廣受歡迎。喜看快樂的電影,愛聽悲傷的歌。一貫欣賞白瑞德、達西那類成熟隱忍的男子,追求的自然是郝思嘉、伊麗莎白那種勇敢堅韌的性格。固執地依靠文字詮釋愛情,寫別人的故事付出自己的真心。她遇見他,正是蓮花開落的季節。彼時,夏正盛。 當年遇見那個人,時機不對,他忘得一干二凈,她卻沉淪至谷底;重逢的時機也不對,他想要回兒子,而兒子卻是她的所有,不得不法庭相見……總之,最不該,無愛承歡。 夜色下,誰的心,受了蠱惑?又是誰在高處,俯瞰著她走投無路? 愛恨兜轉,一去七年,幸好,終是歲月靜好,執手相愛可如果那個王子刁嘴又挑剔,毒舌且自大呢?   毒舌又傲嬌的吃貨路晉與顧勝男一見面就事故不斷,卻又每每被她精湛的手藝吸引。在這段雞飛狗跳的相處過程中,兩人宿命般地越靠越近。   路晉最終卸下精英的高冷面具,變身忠犬男友。   命運的神奇之處在于,對的人也許會以錯誤的方式出現。以為遇上錯的人,卻最終與之攜手一生。   所謂甜蜜,就是于千萬人之中,終于等到你。

推薦作家

藍白色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8本
  • 我說你好,你說打擾/怎么又是你?

    一向被譽為行走的穿衣教科書的某知名小花,近期從活動造型到機場街拍都大失水準,原因很簡單,一直為她服務的DL年前剛被路楠挖角。包括路楠在內,和DL合作的藝人們也都紛紛穿上了oneselectionXtimeless聯名款。在國內,怎樣才能最直觀地判斷火不火?淘寶一搜,抄版的賣家幾乎和oneselection同步推出了預售——鐘有時真不知道是該謝謝這些嗅覺敏銳的賣家,還是暗搓搓地舉報他們。節目在這時候推出第一集,這么一來二去,很多人回過頭來才發現,timeless的設計師,原來就是這次設計師大賽的參賽選手,從報名險些遭拒的參賽者,搖身一變成了節目開播以來最受關注的選手,鐘有時用了五個月時間。在此之前,沒人會想到,原來節目和設計師之間還能這樣互相成就。只是…誰能來分享她的這種喜悅?老秦還在巴黎沒回。至于另一個——既然都已經憑空消失了,怎么還偶爾出現在她腦海里?甚至旁人總還要有意無意地提起。…
  • 單身癌診療報告

    一個打扮一絲不茍的中年女人,以及一個穿著考究高冷、表情卻異常柔和的年輕男人。袁滿很快認出了中年男人就是承辦了此次趴體的公關經理,至于另一個…袁滿已來不及看,已經被高登一把扯到了一邊。而這時,公關經理也已看見了他倆。要是被公關經理認出來他倆不是他們請的服務生,豈不玩完?袁滿自然是最快認慫的那個,連忙把頭低下,大氣不敢喘,而高登,歷來是壯膽的那個,篤定公關經理肯定認不全手底下的小服務生,竟大大方方和公關經理對視,甚至畢恭畢敬地喊了聲:“經理!”公關經理見到這兩個穿著服務生制服的人貓在樓上偷懶,頓時眉毛一凜:“還不快下去干活?”高登連忙點頭,拉著袁滿一路向下竄逃而去。公關經理和那年輕男人也沒在意這段插曲,徑直走進了三樓的某個房間,虛掩上門。聽見樓上傳來房門虛掩而上的聲音,袁滿和高登自然停下了腳步。“那年輕男人是誰?…
  • 世間只得一個你

    許唯星果然是不氣死卓某人不罷休,卓然泡的是藍山咖啡,還有大半壺在咖啡機里,她就直接當著卓然的面把大半壺咖啡給倒了,換上自己帶回的麝香貓咖啡,慢慢蒸餾。卓然只能全程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這女人是如何殷勤地招待,又是把珍藏的整套咖啡杯拿了出來,又是滿櫥柜地找方糖,又是翻冰箱找配餐的點心。為了給周子廷騰出位置來放這些吃的喝的,卓然原本擱在茶幾上的筆記本電腦和咖啡杯全被這女人撇到了角落,卓然只能孤零零地坐在單人沙發上,看著雙人沙發上的兩人如何談笑風生。周子廷見時間太晚準備告辭,許唯星不僅急急忙忙開行李箱找出那件襯衫,甚至還二話不說送周子廷下樓,就留兩個情侶咖啡杯擺在卓然面前,卓然看著眼前這副人走茶涼,為了忽略掉心里那點不平衡,一把拿過被棄置一旁的筆記本電腦,打開來繼續看文件,可文件上的文字如今在他眼前就是一團漿糊,幻化著幻化著,就幻化成了周子廷那張似乎時刻都在笑著的臉。一個字都看不進去的卓然終于忍無可忍,“啪”地就把電腦合上了,隨手扔到一邊的沙發…
  • 房客別這樣

    冷靜很忙,她努力讓自己忘了QQ女那席話;倒計時第四、第三天,冷靜依舊很忙,她幾乎要忘了什么杰士邦、什么假冒偽劣、什么孕吐;倒計時第二天,薇薇安意有所指地對冷靜說:“聽說大老板明天回國,后天會出席剪彩,還會來看秀。”薇薇安一席話,令冷靜腦中那個幾乎已經被她強行關閉的記憶匣子,瞬間裂開一條縫隙;離首秀就只剩下最后一天時,冷靜午飯時間抽空去藥局買了驗孕棒,下午和首席一起去秀場,驗孕棒藏在包包里,她抱著包,簡直比做賊還鬼祟,這時:“妹子…”這樣悠然地一聲呼喚嚇得冷靜手一抖,包包就這樣掉在了地上。嚇死人不償命的薇薇安仍是那樣悠然自在地替她撿起散落在地的東西,然后愣住了:“你買這玩意兒干什么?”首秀當天,冷靜請假了——…
  • 時光還在,你還在

    在醫院里,岑靜意外地見到了葉安文。“你還好嗎?”葉安文先打招呼。“我很好。”岑靜回答。等了很久,葉安文才說道:“岑靜,對不起。”對不起什么?岑靜想問,葉安文已經自己說開了。“岑靜,我騙了你。我早就知道你和宋木西的關系,我慢慢接近你,跟你戀愛,宋木西果然就出現了。他把五百萬的支票放在我面前,要我離開你,可是我跟他說,我什么都不要,我要跟你結婚。后來,我跟你求婚,你答應了,岑靜,那時我真的很開心。”葉安文停頓下來,看著岑靜。岑靜說道:“我相信。”可是葉安文痛苦地搖搖頭,繼續說道:“那天晚上我知道宋木西來找你,我找人拍了照片。看著那些照片,我知道時機到了。我跟宋木西說,我要五千萬美元。”我所向往的一切,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卻不屬于我。“你愿意接受身邊的這位男士成為你的合法丈夫,自此不論貧富與否,健康與否,都伴其左右?”你在難過嗎?痛得恨不得立刻死去嗎?“我愿意。”“你愿意接受身邊的這位女士成為你的合法妻子,自此不論貧富與否,健康與否,都不離不棄?”這里…要碎掉了吧!好聽的…
  • 半歡半愛

    徐子青直接做一番苦笑:“預料之中,我爸把徐氏交給了我妹妹。”說著也為她自己倒了一盞茶。如此泰然的樣子令江世軍不由得再度瞇起了眼打量她:“我還以為你對這個結果會很不滿。”在他預料之外的,徐子青只是無可奈何地聳了聳肩:“徐氏現在這么動蕩,她接手的等于是個爛攤子,連蔣彧南這么個能人也有些回天乏術的架勢了,我也想通了,與其在商界沖鋒陷陣,不如,好好做個男人背后的女人。”徐子青一邊喝著茶,一邊隱秘的觀察這個男人對自己這番見解的反應,結果他卻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沒有任何別的情緒。徐子青也不清楚面對對方這樣的反應,她該不該松口氣…忽略掉內心的翻涌,徐子青坐在椅子扶手上,瞅了瞅這個男人微微發白的鬢角,又是一番權衡后,才懶洋洋地把腦袋貼了過去:“你呢?你待會兒還有什么事要忙么?”…
  • 誰許情深誤浮華

    他的指尖稍稍摩挲了一下,便尋找到了她敏感的那一點,抵住,一點一點地揉弄,任司徒根本解不開他第二粒紐扣,因為此時此刻她的手已經抖得不成樣子,不僅手抖,整個身體都在因為他那靈活的手指而變得像飄零的葉子一般沒有了方向。雖然身體早已不由自主的濡濕,但這種速度和力量上的極端不平衡多少令任司徒有點氣餒的,可她的大半部分神智都被他那只在她腿間持續作惡的手吸引了去,不知何時自己的連衣裙已經被他全部褪下。他的另一只手也已經繞到了她的背后,任司徒只覺得胸前一松,胸衣的后扣就被他無聲的解開了,眼看他憑借著一只手就消除了她穿在身上的全副阻礙,反觀他,幾乎還可以稱得上是西裝革履,任司徒頓時就忍不住抱緊雙臂,側個身縮成一團,躲到床的另一側,不讓他如愿了。時鐘見她跟蝦米似的,忍不住笑問:“怎么了時太太?”“誰是你時太太?”“戒指都收了,想反悔?”時鐘悄無聲息的貼了過去,緊挨住她的后背,突然就毫無預兆的伸手撓她癢。任司徒被他撓得越發笑作一團了,本來是側臥的身體一下就被他放平了…
  • 純白禁愛(原來愛很殤)

    她顫抖的聲音,傳進他耳朵。允圣熙站在那里,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整個長廊沉浸在昏黃不明的燈光中,而門里卻是刺眼的日光燈。她的身影,就出現在這道門后,出現在這明暗交錯的臨界點。那時候,你是在哭吧?你在那么明亮的地方哭泣。而我,卻只能呆在黑暗中,默默注視。允圣熙不記得自己是怎么離開的…一步一步…離開她。她眼睛里水汽迷蒙,那是無聲的挽留。他卻沒有看她。她像被抽空了靈魂一樣,話哽在喉嚨,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任由他的背影消失在昏暗的盡頭。她一直打電話。給所有認識的人。“圣熙他在不在你那里?”“圣熙他在不在你那里?”“圣熙他在不在你那里?”一次次掛斷,一次次撥出,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
  • 遺愛記

    她也很想要他,可惜不行。他愛在床上讓她求死不能,時顏不能冒險。她一咬牙,索性就這么蹲了下去…池城站著,雙手扶著她的頭,垂眸可見她嫣紅的唇和吃力地張著的下巴,末梢神經體驗著她口腔中的濕熱,描繪著極致的歡愉。他一個力度不收,時顏被頂著上顎,吞咽不及,險些泛嘔。掀起眼簾看他,他整個面部都被籠罩在無形的氤氳中,眉目擰結。她跪得膝蓋都有些泛疼,快要支撐不住時被他撈起來,她晃神得厲害:“怎么了?”他已恢復平靜,聲音卻不可抑制地帶著某種嘶啞:“刺激過頭了,折壽。”那個女孩,成功以她為踏板嫁入豪門。父親再婚當天,她送上的禮物,是她的“繼母”與前男友的性`愛光碟,并直接在婚禮現場的大型電子屏上播放。賓客的錯愕,新娘的羞憤欲死,新郎的怒火攻心…場中央的她面無表情,一一檢閱。那一刻,她告訴自己,友情、親情她都可以不要,只要還有愛情,只要還有他,她就可以活下去。父親狠狠扇了她一巴掌,她揚起出血的唇角,肆無忌憚的嘲笑掛在那里。…
  • 當你戀愛時......

    對于欲望,蔣方卓習慣了隱藏。  喝酒從不喝醉,抽煙只抽不含尼古丁的,同樣,對于她,他也是克制的。他也不希望他和她、以及商陸之間的關系變得太復雜。  可是從什么時候起,他快要失控?  就連趙伯言都看出來了,不然也不會旁敲側擊地說了剛才那番話。  蔣方卓斂去笑,正要轉身回包廂,把自己重新丟進一片不需要思考的嘈雜中,卻被走廊盡頭突然響起的腳步聲打斷。  循聲看去,向南星正從盡頭的洗手間里拐出來。  她似乎還是暈的,沒走兩步腳下一崴。  今天作為壽星,她還精心打扮了一番,紅唇紅裙子,黑瞳黑高跟,鋒利的高跟鞋,令她搖曳生姿的同時也岌岌可危,她這么一崴,眼看就要摔倒,蔣方卓下意識地就要快步過去,向南星身后卻突然閃出一個身影,攙住向南星的同時一拽,又把她拽回了洗手間。  蔣方卓原本懸著腳步,頓了頓,終是徹底收了回去。  頭也不回地拉開包廂門,回到一片熱鬧之中。…
  • 客官不可以

    突然,胡一下頭皮又是一痛。托發型師的福,她驀地醒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剛才想了些什么,胡一下驚悚到了。她沒料到更驚悚的還在后頭。私人晚宴現場,在一個又一個事業有成但長得實在磕磣至極的男人對比下,某人越看越…某人竟朝她走了過來。胡一下趕緊偏頭。異常的感覺卻沒有隨之消失。詹亦楊再自然不過地把她手里的酒換成一杯果汁:“在看什么?”被他一碰,胡一下頓時滿頭黑線——她竟然,有生理反應了?!…
  • 男人使用手冊(終于等到你)

    作為已被餐廳員工排名為史上戰斗指數最強的客人,黎蔓坐在空無一人的餐廳里,幾名服務員只敢遠遠地守著她,不敢靠近。幾乎是在路晉踏進餐廳的那一瞬間,黎蔓就察覺到了他來了似的,“嚯”地抬起頭來——“路晉!”黎蔓立刻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全然無視路晉身旁還有程子謙和顧勝男。她朝路晉跑來,嘴一扁,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樣子。顧勝男在旁看著,心里頓時一陣“咯噔”。這委屈的小模樣,是男人,看了都會動心吧…而在黎蔓成功哭出來之前,她已經展開雙臂要狠狠地擁抱路晉了。…
  • 假愛真做(假愛之名)

    喜出望外的瑤瑤在電話那頭直呼萬歲,司嘉怡掛了電話,看到鏡子里的自己,笑得那樣開心,自己都不記得自己也曾有過這樣的笑容了。就連李申寧看到,也是一愣。司嘉怡聽到門鈴聲去應門,看到門外的李申寧,“有事?”醒回神來的李申寧下一瞬便狐疑地皺起了眉,“發生什么事了,笑得這么開心?”“沒什么。對了,有什么事?”“吃宵夜去。”司嘉怡來不及說個“不”字,李申寧已伸手進來抽走她插在電槽里的房卡,套房的燈都隨之熄滅了,司嘉怡不得不跟上他:“我不去。”李申寧直接把她的房卡放兜里以示拒絕。…
  • 致姍姍來遲的你

    感覺到一絲痛意的那一刻,連笑瞬間腦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過了多久,思緒紛至沓來重回她腦中的那一刻,方遲已經捂著流血的腦袋。連笑腦袋是懵的,看看自己手里拿著的造型鋒利的金屬擺件——那是她擱在床頭柜上的裝飾品。這才醒悟過來,自己大概干了些什么。連滾帶爬地下了床,跌坐在他面前,正要捧起他的臉。方遲一看她手里還拿著的金屬擺件,條件反射地避了下。連笑這才記起手里還拿著這玩意,趕緊扔了,卻也不敢再碰他。“對不起,對不起…”她也只會說這兩句了。…
  • 戀戀不忘(無愛承歡)

    他沒有再拒絕,輕輕抱起她,抱牢了,她腳都不用著地,他就將她抱著站了起來。這個男人有著強勢的臂彎,他將她攬至微微離了地,然后要她赤腳踩在他的鞋面上。這么跳,他每跨一步,她就有些搖搖欲墜的,整個人向后仰去,被他精確地摟回來。她于是一點也不敢松懈地環緊他的肩背,下巴墊在他肩上,彼此之間沒有一線空隙,就這么臉對著臉,胸口對著胸口,連雙腿也是緊緊相貼的姿態——他沒有再拒絕,輕輕抱起她,抱牢了,她腳都不用著地,他就將她抱著站了起來。這個男人有著強勢的臂彎,他將她攬至微微離了地,然后要她赤腳踩在他的鞋面上。這么跳,他每跨一步,她就有些搖搖欲墜的,整個人向后仰去,被他精確地摟回來。她于是一點也不敢松懈地環緊他的肩背,下巴墊在他肩上,彼此之間沒有一線空隙,就這么臉對著臉,胸口對著胸口,連雙腿也是緊緊相貼的姿態——…
  • 雛(愛與痛纏綿)

    穆的沉默,于蒙拉,是煎熬。蒙拉松一松領子,動作略顯焦慮。是他有求于人,他開出條件,等待面前這個年輕首領的答復。穆的答案會成為最后的“一錘定音”。沒有轉圜余地。穆看著蒙拉拉扯衣領這一微小的舉動,終于,微微笑出來,卻依舊不給他答案,只說,“蒙拉小姐該是第一次來曼谷吧?這幾天一直待在賓館,小姑娘一定很無聊了,不如…我命人帶她四處逛逛。”蒙拉暗自松了口氣,眉梢眼角終于漫上了一絲勉強的笑意:“你的好意,西黛會很樂意…”音尾還未落下,蒙拉頓時噤聲,眼中倏地泛出后知后覺的警醒:他怎么會知道自己的女兒這幾日一直待在賓館?沒人揪著她的頭發逼他抬頭,她垂著腦袋,血直接滴在地上,她聽見他對旁邊人說,“把他帶進來。”屋子里都是他的人,雛間或張口呼吸一次,血液流速緩慢下來,氏銘不說話,周圍便再沒有了一點聲音。而現在落在地上嘀嗒作響的,不再是水,是她的血。“嘀嗒…嘀嗒…嘀嗒…”…
  • 任時光匆匆(P.S.我愛你)

    臣向北低眉瞅瞅西曼,女孩子臉色是他從未見過的嚴肅。想了很久,他只能說:“關于舞會…”他這句話一出口,就看到西曼臉上神情略有動容。臣向北繼續道:“我放你鴿子…對此我很抱歉。”西曼抿抿唇,漸漸笑出來,嘴角揚起的弧度,似乎對他的失約不太在意。再不開心,都要笑出來,給別人、也給自己一個臺階下。“不要緊,我本來也不是很想參加舞會。”說的很息事寧人。面對這樣的顧西曼,臣向北不知該說什么。心頭升起一種,極其無奈的感覺。“現在趕去還來得及,我們也許可以跳最后一支舞。”他建議。她卻沒有采納,微笑著,臉頰上是米粒大小的梨渦。堅定地搖頭。“我還是不去了。害你白跑一趟。我先回去了,我朋友…”轉頭看一看在原地徘徊的萬佑禮,“…我朋友他還在等我呢!”…
  • 步步錯(要用身體嗎)

    胡騫予一直看著我們的結合處,我覺得自己幾乎要被他的目光燙傷,身體和精神都難過,眉心不自覺地糾結。他抬頭,見我皺著眉頭,停下動作,摸摸我的臉:“怎么了?”我嚶嚀了半天,終于吐出一個字:“漲…”他俯身親親我,退出,手指伸下去,揉捏那顆花蒂。我的體內,似乎有滑膩的液體,被他的動作帶出。我的液體,一點一點泌出,沾濕他的指尖。他捻起那一點濕潤,送到我的面前:“行了嗎?”我臉貼在他的鎖骨處,小幅度地點點頭。但他似乎沒有發覺我已點了頭,一指緩緩的捻弄,緊接著,滑入。…
頂部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